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十五章 你是想逗本王吗?
    程元君瞳孔一紧,不敢相信她听到的话。

    程玉姚指甲狠狠捏着程元君的下巴,面上却露出心疼之色,“妹妹,瞧你这好看的脸蛋,竟被打成这般……姐姐我好心疼!”

    程玉姚甩开程元君的下巴,一脸为难的看向李氏,“娘,我是不忍心看妹妹被罚了,可这家法您都说出口了,是不是不好收回啊?”

    李氏看到程元君被打的鼻青脸肿,一股股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也是心疼,但这家法既然处置了就不能收回,“刘嬷嬷继续,过后将她拖回小院禁足。”

    “是,夫人!”

    “不要夫人……不要打了,求您了……”

    啪啪!

    啊啊!

    程玉姚见程元君又被拖回去打了,对上她求救的目光,她动了动唇没有发生声音——活该!活该!

    程元君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以前一直被她聪明碾压的程玉姚,什么时候竟然这般聪明?

    她不相信,绝不相信人短短几天会变得这么聪明。

    最后程元君在领罚完二十个巴掌后,昏厥,被拖走了。

    这顿早膳也只有李氏和程玉姚两个人最后共用。

    用过早膳后,程玉姚挽着李氏的手在相府林间小路上走走,看到李氏没有说话想什么事,皱紧眉头。

    程玉姚问一句,“娘,您可是担心那位知道了今天的事,会找我麻烦?”

    李氏说道,“娘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点后悔了!玉儿,娘想过了,现在就带你过去,免得那位找你麻烦。”

    李氏拉着程玉姚的手转身要走,却看到小路上,有人已经站在那里,像是等候她们多时了。

    “这不是恭亲王吗?”

    程玉姚以为自己看花眼了,眨了眨眼看过去,仍是那一张熟悉英俊的面容,嘴角微微上扬,形成美丽的弧度。

    “是!”

    这个时候,她真的希望是自己眼花了,要是他回到相府,谁知道会不会给相府带来危险。

    李氏拉着程玉姚的手朝他走去,在她耳边轻笑道,“玉儿,娘就觉得恭亲王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像你爹一样!”

    “娘,他才不像我爹,冷血无情,喜怒无常,一点都比不过我爹。”程玉姚不悦的皱了皱鼻子,还朝着曹添峰挖了两眼。

    李氏打趣一句,“玉儿,娘跟你说,有的时候啊,两个人看起来像是冤家,你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你。但要说这心里有没有对方,日久见人心。”

    日久见人心?

    程玉姚想到要和恭亲王相处久了,不免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掉在地上去了。

    她之所以同意嫁给恭亲王,其实也是想要利用他的身份,将来也好跟登基为皇的曹龙势均力敌,这样才能保命,或许还能除掉他们报仇。

    深吸一口气,前世已经困扰的她快要透不过气来,既然活过来了,她就该好好步步为谋。

    “王爷,刚才以为您回府去了,早膳吃过没有?要不要府上为您准备?”李氏走去,客气的问一句。

    曹添峰难得脸上会礼貌一笑,“那就有劳岳母您了。”

    李氏还以为他会称她一声夫人,没想到他还会叫她岳母,这可让她脸上笑的堆成了花。

    “王爷,您和玉儿先回清心阁,等下我命人将饭菜给您送过去。”

    曹添峰说道,“多谢岳母!”

    李氏一看到恭亲王曹添峰长得仪表堂堂,飘逸潇洒,天生的神采,异于常人。说话这般谦逊,笑的合不拢嘴了。

    “谢什么,都自家人了!玉儿,娘去准备了,你带王爷在相府走走,等下回秋水阁用膳。”

    “娘,我跟你一起去……”

    程玉姚才不想跟这个冰块脸的男人在一起,刚拉着李氏的手,就被她推开。

    “你好好陪王爷吧,娘去忙了。王爷,你们慢慢聊吧!”

    “娘!”

    程玉姚见李氏匆匆走了,将她留下来陪着曹添峰。

    她转身,眯着眼一步步朝着曹添峰走去,“说吧,你回来是不是别有居心?”

    在她与曹添峰一拳之距时,曹添峰一把按住她双肩,一个转身,被他按在了树干上。他薄唇扬起,在她耳边轻触,“你想让本王对你……怎么别有居心呢?”

    第十五章,下片:怎么脸红了?

    在她与曹添峰一拳之距时,曹添峰一把按住她双肩,一个转身,被他按在了树干上。他薄唇扬起,在她耳边轻触,“你想让本王对你……怎么别有居心呢?”

    轻轻触碰的柔软,灼热的气息,都缠绕在程玉姚耳畔,让她痒痒的,心也如小鹿一样乱蹦起来。

    男人笑抿着嘴,双唇抿成好看的弧度,“你脸红什么?”

    程玉姚樱桃小嘴一撅,“谁……脸红了!”

    男人的嘴唇又贴在她耳垂上,温温热热的,让程玉姚有种浑身发麻的感觉。

    “你走开!”

    她刚要伸手去推曹添峰的胸口,却被他大手抓住,“怎么?你也会不好意思?刚才是谁脱本王衣服了?”

    “那是给你上药啊,早知道……不管你好了。”程玉姚脸红心跳的难以自制,她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好,挣扎起来,“还不放开我?”

    男人勾唇一笑,一把甩开她的手。

    程玉姚赶紧从他面前跑开,与他保持一定距离,整理下有些凌乱的长发。

    曹添峰其实就是想捉弄一下她,谁让她刚才又是扒他衣服,又是摔碎他玉佩,还不自知。

    这下看到她羞愧成这样,竟然有些解气,也觉得她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本王有些饿了!”他给程玉姚使眼色,想让程玉姚带他去秋水阁。

    程玉姚皱了皱鼻子,秀眉微蹙,瞪了他一眼,“知道了!”

    她与他擦肩而过,也没管曹添峰是不是跟上。

    曹添峰想到程玉姚生气的时候,脸颊鼓鼓的,那样子看起来还怪可爱……不对,是怪好笑的。她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美艳动人,娇艳欲滴,流露出独特的智慧气质神韵,让人心动不已。

    曹添峰双手背于身后,抿唇笑了笑,亦步亦趋的跟在程玉姚身后。

    ……

    春阳院。

    二姨娘迟氏正在给戴一头银发的老夫人按着头,“姨母,这样舒服一些了吗?”

    “舒服多了!这么多年了,我这头疼病就没好过,一发作就折磨死人了,还好秀珠你经常给我按头,不然啊真的疼死我了。”

    “姨母,这都是秀珠应该做的。”

    “还是你懂事,这相府里,也就你最得姨母我的心。”

    老夫人拉过二姨娘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很是满意的笑着。

    “对了,今天是不是二丫头她回来了?这个点是该吃早膳了?”

    “姨母,今天是玉瑶她回门,这个时候应该都用过早膳了。不过这孩子也真是的,怎么也不带恭亲王一起过来到姨母您这请个安?”

    二姨娘叹口气,露出一副打抱不平的表情。

    老夫人冷脸,“她还不是和她娘一个样?都是目中无人的货色!当初,我是打算让雪城娶你为妻,谁知道太后竟然赐婚,让那个李氏嫁入程家为主母。”

    说着,重重叹口气,老夫人轻拍了拍二姨娘的手,承诺,“你放心,那李氏只要没了,我一定要你当上相府主母。”

    “姨母,秀珠就知道您是疼我的。”她握住老夫人手,与她相视一笑。

    “老夫人,不好了……”

    一个婢女慌张冲进来,二姨娘迟氏赶紧松开老夫人的手,就听老夫人不悦问道。

    “发生何事?看你慌慌张张的。”

    “老夫人,是……三小姐,她被大夫人给用家法掌嘴二十,还禁足一个月,不得外出。”

    “岂有此理!”老夫人一拍手边茶几,手中茶水溅出,衣襟上顿时湿了一大片。

    二姨娘错愕的站在原地,她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不在,程元君就发生这样的事。

    她尽量藏住内心的不满和心痛,露出焦急之色,问向老夫人,“姨母,君儿的事……”

    “我这个老婆子倒要去看看,是谁给他们张胆量了,对那么懂事的君儿下手,扶老身过去。”

    “是,姨母!”

    二姨娘扶着老夫人离开春阳院,眼底暗芒扫过。

    她们……都给她等好了。

    ……

    李氏将饭菜都准备好了,就急着走,不想打扰程玉姚和恭亲王二人。

    她刚出门口,突然停顿下脚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