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十七章 让人心疼
    秋水阁内,恭亲王曹添峰从身上找出一样东西,塞进了程玉姚手中,“这是上好的金疮药,给你娘用吧!”

    程玉姚眼睛盯着他看,问道:“没有毒吧?”

    “以为本王会是你?”恭亲王曹添峰没再理她,径直走回桌边坐下,用膳。

    程玉姚看着手心的这瓶药,拧开盖子,闻了闻,觉得没什么问题。

    又看了眼坐下吃饭的曹添峰,突然间,她感觉也没那么讨厌这个男人了。

    程玉姚拉着李氏到了内阁,让她娘亲坐在床边,她打开药盖,从中挖出一点,轻轻涂在李氏红肿的脸颊上。

    嘶!

    程玉姚看到李氏疼的蹙眉,却怕她担心,对她强颜欢笑,程玉姚心里更疼了,“娘,我再轻点。”

    “娘其实没事,玉儿,别担心了!”

    “还说没事,都肿了!”程玉姚尽量动作轻点,给李氏涂好了药,然后将药盖盖上。

    “玉儿,坐下来,娘有话跟你说!”

    “嗯?”

    李氏拉着程玉姚坐在床边,她其实也知道,李氏要对她说什么,就像前世一样,一定想让她能忍则忍。

    “玉儿,娘知道刚才你是为了娘好,才拦下老夫人的拐杖,还推到了二姨娘。但你要知道,她们是你的长辈,能忍则忍,不要跟她们顶撞,更不能动手的。”

    “娘!女儿知道了,下次一定会注意了。”程玉姚不想让李氏担心,所以就顺着她的心答应下来了。

    但她可不是个软柿子,找个时间,她还是要去找老夫人和迟氏,让他们知道,她娘李氏可不是他们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哎!今天或许我真的有点给那孩子罚重了,也难怪迟氏带着老夫人来找我,想到那孩子的脸被打成那样,一定会很痛的。”

    李氏说完,站了起来,“玉儿,你好好在这里陪着王爷,刚才让他见到后宅这些事,一定让他见笑了,你跟他好好解释下。”

    “娘,我知道了!”

    “我去看看君儿那孩子!”

    程玉姚太了解她娘亲了,前世就是个心地善良的妇人,她的底线就是谁都不能欺负她的儿女。

    但很多时候,为了儿女责罚了别人,都会心软和心疼,还要去照顾和体恤对方。

    “娘,我也心疼妹妹……这样吧,等下我去看看妹妹,你现在脸上有伤,去了会让人笑话的,等好点了再去看她也不迟。”

    李氏抬手碰了下脸,疼的蹙了蹙眉头,怕女儿担心,又脸上温柔的笑,“好!记得好好招待王爷,要是他有什么需要就答应他,他这第一次来相府,不能让他觉得相府不好。”

    “知道了娘!”

    程玉姚送走了李氏,走回桌边坐下,本来想跟恭亲王曹添峰好好谈谈。

    但看他吃相优雅,不紧不慢,她竟然觉得看他吃饭都像是在享受一样,双手拄着下巴盯着他看。

    曹添峰吃过饭菜后,放下碗筷,才发现程玉姚双手托住下巴望着他。

    曹添峰嘴角蕴笑,问道,“你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可是本王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程玉姚被他的话唤醒,垂下头掩饰住她的羞涩脸红,毕竟一直盯着人家看,不是好行为。

    “程玉姚?”曹添峰又唤了一声。

    程玉姚这才抬起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王爷,你吃相真的很难看!”

    她是说谎了,至少比告诉他实话,说她盯着他好看的脸蛋发呆好多了吧?

    “难看,又不是让你看!”曹添峰皱了皱眉头,有些生气的瞪了她一眼。说着,他又扬起了唇角,他不生气了。

    程玉姚看着他说道,“对了,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来了只会给程家带来危险,你还是回府吧!”

    曹添峰起身,打了哈欠,伸了伸懒腰,“本王乏了,想要歇息了!”

    他一双深邃的眼眸盯着程玉姚的脸,似有笑意问,“本王……想睡你这,行不……”

    ……

    第十七章,下片:想睡在你这儿

    他一双深邃的眼眸盯着程玉姚的脸,似有笑意问,“本王……想睡你这,行不……”

    你说什么?

    曹添峰说道,‘本王……想睡你……’

    程玉姚还脑补了下曹添峰说过的话,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掉地上去了。

    不是说他冰冷嗜血,凶残冷暴吗?怎么和他相处几天,她反倒是觉得,他更像是一个……风流王爷?

    咳咳!

    听到咳嗽声,程玉姚这才清醒过来,赶紧给他端来一杯茶水。

    曹添峰喝过茶水,这才咳嗽好了些,将茶杯递还给程玉姚。

    “本王,想睡你这儿!”他气息平稳了,说出这话。

    程玉姚尴尬的脸红了,他刚才好像话没说完,就咳嗽起来。她却听成了,他真的想睡她。看来是她想多了,真够丢人的。

    “我上楼去了。”

    “嗯?王爷!”

    不等程玉姚反应过来,曹添峰已经上楼去了,还睡在了她曾经睡过的床上。

    “这是我的闺房……”

    “你嫁给本王了,还有什么闺房。”

    这话说的虽然不错,但怎么听起来,就是那么霸道无理呢?

    程玉姚想要将他拖下床,却见他睡着了,怎么拉都拉不动,叫也叫不醒。“你是猪吗?这么能睡?恭亲王……曹添峰……真是的,睡吧睡吧,睡死你才好。”

    曹添峰微微睁了一下眼睛,看到程玉姚她那红艳艳的樱桃小嘴儿,嘟嘟地撅着,别有风味,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程玉姚累的满头大汗,也没办法将曹添峰拖下床,她本来是想对他用针扎醒,但看到了他之前被血染红的衣物。想到了在危难之间,他没有将她扔在马车里自生自灭,而是骑马赶来救她。

    不管他是不是出自于真心,他还是保护了她,不是吗?

    程玉姚收起了针,给曹添峰身上盖了薄被,坐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这才起身离开。

    曹添峰见程玉姚起身,半眯着眼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不免在想。她真的给他下过毒了?他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就是嘴硬心软,根本不像是会下毒手的人?

    见她走了,他从床上坐起。手摸着下巴,想事情,“她到底是谁?”

    想到了什么事,曹添峰的眼眸暗了暗,“程玉姚……如果你是他们派来的奸细,那就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

    程玉姚离开秋水阁,直接去了春阳院。

    她到的时候,二姨娘还守在老夫人这里,老夫人虽然躺在床上,但明显气色好多了,无大碍了。

    “祖母,玉儿来看您了!”

    “你还敢来?还不滚出去!”

    老夫人见是她来了,抄起茶杯就朝着程玉姚砸过去。

    程玉姚躲了过去,就见茶杯落地而碎,茶水滚烫,地上冒着热气。她看了眼冒着热气的地方,再回头看向老夫人,微笑着道:“祖母,您也不用把王爷的话放在心上,就算玉儿是王妃,也改变不了是您孙女的身份。”

    老夫人虽在气头上,一想到恭亲王的警告心就闷得慌,但听了程玉姚的话,心里稍稍好转。

    “你还知道,你是程家的孙女?”

    “孙女一直谨记于心,就算现在是王妃,我也一样记得是您的孙女。祖母,孙女记得您有头疼症,这不从恭亲王那里结识了太医,学了一些针灸针,这次回来也是给您献丑医治。”

    二姨娘迟氏站在一边开始不动声色的听着,当听到程玉姚说这话,顿时脸色一僵。

    她这次来……还真不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