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十九章: 真是大胆
    “你怎么来了?”

    “怎么?难道你不希望我来吗?”

    男人走了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老夫人,无奈的笑道。“你还真是胆子够大的!”

    “谁让我是恭亲王妃,这相府我想横着走,没人敢让我竖着走。”

    男人又恢复一张冰块脸,“说吧,你让人去找我,所为何事?”

    “忘了!”

    程玉姚之前怕抬不动老夫人,就出了屋子,随便找了个丫头,让她去秋水阁找曹添峰过来帮忙。

    毕竟老夫人刚才晕倒的时候掉下了床,她试过拖她起来,根本拖不动。

    这种事,曹添峰知道了,帮个忙也没什么,反正她在他心里,也没什么好印象。

    “真的忘了,本王走了!”

    曹添峰转身要走,程玉姚急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帮个忙,我抬不动!”

    她回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老夫人,再看向曹添峰,嘟着小嘴,撒娇卖萌。

    曹添峰:“你是不是面瘫了?要不要本王去宫中请御医,给你瞧瞧?”

    程玉姚:“不用!你才面瘫,冰块脸!”

    曹添峰:“你敢说本王?”

    曹添峰抬手就要给他一掌,门口却传来烦乱急促的脚步声。

    程玉姚与曹添峰相视一眼,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转身就是干。

    “老夫人呢?”

    “老夫人就在里面!二小姐正在为她针灸,老夫人说不得有人打扰……”

    “让开!”

    程雪城不等看守的丫头说完,掀开门帘子,带着一干人冲了进去。

    “母亲!”

    “什么事?”

    听到老夫人的声音,还看到她坐在床边上时,二姨娘迟氏差点发出一声鹅叫。

    “老夫人,您不是被扎……”死了,这两个字,她是没敢说下去,免得得罪人。

    沈氏边笑,边道:“老夫人,二姐刚才跑来说你被程玉姚给扎死了,真是笑死人了!我就说嘛,程玉姚就算是胆大,也不至于敢对长辈动手。二姐,你这存心是为了你女儿,报复程玉姚啊!”

    迟氏急了,“我亲眼所见,何来报复程玉姚?”

    “你们在这里叽叽喳喳什么?还好我这会儿脑仁不疼,不然你们这么吵,我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住……”

    老夫人说完这话,忽然意识到什么,从床上走下来,还仔细看了眼进来的一干人。“我这脑袋……不疼了?”

    程玉姚一直站在边上没说话,见老夫人回头看她,她才道:“祖母,孙女才用了一次针灸术,只要以后孙女给祖母再扎几次,配合孙女开的药方,说不定还能治好你的头疼症。”

    “真的能治好我的头疼症?那可是好事啊!”

    程雪城见老夫人无恙,这才松了口气,走过去对老夫人道:“老夫人,玉儿这丫头其实对您还是挺有孝心的。”

    老夫人笑道:“我也没想到,玉儿这丫头,嫁给恭亲王后,竟然这般懂事乖巧了。”

    二姨娘心有不甘,也不相信自己会看错了,当看到老夫人肩膀上衣服染了血,她赶紧指过去,“老夫人,您受伤了?”

    众人看过去,见到老夫人肩膀上衣物被血染色,也惊吓到了。

    “这血……到底怎么回事?玉儿,难道是你刺伤了你祖母?真是大胆!”

    第十九章,下片:又见面了

    “这血……到底怎么回事?玉儿,难道是你刺伤了你祖母?真是大胆!”

    程雪城震怒,老夫人也看向程玉姚。

    程玉姚却不慌不忙,微微一笑。说道,“祖母,您头疼症已经数十年了,堆积了很多淤毒之血,我这么做也是给您排毒,您现在脑袋不怎么疼了,也是因为排毒的效果。”

    “原来是这样啊,玉儿,祖母没想到你竟然懂的还挺多。”老夫人并未感觉到有什么异样,除了乏力没什么。

    众人也没看出老夫人有什么不舒服,自然就相信了程玉姚的话。

    “祖母见笑了!祖母您刚针灸好,需要静养一会儿,不得有人打扰!”程玉姚说完,看了眼爹爹程雪城等人。

    程雪城赶紧道:“母亲,我这就带人出去,您好生静养!”

    “好!”老夫人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

    程玉姚见二姨娘迟氏,离开前心有不甘的看着她,她朝着她勾起唇角,得意的笑了笑。送她一句,“二姨娘,你以后真的就轻松了,不用再那么辛苦做一些根本没用的事!”

    “玉瑶,二姨娘也送你一句老话,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你的针灸术……可要用对了,免得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好了。”迟氏对着她笑,扭头后,咬紧唇,一张脸阴沉了下来。

    老夫人: “玉儿,祖母没想到你竟然还会针灸术,你啊还真是有心了……”

    程玉姚:“我是有心了,祖母这针灸术过后也会疼一会儿,但很快脑袋就轻松了,不那么疼了……”

    她站在老夫人身后,从袖子里拿出剩了多半管的麻醉剂,恨恨的扎入老夫人脖颈上。

    咣当!

    老夫人离床很近,栽倒在床上。

    程玉姚抬起她的双腿,将她给扔到床上去。

    望着昏睡过去的老夫人,她唇角的笑容,一点点冷却。“老夫人,上一世我回门的第一夜,你可是和程元君害我不浅。就算我给你治了头痛症,你和程元君一定也不会放过我吧?对吗?”

    程玉姚想到从窗外看到的那男人,仍旧是那张俊俏的脸和温暖的笑容。

    上一世,她也是在回门那天,在老夫人春阳院里再次见到他。

    那晚发生的事,让她抬不起头,哪怕那个男人最后娶了她,在醉酒的时候,也会骂她一声放荡不羁的妇人。

    她不觉得没了尊严,只会觉得是她的错,因为是她让他丢了颜面。

    如今,她已经逆改天命,她就不信,还会让他们给算计到了。

    程玉姚跟人要了笔墨纸,写好了药方子后,交代院里的丫头去抓药后,才离开。

    在春阳院里,她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优哉游哉的闲逛着。

    “玉儿 ,你怎么会在老夫人这?”

    “原来是五皇子啊,别来无恙?”程玉姚闻声,回头看见了一身白色锦衣,竖着金色腰带,风华绝代,年轻俊俏的男人。她面上含笑,眼底却阴冷侧骨。

    这是她活过来后,第一次站在他面前,她恨意在心中翻涌,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玉儿 ,你还是那么美!”男人边说,边朝着她走来,手指轻捻她额前碎发,轻轻为她拢到耳后。

    曹添峰等在院外好一会儿,不见程玉姚出来,还以为她出了事。

    他也说不清楚,为何会担心她,双脚却不听使唤的往院子里走了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