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二十章: 挑衅恭亲王
    “庆王殿下,请您自重!”程玉姚藏住眼底的恨意,向身后退几步。

    “玉儿 ,为何对本王如此冷淡?”白色锦衣的男人上前几步,温热的指腹轻滑她的脸颊,最后停留在她下巴处。

    “玉儿 ,才几日不见,你竟然又瘦了,可是恭亲王他待你不好?”他修长的手指,捏住程玉姚的下巴,又将她的脸抬起。

    程玉姚眸中含泪,哽咽道:“庆王殿下,不要再说了。”

    “你受了苦,为何不找我?为何又执意嫁给性情乖戾的恭亲王?”

    男人又上前一步,清俊的容貌越来越近,温热的气息快要将程玉姚的气息包围。

    他淡黑色的瞳孔甚是迷人,也将程玉姚娇俏的脸,倒映其中。

    “庆王殿下,不要再说了。”

    程玉姚扭头想要离开,却被他一把拉到怀里,紧紧抱住。

    “玉儿 ,不要离开我。你以前说过的,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我,我知道你不会骗我!”

    程玉姚趴在他的怀中,闻见了刺鼻的麝香,还有他那僵硬的身体,微微凉的衣物温度。

    直到这一世,她再见到他,在投入他的怀中。

    她才知道,原来世间最可悲的就是你深爱那个人,而那个人却只是将你看成利用的工具。而你活的如此卑微,只是为了得到所谓爱的人一点点关心,一点点温暖,一点点尊重。

    其实……都是假的,一切都是骗局,只有自己自欺欺人,还以为那人深爱着你而已。

    曹添峰站在院门口,已经不止一次的想要冲进去,或是大喊着将那个男人踢开。

    可他还是想起了曾经外面的传闻。

    都说相府二千金程玉姚爱慕五皇子,经常到五皇子府去找他,缠着他。经常夜不归宿,留住在五皇子府,给相府丢尽颜面。

    看来程玉姚心里一直爱慕的人是五皇子,也难怪她被五皇子又是摸脸,又是拥抱,都没有想要推开的意思。

    咯吱咯吱!

    曹添峰握紧拳头,指关节发出了声音,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程玉姚,你还真是个放荡不羁的妇人!嫁了人了,心里竟然还惦记着五皇子。本王等着你找本王和离,休书给你,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哼!

    曹添峰转身欲走之时,对上五皇子曹龙含笑的视线。即便这么远,他还是能感觉到,曹龙的笑意里,有明显的挑衅之意。他本来就不喜欢程玉姚,更不会因她妒忌。

    这样一想,曹添峰轻笑一声,不屑的看了眼曹龙的嘴脸,转身离开。

    程玉姚一直背对着曹添峰,根本就没看见他。

    她现在趴在曹龙的怀里,都觉得恶心,要不是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她才不会忍耐这些。咬了咬唇,程玉姚觉得时候差不多了,用力推开他的怀抱。

    “庆王……”

    她话还未说完,却看到白色锦衣的男人,望着院门口,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你在看谁呢?”

    程玉姚望过去,只看见藏青色的衣摆从院门口扫过。

    难道是……曹添峰?

    他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不是让他到秋水阁歇息了吗?

    “不认识的人罢了!”

    曹龙轻描淡写的说完,见程玉姚还看着院门口,双手轻按她的双肩,将她转过身来。“玉儿 ,今夜子时,我们到后院的树林里相见吧,我好想你。”

    “好!庆王,我突然想起有要紧事没去做,先回去了。”

    程玉姚说完,曹龙松开她的肩膀。

    “去吧!别忘了,我们子时相约。”

    “嗯!”

    程玉姚转身离开,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听到曹龙又唤她一声。

    曹龙小跑几步过来,递给她一样东西,“玉儿 ,差点忘了一事,这封信笺能否帮我交到你三妹手中?”

    程玉姚接过信,“是何人给三妹的?”

    “哦!是爱慕你三妹的人,托我将信笺交到她手上。我今天没见她,去找她也不太方便,只得求你帮这个忙了。”

    “好!我会亲自交到她手上的。”程玉姚将信笺收好。

    曹龙抬手揉了揉她的乌黑亮丽的长发,一脸宠溺的笑着,“玉儿 ,记住我们的约定!”

    她微微一笑,“王爷,我会记得,我们的约定。”

    “好!”

    转身那一刻,程玉姚双手握拳,指甲掐进手心血肉里,牙齿紧咬下唇。

    今夜子时?我们不见不散!

    ……

    秋水阁。

    曹添峰徘徊在屋中,一张脸阴沉如墨,即便长得俊美无双,很多丫头想要靠近他,看了他这副脸色,都吓的都退避三舍,不敢招惹。

    “王爷!”

    “松原?”

    曹添峰看到是松原来了,皱眉问道:“是何事,让你亲自来找本王?”

    松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近了曹添峰,在他耳边轻语,“已经找到了刺杀王妃的主谋,对方势力不可小觑,所以我们没有轻举妄动。他提出条件,要与你相见谈判,不然一切免谈。”

    曹添峰叹口气道:“看来本王不得不去一趟了。”

    松原赶紧劝一句,“王爷,这有可能是陷阱,您为了王妃,有必要这样冒险吗?”

    曹添峰深吸一口气,看了眼秋水阁外步步走进的纤瘦身影。说道,“本王现在还不能让她死!”

    松原实在不解,不知道恭亲王所为何意。

    “事不宜迟,我们走!”

    “是,王爷!”

    恭亲王曹添峰离开秋水阁,松原紧随其后。

    程玉姚看到曹添峰要走,虽说他走了,相府才安全。但她的心里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怪怪的感觉。问道,“王爷,你这是要去哪里?王爷……”

    在曹添峰一声不吭的与她擦肩而过时,她抓住了他的手腕,“王爷,你是不是……”

    程玉姚看得出来,曹添峰黑沉着脸,一定是看到了刚才她和曹龙在一起,所以生气了。她想要解释什么,但又不好说,她这一世重生而来,其实是来复仇的。

    这种理由,虽然对她来说是真实的,但未必别人会信。所以她一开口,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了。

    “放开!本王嫌脏!”曹添峰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脏?谁脏了?王爷你站住,把话给我说清楚了……王爷……”

    曹添峰带着松原,气匆匆的走了。

    程玉姚又气,又想找他理论,但一想到刚才在老夫人春阳院的时候,她和曹龙之间做的事。

    她对他,还真的是心生愧疚。

    “我其实也不想,可我要是直接推开他,只会让他怀疑,接下来发生的事,不就泡汤了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程玉姚也做好了他日回王府,被王爷一顿毒舌和教训的准备。

    她看了眼外面的天,应该过晌午了。

    看来她还要去个地方,不然下面的计划,只会功亏于溃。

    临出秋水阁前,程玉姚特意换上一身红色艳丽的长裙,坐在梳妆台前上了妆,望着铜镜里自己娇艳的女子面庞,她满意的勾起红色唇角。

    “别心急,我这就来了!我去探望她。”

    ……

    第二十章,下片:探望

    春雪院。

    程元君趴在床上哭的泣不成声,听的坐在床边的二姨娘迟氏,心疼的眼眶也红了。

    “君儿,也是娘不好,为了给你祖母按头,也没去前厅吃饭,才会让你被他们欺负了。”

    “我不想听……你继续讨好那个老太婆去,别管我死活了。”

    迟氏叹口气,看了眼搁在桌上的饭菜都凉了,心疼的劝一句,“君儿,多少吃点东西吧,不然身子怎么能熬得住?”

    程元君腾一下坐起,顶着一张肿胀的猪脸,指了指被打肿的嘴唇,“娘,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所以在这里挖苦我?你觉得我这张嘴……还能吃饭吗?你莫不是要我的命啊!”

    说完,她又趴在床上哭了起来,这一哭连变好几个声调,那叫一个九曲回肠,心疼肉痛的。

    “君儿,娘给你去找个好点的大夫,可不能让你脸上留下疤痕,将来还怎么靠这张脸嫁给好人家。”

    “那还不快去……呜呜!”

    迟氏心疼的叹口气,急匆匆离开了屋子。

    她走了没多久,程元君又听到门响动,有人走进来。

    “娘,你怎么这么快将大夫找来了……”

    程元君从床上坐起,当她看到一身红色长裙,容貌娇俏的女人走进来,瞪大眼睛,气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姐姐?你怎么来了?”

    程玉姚一听,不得不佩服程元君变脸的本事,这前一秒还气成那样,下一秒立刻就和颜悦色起来。

    “妹妹,我来看看你的伤势怎样了。”

    “多谢姐姐关心,妹妹只要养上几日,便会痊愈的,不用担心!”

    “让我看看……”

    程玉姚走过来,坐在床边,抬手抓住了程元君的下巴,程元君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做,顿时僵硬的坐在那里。

    “这张脸伤的挺重的,这要是让别的男人看到了,一定会心疼的。”程玉姚甩开她的下巴,指甲在她肿胀的脸上,留下几道血痕。

    啊!

    程元君感觉脸颊好疼,看了眼程玉姚正在用帕子,擦着指甲上沾染的血皮。

    “姐姐,你为何要伤我?”

    程元君是个聪明人,经历了这些事,她又岂会不知,程玉姚就是针对她,才会让她猝不及防下,吃了不少苦头。

    程玉姚擦干净了指甲,将帕子丢在地上,笑盈盈的看着她,想拉住她的手。

    程元君防备的躲开,程玉姚就看了眼空了的手,叹口气收回。

    她用手指卷着垂在身前的披肩长发,笑吟吟的对程元君道:“妹妹,姐姐为何要伤你?难道这不都是妹妹犯下了错?才会有了家法处罚吗?”

    程元君仔细盯着她脸上的表情看,“那你刚才抓伤我的脸?不是故意的吗?”

    “当然不是故意的,你皮肤太过娇嫩了,我指甲粗糙还硬,难免刮伤了你的脸……”

    她松开长发,伸手要去碰程元君的脸,程元君赶紧向后退去,躲过了她的手。“姐姐,妹妹相信你说的话。”

    说是相信,却还是避开她,谁会信她的鬼话。

    程玉姚心知肚明,却也不揭穿她,从身上拿出一封信,递到了程元君手中。

    “这信是五皇子托我交到你手上,听说是爱慕你的人写给你的信。我一直好奇,会是谁给你写的情话呢?能否让姐姐我看下?”

    程玉姚伸手抓了过来,却看到程元君捏着信笺身子靠后,一只手伸进了木枕下,“姐姐……别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