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二十一章: 深夜危情
    程玉姚伸手抓了过来,却看到程元君捏着信笺身子靠后,一只手伸进了木枕下,“姐姐……别闹!”

    “我哪里闹了,不过是想看看情郎是谁。”

    程元君:“姐姐,哪里有什么情郎,你就会笑话我!”

    程玉姚见程元君从木枕下摸出一把匕首,这个时候,她不至于跟程元君在这里斗下去。

    她要放长线钓大鱼,刚才不过是试探下她,看她会怎么防备她。

    “哪里会笑话你,羡慕你还来不及,不像我,这辈子注定了在恭亲王府度过此生!哎!”

    程玉姚边说,边收回手。

    她看到程元君赶紧转身将信笺放在枕头下,同时也藏好了匕首。

    “你的脸,我看着没什么大碍!信我也送到你手里了,我也就不多留了,该回去了,妹妹可要好生养伤。”

    “好的,姐姐!”

    程玉姚走了出去,走到了门口,忽然想到了什么,回眸对相送的程元君笑道,“你还在禁足,可不能乱出院子,这是我母亲让我交代你的话,你可要记在心上了。”

    程元君听闻,咬碎了一口银牙,面上却乖巧道,“妹妹记住了,姐姐请放心。”

    “这就对了!”

    程玉姚转身推开屋门,外面的阳光将她身上的红衣照的格外刺眼。

    程元君恨恨的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离开后,她想到了枕头下的信笺,回去掏出信笺,打开看信上内容。

    信上短短几个字,却足以让程元君眸中含笑,心里畅快。

    她将信握成一团,“程玉姚啊程玉姚,我们今夜等着瞧!”

    ……

    午夜子时,程玉姚趁着夜深人静,提着灯笼,走进了后院小树林。

    月光幽深,程玉姚踩着石阶,听着深夜里的虫鸣,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直到,曲径深处,月光下一个白色锦衣的男人,背对着她站在石阶上。

    “庆王殿下?是你吗?”

    程玉姚,她提着灯笼走过去,刚伸手去碰男人手臂。

    背对着她的男人,忽然咧开嘴大笑一声,“美人,这么晚了来勾引本小爷,这可不好。”

    男人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抢过程玉姚手中的灯笼,扔到一边去。

    “你是谁?别过来!”

    程玉姚拔掉头顶发髻的簪子,朝着男人扎过去,却被男人抢走,扔在地上。

    啊!

    “别过来!”

    男人见程玉姚要跑,追了上去,从她身后抱住她,勒紧她的细腰。“再乱喊乱叫,本小爷可就要对你动手了。”

    程玉姚惊慌的流下眼泪,不敢再乱动、乱叫了,任由男人将她打横抱在怀里。

    “美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小爷带你去个地方,保证你舒坦!”

    “不要……求你不要这么对我!我是相府的二千金,你这样对我,我爹爹不会放过你的。”

    “闭嘴!别让本小爷生气,不然等下玩死你!”

    程玉姚吓的脸色苍白,不敢再说一个字,被男人抱紧在怀里,走进了树林后面的一座矮房里。

    碰!

    啊!

    程玉姚被男人粗鲁的扔在地上,疼的她骨头像被碾碎,她在地上爬,想要爬出眼前的门。

    却被男人抓着双腿拖回去。

    “想跑?”

    他拖回程玉姚,又一把揪住她的披肩长发,将她的脸拉近。

    房内烛光摇曳,照在了男人那张邪恶的笑脸上,分外吓人。

    “放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要多少钱,我也给你……求你放了我!”

    男人张口,咬了咬她的耳垂,声音低沉又危险,“本小爷只要你,小爷这就来了。”

    “别碰我……不要!恭亲王救我!”

    男人发出疯狂的恶意笑声,笑声似那此起彼伏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狂妄至极!

    ……

    第二十一章,下片: 若她死,他会永相随

    烛光摇曳,照亮了地上残破的衣物,也将两个人交缠的剪影映在墙上。

    女人扬起脸,泪眼婆娑的望着门口,用尽身上余力,嘶声裂肺的喊,“恭亲王……救我!”

    “程玉姚!”

    骑在马背上驰骋的曹添峰闻声,拉紧马缰绳,借着月色,四处张望,“程玉姚,你在哪里了?程玉姚!”

    “王爷,您听错了,王妃怎么会在这里!”

    曹添峰看到城郊漆黑一片,想到他来这里的目的,不禁松口气。

    “是啊,她在相府过的倒是舒坦,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王爷,您看那边……”松原指向不远的火光处。

    曹添峰一双深邃的眼眸被火光染亮,皱了皱眉头,对松原嘱咐一句,“本王这就过去,记住本王交代你的话。”

    松原: “王爷,只怕会有埋伏,您确定要一个人闯入?”

    曹添峰没有回答,挥动马鞭,驰骋在夜色中,直奔着火光的方向而去。

    等他到了火光处,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蒙着黑色面巾的男人笑着走了出来。

    啊哈哈!

    “没想到恭亲王还真是个痴情种,竟然会为了王妃,只身犯险?”

    “她既然是本王的王妃,就容不得你们伤她分毫。”

    “哦?既然你那么在意王妃,我们当然不会让你失望,来人将她带来?”

    黑衣人话落,拍了拍手,很快就有两个人拖着一个满身伤痕的女人,走了过来。

    “程玉姚?”曹添峰借着火光,定睛看去,那人和程玉姚很是相似。

    那女人闻声,抬起一张苍白的小脸,看到高头大马之上是英俊熟悉的面庞,她眼中带有喜色,沙哑的唤他一声,“王爷!”

    “程玉姚……”

    曹添峰没想到对方会这般卑鄙,竟然将程玉姚给绑架来了,用来威胁他。

    “王爷,你若是真的想要救她,就亲自过来接她走吧!”

    “别过来……啊!”

    女人劝他别过来,却被黑衣人抬手给脸上狠狠一巴掌,一口血从她口中喷出来。

    “再不放她,本王就过去宰了你们!”曹添峰握紧剑柄,浑身散发着戾气,和夜色一样慎人。

    “要想救他,就亲自来啊!不然我现在就宰了这个贱人!”

    蒙面黑衣人用长剑抵在女人脖颈上,白皙的皮肤,瞬间被割出一道血口。

    驾!

    曹添峰勒紧缰绳,双脚猛的一夹马肚,骏马扬蹄,马儿嘶鸣一声,疾风般向前奔走。朝着火堆旁的女人冲了过去。

    黑衣蒙面人这时跟女人暗中交换眼色,在曹添峰骑马飞驰而来时,他迅速退后。

    “放了程家二小姐!”

    众黑衣人一起退后,只留下女人站在原地摇摇晃晃。

    “本王来了。”

    曹添峰一只脚吊在马凳上,整个人斜挂在马肚一边,伸手去拉女人。

    “去死吧!”

    那女人眉宇间透露着杀气,突然抬头,扬起染血的红唇,抽出藏在袖中的匕首,猛地朝着曹添峰刺去。

    当!

    啊!

    曹添峰在靠近时,看到了女人藏在袖中的匕首,而她微扬的面容,也让他看清了她并非程玉姚,顿时松口气。

    所以在那女人攻击时,他毫不犹豫挥剑而去,将匕首挡开,又是一剑刺穿她的心口。

    “杀本王,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

    曹添峰刚翻身坐在马背上,突然一个纤瘦的人影颤颤巍巍的跑到了马前,朝他求救。

    “峰哥……”

    “萍儿?”

    他的瞳孔缩小,勒紧马缰绳,没让马儿撞飞她。

    翻身从马背上跃下,曹添峰近距离看清了正是受伤的施萍儿,来不及想她是怎么被挟持而来的。伸手去扶住她,却感觉到右手手心忽然一疼。

    他抬起右手看了眼,竟是一个黑色的小孔,而且伤口周围迅速红肿了一圈。

    “有毒?”

    “峰哥,你怎么了……”

    曹添峰渐渐看不清施萍儿脸上紧张的表情,身子摇摇晃晃。

    “峰哥!救我……”

    “萍儿……”

    模糊的视线中,施萍儿被黑衣人拖走,而他歪歪斜斜的追去。

    “放箭!”

    嗖嗖嗖嗖嗖!

    无数支利箭同时发出,好似一阵乱雨,漫天飞箭密密麻麻的箭矢朝着他射来,他挥剑挡开,却因为身体乏力,视线模糊,身上被多支长箭刺穿,鲜血从伤口喷射出来,血流不止,染红了半边衣服。

    咣当!碰!

    长剑落地,而他终于坚持不住,倒在了火堆旁。

    “恭亲王救我……”

    火光中,他仿佛看到了程玉姚苍白流泪的脸,听到了她的求救声。

    “程……玉……瑶……”噗,一口鲜血染红了地面,他缓缓阖上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