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二十二章:请不要碰我,危险!
    “就那么想要得到我吗?”

    男人见她脸颊晕红,眼波流动,衣衫单薄,鼻子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不由得心中一荡,热血直涌上来,哪里还把持得住,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奸笑道,“你长得这么美,花枝招展的!好像春天里一朵娇美的花朵,引人注目,真的迷倒我了,小爷又怎么会不想得到你,乖,小爷会好好疼惜你!”

    男人伸手去摸程玉姚的粉嫩的桃花秀脸。男人粗糙的手指,摸过她光滑的面颊,停留在她的下巴处,猛地捏紧,俯身亲来。

    啊!

    程玉姚忽然双脚抬起,猛地夹住男人的腰,身子用力一翻,将男人给压在下面。

    “美人,够辣!小爷喜欢!”

    男人双手刚要去摸她的细腰,程玉姚忽然抬手,不知何时手中多出一只奇怪的东西。

    “你想做什么……啊!”

    她用针尖猛地刺穿男人脖颈,将里面的麻醉剂推进他体内。

    “想要做什么?等下你就知道了。”

    程玉姚起身,将藏于木堆里的包袱拿出来,打开包袱,将里面干净的衣裙换上。

    她又拿梳子,给自己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随后捡起地上她残破的衣物,装进包袱里,塞回了木堆中藏好。

    “你不是想要美女吗?等下,就成全你这个色鬼好了。”

    程玉姚狠狠的踢了一脚昏死在地上男人的肚子,她走出了木屋,藏在了木屋旁隐蔽的地方。

    没多一会儿,借着月光,她看到了一个纤瘦的身影出现在木屋门边。

    程玉姚看清了那张女人的脸,果然是程元君,她还是来了。

    那人纳闷的说一句,“怎么就他一个人?”抬脚走了进去。

    “人呢?难道让她逃了?”

    程元君还在屋中找着程玉姚的身影,待她感觉像是有人站在她身后时,刚要回头。

    碰!

    咣当!

    她的后脑勺被砸了下,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程玉姚扔掉手中的木棒,一脚踩在了程元君昏迷前惺忪的双眼上。

    碾了碾脚下,随着她惨痛声消失,她才将脚挪开。

    她弯腰揪住程元君的长发,像拖死狗一样,将她拖到了那个衣不遮体的男人身边。

    撕拉撕拉!

    程玉姚又将程元君的衣裙撕扯碎了,扔了满地,然后站起走到了烛火边,将烛火吹灭。

    瞬间,木屋暗了下来。

    程玉姚这才离开木屋,故意将门打开,以便等下有人闯进。

    躲在了木屋边,程玉姚等着,无聊的用双手手指,卷着垂落在身前的长发。

    “小贱人,小爷看你往哪里逃?”

    “唔!别碰我……不要,来人救我……啊!”

    没多久,木屋里传来了一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而程玉姚则无奈的叹口气。

    “程元君啊程元君,我不过就是临摹了五皇子的字体,将书信重写一遍,让你找来的时间晚了一点,你这就信了?

    你难道路上没看到刚才五皇子从中这里离开吗?

    哎呀!这可怎么办好,等下他可是要通知程府众人来捉奸的。”

    又过没多久,繁密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程玉姚果然看到了五皇子曹龙,带着她爹和她娘,还有老夫人等人,一起闯进了屋中。

    “这……成何体统!”

    “你们这是?真是丢尽了程家人的脸!”

    曹龙指着用破烂的衣物遮住身子,长发遮住脸面,哭啼的女人,对程雪城说道:

    “丞相,本王睡不着闲来在外面走走,没想到恭亲王妃竟也没睡,还鬼鬼祟祟来到了后院树林处的小木屋里。

    听到屋内有男人和她的嬉笑声,本王觉得实在不妥,只好来找你来了。”

    “你说她是……玉儿?”程雪城惊睁着双眼。

    曹龙无奈的叹口气,点头应是。

    “玉儿?怎么会是我的玉儿。”大夫人李氏不敢置信,伸出颤抖的手,手指刚触碰到遮住女人脸的长发。

    “娘,您的玉儿在这儿呢!”

    碰!

    木门不知道是被谁踢了一脚,还是被风吹的撞出声音,众人惊吓寻声望去。

    只见月光下一道纤瘦的,婀娜多姿的身影,一步步朝着他们走来……

    ……

    第二十二章,下片:  反转惊人

    “玉儿?”大夫人李氏转身,走了过去。

    “你怎么会在这儿?那这是……”曹龙不敢置信的望着她,又满是疑惑的看向蜷缩在地上的女人。

    李氏走来,拉住程玉姚的手,握紧。

    程玉姚看得出来,李氏十分担心她,可她现在的身世和经历,却没办法告诉李氏,让她知晓。

    程玉姚轻轻拍了拍李氏的手背,然后拉着李氏走了过去。

    “五皇子,你不是说看到的人是我吗?要不你亲自看看,她是谁?会不会跟我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孔?”

    曹龙咬了咬牙,一把撩起那女人的长发。

    “不要!”

    程元君本想躲过去,却不料还是曹龙给撩起长发,被众人看到了面容。

    “怎么会是你……”

    “君儿?娘的君儿啊!”

    在曹龙错愕万分,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时,二姨娘迟氏已经扑了过去,将程元君抱紧。

    “娘……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儿……我是被害的……”

    程元君扑在迟氏的怀中,委屈的泣不成声。

    老夫人也气急了,望着跪在地上,颤抖不已,却不敢吱声的男仆,朝他身上一拐杖砸下去。

    “这该死的奴才,来人……将他拖下去杖毙!”

    “不要啊,老夫人奴才是王柱,刚进府不久,不懂规矩才会做错了事啊……老夫人,饶了奴才啊!”

    “你可知道她是府上三小姐,可是你这等低贱的奴才能碰的吗?赶紧给太过拖出去……”

    很快有人将求饶的王柱要拖走,程玉姚却喊了一声。

    “慢着!”

    老夫人看向她,虽说刚才给她用了针灸术治头疼,但怎么也不比亲上加亲的程元君的事,让她更偏心。

    “玉儿,你为何要与老身作对?”

    程玉姚看了眼求饶的男仆王柱,王柱对上她那一双黑沉像枯井的眼,顿时吓的瑟缩一下,不敢再敢求饶。

    “老夫人,您问玉儿为何要与您作对?玉儿何时要与您作对?玉儿不过是想,刚才从五皇子口中听到说,三妹和这位男仆到私会木屋,有说有笑,怎么说都是情投意合,您这样棒打鸳鸯,真的好吗?”

    这一句话,不但将五皇子给出卖了,也让老夫人忽然哑口,不知道说什么。

    “三妹,虽说这种事被人碰见了,不怎么好,但你确实和他有了肌肤之亲,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情郎,你难道不为他求情一下吗?这也太过无情了吧?”

    “是他先伤害我的,冒犯我的,我们没有情投意合,没有……他刚才也没有对我怎样,不信你们可以找人给我验身。”

    再听到这样的话,程玉姚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只是上一世,被侵犯的人是程玉姚,而不是她程元君。

    当时确实是那男人想要了她身子,没能要成,因为他身体那方面不行,但外人看到的却不以为然。

    当时这个叫王柱的佣人,不过是被杖责二十,赶出相府,并未要了他的性命。

    而她则说出了和程元君一样的话,被老夫人找人验了身,证明了清白之身。

    但府中人可不觉得,这是真的,还以为是老夫人怕丢了程家脸面故意隐瞒真相。

    前世的程玉姚,因为这件事,一直怕曹龙会嫌弃她,不喜欢她,所以极力的讨好曹龙,帮他得到想要的一切。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太过愚蠢了,哪怕被曹龙陷害,都不自知,还爱他爱到死心塌地,凄惨而死。

    程玉姚走到程雪城面前,“爹爹,不如杖责王柱二十,赶出程府,免得这人死在程府,会被衙门找上,这样程府的事闹大了可就不好了。

    再让老夫人找信任的人,给三妹验身,以证明她的清白。”

    众人都看向这一家之主,却见程雪城若有所思了片刻,说道:“玉儿提议的好,就这样办好了。”

    “庆王殿下……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程玉姚走到曹龙面前,眸光暗了暗,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哭花脸的程元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