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二十三章: 从此仇人相见,中了剧毒
    “庆王殿下……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程玉姚走到曹龙面前,眸光暗了暗,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哭花脸的程元君……

    曹龙问道,“不知恭亲王妃想说什么?”

    “不是我想说,而是庆王殿下你应该想说什么。”

    程玉姚盯着曹龙迷茫的眼神看着,看到他这副模样,她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恭亲王妃,不必卖关子了,有话直说好了。”曹龙不知是不是被她盯得心虚了,赶紧说这么一句。

    程玉姚看了眼曹龙,又看了眼满是泪眼的程元君,“难道庆王殿下不应该说,看到我三妹这般可怜,若是他日无人娶她,你会娶她为妃吗?”

    就是这么一句话,程玉姚一说出口,让她想起了从前的往事,曹龙也曾经对她这么说过,看到她这般可怜,若是他日无人娶她,他会娶她为妃。让前世遭受到陷害的她,以为曹龙是真心真意喜欢她,才会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可现在知晓一切的她,想起一直被曹龙和程元君玩弄鼓掌之中,还对他们感恩戴德,真是蠢死自己了。

    程元君泪眼婆娑的望向曹龙,也满是期待的等着他回答。

    曹龙突然开口说道,“本王和三小姐并不相熟,所以不会与她私定终身。”

    曹龙绝情的话,让程元君低垂了双眼。

    程玉姚看到了程元君失望的眼神,其实她也早就知道了曹龙会这样说的,因为她知道曹龙是有野心的男人,怎么会容忍娶一个庶出的千金为正妃?

    “君儿,娘带你走!”

    二姨娘迟氏不想让程元君在这里继续受委屈,将她的外衣披在她身上,扶着她要走。

    “二姨娘你心急什么?祖母还没找人给三妹验身,这要是现在走了,让人传出来三妹是不敢让人验身,已经失了贞洁,这传到府外的话可就难听了,这会让程府也跟着蒙羞。”

    迟氏停顿下脚步,气的咬牙切齿,脸上却淡淡的笑着,“多谢二小姐提醒!”

    老夫人看向程雪城,“你当真要听二丫头在这里胡言乱语?”

    程雪城对老夫人说道,“母亲,程府的名声,我们不能不顾,这次玉儿说的对,就按她的话去做吧!”

    老夫人握紧了手中拐杖,为了程府几百年的清廉声誉,最后也只好忍气吞声了。

    “汪嬷嬷,过去给三小姐验身!”

    “是!”

    众人出了木屋回避,王柱也拖出去杖刑二十,赶出了王府。

    屋中没过多久,汪嬷嬷扶着程元君出来,向老夫人和程雪城禀报道,“老夫人,相老爷,三小姐还是个姑娘,并非被破了身。”

    老夫人,程雪城和迟氏都松了一口气,其他人听到这里,心思各异。

    五姨娘沈氏打了个哈欠,走到程雪城身边,挽住他的手臂。说道,“老爷,都这么晚了,我们还是回去歇着吧!”

    “好!”

    她临走的时候,看了眼红了双眼的程元君,嘲讽的笑了笑。“这府上的小姐啊,真是不让人省心,以后这嫁人的事,都不好办了。”

    迟氏瞪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

    倒是程元君又哭了,趴在了迟氏怀中,“娘!”

    “好了好了!娘扶你回去!”

    迟氏扶着程元君走了,围在这里的众人也一点点散开了。

    曹龙临走的时候深深的看了眼程玉姚,程玉姚却望着他笑道,“庆王殿下,你明日是不是该回府了?”

    “我要留在这里等秦轩回来。”

    又是她的哥哥秦轩?

    程玉姚倒是知道,曹龙与她哥哥秦轩关系要好,但结局还不是被他斩杀?

    程玉姚对曹龙说道,“那以后还请你不要大晚上不睡觉,还闹的府上动静这么大,不然相府可不愿意让你住久的。”

    曹龙笑了笑,并未说什么话,手背在身后离开了。

    程玉姚拉着娘亲李氏的手,一起回到了秋水阁。

    到了秋水阁,李氏劝了她一句,“都这么晚了,赶紧睡下吧,吵醒了恭亲王爷不好。”

    “他……早就走了,娘要不你留下来,我们一起睡可好?”

    程玉姚想要和她娘亲好好聊聊,她真的好想娘亲,怎么看都看不够。

    “这……好吧!”

    李氏答应下来了,和程玉姚刚要去歇息,突然听到了碰碰碰的敲门声响起。

    程玉姚与李氏对视一眼,“娘,您先歇着,我去看看!”

    “好!”

    她见李氏不放心,也就没再去劝她歇息,先去开了门。

    吱呀!

    门一开,就见到松原红了眼眶,咣当一声跪在地上。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泪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滴在嘴角上……

    第二十三章,中片: 他快死了

    吱呀!

    门一开,就见到松原红了眼眶,咣当一声跪在地上。

    “松原?你怎么了,快起来!”

    程玉姚想要将他扶起,却见他倔强跪着,泪流红了眼眶,声音带着哭腔道,“王妃,快去救救王爷吧!”

    “你说什么?救王爷?他怎么了?”

    程玉姚的心咯噔一响,看到松原紧张又难过的模样,她也担心坏了。她的唇角凝住一朵哀色的花……

    松原流着泪,说,“王爷他……快不行了!松原曾听闻宫中御医说,您能救活穆妃娘娘,这连宫中御医都难治好的事,您却能救活娘娘,所以还请王妃回府,救救王爷。”

    程玉姚脑袋里空白一片,直到李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她清醒几分。

    “王爷怎么会这样……玉儿,可你会医治吗?要连夜赶回王府吗?”

    李氏也是担心程玉姚,毕竟现在已经天黑,再说王爷伤的这样重,谁知道是遇到了何事?也不知会不会让她的女儿受到牵连。

    程玉姚不能再想了,时间紧迫,也容不得她多想。

    “娘,我这就跟松原回府!王爷受伤的事,还请娘替我保密,等过上几日我再回来找您!”

    “好,玉儿,你自己可要小心,若是有事,就捎书信回来,路上小心!”

    李氏不放心,送程玉姚出了秋水阁。

    程玉姚跟着松原,上了马车后,连夜赶回王府。

    进了王府,虽然夜深,但府中的气氛却是死气沉沉的,像是有什么难过的事要发生。此时此刻,空气里是死水一般的静,周遭的一切好像寒冬腊月结了冰似的,连着人心也冻住了似的。

    她讨厌这种感觉,尤其是这种死亡的气氛。

    “王爷呢?”

    “在屋中,太医正在给他查看!”

    松原带着程玉姚进了王爷曹添峰的住处,她看到太医哀声叹气,站在一边束手无策的样子。

    “王爷!”

    程玉姚唤了一声,走到床边,她看到曹添峰脸色苍白如纸,双眼紧闭着,嘴唇有些乌紫,躺在床上一动未动。她见了眼中闪过沉痛。

    若不是他胸口浅浅的起伏,程玉姚真的以为他已经死了。

    她看到曹添峰身上多处包扎,还有箭头留在他身上,这些留有箭头的地方,都是身体要害,也难怪太医不敢轻易拔掉,以免曹添峰没了性命。

    “王妃,王爷现在怎样了,还有救吗?”

    说话的人正是当日去程府接她来王府的侍卫姜良。

    “不管有没有救,我们都要试一试!”

    程玉姚知道,她有急救箱这件事不能隐瞒太久了,毕竟等下曹添峰的命,就要靠急救箱来医救。

    “你们先去准备一盆温水和帕子,等下只要你们两个人进来帮忙,其余人等在门外。”

    “好!”

    程玉姚让他们先出去准备,见屋中只剩下她和曹添峰了,她拿出吊坠,心里想着吊坠变成急救箱。

    急救箱变出来了,她激动的打开急救箱,从里面找到了一些手术用的工具和医药,还从里面找到了微型输液管和抗炎药液。

    她赶紧给曹添峰注射了抗炎药,看到他身上的箭头,她的心都在颤抖。

    先用剪刀剪掉他身上的衣服,直留有一条亵裤,看到他身上多处伤口,有深有浅,无不告诉她,之前他经历了生死,有多么危险。

    “王妃,水打来了!”

    “帕子给您!”

    程玉姚打湿帕子,拧干后,让松原先给曹添峰身上擦擦。

    松原用帕子给他擦身子的时候,突然间喊了一声,“王妃,你看……王爷这里怎么了?”

    ……

    第二十三章,下片: 中了虫毒

    松原将曹添峰的手心翻上,给程玉姚看。

    程玉姚仔细看他的手心,正中央有血泡,周围皮肤溃烂和出现肿胀情况。

    不但如此,从手腕开始一直延伸到肩头,都显现出一种红色的荨麻疹,肌肉时有痉挛。

    “王妃,这是怎么了?”松原焦急的问道。

    “王爷是中毒了,你们可知,他是中了何种毒药?”

    程玉姚看向松原,又看向姜良,见他们两个人都摇头不知。

    就在程玉姚苦恼要怎么解毒的时候,听到姜良想到了什么。

    “王妃,刚才李太医给王爷吃了解毒丸,他说王爷应该是中了虫毒,具体是什么,李太医也不知。”

    虫毒?难道是蜘蛛毒?

    程玉姚虽然不确定是不是被毒蜘蛛咬伤,但现在她应该赶紧解毒,免得毒液进入心脏,到时候她就算是有一双圣手,医术再高明,也无力回天。

    程玉姚动作迅速的将消炎药液换掉,心里想着,要是急救箱里会有解毒的药物就好了。

    她去翻找急救箱的时候,她竟然看到了排毒的药液,氢化可的松,地塞米松,吲哚美辛片,还有更重要的抗毒血清。

    程玉姚眼露喜色,赶紧用200毫克的氢化可的松和15毫克的地塞米松给曹添峰静脉滴注排毒。

    她知道这种毒会让人很疼,不然曹添峰也不会出现肌肉痉挛的情况。

    程玉姚又给曹添峰嘴里塞进去吲哚美辛片,然后让松原用茶杯装了水,想让他吞进药片。

    “王妃,王爷喝不进去!”

    “我来!”

    程玉姚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喝了一口水,然后将唇贴在曹添峰干枯的嘴唇上。跟他动作僵持了一会儿,才感觉到他张了嘴,她才能将水送进他嘴中。感觉到他将药片吞下后,程玉姚赶紧起身,给曹添峰注射了抗毒血清。

    因为没有立刻挤出毒血,这种毒很有可能会损坏掉他的一只手臂,程玉姚注射完血清还是有些担心。

    “王妃,王爷这样是不是就没事了?”前一刻,姜良神情焦灼,脸上写满焦虑和担忧,怔怔的望着曹添峰,此时此刻,顿时沉重的心情稍微轻松了几分,松了一口气,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芒,姜良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下来。

    松原瞪了他一眼,指了指恭亲王曹添峰身上的箭头,“王爷怎么可能会没事。”

    姜良脸上刚松下来的表情,很快又凝重起来,默不作声。

    松原带着哭腔感慨一句,“我们赶到的时候,王爷已经被他们包围了,还以为我们去的及时,王爷却还是伤的这样重。”

    程玉姚心情沉痛,可没有时间想太多事,她等着静脉注射排毒完事,立刻给曹添峰换上了抗炎药物静脉注射。

    “松原,还有你,等下我让你们帮我拿着钳子,你们就帮我夹住拉开了,我说停你们就停,然后我将箭头取出来。”

    “好!王妃,王爷都是为了救你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你一定要好好救他。”

    救她……才会变成这样子吗?

    程玉姚心里一动,她知道她是被感动到了,但这个时候,她觉得能将他医治好,才是最好的回报。她找到了一次性医用手套,将手术刀,剪子,钳子等工具,用医用酒精消毒。先给他注射了麻醉剂。

    然后她开始在曹添峰身上开刀,用钳子将血肉微分开,让松原和姜良帮忙。

    当刀子能触碰到箭头时,她仔细小心的给他切割血肉,避免血管和一些重要人体器官,然后使用钳子夹住箭杆,一点点拉出。

    就这样,程玉姚将曹添峰身上的箭头一只只取出,然后缝针,止血,包扎,不从停歇过。她额头汗珠子往外流,满是汗珠,快要流进眼睛里了,就喊松原拿帕子给她擦擦。

    终于她取出了最后一只箭头,程玉姚缝针,止血,包扎,仔细完成。

    呼!

    还好没有出错,手术还算成功。

    耳边忽然传来沙哑微弱的声音。

    “你……还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