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二十四章: 痴情的坏男人
    程玉姚闻声看到了那一双深邃的眼,即便都已虚弱成这个样子了,仍旧眼里满是锐气。

    她的心一暖,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惦记着她。

    “你现在身体虚弱,还是不要……”

    曹添峰看到程玉姚秀丽绝俗的容颜清减,颇见憔悴之色,曹添峰一下子悲切和心疼涌上心口,心里又心疼、又怜惜,曹添峰抬手,掌心有些粗糙,却很温热,抚上程玉姚的脸颊。温柔又焦急的熟悉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没事就好……萍儿!”

    萍儿?

    他莫不是把她看成了他的青梅竹马施萍儿?

    程玉姚脸躲到一边,看着曹添峰的手无力的垂落到床边。

    “王爷,这儿哪里有您说的施小姐,从您受伤,将您带回来,您一直提起施小姐,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何事。”

    “姜良……”

    松原看了眼口直心快的姜良,提醒他一句,又看了眼程玉姚。

    程玉姚心里莫名的痛了下,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样。

    原来他心里一直惦记的人是施萍儿,他也是为了救施萍儿,才会出现在那里,受了伤吧?

    看到他浑身包扎的样子,可以想象到之前伤的有多重,有多重。

    深吸一口气,程玉姚不想因为曹添峰影响她自己的心情。

    “王爷!王爷……”

    “王爷不是醒来了吗?怎么又昏过去了。”

    程玉姚见他脸色苍白,本来白里泛红、嫩若凝脂的脸蛋显得异常苍白,失了血色,猜到他应该是失血过多导致。

    她想到之前在急救箱里看到了验血型的卡片,找了出来,让松原和姜良先验血。

    “你们将手指扎破,滴几滴血在这圆形上面。”

    松原和姜良按照她说的做了,程玉姚也给曹添峰手指扎出了血,验了血型。

    结果松原和姜良的血型都不匹配,曹添峰是O型血,而她是O型血,现在这里又没有别人,也只能她给曹添峰输血。

    微型输血工具,急救箱里会有吗?

    程玉姚刚才看到的只有静脉注射器,但这次去看,竟然找到了她曾经在医院里看到的研发出来的手动式便捷输血装置。

    她没有想太多,哪怕刚才曹添峰的话是有点让她不舒服,她还是将自己的血用输血装置完善后输入了曹添峰身体里。

    “王妃,你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真的没事吗?”

    “王妃,要不要让李太医进来给你看看?”

    程玉姚见松原和姜良站在屋中,都很担心的看着她。

    “不用了,你们先回去睡会儿,等下我完事了,会去叫你们来照看王爷。”

    松原和姜良一开始担心不想走,后来是程玉姚冷着脸让他们离开,他们才退了出去。

    程玉姚见自己的血一点点输进了曹添峰的体内,也看见了曹添峰的脸色一点点好转,脸上出现了一点喜悦的表情,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将体内最大的输血量都输给了曹添峰后,将这些医用工具放回急救箱里,将医药箱变回吊坠收在身上。

    “松原……松原……”

    程玉姚喊了几声,她感觉到自己身子快要撑不住了,想要去找松原照看曹添峰,没等开门,就摔在了门内,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

    曹添峰见程玉姚不在身边,便问道,“王妃呢?”

    “听李太医说,王妃劳累过度,又失血过多,所以一直昏迷不醒!”

    曹添峰听到这话,赶紧要从床上爬起,却被松原给按在了床上。

    “王爷,松原知道您担心王妃,但您现在不能乱动,需要静养!”

    “本王何时担心她!”曹添峰板着脸回一句。

    吱呀!

    门这时候被推开,一道倩丽的身影走了进来。

    “王爷,你真的不曾担心我吗?”

    “你……怎么来了?”

    ……

    第二十四章,中片:绿茶滚远点

    “峰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伤的这样重?”女人走过来,纤纤玉手抚过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颊,却见男人不着痕迹的躲开。

    “你这里也受伤了?”她白皙柔软的手,轻触他的心口,泪光盈满眼眶,“都是为了我,你才会伤的这样重,萍儿真的是欠你太多了。”

    曹添峰见她脸上落泪,用粗粝的手指为她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没事的,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峰哥,我怪我自己,我也更心疼你。”她握住曹添峰的手,轻轻靠近了他的怀里,“峰哥,都是我,你才受了伤,萍儿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了。”

    曹添峰本来想推开她的,且不说他还病着,现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份,不适宜做出亲密的事来。

    可他的手还未碰到她身上,就感觉到女人哭的很凶,身子也颤抖的厉害,让他的心一软,手垂落在身边有些不知所措。

    松原给了侍卫姜良使眼色,姜良却像是没看到一样,口直心快道,“施姑娘,王爷你也见到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松原听姜良都这样说了,他自然也不能缄口不言,毕竟他知道什么对王爷才是好的。

    “施姑娘,王爷现在有伤在身,需要静养,还请你离开!”

    “不,我不能走!峰哥是因为我才会受伤的,我要留下来照顾他。”她抬起泪眼婆娑的双眼,轻抚曹添峰的脸颊,一脸的心疼和不舍。

    姜良实在看不下去了,想要还说什么,却被松原捂住口,拉着他往外走。

    “王爷,既然这里有施姑娘照顾您,我和姜良先下去了。”

    “嗯!”

    曹添峰皱了皱眉头,也说不出心里是何种滋味,就是觉得他和施萍儿之间有些变了。

    松原拉着姜良往外走,刚开门,就看到了迎面要走进来的程玉姚。

    “王妃,您还是快进去看看吧!”姜良赶紧说一句,却被松原撞了下手肘。

    松原说的比较委婉一些,“王妃,您还是回去好好歇息吧,王爷有些不方便见人。”

    “你们就别和我打哑谜了,王爷的伤势我不放心,我得进去看看。”

    程玉姚从他们身边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施萍儿抬手摸着曹添峰的面颊,一副含情脉脉又余情未了的表情。

    “王妃?”

    曹添峰看到程玉姚脸色有些苍白,想要问她怎么样了,却忘了怀中还有一个女人。

    施萍儿开口说道:“恭亲王妃,你别误会,我和峰哥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关系甚好,不是你和峰哥的关系可以比的,所以也别误会我们。”

    程玉姚见施萍儿不慌不忙的从曹添峰身上起来,不慌不恐的样子,倒像是在提醒她。她施萍儿才是恭亲王的正妻,而她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当真是本末倒置,令人可笑。

    本来这种事,程玉姚想要转身走人的。

    可一想到她回娘家好好的,施萍儿非要搞出鬼点子,整出点幺蛾子事,害的曹添峰差点为她死了,还让她也跟着受到牵连,回来救曹添峰。

    这种绿茶,她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训了,他日她定会给脸不要脸……

    ……

    第二十四章,下片:女人你疯了

    程玉姚像是没看见施萍儿一样,径直走过去,都到了曹添峰身前了,才看到又坐到床边的施萍儿。“施小姐?你没死啊?”

    她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施萍儿唇角噙着的笑意,瞬间冻僵。“恭亲王妃,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哦!我是见王爷为了救你,都伤的那么重,听说你那日还被人挟持走了,对方怎么会那么容易放了你?还未伤分毫?”程玉姚问的一本正经,一点都不像是质问她,或是跟她抬杠子。

    施萍儿脸色更是僵硬,往日里都是一副温柔贤惠的笑容,今日却变成了僵硬面瘫。

    “我当时太害怕了,后来就被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府上了,我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嘴巴倒是够厉害的,程玉姚还以为她会结巴,或是不知该说什么,看来来之前她已经都想好自己该说如何应答了。

    程玉姚见她还坐在床边不走,就一屁股坐在她旁边,往身后用力一挤,“我要给王爷上药了,你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施萍儿说道:“恭亲王妃,我以前和峰哥出生入死,什么没见过……”她说这话的意思,赖在不想走。

    “你和恭亲王一起征战沙场了吗?”程玉姚认真的看着她,这眼神倒是让施萍儿有些心虚了。

    她说道,“不是,以前峰哥受伤过,我给他换过药。不如这次,让我来给他换药吧?”

    “你是医门出身?还是精通医术?”

    程玉姚眨了眨眼睛笑着,那笑容人畜无害。可施萍儿却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就好像她知晓一切,什么都没能逃出她的法眼。

    “我只是懂点!”

    程玉姚叹口气,在曹添峰盯着她苍白的脸色担心的看时,她一把扯开了曹添峰的衣服。

    嘶!

    曹添峰:“我说你就不能轻点嘛?”

    “啊!不好意思,我一看到这里有闲杂人等在,影响到我的心情,就难免动作粗鲁一些。要不……”

    程玉姚笑着看向曹添峰,笑容仍旧是人畜无害,“你让那人离我远点?我给你换了药,等下再让她进来,行吗?”

    她这是对曹添峰说的话,更是让坐在一边的施萍儿听清楚一些。

    “恭亲王妃,我知道你一直心存误会,我也不解释太多了,你先给峰哥上药,等下我再进来。”

    施萍儿做出很识大体的样子,她起身,还对曹添峰轻柔的嘱咐几句,“峰哥,你忍着点疼,等下我进来照看你!”

    曹添峰点了点头,没有吱声。

    嘶!

    程玉姚忽然撤掉包扎他伤口的纱布块,因为粘着皮肉,疼的曹添峰冷汗直冒。

    “你疯了不成?”

    “啊!不好意思,闲杂人等不走,我难免会心情不好,动作粗鲁一些。”

    曹添峰一想到她还要给他上药,要是施萍儿还不走,他身上的伤口怕是都要裂开出血,疼死他。

    在施萍儿又要扑上来的时候,“峰哥,你疼吗?”

    曹添峰说道:“你回去吧,真的!先别来了!”

    施萍儿脸色僵硬一下,但很快柔声笑着道:“峰哥,我先去门口等你!”

    她这次可没拖泥带水,转身走了。

    曹添峰见她走了,这才看向程玉姚,“能不能下手轻点?”

    “轻点啊?我可没施姑娘那么温柔,实在抱歉哈王爷!”

    程玉姚又是猛地撕扯掉一块他身上包扎的纱布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