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二十五章: 柔软心疼, 她心里有你
    嘶!

    “你想疼死本王啊?”

    “你一个大男人的,这点疼还忍不住吗?”

    程玉姚又撕下一块纱布块,疼的曹添峰呲牙咧嘴,这次却没喊疼。

    她装没看见,在身边找了找。“哎呦!你说我这记性,我怎么忘记带药箱了呢?王爷你等我下啊,我回去拿药箱!”

    程玉姚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起身走了出去。

    曹添峰看到她纤瘦的背影离去,在跨出门口的时候,她明显身子一晃,像是要摔倒了。

    他急的都要下了床,门咣当一声被关上了。

    她今天怎么了?怎么感觉奇奇怪怪的?

    出了门的程玉姚,可不知道曹添峰想的是什么。

    不过她一开门,就见到施萍儿等在这里。“施小姐,你怎么还没走啊?”

    “恭亲王妃,峰哥毕竟是因为我才会受伤的,我要是现在就走了,岂不是有些太冷血无情了?”施萍儿说着说着,就拿出帕子,擦眼角的泪水。

    程玉姚看到她这副惺惺作态的样子,只觉得有些好笑,她走近施萍儿,将唇凑近她耳边,“施萍儿,我一直都好奇,你怎么会完好无损的回到施府?而王爷却为了救你差点没了性命,这也太让人不解了。”

    施萍儿抬起泪眼,哽咽着问,“你不会是怀疑,是我暗算峰哥吧?我怎么可能伤害他啊!”

    “是不是你,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施萍儿,其实吧我真的不相信你,包括你这次来王府,并非是担心王爷,而是想要看看王爷病情如何,是生是死吧?”程玉姚脸上虽有笑意,话语却咄咄逼人。

    施萍儿用帕子擦着眼泪,什么都没说,可程玉姚却觉得,她这是想不到好的理由来辩驳,只能用这种方式在给自己找时间。

    “我只要问心无愧就好。峰哥需要我,我先进去了。”

    施萍儿与她擦身而过时,被程玉姚抓住手腕,“我忘记拿药箱了,王爷的药还没换上,所以还请你到正厅等一等吧!”

    “那好吧!”

    施萍儿抽出她的手腕,看了眼手腕被握红了,不过是蹙了蹙眉头,放下袖子给盖住了,倒是有几分息事宁人的感觉。

    程玉姚将这一切看在眼底,也没有说什么,最后目送着施萍儿一个人离开,眼色一点点暗沉下来。

    这个施萍儿,果然不简单,要不是她重活一世,尝到了程元君的好手段,怕是今天还真的会以为,施萍儿是被冤枉的。

    她见施萍儿走了,这才回她的房间,用玉坠变出了急救箱,提着急救箱去找曹添峰。

    “王爷,等下有些疼,你可要忍住了。”

    “哦!”

    程玉姚又是用力撕扯下来一块纱布块,纱布块上连带着皮和血,疼的曹添峰皱眉咬唇,却没有发出声音。

    她本来以为,让曹添峰吃些苦头,她心里就会解气。

    但看到曹添峰忍着疼,还有那严重的伤口,她最后还是心软了,没有继续教训曹添峰。

    她将曹添峰身上的纱布块拿下来,上了药后,换上新的纱布块,然后又给他吊针,输给他一些消炎药。

    曹添峰也不知为何,视线没有离开过她的脸……

    他看到她脸色苍白,为他医治的时候却分外认真,额头上都是汗,都没来得及擦干,就一直在为他的伤忙碌着。

    想到她刚入府的时候,那天他故意刁难她,想让她知难而退,最好是她去到皇上那里告御状,退婚。

    他就觉得,曾经的自己,是有点对不起程玉姚了。

    “记得好好休息,少说话,多睡觉!”程玉姚边收拾药品,边嘱咐他一句。

    “嗯!”曹添峰见她脸色不怎么好,在见到程玉姚起身要走的时候,问一句,“你是不是病着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算了,不想和你谈了。”

    程玉姚现在不仅是身子乏力,浑身酸疼,更难受的是她的小腹,里面像是有寒气四处乱窜。

    她可不会忘了,婚夜是谁让她饿肚子,让她逼不得已喝下果酒,才会让她身子时不时的发作难受。

    咬着唇,程玉姚不想在曹添峰面前露出虚弱的样子,免得让他看到了会笑话。

    “喂!你是不是误会本王什么了?程玉姚……”

    程玉姚离开了屋子,在门口看见了松原和姜良。“等下要是袋子里的液体快没了,你们就来叫我。”

    “是,王妃!”

    程玉姚见他们答应了,双腿有些虚晃,她就扶着墙往她的屋子走。

    松原和姜良看到了,相视一眼,不免叹了口气。

    他们再回到屋中照看曹添峰的时候,就听曹添峰问他们。“王妃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去将李太医找来,给她查看下!”

    “王爷,好在你还有点良心,不然你真的是太过冷血无情了,哎!”

    姜良一直口直心快,这次松原也没打算在劝他。

    “本王冷血无情?”曹添峰黑着一张脸质问。

    姜良也没打算藏着掖着,“王爷,姜良可是亲眼看到了王妃为王爷的事,真的是忙里忙外的,给你医治的时候差点都晕倒了,她真的没有您想的那么坏,为何您就不能好好待王妃?”

    “本王知道她这次是辛苦了一些,但本王也没有待她不好!”

    “王爷,您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还跟施小姐这样卿卿我我的,其实,谁都能看出来,王妃对您也是有意思的,不然也不会嘴对嘴给你喂水吃药。”

    松原也没忍住,说一句,“王爷,松原觉得这次姜良说的对,王妃得知您重伤的时候,深夜赶了回来。

    在李太医都说您身上的伤难解,性命攸关,也是王妃亲自为您医治,这样的王妃,松原真的很难说,她有什么不好,王爷不该对施小姐还有余情。”

    碰!

    “都滚出去,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管起了本王的私事?以后谁都不许再提了,出去!”

    松原和姜良差点被茶碗打到,看到王爷一脸怒色,两个人都不敢再说什么,赶紧退出去。

    曹添峰见松原和姜良走了,身子靠在床头,一脸恼色。

    为什么谁都觉得她好?不就是救了他一命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他将命还给她就是了。

    不过她真的没事吗?还是要找李太医过来给她看看,免得病重了可就不好了。

    “松原……滚进来!”

    侯在门口的松原,赶紧推门进来。

    他小心翼翼的问一句,“王爷,您找松原有何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