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三十三章:王妃 落水了,王爷最担心
    程玉姚不急不慢的对石竹道:“你就像平日里一样拜见王爷,我呢,也做我该做的事。”

    石竹虽然不知王妃要做什么,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公子,你的玉冠挺好看的,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程玉姚见曹添峰气势汹汹赶来了,气定神闲的抬手摸了摸钱忘忧头发上的玉冠,面上含笑,像是跟他很相熟的样子。两个人挺亲昵的。

    他曹添峰不是喜欢和施萍儿卿卿我我,缠缠绵绵吗?

    那她程玉姚就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缠缠绵绵,让他也感受一下,这种被人挑衅和背叛的滋味。

    钱忘忧也没想到程玉姚这个女人能抬手摸他的玉冠,但他并未躲开,而是温柔的笑着回答,“这是从京城的佛香阁订制的,我倒是没觉得有何特别,可能是你没怎么见过,才会这么说的。”

    “哦!佛香阁啊,那以后公子要是有时间,能够带我一起去吗?我也想买些漂亮的首饰。”

    “好,只要姑娘愿意,我会陪你去的。”

    程玉姚故意将手拿走的时候,碰了一下钱忘忧那干干净净,一丝不乱的鬓发,还不忘看了眼曹添峰的方向,眼里含笑带有几分挑衅。

    石竹见了曹添峰的面,行礼道,“王爷……”

    “让开……程玉姚,你真是越来越有能耐了。”曹添峰神色严峻,眼神寒似玄冰,一把推开拜见他的石竹,走到程玉姚面前,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从地上拉起。

    “松手,你抓得这么紧,弄疼我了。”

    程玉姚想要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握的更紧,愈握愈紧,在她白皙的手臂上印出几道浅紫的痕迹。感觉手腕骨都要被他捏碎了。

    她死命推曹添峰,见推不开,反倒不再挣扎,她的脸因奋力挣扎而涨得通红,冷冷笑了两声,大口呼吸着。

    “你还知道疼?一点都不知道羞耻!”曹添峰手心用力,恨不得将她骨头捏碎……

    寿宴上,曹添峰看到程玉姚一杯杯喝着酒,喝的脸都红了,站都站不稳了。

    因为不放心,这才出来找她,没想到他却看到,她在这里私会男人。

    果然是他们口中相传,她是个浪荡的女人,从不知羞耻二字是何意。

    这时,旁边,钱忘忧盯着曹添峰说道,“恭亲王,为何对一个姑娘这般粗鲁?”

    钱忘忧站起,见程玉姚被恭亲王欺负,伸手要去拉开恭亲王曹添峰。

    “靖南侯,你还真是多管闲事!”曹添峰猛地握拳,朝着钱忘忧砸了过去。

    “恭亲王,先动手,可不是公子作风哎?”钱忘忧躲开,一只手按住曹添峰手臂。

    “公子作风?本王看你这个花花公子,这叫心术不正!”

    曹添峰又是一脚踢过去,钱忘忧抬脚挡住。

    “恭亲王,你这是诋毁本侯!”

    程玉姚本来就头疼,这会儿被曹添峰拉着东倒西歪的,她就看不惯男人打架,还不忘一逞口舌之快。

    要打就痛快点,别殃及池鱼好不好?

    “放手!”

    程玉姚心急了,抓住曹添峰的手就咬。

    嘶!

    曹添峰疼的皱起眉头,甩开了手。

    啊!

    噗通!

    程玉姚落入寒冷的水中,溅起很高的水花。

    “王妃落水了。”

    浸泡在冷水中,寒冷刺入肌肤, 程玉姚只觉得身子冰凉,脑袋这一刻也清醒了。

    只是她想往上游的时候,才感觉到她的身子很重,她不会游泳。

    她在水里噗通了两下,离湖岸越来越远,而她身子也觉得越来越重,最后没力气噗通了,就头没过湖面,沉了下去。

    “王妃!”

    “程玉姚,你这个蠢女人!”

    噗通!

    曹添峰想也没想,在石竹和钱忘忧未来得及跳入水中时,他已经跳下水去了,急呼道,“程玉姚……”

    他刚开始还能看到程玉姚的头露出水面,在水里挣扎。

    后来,他发现她离岸越来越远,人也消失在湖水中了,他竟然有种比上战场还要慌张的感觉,他心中难过不已,眼神剧痛,如同要沁出血来。

    他拼命朝着湖内游去。他担心程玉姚的生命安危……

    “好凉!好冷!”程玉姚心里想道。

    可是她真的游不动了,感觉身子重的像块石头一样,一点点往下沉。一点一点的沉下去,清澈的目光被水波淹没,嘴唇苍白若纸。

    在沉下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她随行的急救车遇到车祸,转瞬间她又看到了被程元君挖去双眼,割掉舌头,扔入乱葬岗被大雨冲刷的那天。

    已经重活两世,每一世她觉得她的人生都是悲剧,而这第三世,她刚想要好好活下去,没想到还是以这种可笑的方式结局。

    缓缓阖上眼,程玉姚深吸一口气,咕咚咕咚咕咚,大量的气泡钻进她的口鼻,她知道她快要结束生命,结束这一世。

    湖水中,一片漆黑,看不见周遭的一切,曹添峰奋力的游着,睁大了双眼在水里翻找着,翻找着,寻找着程玉姚……

    曹添峰不愿一人独活,不愿将程玉姚抛弃,曹添峰潜入深潭寻找,潭底奇寒,曹添峰尽极力潜到最深处寻找。曹添峰也不知道在水下憋气多久,才寻找到了她。

    曹添峰用力划水,轻轻向上,伸出双臂拥住程玉姚那单薄的背脊,泪水霎时间夺眶而出,混在水中沾在程玉姚的唇角上。

    曹添峰将程玉姚拖拽上去,刚要浮起,感受到了脸边的水泡。

    难道她快挺不住了?

    曹添峰有了这个念头后,什么也没敢去想,手按到了她的后脑勺,嘴唇在她的脸上找着,最后贴上了她张开的柔软的嘴唇。

    他将气息渡给她,双脚奋力蹬着水,抱着她一起朝着湖面浮上去。

    哗啦!

    终于露出了湖面,曹添峰赶紧将嘴唇撤离开。

    “王妃!”

    “程姑娘!”

    石竹和钱忘忧看到他们浮出水面,仍旧担心的喊了一声。

    曹添峰揽着程玉姚的肩膀,游到了湖岸。

    “王妃溺水了!”

    “这样不行,必须将她吞进的水给想办法弄出来!”

    钱忘忧想要给程玉姚翻身拍打脊背,却被曹添峰一把推开。

    他没管那些,想到以前父皇教他如何救溺水之人,捏住她的鼻子,深吸一口气,对上她的嘴唇渡气给她。

    曹添峰拥抱着程玉姚,只见她双目紧闭,面容虽秀美绝俗,但肌肤间少了血色,显得异常苍白,眼睫毛上泪水盈盈,仍然昏迷不醒。他见了,心疼无比,心像撕裂似的痛。眼中晶莹的泪水不断滑落,他紧张的抱着她,他的手指不住地颤抖,似秋风中的落叶一般颤动。

    曹添峰捏住程玉姚的鼻子,深吸一口气,对上她的嘴唇渡气给她。

    一次不行,他就再来一次。

    也不知道反复这样的动作几次,在他快要心慌到不知所措之时,才看到身下的女人嘴里吐出了水。

    咳咳咳!

    “程玉姚,你醒了?”

    曹添峰扶着程玉姚侧翻身在草地上,程玉姚吐了好几口水后,借着月光,模糊的视线中她看到了那一张好看温柔的俊脸。

    好累,她想要睡一会儿,就睡一会儿就好。

    程玉姚阖上了双眼。

    “王妃!”

    “程姑娘?”

    “程玉姚……”

    曹添峰一把将她横抱在怀里,着急的向太医院跑去。

    “王爷,您去哪里?”石竹不知道他去哪里,担心王妃,跟了过去。

    钱忘忧也要跟去,却听到了有人在唤他。

    “侯爷,您在这里吗?太后找您,说要给您看个稀罕物,让您高兴下!”

    钱忘忧看着恭亲王抱着程姑娘离开,其实心里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不想她有事。

    想到她吐了水,再去及时送去医治,应该并无大碍。

    “本侯在这!”

    他寻声走了过去。

    ……

    “于太医,她真的没事了?”

    “王妃已无大碍,王爷请放心!”

    “那她为何没醒来?”

    “可能是王妃醉酒,酒劲儿没醒的缘故。您现在可以放心的去太后寿宴,微臣在这里照看王妃。”

    曹添峰看了眼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气息浅浅的程玉姚,重重叹口气。

    “那就有劳于太医了……”

    “这是微臣应该做的事情。”

    他临走时仍旧不放心,对石竹吩咐,“若是王妃有事,就去太后寿宴找本王!”

    “是,王爷!”

    石竹见恭亲王走了,想到刚才恭亲王对王妃担心的样子,她在犹豫,要不要等下王妃醒来了,告诉王妃。

    啪嗒!呼!~

    木窗子被风吹开,石竹过去关窗子,等她回来的时候,看见王妃已经扶着额头坐起来了。

    “王妃,您醒了?”

    “那个钱公子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