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三十六章: 冷王救美人,无畏对峙
    程莞清挡在了程玉姚身前,扯动下唇角,淡淡笑了笑,“皇后姐姐,恭亲王妃是在救太后,何来伤太后?你可不能乱扣罪名。”

    “乱扣罪名?端妃,你这是在质疑本宫了吗?”皇后眉毛挑起,眼色凌厉逼人……

    程玉姚懒得跟皇后斗嘴,趁现在侍卫没来抓她,她给太后伤口用纱布包扎上。

    曹添峰刚才一直都在找程玉姚,当看到她的时候,瞳孔缩小,脸上显愕然的表情,“程玉姚!”

    程玉姚听到了曹添峰紧张的唤声,抬起头的瞬间,很多条毒蛇狂舞着,扑过来,一起朝着她和太后的方向咬过来。

    她已经来不及躲开了,眼睁睁看着一条毒蛇朝着她的脸咬来。实在是凶险无比。

    碰!

    曹添峰先是一剑挡开,在毒蛇被挡飞到一旁时,被斩断,掉在地上。

    “小心!”

    他见又有毒蛇要咬程玉姚,一把将程玉姚拉起,抱紧在怀里。

    当当当!

    曹添峰挥动着手中长剑,在月色和烛光中,划出一道道银色的弧线。

    毒蛇被剑斩断,掉落地上,很快变成死蛇,再无法进攻他人。

    “曹添峰,太后她……”

    “本王知道!”

    曹添峰抱着程玉姚站在了太后面前,手中长剑如龙飞凤舞般,又斩断了要朝太后袭来的那些毒蛇。

    唔儿!~唔儿!~

    忽然一声唿哨,口哨声响过后,又是怪异的笛音响起。

    仅剩的几根毒蛇,最后游回红毯上,最后被高丽国的使臣抓住毒蛇,扔入了竹篓中,最后盖起。

    “皇上,刚才是我没有演奏好,让毒蛇四处乱窜,惊扰了皇上,皇后和太后娘娘,还请恕罪!”

    皇上见毒蛇死的死了,抓走的抓走了,已经没有能危害他人的毒蛇,这才让围住他的侍卫散了。

    皇上怒喝,“你可知,太后因为你的失误,被毒蛇咬伤了。”

    “这蛇无毒,皇上请放心!”高丽国使臣不慌不忙的回一句。

    “无毒啊?那刚才恭亲王妃又是拿簪子刺上太后,还用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伤害太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蛇会有剧毒,要人命呢!”

    皇后施阿娇冷眼看向恭亲王怀中的程玉姚,有意将过错算在程玉姚身上。“皇上,太后现在身体虚弱,需要抬回殿中静养!”

    程玉姚靠在曹添峰的怀中,现在还被他粗壮的手臂抱紧,明明不太喜欢她,还这样抱着她,只怕是为了让皇上等人看见,做做样子给他们看吧?

    她赶紧推开曹添峰,为太后着想,提议一句,“还不将太后抬回去!”

    皇上一声令下,就有人出来将太后抬走。

    程玉姚见太后被抬走,多双眼睛盯着那里,没有人会注意到她。先是找个地方将急救箱变成玉坠,挂在脖颈上,她这才站出来与高丽国使臣对峙。

    “你说这蛇无毒?那好啊,让那竹篓子里的毒蛇出来,咬上你一口。

    若是一个时辰内,你不服用任何解药却相安无事,那就将一切过错都怪罪在我的头上。你敢吗?”

    高丽国使臣眯眼看她,脸色一点点阴沉起来。

    “这蛇本就无毒,我为何要跟你一个女人下赌注?”

    “那这样吧,你不跟我赌,那就跟我家王爷赌好了。”

    程玉姚回过头来,瞧了曹添峰一眼,她妩媚一笑,悠然扬眉,眼角生春……程玉姚回头想唤曹添峰,鼻子却撞在了一堵肉墙上,酸酸的疼。

    曹添峰看到她蹙眉揉鼻子有点生气的样子,竟然会觉得有点可爱。

    可爱?这个词用在她身上不适合。

    曹添峰立即给她按摩,然后这才对高丽国使臣道:“王妃说的对,你可以跟本王赌的?”

    高丽国使臣有些哑口无言。

    程玉姚锐利的目光紧紧盯在高丽国使臣的脸上,神态凛然,“还有一件事,就是刚才那些毒蛇虽然四处乱窜,但只要不主动打它,它是不会咬人。

    寿宴上,那些毒蛇不咬其他人,偏偏咬太后一人,莫非你们在太后身上动了什么手脚,才会让那些毒蛇袭击太后?”

    程玉姚虽说前世的今天没有参加太后寿宴,却也听闻过太后中了蛇毒,没能及时医救,瘫痪在床,不久后病死宫中。

    这蛇要是没毒?怎么会损伤人体的神经系统令人肢体瘫痪?

    更重要的事,这毒蛇没有袭击别人,只有袭击太后……不,应该确切的说,她接触太后以后,只有她和太后被袭击了。

    可见,太后身上一定是被人动了什么手脚,才会令这些毒蛇兴奋,想要去袭击她。

    程玉姚锐利的目光紧紧盯在高丽国使臣的脸上,神态凛然,高丽国使臣心虚,看了眼站在上首的方向,程玉姚敏锐的察觉到,循着他的方向望去。看到了正是皇上,皇后和穆妃所站的位置。

    太后是皇上的母后,他应该不会加害自己的母后,现在只剩下皇后和穆妃二人。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你在这里就是诬陷!”

    高丽国使臣指着程玉姚,不肯承认自己的动机和罪行。

    “皇上是一国之尊,智勇无双,想必嫔妾不说,皇上也一定知道这其中有诈。”

    程玉姚觉得这件事,不是她能凭借她伶牙俐齿就能够解决的,毕竟关系到高丽国和越国,两个国之间的事。

    顾全大局,这是她上一世学到的,所以她不会在这里跟高丽国使臣争个输赢。

    皇上垂下双眼,冷声道:“太后是朕的母后,朕对伤害母后的人,绝不姑息!将高丽国使臣先押到地牢里。”

    “皇上……您不能这样,皇上……”高丽国使臣边喊着,边被人拖了下去。

    “皇上,太后中毒恭亲王妃也在场,臣妾当时见太后被蛇咬伤时,也不像是中毒的样子,偏偏恭亲王妃给太后医救后,太后才毒的很重。”

    皇后施阿娇眼角挑起,冷冷望着程玉姚,“她也有嫌疑,就让恭亲王妃先在宫中扣留,直到太后受伤一事调查清楚了,再做定论。”

    程莞清站了出来,“皇上,臣妾亲眼所见,恭亲王妃是在救太后娘娘,并非伤害太后。”

    “你们是自家人,就算是黑的,你一定也会为了袒护她,说成白的。”皇后在一边添油加醋。

    “父皇,儿臣相信,王妃没有伤害太后,是在救她。”曹添峰将程玉姚护在身后。

    看着曹添峰宽阔的脊背,高大的背影,程玉姚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踏实感。

    不管这一刻,他是为了王府荣誉,还是他自身的面子,才会站出来保护她。

    她的心都因为他的话,柔软起来——谢谢你曹添峰,在这个时候,会挺身而出袒护我。

    李氏听闻女儿要被关在宫中,不放心想要过去说几句,却被程雪城拦住,对她摇了摇头。

    秦轩也拉住了李氏的手臂,在她耳边轻声道:“娘,二妹有恭亲王护着,不会有事的。”

    李氏心里虽然着急,但知道现在多说不宜,只好心神不安的站在原地。

    “恭亲王,你和端妃都是一样的,你袒护她,是因为她是你发妻,但这次伤到的可是太后,此事不容小觑。”

    “皇后娘娘说的对!”

    程玉姚从曹添峰身后走出来,她的话,令在场的人无不惊讶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