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三十七章: 团宠王妃,是他救了你
    曹添峰拉住程玉姚的手腕,皱着眉头问她,“你疯了?不是你做的,为何要承认?”

    “皇后娘娘一直都说是我做的,难道我说不是,她就信了?其他人就信了吗?”

    她轻轻推开他的手,径直朝着皇后走去,站在了皇后的面前。不慌不忙的说道,“要不这样,就让嫔妾留在皇后娘娘宫殿,也方便皇后娘娘随时质问。”

    “不用!”

    皇后施阿娇不傻,她知道若是真的让程玉姚留在她的宫中,不但不能质问出什么,只怕知道了她的一些事,传出去了对她不好。

    “宫里地方那么多,何必来本宫的住处?天牢吧,这里适合你。”

    “嫔妾没有犯错,为何要去天牢?”程玉姚盯着皇后施阿娇的双眼,不曾畏惧。

    皇后:“皇上,您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仗着宫中有人宠着,宫外恭亲王护着,就这样无法无天了。”

    “好了,别再吵了!明明太后的寿宴好好的,偏要出现这样的岔子,令人扫兴!”皇上不耐烦的喊一句,冷冷的看了眼程玉姚。“你留在宫中,住处由皇后安排!”皇上一甩袖子走人。

    皇后见皇上走了,咧开嘴笑了,刚要开口下令。

    曹添峰却先开口说话了,“母后,儿臣要随王妃一同进宫住下,儿臣身上的伤还未痊愈,需要王妃换药医治。”

    曹添峰这么一说,堵住了皇后的口。

    穆妃还不知曹添峰受了伤,听闻曹添峰这样说,她更是站出来袒护一句,“既然恭亲王有伤,皇后姐姐就让他在宫中和王妃一起住下吧!只要太后现在没事,一切不都好说吗?”

    端妃程莞清也站了出来,“皇后姐姐,王妃有没有罪,只要找到元凶才知道。恭亲王有伤,需要王妃医治,所以留在宫中也没什么。”

    皇后施阿娇没等开口,这一个两个的都站出来,为程玉姚和曹添峰说话。

    她深深知道,这要是开口得罪了恭亲王,今后在宫中的日子,怕是也不会好过。

    她最后沉着一张脸,“好了,好了,你们一个个的,说的本宫像是冷血无情之人,留在皇宫中就留在宫中吧,正好恭亲王也好在宫中帮忙查找伤害太后的真凶。”

    揉了揉额头,皇后面色难堪,“本宫乏了,走了,这宫中你们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但一定要住在一块儿,免得谁出了事,又要怪罪本宫安排不周,保护不当。”

    “谢母后!”

    曹添峰谢过了皇后,见她被一干人簇拥着护送离开。

    他回头看了眼一脸不慌不恐的程玉姚,道,“你还真是喜欢惹是生非。”

    程玉姚回答道,“若是今日没有我,指不定太后中的毒,很难解开。”

    提到毒,程玉姚也想到了施萍儿曾经说过的话,她说她身上的寒毒,是曹添峰和她一起下的。

    李太医也说了,这寒毒药性极强,就算能解,将来也无法怀有身孕。

    程玉姚手不自觉的放在小腹上,看向曹添峰的眼神一点点暗淡下来。“你不用陪我住在宫中,我一个人也会相安无事。”

    曹添峰嘴角蕴笑,笑着点一点程玉姚的额头,道,“本王之所以那样说,就是想让你给本王换药,才不会关心你死活。”

    程玉姚手不自觉的放在小腹上,看向曹添峰的眼神一点点暗淡下来。“你不用陪我住在宫中,我一个人也会相安无事。”

    曹添峰嘴角蕴笑,笑着点一点程玉姚的额头,道,“本王之所以那样说,就是想让你给本王换药,才不会关心你死活。”

    程玉姚就知道,他是为了换药才来宫中,要不是她的药怕交代他人也未必会用,她才不会一直给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换药。

    她没有跟他继续废话,跟姐姐程莞清,娘亲李氏,爹爹程雪城和哥哥秦轩道了别后,就随着皇后的人去了安排歇息的地方。

    路上,程玉姚还看见了钱忘忧。

    “程姑娘,你怎么会去太后寿宴?”

    “就是去凑个热闹!”

    程玉姚也不好说是她婆婆穆妃找她去,找她麻烦这类的话,在外还是不要说穆妃不好,免得这话被传进穆妃耳朵里,他们关系更糟糕。

    “你真的没事了吗?”钱忘忧仔细看了眼程玉姚,见她脸色苍白,不像平安无事。

    “没事了,今天多谢你相救!”

    “程玉姚!”

    曹添峰刚才跟穆妃多说几句话,所以走在后面,等他追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程玉姚和钱忘忧又在面对面说话。这让他眼睛喷火一样,恨不得将这两个人烧死。

    “其实,并非是我救了你,而是王爷他救了你……我刚才不放心去打听你好了没有,没想到你又回太后寿宴。”

    钱忘忧的话,让程玉姚呆站在原地。她没有听错吧?是曹添峰救了她吗?并非是这位钱公子?

    她回头看向曹添峰,见他脸色沉沉,曹添峰一把将她拉回身边。“程玉姚啊程玉姚,你还真是一时都不消停!”

    程玉姚这会儿见到曹添峰眉头微皱,脸色阴沉沉的,倒也没有那么厌恶了,反倒是有种看到了他吃醋,打翻醋缸的感觉,忍不住低头笑了。

    曹添峰笑了下,问道:“你笑什么?觉得气本王好笑是不是?”

    “我以为你不会生气呢!你不是心心念念的都是施小姐吗?怎么怜惜我了?怎么会对我的事还这样上心了?”的嘴角微微上扬,形成美丽的弧度,与其说是她在跟曹添峰赌气,倒更像是她在甜甜地微笑。

    曹添峰伸出手去,用手指戳了戳程玉姚的心口,“谁对你的事上心了?”

    “是你救了我不是吗?你要是真的那么恨我,淹死我不就好了,高兴都来不及呢,何必救我?”

    “那是……因为本王将你扔下湖里,怕你淹死了,让本王背上杀人罪名,不得已才救了你!”

    明明当时是担心的,但曹添峰觉得要是说他担心她,这个女人一定会以后蹬鼻子上脸,做出一些更让他气上天的事。他就死鸭子嘴硬,绝不会承认,是他担心她,才救了她。

    程玉姚听了曹添峰说的话,甩开了他的手臂,狠狠挖了他两眼,“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

    曹添峰望着她【俏丽的脸庞】,拿眼瞧着她直笑,“是的。本王才不会关心你死活呢。”

    程玉姚突然伸出右手在曹添峰脸颊上轻轻拧了一把,见他双目紧闭,程玉姚一颗心怦怦乱跳,又在他另一边脸颊上轻轻拧了一把。

    曹添峰闭着眼睛,只感觉程玉姚的手又软又腻,柔若无骨,温软柔滑的手指摸在自己的脸颊上,说不出的舒服,忍不住怦然心动,心想自己脸上给一个【天上仙女一般美貌女子】一抓一摸,鼻中闻到的是她的香气,香泽微闻,就算吃些苦头,却决不致气闷无聊,就算在自己身上踢几脚,在头上凿几拳,那也是滋味无穷,比之给个强凶霸道的家伙悬空而提,苦乐自是大不相同。只盼她永远的这么抓摸不休。

    曹添峰突然睁开眼睛,见程玉姚低着头,脸上晕红,神色娇羞,便唤道:“哈哈,蠢女人刚才生起气来好可爱哪。你不要生气!不要害羞,不要难为情嘛!”

    此时,程玉姚双颊晕红,眼光中有些羞涩,低着头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曹添峰,见他脸露微笑,显得甚为高兴,不禁有一点儿生气,抓住他的臂弯,嗔道:“王爷,你很高兴吗?”

    曹添峰见了她这副口角生嗔、眉目含笑的美态,心中怦的一跳,也不害怕。曹添峰让她抓住臂弯,感受到的是她手的温腻软滑,索性不使半点力气,任她抓着。程玉姚抓着曹添峰,不自禁手上用劲,捏了几捏,突然一笑,一阵娇羞,松开手,将他掷落。

    曹添峰见程玉姚轻嗔薄怒,自是另有一番动人心处,曹添峰呆呆地瞧着程玉姚,曹添峰的目光和程玉姚脸颊相距不到一尺,只见【她肌肤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 曹添峰呆呆地瞧着程玉姚,不由得瞧得痴了似的。

    程玉姚看到曹添峰盯着她看——那是双温柔的眼睛,如水一样纯净明亮的眸子,眼中水汪汪的脉脉含情。程玉姚被曹添峰瞧着,给他瞧得有些害羞,双颊晕红,明眸流转,嘴唇边却带着笑意,低声问道:“王爷怎么老是这样瞧着臣妾,王爷不认识臣妾了吗?”

    曹添峰爱怜的目光落在程玉姚身上,只见她人长得美丽,穿得鲜艳活泼,头上垂下一排碧玺珠子的粉色碧玺玫瑰花簪子,曹添峰不禁说道:“人长得好看!穿着打扮也好看!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程玉姚微笑,道:“王爷取笑臣妾啦!”

    程玉姚突然听到皇后的人在唤她,气匆匆的离开了,离开时也没跟曹添峰、钱忘忧打招呼。

    曹添峰朝着她的背影瞪了几眼,“本王就算好心,也不会对你这种女人好心,走了连声招呼都不打!”

    “王爷,你这样说程姑娘不妥吧?”钱忘忧声音淡淡的问一句。

    曹添峰冰冷的视线在他温润好看的脸上扫过,“她是本王的女人,本王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程姑娘?以后还请靖南侯叫她一声恭亲王妃!”

    曹添峰一甩袖子,也气匆匆的离开了。

    钱忘忧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垂下眉眼,藏住了眼底的情绪。

    恭亲王妃?他这等残暴冷血,果然只有那种女人能相配……

    皇后派人将他们安排到离太后宫殿较近的空殿住下。

    这所宫殿虽然空着,但时常有人打扫,所以不会布满灰尘,住着倒也舒坦。

    程玉姚将正殿让给了曹添峰,自己去睡偏殿。

    因为夜色深了,程玉姚有些困了,就脱下衣服准备睡觉。

    看到石竹将她脱下的衣裳拿去挂着,她想到了什么,唤住了石竹,“石竹,之前的衣裳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