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三十九章:都送给你,医术高明
    “剩下的几块碎玉片都在这里,一起给你吧,拿着也方便。”

    “好吧!”

    程玉姚拿过荷包,先是打开确认一下,看到有几块玉片在里面,这才将手中那片玉片放进去。

    曹添峰将这个女人小心谨慎,又带着那么一股脑的机灵劲儿看在眼里,无奈的垂眸笑了笑。

    还真没想到,这个女人也会有这样可爱的时候。

    “曹添峰,东西我收好了,我困了,先回去睡觉了!”

    “嗯!本王也回去!”

    程玉姚还以为曹添峰会继续在湖边吹风,没想到他也要跟着她一起回去。

    两个人这会儿一起走,没什么话可聊,显得尴尬的很。

    到了殿中,程玉姚直接去了偏殿,看都没看曹添峰一眼,推门进去。

    曹添峰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用力摇了摇头。

    曹添峰两个眼睛直瞪瞪地望着程玉姚离去的方向,目不转睛,满脑子想念着她,曹添峰心里想道:“这个女子身上穿着白色素裙,眉如翠羽,肌如白雪……容貌秀美绝伦。她妩媚一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美眸闪亮动人,眼神清澈,很有灵秀之气,她本来生得很美,一笑之下,神采焕发,犹如春花初绽,脸蛋儿上荡漾起的美丽笑容,跟春天阳光一样明媚……今天她怎么没对我笑一下,转背走了呢?”

    “这女人给我下的毒一定是发作了,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对她上心!对,是毒发作了,有毒!”

    曹添峰嘴里碎碎念叨这么几句,走进了正殿关了门。

    程玉姚开门的时候,看见曹添峰已经进殿了,她这才放心的将门关上。

    “石竹,你不觉得王爷最近奇奇怪怪的吗?是不是在跟踪我?”

    程玉姚准备躺下的时候,问了石竹一句。

    石竹想了想,回答道,“可能是王爷挂念王妃,不放心王妃吧?”

    她听了石竹说的话,忍不住笑着拍了大腿,“你说那个冷血无情的王爷会不放心我?石竹,你可笑死我了!他啊巴不得我死了,哪里会担心我,你想多了。”

    石竹蹙了蹙眉心,仔细想了想,她没有说错啊!光是从今天王妃溺水,王爷紧张的跳进湖里,担心她,救她的样子,就知道王爷是担心王妃啊。

    石竹抬头看到王妃像是听了玩笑话笑着,知道她要是再说这事,王妃一定会觉得她错了。咬了咬唇,石竹没有再说什么。

    “好了,这么晚了,石竹你也去歇息吧,要是有事我会叫你的。”

    “是!”

    石竹退下去了,程玉姚躺在床上,眼前竟然是曹添峰那张英俊的冷脸。高挺的鼻梁,乌黑的眼眸,像一潭深水,泛着迷人的光泽,他面部线条犹如雕刻般清晰明朗,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程玉姚使劲儿阖上眼,用力摇了摇头,再睁开眼,曹添峰的脸消失了。

    “这个坏男人有毒,以后离他远点!”

    翻了个身,程玉姚打了个哈欠,阖眼睡着了。

    清晨,石竹将她唤醒,“王妃,太后娘娘宫殿的嬷嬷,让你去太后宫殿去。”

    “知道了。”

    程玉姚起身,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这才下了床。

    石竹早已经将洗漱的水和帕子准备好了。

    程玉姚洗漱好后,就坐在梳妆台前,石竹给她装扮下。

    “王妃,您的首饰都没有带来!”

    石竹给她梳头,对镜梳妆,只看着几缕发丝被石竹扭在手里左旋右盘,灵动如鲜活一般,将她额前碎发用茉莉水拢起,抿紧了,又在头发里埋进几朵茉莉花,只闻其香不见其形,将她的头发挽成简单的发髻,点缀些许珠饰,干净清爽。

    石竹对程玉姚说道:“王妃用茉莉花水梳头,又在头发里埋进几朵茉莉花。满头都是清淡的茉莉花香。真是清香芬芳,特别好闻。”

    程玉姚沉吟片刻,道:“这清淡的茉莉花香,淡雅而久远。我希望这清淡的茉莉花香不会让太后娘娘闻着觉得不舒服。”

    石竹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不会的。太后娘娘不会不喜欢王妃的。太后娘娘肯定会喜欢王妃的这茉莉花香气的。淡雅而久远。”

    石竹望着程玉姚今日衣饰打扮得略素雅了些,仍掩盖不了与生俱来的美丽。可是细看起来容颜秀丽,还是个绝色的美人坯子,怎么看都是好看的。

    程玉姚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虽说不施粉黛,但也算能入得眼。

    “就这样吧,我们出去吧!”

    “是,王妃!”

    石竹陪着程玉姚出了偏殿,太后身边的心腹郁嬷嬷朝着她拜过,就带着她一起前往太后的椒房殿。

    到了椒房殿的寝殿,程玉姚不但看见了太后躺在床上,还看见了曹添峰陪在她身侧,坐在了床边。

    “给太后娘娘请安!”

    “恭亲王妃,来,到哀家这里来。”

    “是!”

    太后朝着她招了招手,她知道太后并非有恶意,就走了过去。

    到了床边,太后让曹添峰将她扶起,靠在了床头板上,这才拉着程玉姚的手,慈眉善目的笑了笑,道:“哀家心里明镜的很,是你救了哀家!”

    “多谢太后娘娘信任嫔妾!”

    太后想到昨天发生的事,虽说她中了蛇毒,但身边的人和出现的场景,还是历历在目。

    她叹口气道:“其实哀家心里一直都很清楚,这宫中很难有真心待哀家的。

    哪怕是亲骨肉,平日里尊你敬你的儿媳妇,也一样到了危险的时候,只顾着自己。”

    程玉姚知道,太后话中的意思,应该是对皇上,皇后和其他妃嫔在遇到危险时,自求多福,没有人去管她这个中了蛇毒的太后死活。

    “当时啊,也只有你和你姐姐莞清照看着哀家,而哀家没想到,你竟然会医术?太医知道哀家中了的蛇毒被解开后,都夸赞你的医术高明。”

    其实蛇毒,并非难解,但昨日那种如同眼睛蛇的蛇毒,是剧毒,如果不及时解开,只怕不是有性命之忧,也会神经损坏成了瘫痪。

    “太后娘娘,嫔妾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都是您老人家福寿延年,上天庇佑,才会相安无事。”

    程玉姚谦虚的说一句,没想到太后却不赞同。“哀家可听说了,那日穆妃患了急症,也是你给及时医治的。就连这宫中医术高的李太医都说,他的医术都未必有你高。”

    程玉姚其实也不想这样大张旗鼓的让所有人知道她懂医术,这几次都是不得已,她才出手医治的。

    她知道一句话,树大招风摇,为人还是低调,小心谨慎点好。

    “太后娘娘,嫔妾真的只是略懂一二而已,您也知道,这宫中御医那么多,医术高明的也很多,嫔妾和他们比根本不算什么。”

    话刚说完,她想岔开话题,“太后娘娘,嫔妾给您带来了药,您还是要按时服下,这样才能恢复的快一些。”

    “恭亲王妃有心了。”

    程玉姚来之前,已经从急救箱里找出了蛇药片,碘酒,棉签和纱布块,就是想着要给太后娘娘吃药换药。

    当然她不会让石竹看见,毕竟急救箱这种医药工具,还要里面的一些药品,在这个时代根本没有的。

    “给太后娘娘端来温水。”

    程玉姚对殿中的宫女吩咐,这殿中的人都是太后心腹,见太后没有阻止,也就听从程玉姚的吩咐去拿温水。

    在这期间,程玉姚给太后娘娘咬伤的脚踝换药,让太后忍着点。

    太后虽然年岁已高,但也是个坚强的人,在换药的时候也没有疼的喊出声,程玉姚也很麻溜的给她换完了药。

    “太后娘娘这个服下!”

    “好!”

    程玉姚将蛇药片递给太后,太后含在口中,就着温水吞咽下去。

    见到太后吃了药片,程玉姚这才脸上缓缓露出了笑容。

    曹添峰不声不响的站在一边,看着程玉姚给太后换药,吃药,她认真的样子,是他从未在别的女人身上看到过的。

    “添峰,你愣在这里做什么?哀家已经将早膳都准备好了,你们两个赶紧去用早膳!”

    “是,皇祖母!”

    曹添峰被太后的话唤醒,这才对程玉姚说上话。

    “走吧,随本王一起用早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