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四十章:奇怪香料, 残暴冷王
    “走吧,随本王一起用早膳。”

    “好!”

    程玉姚也不矫情,跟太后娘娘道别后,就去了正厅,和曹添峰对面而坐,用起早膳。

    用膳期间,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各自夹菜吃,倒像是一对陌生人。

    石竹看着她的两个主子,吃饭的时候沉闷闷的,不由得心中叹气。

    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才能看明白对方的心意,这样也不用她天天提心吊胆的,怕两个主子又因为误会生出嫌隙。

    “我吃好了,石竹,陪我到太后娘娘那里去!”

    “是,王妃!”

    程玉姚起身走了,曹添峰没多久也放下碗筷,跟了过去。

    再回来后,程玉姚也不说其他,对太后直截了当道,“太后娘娘,这里都是您的心腹吗?如果是,嫔妾就直言不讳了。”

    “这几个人都是跟随哀家多年的老人了,你有什么话,大可以直说。”

    “好!太后娘娘,昨日里您的衣裳,首饰和贴身之物还在不在?”

    说起这事,太后看了眼身边的郁嬷嬷,郁嬷嬷回道,“太后,王妃,昨日里太后的衣裳,首饰和贴身之物,老奴都没有让人拿走,都给放好了,就是想着他日或许会用得上。”

    太后吩咐,“都拿来吧!”

    “是,太后娘娘!”

    郁嬷嬷很快让两个宫女抬来一个箱子,打开箱子,里面都是昨日里太后用过的衣裳,首饰和贴身之物。

    程玉姚蹲身去看,曹添峰也跟着蹲身看箱子里的东西。

    “是不是觉得这里有招引蛇的东西?”曹添峰抬眉问她。

    程玉姚不可置否的点头,“是!我怀疑这里一定有一些药粉或是香味,才会将那些毒蛇招引过来。”

    曹添峰拿起太后的衣裳,在空中抖了抖,程玉姚闻见了一种奇怪的味道。心中感觉诧异,她不确定,又让曹添峰抖几下。

    “曹添峰,你再抖几下。”

    “好!”

    曹添峰又抖动几下衣裳,程玉姚拿着伸到鼻边,仔细闻了闻,这会儿确实闻见了是一种闻起来很香的东西。

    “太后娘娘,您的衣裳,平日里都是谁搭理的?又常在衣裳上熏什么花香?或是沾染什么香气吗?”

    程玉姚觉得没必要把话说的委婉,况且这些话,也不会让太后娘娘觉得难堪。

    太后仔细想了想,“衣裳上,哀家从未熏什么花香,也没沾染什么香气,只是殿中经常烧香炉,香炉里都是些檀香。”

    “这衣裳上的香气,绝非檀香。”

    程玉姚让曹添峰将衣裳拿给太后,太后和郁嬷嬷等人闻见后,都皱了皱眉头,显然也觉得有点特别。“这是什么香气?味道怪怪的,哀家昨日为何没有闻见?”

    “奴才昨日也是今日才闻见这种香气?”郁嬷嬷也诧异的说一句。

    程玉姚又问一句,“这衣裳平日里是谁准备给太后娘娘穿的?”

    “是老奴!老奴昨日给太后娘娘换上衣裳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郁嬷嬷将所知道的,直言说出。

    程玉姚仔细想这件事,却一点没有眉目。

    曹添峰从香炉边上绕过一圈,一双深邃的眸子眯起,问向郁嬷嬷,“这香炉换新的了?”

    “没有啊,这香炉才用没几天,也没坏,哪里会是新的。”

    郁嬷嬷边说,边走来看看,当看到香炉的时候,顿时惊瞪双眼。“这香炉是新的?难道是今儿早换上的?”

    “旧香炉呢?里面的香料或许有问题。”

    曹添峰的话,再次让殿中的人又是一惊,太后忙让郁嬷嬷去查这件事,郁嬷嬷出去不到两炷香时间,回来的时候就让人将人带上来。

    “太后,恭亲王,恭亲王妃,是司琴早上换掉了香炉,香炉的香料她给偷埋在了树下,老奴让人也带来了。”

    程玉姚走过去,从泥土中捏出香料,闻起来味道极香,具体是什么花香,她辨别不出来,但这味道,并非是衣裳上的气味。

    “昨日太后娘娘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比如谁碰了太后娘娘衣服,或是讲什么东西洒在上面?”

    程玉姚之所以猜测,是觉得对方可能很聪明,想用这种香料来隐藏太后身上的另一种味道。

    当然人的鼻子可能很难辨别,但是蛇这类动物,却能准确的辨别这种味道。

    “啊!老奴想起来了,昨天司琴给太后端来点心的时候,不小心将碟子里的点心洒在了太后身上。”

    “点心?”

    程玉姚和曹添峰对视一眼,曹添峰明白她的意思,他走到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司琴身边,抽出腰间匕首,抵在她的脸上。“司琴,你好大的胆子,太后娘娘你都想加害,本王看你的小命是不想活了。”

    司琴赶紧磕头求饶,“王爷,奴婢没有伤害太后娘娘,奴婢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还请王爷饶了奴婢!”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敢说自己没有?看来本王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是不肯对本王说实话了。”

    曹添峰刀尖刺破司琴的脸皮,一串串血珠瞬间滚落出来,滴落在司琴按在地上叩拜的双手上。

    脸上的剧烈疼痛,手背上的血珠,让司琴害怕的身子抖成筛糠子,嘴唇颤抖着,颤声哀求道,“王爷饶了奴婢,王爷请饶了奴婢一条贱命吧!”

    曹添峰将匕首抬起,猛地将刀尖抵在了司琴的眉心,司琴不敢再动。

    但眉心的鲜血却一滴滴的滚落下来,染红了她的鼻梁,滑进了口中,多余的鲜血在下巴上辗转片刻,落在了地上。

    “本王可没那个耐性,再不说,一刀劈开你的头!”

    司琴恐惧达到了顶峰,一脸震惊,脸色大变,说话的声音已经扭曲,“奴婢说,是私膳坊的汪嬷嬷给了奴婢五两黄金,给了奴婢两瓶东西。一瓶香料让奴婢加入香炉里烧着,一瓶粉末让奴婢晚上给太后送糕点的时候打翻在太后身上。”

    曹添峰住了手,回头看了眼程玉姚后,又与太后娘娘对视。

    太后深呼一口气,阖上了眼,对身边的郁嬷嬷下令道:“将这个贱婢关进偏殿,等找到了汪嬷嬷当场对峙,找到害哀家的元凶。”

    “是,太后娘娘!”

    郁嬷嬷刚要命人将司琴拖走,程玉姚喊了一声,“等下!”

    太后赶紧睁开眼,喊道:“郁嬷嬷,等下!恭亲王妃,有何事?”

    程玉姚走到了司琴面前,“那两瓶东西还在不在?里面的东西还有吗?”

    “有的,奴婢当时没有都用上,剩了一些,就放在奴婢屋子里的枕头下。”

    “带走吧!”

    郁嬷嬷点了点头,命人将司琴带走。

    “太后娘娘,您现在需要静养,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办好了,您在殿中好生歇息。”

    “好!哀家信你们,也让你们为哀家的事操心劳力了。”

    “这是我们小辈应该做的。”

    太后见他们要走,就躺了下来歇息。

    程玉姚和曹添峰则一起出了椒房殿,曹添峰问她,“你要去司琴的住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