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四十一章: 跟屁虫甩不掉,婆媳关系难
    程玉姚和曹添峰则一起出了椒房殿,曹添峰问她,“你要去司琴的住处吗?”

    “嗯!王爷若是不想去,可以不用来的。”

    “本王闲来无事,去去又无妨?”

    曹添峰双手背于身后,大步流星的往旁边的矮房子走,程玉姚朝着他的背影瞪了一眼,“还真是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咳咳!

    石竹听了这话,没忍住咳嗽两声,她知道恭亲王曹添峰久经沙场,练就了一身本事,眼能望千里,耳能听八方。

    王妃这样骂王爷,被王爷知道了,可就真不好了。

    果然,曹添峰停下脚步,像是在等程玉姚过去。

    程玉姚也没害怕,大咧咧的走到他身边,也没管他,从他身边经过。曹添峰一把抓住她,“刚才是你在骂本王,对吗?”

    啊!

    “放手啊,你个猪蹄子!”程玉姚说着,红艳艳的樱桃小嘴儿嘟嘟地撅起,别有风味,看起来却像一道美丽的弧线。

    曹添峰见程玉姚轻嗔薄怒,自是另有一番动人心处,更是觉得她可爱,想逗逗她。

    曹添峰抓住程玉姚的衣领子,将她拉到了他的身后,然后双手又背于身后往前走。“本王走在前,你走在后,也不知道谁是狗皮膏药,甩不掉!”

    对也不知道谁是狗皮膏药,懒得跟他在这里斗,等下看她怎么收拾他。

    程玉姚气鼓鼓的跟了过去。

    吱呀!

    推开屋门,曹添峰走在最前,找到了司琴睡的枕头,从下面找到了两个瓶子。

    “就这两个瓶子?”

    “我看看!”

    程玉姚着急想要去拿,曹添峰却冲了过去。

    “不怕有诈?本王来吧!”

    曹添峰打开其中一瓶,感觉没什么危险,这才给了程玉姚。

    程玉姚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在桌案上,观察了下,闻了闻味道,这是一些极为香的花瓣,烘干后,研磨出来的粉末。

    “这一瓶,味道怎么那么奇怪?”

    曹添峰打开了另一个瓷瓶,闻见了里面的味道,因为难闻,他皱着鼻子,将瓷瓶给了程玉姚。

    程玉姚接过瓷瓶,将里面剩下的东西倒在了桌案上,观察了下,再闻了闻。

    “这味道有些腥,像是一些虫子烧过后,再研磨出来的粉末。”

    她将倒出来的这两处粉末,合在一起,再闻了闻。

    “花香很浓,但隐约的还是能闻到一种特殊的味道,这味道就是虫子烤熟后的腥味,人的鼻子闻难以辨别,但蛇却能感觉到这种腥味,才招引它们过去。”

    曹添峰看她做事认真的样子,不自觉的就欣赏起来,曹添峰呆呆地瞧着程玉姚,曹添峰的目光和程玉姚脸颊相距不到一尺,只见【她肌肤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 曹添峰呆呆地瞧着程玉姚,不由得瞧得痴了似的。

    程玉姚起身看向曹添峰,看到曹添峰盯着她的脸看——那是双温柔的眼睛,如水一样纯净明亮的眸子,眼中水汪汪的脉脉含情。程玉姚被曹添峰瞧着,给他瞧得有些害羞,双颊晕红,明眸流转,嘴唇边却带着笑意,她用手摸了摸脸颊,低声问道:“王爷怎么老是这样瞧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曹添峰爱怜的目光落在程玉姚身上,“有东西!不过本王不想告诉你。”

    曹添峰刚才看她做事认真的样子,不自觉的就欣赏起来,被她戳穿后,有点尴尬,收起脸上的笑容,就绷着脸,转身走了。

    程玉姚用手背擦了擦脸,哪里有什么啊?一定是他故意这么说的,骗我,坏心眼的男人。

    曹添峰和程玉姚在离开椒房殿后,就看到了穆妃宫中的宫女,宫女是特意找到这里来的。

    “恭亲王,恭亲王妃,穆妃娘娘想要你们过去。”

    “嗯!”

    曹添峰看了眼程玉姚,“要是不舒服,可以不去的!”

    程玉姚确实有点不舒服,体内的寒毒,现在还未解开,时不时发作,让她身子酸软的很。

    但她知道,要是穆妃找她,她不去的话,又要惹穆妃不高兴了。

    “谁说我不舒服的,我为何不去?走吧!”

    程玉姚咬了咬唇,死撑着,跟着那个宫女去了穆妃的宫殿。

    穆妃看到曹添峰来的时候,脸上是又喜又忧的表情,“峰儿,你到底哪里受伤了?怎么没有告诉母妃?”

    “儿臣没事,都是他们乱说的,母妃不必担心。”

    曹添峰见穆妃快步走来,和她握住双手,脸上难得温柔的笑了笑。

    程玉姚看到曹添峰还会对施萍儿以外的女人这样温柔的笑,不得不说,她还是有点心酸,吃醋,尽管这个人是他的亲娘。

    “给穆妃娘娘请安!”

    “峰儿,你好好听听,这都嫁过来有些时日了,还叫本宫穆妃娘娘?难道不应该和峰儿一样叫本宫母妃吗?”

    程玉姚蹙了蹙眉头,心里却想着,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说她叫母妃听着浑身不舒服,让她叫穆妃娘娘。现在又要调理,说她不叫母妃?

    这个婆婆,还真是难伺候啊。

    程玉姚有些来气,什么也没有叫,抬起头,脸上讪讪的笑着,什么都不说。

    穆妃越看她越不顺眼,“一点规矩都没有,当初怎么就选你当了本宫儿子的王妃?”

    “好了母妃,她就是那种性子,您大人大量,就不要跟她计较了。”

    曹添峰赶紧劝一句,怕穆妃会气坏了身子,程玉姚也会越来越在这里有些尴尬。

    “哎!看来那句话是对的,真的是有了媳妇忘了娘,现在都知道为你媳妇说话了?”

    “母妃,她才不是儿子的媳妇,不过是顶着这个身份罢了。”

    曹添峰脸上明显染上红色,他脸红了,故意说这样的话,想让穆妃和程玉姚觉得,他根本就是不上心。

    程玉姚听了这话,却觉得这曹添峰就是故意来这里给她难堪的,她知道他并不太喜欢她,更别说要善待她。

    但她既然嫁给了他,是不是就应该用夫妻的这种身份互相尊重,而不是到处踩低她的尊严。

    双手抓紧了裙摆,低垂下双眼,却没有唇齿反击,她知道,一个家,若是不合,在外面就更是一盘散沙。

    不管他们是否喜欢她,她既然现在是嫁到了恭亲王府,都要为王府声誉和利益着想。

    穆妃一脸不悦的表情说道,“还真是能忍,都说这样女人城府极深,峰儿你可要注意了。”

    曹添峰见他母妃一脸不悦的说着,再回头看见程玉姚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里,不声不响的,怎么看都像是受了委屈。

    曹添峰看着程玉姚对穆妃说道,“母妃,您身上的病再有没有发作?之前她还问过儿子,说要是你还身子不舒服,就找她过来给您看看。”

    这话,程玉姚可没有说过,听到他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内心还是有些动容的。

    毕竟站在这里,她怎么都算是一个外人,而他愿意帮她在穆妃面前说好话,也算是一种好事。

    穆妃疑问道,“她还会有这样的善心?不会另有图谋吧?”

    曹添峰语气肯定的回答道,“母妃,您别这样想,她是真的担心您!”

    程玉姚站在这里好一会儿,除了曹添峰为她说几句好话,这对她来说,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继续站在这里也会觉得无聊,她就抬起头,对穆妃笑着说道,“母妃,您和王爷好好聊着,儿媳想到还有事没去做,就先告辞了。”

    “走吧!免得在这里碍眼!”

    程玉姚退安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曹添峰两个眼睛直瞪瞪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目不转睛,满脑子想念着她,总觉得她身子太纤瘦了,走在外面怕是一阵风就将她给吹走了。

    穆妃回过头来,看到曹添峰目不转睛的盯着程玉姚看,望着程玉姚远去的方向发愣,便拉拉曹添峰的衣角,又用手碰了他一下,唤道:“峰儿,你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 眼睛一眨也不眨,一直注视着程玉姚远去的方向,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吧?”

    曹添峰恍若未闻,依然目光爱怜地注视着程玉姚远去的背影,

    只是呆呆地望着程玉姚远去的背影。似有无限痴惘,目光移也移不开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