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四十二章: 前世情敌
    程玉姚退安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曹添峰两个眼睛直瞪瞪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目不转睛,满脑子想念着她,总觉得她身子太纤瘦了,走在外面怕是一阵风就将她给吹走了。

    穆妃回过头来,看到曹添峰目不转睛的盯着程玉姚看,望着程玉姚远去的方向发愣,便拉拉曹添峰的衣角,又用手碰了他一下,唤道:“峰儿,你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 眼睛一眨也不眨,一直注视着程玉姚远去的方向,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吧?”

    曹添峰恍若未闻,依然目光爱怜地注视着程玉姚远去的背影,只是呆呆地望着程玉姚远去的背影。似有无限痴惘,目光移也移不开半分……

    “峰儿,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吧?”

    “怎么会!”

    听到穆妃问他,他赶紧收回视线。

    穆妃听他这么说,心里舒坦不少,“这就对了,母妃就知道,你心里一直装的都是萍儿。

    你也别心急,等到她犯了大错,将她休了,你就能和萍儿在一起了。”

    “母妃,儿子先不想这些!”

    曹添峰一听到穆妃说这些事,竟有些烦躁,他看到穆妃被他的话吓一跳,赶紧拉着她的手坐下。

    “母妃,近几日在宫中可有什么有趣的事,说来给儿子听听!”

    “你啊还有心思听母妃讲这些?不是宫外比宫中有趣吗?你还来问母妃……母妃想想,哦对了就是前几日……”

    曹添峰含笑听着穆妃讲宫中的事,心里却想着,程玉姚会去哪里?可别走错了地方,惹出什么麻烦来。

    程玉姚离开穆妃的住处后,本来想去姐姐程莞清那里,但到了门口,听闻姐姐正和皇上下棋,她想了想也就没进去打扰。

    思来想去,没地方可去,程玉姚只好回皇后给她安排的住处待着。

    石竹望着王妃双手托着下巴,坐在桌边,望着外面的景色发呆。

    她叹口气,真想王妃能每天过得开开心心的,而不是像现在愁眉不展。

    程玉姚就这样,坐在那里发呆了一白天,午膳都没怎么吃,看着就让人心疼。

    “王妃,要不要奴婢陪你到外面走走?”

    “不用了,就这样坐会儿,看看外面的天,也不错。”

    石竹听她这么说,就没有再问她要不要出去。

    直到夜晚的时候,她看到了外面好多灯,浮在天空中,看起来很有趣。

    “石竹,你看到了吗?外面有很多天灯,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奴婢听宫中的人说,他们是为了给太后祈福,将祝福的话写在灯上,然后放飞到空中,希望老天保佑。”

    石竹难得从王妃眼里看到笑意,就问一句,“王妃,要不要你也去给太后娘娘祈福?”

    “好啊,走吧!”

    程玉姚出门,石竹一直紧跟着她,直到两个人到了一处宫中的空地,这里有草坪,还有很多后宫女眷正在写福字福句,为太后娘娘祈福。

    “能给我一个吗?”

    “给你!”

    程玉姚从一个宫女手中要到了一个灯,写了想写的话后,用火折子引燃,放到了空中。

    “王妃,老天会看到您的话,为您祈福!”

    “我想会的!”

    就在程玉姚的双眼,被她放的天灯照亮,目送着天灯越来越远的时候,空中另一个天灯撞了她的天灯。

    呼啦!

    两个天灯碰撞后,燃烧起来,最后都落在了地上。

    “是谁的天灯,将本郡主的天灯给烧坏了?”

    一个身穿金色长裙,皮肤白皙,模样冷艳的姑娘,在这些后宫女眷中游走质问。

    石竹不放心的看了眼程玉姚,程玉姚倒是没怎么害怕,站在原地,看着那个金衣长裙的姑娘走来。

    没想到她会在这一世见到了这位性格火爆的永宁郡主夜合,当初这个女人因为喜欢五皇子曹龙,没少给她使绊子。

    这一世,即便她不喜欢曹龙,也没打算跟她化干戈为玉帛。

    永宁郡主俏脸冰冷,面带挑衅,“程玉姚,是你的天灯撞坏了本郡主的天灯吧?你是不是故意的?”

    程玉姚看了眼烧坏的天灯,心里叹口气,冷冷的眸光折射出仇恨的火焰,“我只是想给太后娘娘祈福,没曾想有的人真是煞气,将写好祝福的天灯给撞坏烧坏了。”

    永宁郡主气的瞪眼,指着程玉姚骂道:“你要不要脸?明明是你的天灯撞坏了本郡主的天灯?还说本郡主带煞气?你才是浑身倒霉,连带着给太后娘娘写好祝福的天灯,都被你撞坏了。”

    “我浑身倒霉?永宁郡主,没人告诉你,你身上沾了火星子,烧到屁股了吗?”

    “胡说八道!掌嘴!”

    永宁郡主气势汹汹的抬手就要给她一巴掌,却听到她带来的婢女唤住了她。

    “郡主,您的衣裙着了火!”

    “哪里着火了?”

    “屁股上!”

    “啊!着火了,来人……救命啊!”

    程玉姚望着永宁郡主急的乱转,想要扑灭火,自己不敢,别人也不敢去碰火,怕烫到。

    程玉姚想到刚才是她故意点燃了火折子,趁没有人见到,就将火折子扔在了她衣裙上。

    这才让永宁郡主闭上她那只毒嘴,也感受下被火烧屁股‘爽感’。

    “来人,快救本郡主啊!”

    永宁郡主在这里东窜西窜,乱成一团。神情慌张,惨白的脸色,吓得浑身颤抖。

    当跑到程玉姚面前时,程玉姚眼神寒意凛冽,嘴角含着一抹轻蔑的笑,一抬脚,将她给踢趴在地上。

    哎呦!

    “谁踢了本郡主?找死啊?”

    “大家快过来,用脚帮郡主踩灭身上的火,不然火会烧死郡主的!”

    程玉姚又一脚狠狠踩在永宁郡主屁股上,疼的永宁郡主跟一头等待宰杀的猪似的嚎啕大叫。

    不过效果还是立竿见影的,真的有一处火灭了。

    “郡主,火灭了点!”

    “那就踩吧,踩啊!”永宁郡主爬不起来了,怕被火烧死,只好咬着牙,忍着剧烈的疼痛喊。

    程玉姚抬脚狠狠踩下去,“郡主发话了,快踩啊,不然她会被火烧死的!”

    踩踩踩!

    很快就来了多个人,抬脚踩在永宁郡主身上,疼的她嚎啕大哭起来。泪水止不住的涌出眼眶,眼泪如珍珠断线般疯狂的掉了下来!

    程玉姚一点点退出去,不慌不忙的找了一个没有写福字的天灯,写上了祝福的话后,就点燃了,放到了天上去。

    这次,没有人跟她争抢着放天灯,天灯也能顺利的升到天上去,最后像是和天边最亮的星星一样发出闪闪光点。

    “石竹,我们走!”

    “是,王妃!”

    程玉姚看了眼身上的火被踩灭,却被踩到吐血晕厥的永宁郡主,不禁觉得好笑。

    让她惹谁不好,来惹她?

    这就是她要付出的代价。

    走回偏殿的时候,程玉姚不想用晚膳,有些乏了,就让石竹先下去吃饭,她想躺下来歇息。

    石竹退出了寝殿,她刚要解开腰带,就听到了木窗动了下。

    “是谁?唔……”

    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那个人站在她身后,虽说看不清他的脸,却闻得见他身上的麝香味。

    “是我玉儿!”

    像柔水一样的声音,曾经给了她多美的幻象,现在想来,前世的自己就是太蠢了,才会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

    男人的手缓缓松开,程玉姚口鼻能呼吸了,大大的喘了几口气。

    “庆王殿下,这么晚了,你还不出宫,不怕被宵禁了,皇上知道了?”

    程玉姚往前走了两步,不想靠近他身边,转身正对着他时,脸上淡淡的浮着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