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四十三章: 别惹火我,夫妻联盟
    庆王曹龙想到在太后寿宴上,她勇敢的去救了太后,当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这和他之前认识的程玉姚判若两人,也深深的吸引了他。

    “昨日你真的很勇敢!”

    “是吗?我没觉得有什么,反正当时腿软了也逃不掉,就只能硬着头皮做那些事了。”

    曹龙可不觉得她是硬着头皮做那样的事,他往前走了两步,想要拉住程玉姚的手。“玉儿,我很想你,想要在离宫前见你一面。”

    程玉姚又往后退了两步,警惕的看着他,“庆王殿下,我现在嫁给了恭亲王,是恭亲王妃的身份了,你还叫我玉儿,这样不好吧?”

    “有何不好?难道以前不也是这样叫的吗?再说了,恭亲王不是心里一直都有施萍儿,他们两个人也常常私会?”

    曹龙只见面前这个女子宛转蛾眉,眼似秋波,樱桃小嘴,身材婀娜,腰肢纤细,腿儿洁白如雪,冰清玉洁,容貌娇美,妩媚动人!双颊艳如桃花,仿佛玉盏清露幽然立,凌波仙子落凡尘。曹龙见了,如何不令他神魂飘荡?令他心神摇荡,沉醉不已。突然丹田中一股热气急速上升,霎时间血脉贲张。

    曹龙上前一步,不等程玉姚退后,抓住了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放开我!”程玉姚面红耳热,一颗心怦怦跳动,用力挣扎,却被他抱的更紧。

    “我知道,你一定是因为沅君的事,对我生气。我真的心里没有她,至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玉儿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怕是被你害死了,都要觉得你是好人了?

    程玉姚恨恨的咬了咬牙,用力挣扎,挣扎不开,也不挣扎了,哼笑一声,“庆王殿下若是还不放,我只好喊人帮忙了。”

    “你以为谁会来救你?是恭亲王曹添峰吗?他刚才明明看到我抱你,还不是不管不问离开了?其实他心里根本没有你。”

    曹龙的话,让程玉姚心里很不舒服,她心潮起伏,一时转了千百个念头,她扭头看了眼门,看不到任何人影。

    是啊,就算是他看到了,又岂会过来阻止他,救下她。

    程玉姚深吸一口气,她竟然有些后悔,后悔嫁给一个冷血无情,还心中另有他人的恭亲王,这才落得身心狼狈。

    “玉儿,既然恭亲王不喜欢你,你就跟恭亲王和离了,和离后,我答应娶你!”

    娶她?这怎么可能。

    他是想要她嫡女和程家的家族势力,这样才能帮着他登上皇位,成全他的野心。

    “曹龙,你是不是觉得,天底下所有女人都应该喜欢你这种凤凰男?”

    曹龙没想到程玉姚会说出这种气话,还是他有些听不懂的话,“凤凰……男,是什么?”

    “你不懂就算了,但我要告诉你,我呢就算全天下男人都死光了,也不会喜欢你这种男人。”

    她抬脚,踩了曹龙的脚背。

    唔!

    曹龙疼的松开她,跳脚。

    “玉儿,你怎么变了?”

    “我一直都这样,是你不曾了解我而已!”

    她猛地双手一推,将曹龙给推倒在地。

    咣当!

    啊!

    曹龙摔倒的时候,没想到会那么疼,喊了一声。

    碰!

    寝殿的门忽然被人踢开,有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程玉姚!”

    “王妃!”

    跑在最前的男人停下脚步,他身后跟着的是石竹。

    石竹看到寝殿里多了一个男人,一种不好的念头袭来。

    程玉姚,她抬眼看向站在前面的男人,见他一张俊容阴沉,凝眉肃然,胸口气息激荡,起伏不定,隐隐暗藏惊涛和杀机。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王妃,您没事吧?这个登徒子,为何在王妃的寝殿中?”石竹先跑过去,故意说这样的话,想让恭亲王和王妃之间没有误会。

    曹龙说道,“玉儿,这个婢女看来不知我们的关系。不过也不打紧,恭亲王总是知道……”

    曹龙从地上爬起,撩起垂在身前的长发,一脸含笑的走到程玉姚面前,手臂搭在她肩膀之上,“曾经你爱慕我,缠着我,和我做过的那些风花雪月的事,你不会都忘记了吧?”

    曹龙从地上爬起,撩起垂在身前的长发,一脸含笑的走到程玉姚面前,手臂搭在她肩膀之上,“曾经你爱慕我,缠着我,和我做过的那些风花雪月的事,你不会都忘记了吧?”

    程玉姚秀眉微蹙,一挡,“把手拿开,我绝不说第二遍。”

    “玉儿,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但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只在意你,和沅君的事都是你误会了。”

    程玉姚垂下眉眼,唇角勾出一抹讥讽的笑容。“你和程元君之间有什么,管我什么事?倒是你的猪蹄子,我看是不想要了。”

    她从袖子里掏出袋子,速度极快的从里面翻找出银针,抓起一把,猛地扎进了放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

    啊!

    一声惨叫,惊的站在一旁的石竹看了,差点没站稳。

    曹添峰也没想到,程玉姚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对待昔日里爱慕的男人。

    曹龙抽回手,程玉姚猛地将他手背上的银针抓出,将沾了血的银针,往曹龙脚下一丢。

    叮叮叮!

    那些银针如松针落下一样,散落了一地,尖端都带着鲜血,就在曹龙脚边,看的他触目惊心。

    “玉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曹龙故意将他那只被扎的像是马蜂窝的手给程玉姚看,程玉姚却像是吓到了一样,一步步退后,“庆王殿下,你别过来……别过来!王爷……救我!”

    程玉姚退到了曹添峰身边,赶紧拉着他的袖子,躲到了他的身后。

    曹添峰明知道她是在演戏,这个时候却不得不帮她,谁让她现在的身份正是他的王妃。

    曹龙一步步追着程玉姚:“玉儿,你怕我做什么?玉儿……”

    就在这时,忽听得身旁一个清泠泠的嗓音响起,“别碰本王的女人!”曹添峰从腰间抽出匕首,一出手,匕首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弧度,撕拉一声将曹龙的手臂划出一道血口。

    啊!

    曹龙没躲过去,看到被扎的那只手的手臂,又被割的皮开肉绽,疼的咬牙,一双眼都气的猩红了。

    “九弟,你连皇兄都敢狠心下手?”他阴沉着脸看向曹添峰。

    曹添峰又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借着烛光,像是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匕首锋利的刀刃,再抬眼看向曹龙。“五哥,你还记得我们是兄弟?那为何还死缠着我的王妃不放?”

    曹龙指着程玉姚,咬牙恨恨道:“是她勾引我在先,让我夜里来这里跟她私会,我没想到她会看到你进来后,翻脸不认人,还出手伤我。你这个水性杨花,又谎话连篇的坏女人!”

    程玉姚听到这个男人竟然诬陷她?一个大男人这样欺负女人还要不要脸?

    她忽然上前,一把夺走曹添峰的匕首,猛地抛出去。

    嗖!

    匕首在空中划出一道很利落的直线,直奔着曹龙手臂割伤的地方,又割的更深一些。

    啊!

    曹龙又发出一声惨叫,一张秀气的脸皱成了苦瓜样儿。

    “程玉姚,你疯了?”

    “本宫就是看不惯胡说八道的男人!”

    曹龙用手捂住伤口,血不断从指缝间留下来,他皱着一张苦瓜脸,哼笑一声,“明明是你勾引本王在先,你见事情败露就出手打伤本王,这种卑鄙的女人,九弟别怪我没提醒你。”

    曹添峰又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在手上垫了垫,对程玉姚说道,“王妃,要不要?”

    “当然要了!”程玉姚一把拿走曹添峰手中匕首,朝着曹龙刺过去,曹龙吓的连连退后,无路可退时,看到旁边是窗子。

    “程玉姚,你给本王等好了。”

    他纵身一跃。

    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