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四十六章: 等你回来,后宫阴险
    永宁郡主痴迷的盯着曹龙那张秀气好看的脸看,即便此刻的他,眉眼中尽显阴险,她也无法移开目光。目不转睛的盯着曹龙看,像是看也看不够一般。似有无限痴惘。

    永宁郡主问道:“曹龙哥哥,你想要我做些什么?”

    “无论谁问你为何本王在你寝殿,你就说本王喝醉了酒,走错了地方,而你去了别的地方,不在寝殿中。”

    永宁郡主望着他褐色的瞳孔,点点头,“无论谁逼问我,我都会说那时候我去了皇后的金凤宫,不在寝殿,也未曾和你做过什么事。”

    “这就对了……至于怎么对付程玉姚,本王已经想到了,你只管按照本王说的话去做就好。”

    “好,我会的!”

    曹龙捏着永宁郡主的下巴的手松开,在她的嘴唇上轻轻滑过,“夜合,我也喜欢你,将来会娶你为妻,但不是现在!”

    永宁郡主听到曹龙又唤她夜合,还承诺要娶她,高兴的眼泪盈在眼眶里。

    永宁郡主瞧着他,妩媚一笑,低声问道:“曹龙哥哥……你说的都是真心话吗?是不是为了让我欢喜,故意说些好听言语?”

    曹龙答道:“嗯!自然是真心。我怎么会骗你呢?我何时骗过你了?那有什么好说笑的?我心中这样想,便说出来,要说谎也来不及了。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马上就走啦!” 曹龙说罢转过身去。

    永宁郡主心头突地一紧,唤道:“曹龙哥哥请留步!”

    曹龙回身,拢一拢永宁郡主,道:“这宫里也就你对我这样好,如此娇媚,温柔善良还怕我把你忘了吗?我如何舍得离开你呢!”

    “曹龙哥哥……”永宁郡主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激动地抱住了曹龙,在他的怀里激动的落下眼泪。

    曹龙笑容缓缓收起,脸色阴鸷下来——程玉姚,既然你跟本王撕破脸,还这样陷害本王?本王就要你心甘情愿的做本王的狗,将来任由本王摆布。

    程玉姚从捅破的窗户纸,看到了寝殿中曹龙是怎么撩拨永宁郡主,又怎么和她联手。

    想到前世,曹龙也是用这么一招将她的身心都给占有,她觉得自己太傻了。

    她现在终于明白,只要谁能被他利用,他都会滥情承诺她。

    “王妃,来人了!”

    耳边是石竹轻声提醒,程玉姚看了远处,见有人提着灯笼走来,就对石竹道。

    “走!”

    “是!”

    程玉姚和石竹赶紧离开永宁郡主所住的偏殿,回到了她住的地方。

    她以为曹添峰早就回寝殿了,却看到他手中拿着一只草戒指认真的看着,连她走近他身边,他都不曾察觉。

    “怎么还没睡?”

    “哦!等你回来,本王就回去。”

    曹添峰忙将草戒指收好了,双手背在身后就走。

    “不管怎样,今天多谢你了!”程玉姚对着他的背影,感谢了一声,见他什么也没说,就这样离开了。

    石竹对程玉姚说道:“王妃,您也累了一天了,该歇息了!”

    “嗯!石竹你也回去睡吧!”

    “是,王妃!”

    石竹下去了,程玉姚合衣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她脑海里竟然满满的都是曹添峰,有他在太后寿宴出剑斩断毒蛇救她,有他在湖边拉住险些掉进湖水的她,也有在湖中她溺水的时候感受到柔软的唇。

    她的脸颊染红,伸手摸了摸竟是那么发烫。

    还不会是他给她下了什么毒吧?

    想起她身上还有寒毒,是被曹添峰和施萍儿所害,程玉姚咬了咬唇让自己清醒几分。

    “曹添峰,你给我下的毒,我还记着呢!你会对我好吗?信你不如信鬼!”

    她翻了个身,阖上眼,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正殿这边。

    曹添峰合衣躺在床上,从身上拿出草戒指,多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历历在目……

    ……

    “峰哥,我有个东西要送给你!”

    “是什么?神神秘秘的。”

    小女孩明眸一转,走到他身后,踮起脚尖,伸出手掌,一双又红又白的手掌蒙住了他的眼睛。“不能让你看见,不然你一定会笑话我的。”

    少年笑了笑,道,“怎么会?”

    小姑娘微笑着说让他闭上眼睛,伸出手来。

    少年微微颔首,在小姑娘遮住他双眼的时候,闭上了眼睛,把手伸给了小电脑。

    小姑娘握住他的手,他感觉到他的手指上被套上什么东西,等小姑娘放下双手的时候,他闭着眼问她,“萍儿,我能睁开眼看了吗?”

    “嗯!可以看了。”

    少年睁开眼,看到手指上被套上一只草编的戒指,虽然看起来有些粗糙,他却知道这是小姑娘亲手编织给他的。“萍儿,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今日是你的生辰,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东西都会有的,就想到给你编了草戒送给你。你看看,我把这个戒指送给你好吗?这个你喜欢吗?”小女孩眼神温柔如水,凝视着少年说道。

    “嗯!喜欢!”

    “峰哥,你不嫌弃我给你的东西粗糙简陋就好。”小姑娘向上挑起的唇勾勒出一朵笑纹,脸颊红红的说完,从身上掏出一块通体碧绿的玉佩。“峰哥,你不是说过我可以用这块玉佩许一个心愿吗?那我可不可以现在许愿?”

    小姑娘含羞的低下头,没敢直视少年的双眼。他看到小姑娘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覆盖下来,那眼睫毛是那样的漂亮。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定会兑现诺言。”

    “峰哥,等我及笄之后,你娶我好吗?”

    小姑娘抬头期待的看着他,但对上他的视线后,又含羞的低下头。

    少年走过去,拉住她的双手,对上她又抬起期待的眸光,他扬起唇角承诺,“等你及笄之时,我曹添峰定会娶你为妻。”

    小姑娘唇角旋开一抹笑,春色动人。

    少年迎上小姑娘的目光,只觉得小姑娘那眼神充满温柔的气息,温柔的眼睛闪烁着喜悦的光彩,是那样清嘉明和,有至真纯的眼神。她的笑容跟阳光一样灿烂明媚,光艳耀目,特别好看。

    ————————————————————————

    曹添峰将草戒收好,长叹一口气,看来这一生注定了他会辜负了萍儿。

    或许没有程玉姚的出现,皇上的赐婚,他能娶萍儿为妻。

    “萍儿,是我不好!”

    ……

    夜深,偏僻的荒宫后院。

    “你来了,真是太好了,他们现在知道事情是我做的了,我无处可去,你一定要帮我!”

    一个身材肥胖的女人内心惊慌,充满了忐忑不安,见是熟人来了,赶紧从暗处跑出来,拉住了那个女人的手求救。

    “汪嬷嬷你到底是怎么做事的?我给了你一百两金子,你竟然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差点被人抓到了。”

    女人咬牙切齿大声斥责汪嬷嬷办事不尽力,一把甩开了汪嬷嬷的手,却见嬷嬷又哭着抓住她手臂。“施姑娘,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啪!

    女人脸上不带一丝笑容,眉头紧皱,满眼冷切,凝似千年寒冰,看得人寒彻心扉,抬手就给她脸上一巴掌,“办事不牢靠,还想让我救你!”

    汪嬷嬷一怔,脸色变得煞白,脸色难看之极,见她不肯相救,就跟她撕破了脸,“好啊,施姑娘,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会将你让我陷害太后的事,都告诉……”

    啊!

    “只可惜你死了,没有人再会知道,也不会有人将这件事说出去的。”

    女人眉宇间满是凉意,眼眸中闪过狠绝,一刀捅了过去。

    女人松开匕首,见汪嬷嬷肚子流血,张了张口,“你想杀人灭口?”

    碰!

    女人一把揪住她头发,拖着她来到了枯井边,双手用力一掀,将她扔进了枯井中。

    月光倾洒在她精致美丽的脸蛋上,她勾起红唇,“汪嬷嬷,我施萍儿这一生还从未被人威胁过。不过有那么一个人还敢招惹我?我定会要将她碎尸万段。”

    “王妃,快醒醒!”

    “怎么了?”

    程玉姚听到石竹的唤声惊醒,她睁着惺忪的眼看到石竹一脸紧张的表情。“王妃,太后娘娘毒性又发作了,皇上一怒之下,说要将你打入天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