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四十七章: 给你一次机会, 微妙骗局
    “太后怎么会又会毒性发作?”

    “奴婢也不知,听说太医院的太医都在给太后医治,却没人能医治好。”

    程玉姚赶紧起床,“我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何事。”

    “王妃,您不能去,现在皇上正在气头上,您去了不合适。凶多吉少啊。”

    程玉姚没有听石竹的劝,已经穿上了衣裳,坐到了梳妆台前。

    “快帮我简单梳妆下,我不想坐以待毙,怎么也要让我知道,太后怎么会毒性发作。”

    石竹知道劝不住她,就赶紧给她挽了发髻,因为没有带脂粉,就这样素面朝天的赶往了太后的椒房殿。

    没等她踏进殿中,就听到了曹添峰的声音,说话语气十分肯定,“父皇,儿臣相信,这件事绝非是王妃所为,不然她也不会医治皇祖母。”

    “谁知道,她是不是为了讨好太后,故意给太后下毒,再解毒的?如今太后毒性再次发作,你敢说这没有恭亲王妃从中作梗?”

    程玉姚听到这话,赶紧踏进殿中,上前两步,屈膝拜倒,垂首说:“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后施阿娇看到程玉姚来了,冷哼两声,“恭亲王妃,你还有脸来这里?如今太后毒性发作。这几日就你接触太后,给她服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敢说不是你下的毒手?”

    程玉姚淡淡扫了一眼皇后,没有说什么,她看向皇上,恳求道:“皇上,能否让嫔妾看一眼太后,为太后医治?”

    “这次你又想弄什么名堂?”皇上怒声反问。

    程玉姚忧愁的目光望着皇上:再次恳求道:“皇上,嫔妾只想救太后!”

    曹添峰也站在了程玉姚的身边,为她恳求,“父皇,您就让她给皇祖母看下病吧,或许现在只有她能医治皇祖母。”

    皇上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有些动容了。

    一边的皇后又在搬弄是非,添油加醋起来,“皇上,臣妾倒是觉得,她就是胡闹,说不定上次,她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才会医治好太后。”

    端妃程莞清匆匆赶来,听到皇后挑唆,她赶紧站出来道:“皇上,如今太医院的太医既然医治不好太后娘娘,您就让恭亲王妃试一试,或许太后还能有救!”

    皇上对上程莞清的双眼,发现她用非常诚恳的眼神望着他。皇上点了点头,“好,朕就给恭亲王妃一次机会!”

    “皇上……”

    皇后没想到皇上一看见端妃就改变了心意,她恨恨的看了眼端妃程莞清,却对上程莞清寡淡的眼神。

    程玉姚立即谢恩道,“多谢皇上成全!皇上,嫔妾还要恳求一件事,嫔妾给太后医治的时候,只需要恭亲王帮忙。其他人等在殿外候着,这样才不会打扰嫔妾给太后医治。”

    “怎么?你是想害太后,不敢让人看见?”皇后又在一边挑唆起来。

    穆妃站了出来,“皇上,太后娘娘危在旦夕,此事不能再拖延下去!”

    “好!要记住,朕只给你一次机会。”

    皇上一甩宽袖,率先出了太后寝殿。

    其余人等陆续退出。

    程莞清拉着程玉姚的手,担心的问,“玉儿,你可要小心些!尽力就好!”

    “姐姐不必担心,我会谨慎行事。”

    程玉姚和程莞清松手离别后,她与曹添峰对视一眼,两个人什么都不用说,竟然像是有默契一样,一起朝着太后的床边走过去……

    程玉姚刚要靠近床边,曹添峰拉住她的手臂,“闻到那种气味没有?”

    程玉姚仔细闻了下,“花香?或许……混杂着淡淡的腥味?”

    “嗯!看来是有人引毒蛇过来咬伤了太后娘娘!”

    “我先给太后娘娘查看下。”

    程玉姚甩开曹添峰的手,先到床边,看了眼太后的状况。

    太后娘娘现在呼吸急促,胸闷气短,嘴唇泛紫,虽说看起来有中毒现象,但这次中毒也引起了太后身上其他病症。

    “蛇……有蛇,哎呦……哀家的腿好疼……”太后眼睛没有睁开,半昏迷状态,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叨这么几句。

    程玉姚大概猜出她说的是什么,查看了太后的双腿,看到之前被蛇咬的那条腿上,又被咬出了两个血洞。只是这次不同,被咬的地方没有红肿的厉害,更没有那种深紫色像是中蛇毒才有的现象。

    “太后怎么样了?”曹添峰着急的问一句。

    “是被蛇咬了,但这次不是毒蛇!”程玉姚很肯定的告诉了他。

    “蛇?本王总觉得这殿中有蛇。”

    曹添峰直觉寝殿中有蛇,就东找西找起来。

    程玉姚趁机将玉坠拿出来,心想着急救箱出现。

    转瞬间,玉坠在她手中变成了一只急救箱。

    她先从急救箱中找到了听诊器,解开太后的衣裳,先给她听了呼吸和心脏情况。

    呼吸急促,心动过快,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中毒引起她出现心律不齐的病症,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太后心脏平缓下来。

    “曹添峰,帮我去倒杯水过来。”

    “好!”

    程玉姚心想着急救箱里最好出现治疗心律失常的药物,在翻找药物的时候,找到了酒石酸美托洛尔。

    “水来了!”

    “等下帮我一把,让太后服下这个药片。”

    “嗯!”

    曹添峰扶着太后坐起,程玉姚将五片药取出,先是两颗放进太后嘴里,“给太后喝水!”

    “好!”

    曹添峰将茶碗递到太后娘娘嘴边,太后娘娘像是还有意识一样,张开嘴喝进去,咕咚一声也将药片吞了进去。

    程玉姚又将剩下三片药放进太后娘娘嘴里,曹添峰不用她说,再将茶碗递到太后嘴边,太后将药片吞了进去。

    程玉姚和曹添峰将太后娘娘缓缓放倒躺在床上,观察下太后的状况。

    “如果中了蛇毒,太后又是怎么中的毒?”曹添峰担心的盯着太后看,很难理解这个问题。

    程玉姚也在想这个问题,如果是通过食物中的毒,那毒性发作一定会很快,但要是通过身体,会是哪里?

    “现在我也不确定是哪里中的毒……找到了,是这里!”

    在太后半昏迷状态翻身的时候,里衣的袖子上滑,她看到臂弯的地方有些红肿。

    程玉姚抓起那只手臂,看到了有一个黑色的细小空洞,比银针的针孔大一点点,毒应该是从这里扎入太后体内。

    曹添峰也看到了,他见太后一脸痛苦的样子,着急的问:“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本王去找太医?”

    “我不是还在这里吗?不用!”

    程玉姚将太后的这只衣袖撩起,看到毒发作并不是很快,虽然有痉挛现象,但毒没有扩散到肩周,只比臂弯扩散多出三公分左右。

    程玉姚先用太后的腰带,将臂弯三公分上一点点扎紧,然后从急救箱里找出手术刀,在中毒部位割出一道血口,挤出毒血。

    程玉姚对曹添峰说道:“这有空茶碗,你先拿着接着!”

    曹添峰回答道:“好!”

    曹添峰按照吩咐,拿着空茶碗接住挤出来浓黑色的毒血,直到血色几近鲜红,和正常人血色差不多。

    程玉姚又从急救箱找到了最关键的抗毒血清,这是普通的抗蛇毒的血清。

    她现在已经能肯定一件事,急救箱里出现的药品,都是急需用品,所以她还是很放心将抗毒血清注射给太后。

    程玉姚刚要将血清注射给太后中毒的臂弯上,一把长剑忽然在她眼前划出一道寒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