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四十八章: 你想杀我,恶后的报应
    程玉姚刚要将血清注射给太后中毒的臂弯上,一把长剑忽然在她眼前划出一道寒光,“别动!”

    程玉姚向曹添峰问道:“你想杀我?”

    程玉姚握住手术刀,见长剑要砍向她的肩膀,她出手极快,手术刀已经要刺穿他的心口。

    嘶!

    一个蛇头发出声音后,掉在了床边,蛇身成蜷缩状,掉在了地上。

    曹添峰看了眼程玉姚握住的刀子抵在他心口,“杀你?你不值得本王出手。”

    程玉姚看到被砍断的蛇身还在动,鸡皮疙瘩都掉在地上了,脸色尴尬的收回手术刀。

    “那我就多谢王爷看不起我,没浪费时间杀我!”

    她没在耽搁时间,将剩下的抗毒血清注射进太后臂弯上。

    观察了下太后的现状,脸色一点点好转,气息上一点点平稳,拿出听诊器,程玉姚仔细听了听太后的心跳和呼吸。“太后娘娘应该无大碍了!”

    太后是诱发性心律失常,并非真的心脏病引起的病症,所以服用药后,心律也一点点恢复正常跳动了。

    曹添峰收起长剑的时候,瞥了眼程玉姚放在床边的一个盒子,还有从里面拿出来散落在床边的一些东西,都是他不曾看到的。

    他有些好奇的问,“你的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程玉姚见曹添峰指着她的急救箱和药品,程玉姚有些含糊其辞的回答道,“这是一个游走的神医,和我有一面之缘,说我很适合学医,教会了我医术,送给了我些。”

    曹添峰也没再问太多,程玉姚赶紧给太后娘娘臂弯上的伤口消毒,缝针,然后敷上纱布块,包扎起来。

    “这都多长时间了,还没有出来,谁知道这恭亲王和恭亲王妃,是不是在里面要谋杀太后娘娘!”

    皇后施阿娇边尖酸刻薄的说着,边横眉冷眼的走进来。

    她旁边跟着的同样冷脸的皇上,虽然一言不发,但看他脸色黑沉的样子,似山雨欲来前阴沉的天色。

    “皇后娘娘,您还是小心说话,免得血口喷人!”曹添峰他衣袖下面的拳头攥紧,握成一个发白的拳头。他满目冷然,双眼如寒星,寒光四射,冰冷濯然,盯着皇后施阿娇,他已经不复往日里对皇后施阿娇客气,因为他发现,皇后有些咄咄逼人。

    穆妃淡淡瞥了一眼皇后,对皇上道:“皇上,恭亲王曾是太后最喜欢的皇孙,又岂会加害太后?”

    端妃程莞清与妹妹程玉姚对视,见程玉姚对她点了点头,姐妹通心,她心领其意。“皇上,恭亲王妃已经给太后娘娘医治过了,为何不让太医给太后查看下?”

    “李太医!”皇上黑沉着脸,怒喝一声。

    李太医赶紧上前,“微臣在!微臣这就给太后娘娘查看。”

    李太医赶紧过去给太后娘娘查看,虽说程玉姚给太后医治的时间并不长,但效果还是很明显,这令李太医再次惊讶道:“皇上,太后娘娘气息平稳了,身上的毒也像是解开了。”

    “好好查看了?”皇上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瞪眼追问一句。

    李太医不敢怠慢,再次查看后,确定,“皇上,太后娘娘已无大碍,只需静心修养,不久后就会痊愈。”

    “不可能,恭亲王妃还能将李太医医治不好的太后,医治好了?”皇后施阿娇再也不能淡定了,一会儿看向昏睡在床上的太后,一会儿看向程玉姚。

    “皇后娘娘,嫔妾不过是碰巧医治好了太后娘娘的病症,怎能比过医术高明的李太医。

    倒是嫔妾有件事不得不说,这太后娘娘的蛇毒已经解开了,为何才过一天,又毒性复发了?”

    皇后心虚,愣了一下,不悦的皱眉瞪眼,“你这是在质问本宫?又不是本宫害的,本宫哪里知道?”

    程玉姚不用跟她废话,撩起太后的衣袖,解开包扎的地方,让太后中毒的臂弯给殿中的人看。

    “太后这次中毒,是被人用有毒的东西扎的,比银针能粗那么一点点,像簪子的尖差不多。

    皇后脚边的蛇头,你可以让太医看看,并非毒蛇,怎么中毒?看来是有心加害太后娘娘。”

    大家一开始都盯着躺在床上的太后看,没太注意脚边被砍断的蛇,在程玉姚提醒后,皇后低头看到脚边的蛇头时,顿时惊吓的跳起来。

    啊!

    “蛇……”

    她往后一跳,好巧不巧,又踩在了软绵绵的蛇身上。

    啊!~

    再次惊叫后,皇后咣当一声摔在地上,四腿朝天,样子极其狼狈。

    “皇后娘娘……”

    在众人惊讶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程玉姚故意扑上前去看皇后,将脚边的蛇头一脚踢过去。

    蛇头空中飞出个弧度,正好掉进了喘着粗气,还没爬起来的皇后嘴里。

    唔!~

    这次皇后施阿娇咬住了蛇头,吓的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太医,快给皇后瞧瞧!”

    李太医离她最近,给皇后查看后,“皇上,皇后就是惊吓过度昏过去了,回去歇息下醒来就好了。”

    “没事就好,将皇后抬走!”

    “是!”

    程玉姚在望见皇后施阿娇被抬走的时候,这才注意到了原来永宁郡主和曹龙都在。

    虽说永宁郡主和太后是亲戚,太后又很宠爱郡主,但昨天晚上永宁郡主和曹龙的事,太后知道了定会勃然大怒。

    偏偏这件事没等让太后知道,太后就中毒昏迷了。

    再加上她从窗外听到的,曹龙想要跟永宁郡主联手对付她,而太后毒性发作,连皇上都觉得这是她程玉姚医救不当害了太后,想要将她打入天牢。

    她觉得这件事绝非那么简单,或许就跟永宁郡主和曹龙有关。

    “永宁郡主,太后刚才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念着你呢,你难道不想上前近身照看太后?”

    程玉姚直接点了她的名字,吓的永宁郡主身子一抖。

    曹龙见身边的永宁郡主害怕了,赶紧在她耳边轻声提醒,“怕什么?她是宠爱你的太后!”

    永宁郡主夜合抬头看了眼曹龙,与他眼神对视,这才一点点的静下心来。

    她收回目光,看了眼程玉姚,赶紧转移视线看向床上的太后,朝着她走去。

    “太后真的是多灾多难,要是夜合能为太后挡灾,痛苦让夜合一个人扛着就好了。”永宁郡主走到床边坐下,拉起太后的手,眼泪泫然欲滴。

    程玉姚看到她这副虚情假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郡主还真是情深义重,想要为太后挡灾!

    不过这人呢都是将心比心,太后对你那么好,你应该不会害太后吧?”

    永宁郡主抬起泪眼,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恭亲王妃,莫要胡言乱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