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五十章: 都不喜欢,难不成是妖?
    “峰儿,母妃给你一个惊喜,快走,跟母妃去见她!”

    穆妃拉着曹添峰的手要走,突然有人挡住了她。

    “恭亲王这是要见谁啊?”

    “怎么?你这是在担心本王?”曹添峰见程玉姚有意阻拦,还以为她在乎他,心情很好的调侃一句。

    “担心你旧病重发了没有而已!”程玉姚瞧见他那得意样,握起拳头,故意砸了下他受伤的右下腹部位。

    嘶!~

    曹添峰明显身子一弓,脸上却依旧绷得紧紧的,看不出他疼。

    “本王好得很!”

    “是,你当然好的很了,穆妃娘娘时刻为你着想,生怕你府上没有三妻四妾的,真是够贴心的。”

    就算她程玉姚不喜欢恭亲王,好歹她现在恭亲王妃的身份摆在这,怎么能容忍往府上塞上那些七七八八的女人,想一想就够头疼的。

    “恭亲王妃,本宫想怎样,那也都是为峰儿好,你啊就照看好太后娘娘,再出事,谁都帮不了你!”

    穆妃恨恨的看她一眼,拉着曹添峰的手从她身边走过。“峰儿,跟母妃走!”

    “好!”

    曹添峰被穆妃拉着走,还以为程玉姚会再次拦住他,心里还沾沾自喜。

    直到他被拉到了穆妃的宫殿,听到穆妃惊讶的喊一声。“不对啊,明明萍儿就在这里的,人呢?”

    曹添峰这才清醒过来,回头一看,握的拳头咯吱咯吱的响着。

    “程玉姚这个蠢女人!”怎么不再拦他一下,再拦他一下,他就不来这了。

    穆妃听到曹添峰怒喊,惊的浑身一抖,还以为没见到施萍儿,让曹添峰生气了。

    她笑着劝道:“峰儿,萍儿一定是有什么事先走了,别心急啊,或许等下就回来了。”

    曹添峰对穆妃缓缓扬起唇角,“好!”旋即咬紧牙齿,暗骂起程玉姚这个蠢女人。怎么不再拦他一下,再拦他一下,他就不来这了。

    椒房殿这边。

    端妃程莞清拉着程玉姚不解的问一句,“玉儿,你是怎么知道,永宁郡主就是害太后的凶手?”

    “这个嘛,或许是直觉吧,再说了太后娘娘一定还将她寿宴那天怎么中毒告诉了郡主。

    郡主正好因为庆王殿下的事和太后吵了一架,就用同样的方法给太后下毒想陷害别人。”

    程玉姚没有将其中的细节告诉程莞清,更不会告诉她,看到了永宁郡主和曹龙联盟要对付她,免得让她姐姐担心。

    程莞清也没多想,回头看了眼太后娘娘还躺在病床上,对程玉姚嘱咐几句。“太后不比旁人,你在宫中一定要仔细些,照看好太后!”

    “姐姐我会的,你就别担心我了!”

    程莞清无奈的用手指轻轻戳了下她的额头,“你啊你,既然都嫁给恭亲王了,怎么就不上点心?知道他去见谁了吗?”

    “他的青梅施萍儿呗!无所谓了,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这样叫平等。”

    程玉姚无所谓的说着,让程莞清更是重重的叹口气。“你啊,以后可要长点心,别总是这样大大咧咧的!”

    长点心?

    是对曹添峰?还是对施萍儿?

    程玉姚倒是想到一件事,这几日没见施萍儿来宫中找曹添峰,也不知道她在整什么幺蛾子呢?

    裕王府这边。

    “听闻太后又中毒了?这次恭亲王和恭亲王妃可无处可逃了!”

    窗子前,纤纤背影如袅袅晨雾一样,曼妙动人。

    女人声音如柔水般传来。

    “王爷,连我们对太后下手,太后都能被那个贱人救了。你以为永宁郡主那蠢货动手,就能得手了吗?真是笑话!”

    ……

    裕王府这边。

    “听闻太后又中毒了?这次恭亲王和恭亲王妃可无处可逃了!”

    窗子前,纤纤背影如袅袅晨雾一样,曼妙动人。

    女人声音如柔水般传来。

    “王爷,连我们对太后下手,太后都能被那个贱人救了。你以为永宁郡主那蠢货动手,就能得手了吗?真是笑话!”

    “萍儿,你的意思……永宁郡主没有得手?这宫中都传开了,说太后那个老妖婆快不行了,怎么可能会救回来?”

    “王爷,那是你不知,程玉姚那个贱人她和常人不同。医术高明。”

    施萍儿转身走回,见裕王曹志远坐在椅子上,她就顺势坐在他的腿上。

    曹志远见有美人近身,双手拦住她的细腰,将温香软玉的施萍儿抱在怀里。

    “她程玉姚怎么不同?难道是妖不成?”

    “是人?是妖?萍儿不知,但萍儿却知道她手中有一样法宝,若是将法宝夺来,或许她程玉姚就更好对付了。”

    曹志远皱眉不太明白,“萍儿,你说的法宝是何物?”

    “萍儿其实也没看清,也说不清是什么,但有一天得到了给了王爷,你就会知道了。”

    施萍儿感觉曹志远的手在她腰间不安分的抚摸着,赶紧从他身上起开,回头看向他,蹙着眉头问道:“王爷,萍儿觉得恭亲王已经对我起了疑心。你知道吗?”

    “你是说上次你假装被挟持,让我们的人刺杀恭亲王?还是这次你和高丽国使臣串通好,用毒蛇咬死太后的事?”

    施萍儿也不确定,叹口气道:“萍儿也说不好,但愿恭亲王他会顾念旧情依旧护我安全,不然我和王爷的计划,只怕功亏一篑。”

    曹志远拉住施萍儿的手,猛地将她拉到怀里,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像你这等美若天仙的美人,又是曹添峰念念不忘的女人,他自然会被你所用。恭亲王就算他有心想要夺储君之位,只要你出手,他必然会为你心甘情愿而死。”

    施萍儿蹙着眉头叹口气,“要是真这样就好了,只怕程玉姚这个贱人的出现,会有变数吧!”

    “那也要看那个贱人,有没有命活到那时候!”曹志远半眯着双眼,阴鸷的笑起来。

    ……

    程玉姚自姐姐程莞清走后,一直守在太后娘娘身边,直到太后醒来。

    “夜合呢?”太后想要起身,却因为身上无力,倒在了床上。

    程玉姚赶紧劝一句,“太后娘娘,您身子虚弱,先躺下来好生歇息。”

    太后动弹不得,就躺在床上重重叹口气,“哀家知道,夜合这孩子犯了大错,怕是凶多吉少了。”

    程玉姚静静听着,并未说话,因为永宁郡主若是死了,对她来说是好事,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太后吃力的说道,“这几日真是为难你了,等下让郁嬷嬷来照看哀家,你先下去歇息吧!”

    程玉姚说道:“嫔妾不累,没事!”

    “听哀家的话,你先去歇息会儿,歇息好了再过来,帮哀家把郁嬷嬷找来吧!”

    程玉姚见太后刚醒来,也不想跟她执拗下去,免得惹她不高兴,想了想她也无大碍,就答应了太后,找郁嬷嬷来照看太后。

    出了椒房殿,程玉姚想回到之前的住处。

    “太后那个老不死的东西都快不行了吧?本宫今日就要整死你这个贱人。

    给本宫张嘴,将这个贱人的脸给打烂了,看她还怎么勾引皇上!”

    “是,赵嫔娘娘!”

    啪!啪!啪!

    掌嘴声从程玉姚路径的一个宫苑传来,程玉姚听到赵嫔娘娘四个字的时候,顿时停下脚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