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五十一章: 怒打赵嫔
    啪!啪!啪!

    掌嘴声从程玉姚路径的一个宫苑传来,程玉姚听到赵嫔娘娘四个字的时候,顿时停下脚步。

    “王妃,怎么了?”石竹察觉到了恭亲王妃的异样,担心的问一句。

    “你在宫外等着,我进去看看!”

    程玉姚抬脚要进去,石竹赶紧拦住她,“王妃,后宫是多事之秋,太后身子康复了,您就要回王府了,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石竹虽说没完全猜透王妃的心意,但还是觉得拦住王妃比较好。

    程玉姚笑一笑,眉宇之间流露出坚毅,“石竹,我只是想进去看看而已!”

    程玉姚眼神坚决的望着石竹,这让石竹觉得要是继续拦着王妃,只怕会让她不高兴。想了想,她还是退到一边,见程玉姚进去,她紧随其后踏进了宫殿。

    “给本宫打,打死这个贱人!”

    啪啪!

    唔唔!~

    嬷嬷狠狠地抽打宫婢柔嫩红润的脸颊,硬邦邦的木质板子的威力比巴掌可大多了,连挨了十几下,美丽娇艳的脸蛋一瞬间被打得肿起处道道红痕,长长的睫毛下又是泪珠莹然,痛苦到口吐鲜血,厚实的硬质木板子抽打在脸蛋上,肿痛难熬,疼得她细碎的贝齿紧紧地咬着樱唇。

    程玉姚踏进宫苑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身穿蓝色宫装的宫婢,嘴巴里塞着一个帕子,身上捆绑着绳子,双膝跪在地上。她正被一个膀大腰圆的嬷嬷,狠狠的掌嘴。

    即便她的脸被打的红肿不堪,鲜血淋漓,她依然倔强的瞪着那一身华裳,妆容精致的女人,从没有低头求饶过。

    龙葵?

    程玉姚又怎会忘记,前世第一眼遇见龙葵的时候,也是这个场景。

    “住手!”

    程玉姚快步走了过去,急忙用力一把将掌嘴的嬷嬷推倒在地,将跪在地上的龙葵扶起。

    “我这就给你松绑,带你走!”程玉姚赶紧拿掉龙葵口中的布,又将她身上的绳子松开。

    赵嫔见有人敢擅闯她的宫苑救龙葵,赵嫔扬一扬脸,目光定定落在程玉姚身上,声音里陡然透出清冷来,怒声呵斥,“大胆,竟然敢闯本宫的宫苑多管闲事?来人,将她赶出去!”

    几个宫女和嬷嬷立即冲了上来,想要将程玉姚拉走,石竹护住程玉姚道,“她是恭亲王妃,来宫中奉皇上之命照看太后娘娘!”

    几个宫人一听,不敢再对贸然闯入的女人动手,都回头看向赵嫔娘娘。

    赵嫔咧开红唇笑了笑,摆弄下发髻上金簪垂下的流苏,漫不经心边走来,边冷冷一笑,羞辱道,“原来你就是恭亲王妃啊?本宫可是听闻你先前缠着庆王殿下,几次在庆王府过夜不归?却被庆王抛弃了,后来又嫁给了恭亲王,没少被恭亲王嫌弃和觉得恶心吧?”赵嫔抛出荆棘一般的话语,字字扎心,对程玉姚一番冷嘲热讽,好一顿羞辱!

    石竹秀眉紧蹙,目光带着满腔怨愤,斥道,“你……莫要乱说,我家王妃才不是这样。当此众人之前,王妃的清名岂能容你随口污辱?!”

    赵嫔眉毛一扬,丹凤双眸气势凌人,冷眼相待,右手高高地举了起来。

    啪!

    赵嫔狠狠给了石竹脸上一巴掌,将她打倒在地,“一个小贱人,竟然敢跟本宫这样说?看来你家主子也是这种目中无人的贱人,不然见了本宫为何不跪拜?”

    “跪拜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赵嫔刚才还得意的嘴脸,在听闻这声嘲讽的话后,一张脸立刻冷了下来。

    她看向说话的女人,容貌娇艳俏丽,眼神黑亮却像是盖着冰霜一样,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

    “你敢骂本宫?”

    “是,本宫就骂你了,你又能如何?”

    程玉姚想到前世,这个女人就因为她救走了龙葵,对她心怀恨意,经常在皇后面前挑唆她蔑视皇后权威。让皇后没少召见她入宫,被关进了殿中被皇后的人毒打。

    这会儿她打了龙葵,又打了石竹,这让她心情很不爽。

    这一世的她,可不会像上一世一样隐忍负重。

    “来人,给本宫掌嘴!”赵嫔目光贪婪逡巡在程玉姚身上,似要噬人一般阴郁,她的嘴角闪过一丝疯狂的冷笑。

    几个宫女和嬷嬷相视一眼,朝着程玉姚围了过来。

    碰!

    啊!

    程玉姚一脚踢翻刚才掌嘴龙葵的嬷嬷,从袖口抽出银针,捏在指缝间,“本宫看你是找死!”甩手抛出……

    嗖嗖嗖!

    数十根银针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几不可闻的破风声。

    赵嫔目瞪口呆的望着,只感觉到耳边穿梭着的东西,带着冰凉感,耳朵好痛,很快有鲜血从她耳朵上滴落下来。只见她皎白如玉的脖子上布着一条殷红的血痕。

    “赵嫔娘娘,您没事吧?”

    “本宫怎么了……血?本宫流血了?”

    程玉姚疾步走去,赵嫔见她寒似玄冰的眼神有很强的威慑感,不禁吓得内心颤抖,倒抽一口冷气,十分惶恐,倒退数步,啊一声,被自己绊倒了,坐在了地上。

    “真是蠢死了!”

    程玉姚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路过她的时候,脚在她的手背上,用力一碾。

    啊!

    她像是没看到一样,踩着赵嫔的手走过去,从地上捡起被银针刺穿的飞蛾,转身走回。

    “你说这飞蛾是不是找死?竟然在赵嫔娘娘脸边飞着,这要是将身上的粉末弄进了赵嫔娘娘的眼睛里,怕是要让赵嫔娘娘疼上一会儿了。”

    程玉姚,她捏着飞蛾,到赵嫔面前,弯腰将飞蛾递到赵嫔面前,认真地问一句,“你说这飞蛾是不是蠢死了?要是伤了赵嫔娘娘的眼睛,这不是要被碎尸万段了?哎呀,赵嫔娘娘你受伤了?刚才都是我不好,竟然没轻没重的伤了你!”

    啪嗒!

    她将死去的飞蛾扔在地上,伸手狠狠的捏住赵嫔疼痛的耳朵。

    啊!

    “松开本宫!”赵嫔嘴唇颤抖着,颤声叫道。

    “对不起啊娘娘,我这手没轻没重的,又要伤到你了。”

    程玉姚松开她的耳朵,起身时眼神清冷的扫了她一眼,盯着地上的死飞蛾。“以后啊,有些东西可要长些眼睛了,免得到时候碍了本宫的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说完转身看向石竹,吩咐道,“扶着龙葵,将她带走吧,我们该回椒房殿了。”

    “是,王妃!”

    石竹扶着龙葵跟随程玉姚身后走着,就听坐在地上的赵嫔娘娘喊道,“来人,拦住这几个贱人,别让他们离开宫殿!把她们抓起来!”口中气势十足,身体却禁不住微微颤抖。

    “本宫奉皇上之命要回椒房殿照看太后,看谁敢拦着本宫?”程玉姚没有回头,停住脚步,声音冰冷的道了一声。

    那声音听起来清冷寒峻,声音冷得比重雪还寒人心骨,语气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暖意,这话一入众宫人耳朵,众宫人心头一震。

    身后的宫人都惊得呆了,呆呆地站着不敢动。没人敢上前,程玉姚又抬起脚步往前走。

    赵嫔被气的刚要怒骂,这时也被一个刚过来的太监扶起。

    她与太监相视一眼,眼底的阴毒一闪而过,低声在他耳边道,“好好送她们三个贱人回去!”

    太监点头,目光望着三个女人离开的背影,阴沉几分。

    程玉姚出了这个宫殿,和石竹一起扶着龙葵回椒房殿。

    龙葵感谢程玉姚救命之恩,跪下叩谢,“王妃,奴婢今日多谢您救命之恩,他日奴婢定会好好报答!”

    “没事了,快起来!”程玉姚扶她起来,见龙葵被打的时候都没落下一滴眼泪,这会儿眼泪却含在眼眶上。

    “走吧,我们一起回椒房殿!”

    “是!”

    程玉姚虽然和前世的故人重逢,心里还是很激动的,但她却知道,这种事除了她不会有人相信的。

    所以她藏住这份激动,尽量隐藏着过去的事,让石竹扶着龙葵,三人一起赶回椒房殿。

    嗒嗒!

    在经过空无一人的宫巷时,程玉姚感觉脊背发凉,像是有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她的背影。

    她一回头,竟然什么都没有,仍旧是空空的宫巷,再无他人。

    “石竹,龙葵,我们快些回去!”

    “好!”

    程玉姚加快脚步,忽然身后的脚步声也加快几分。

    “是谁?”

    她猛地回头,一道快如闪电的身影,突然左右躲闪,朝着她的方向过来……

    “小心!”

    程玉姚大喊一声,一把将石竹和龙葵拦到身后。

    一个人影出现在她面前,寒光瞬间从她脸上划过。

    嗖!

    程玉姚先是侧身躲过一刀,再转回身的时候,看到了对方腰间藏着一把匕首,伸手从对方腰间拿过来。

    当!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用匕首挡住了对方砍下来的一剑,整个人因为对方使力,下叉坐在了地上。

    “王妃!”

    石竹冲上前,想要推开这个蒙面人,却被对方一脚踢翻在地。

    啊!

    龙葵也冲了上来,男人反手就给了她脸上一拳头,龙葵向身后飞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石竹……龙葵……”

    程玉姚看到石竹和龙葵被打,气怒的双眼通红,她吃力的双手握住匕首想要将长剑挡开,长剑却压着她的匕首,一点点切向她肩膀。

    “你是……赵嫔宫中的太监?”

    她观察到了蒙面人身上穿着太监服侍,想到刚才和赵嫔不合,定是赵嫔派人来教训她。

    “不是!”

    男人咬牙喊一声,目露凶光,将长剑猛地往下压。

    嘶!

    程玉姚肩膀被匕首割开一道口子,鲜血流出来很快染红了肩上衣物,疼痛也让她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

    “她想要杀我?那就要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

    程玉姚知道拼力气她不行,那只有靠智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