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五十二章: 动她,偿命
    程玉姚看到石竹和龙葵被打,气怒的双眼通红,她吃力的双手握住匕首想要将长剑挡开,长剑却压着她的匕首,一点点切向她肩膀。

    “你是……赵嫔宫中的太监?”

    她观察到了蒙面人身上穿着太监服侍,想到刚才和赵嫔不合,定是赵嫔派人来教训她。

    “不是!”

    男人咬牙喊一声,目露凶光,将长剑猛地往下压。

    嘶!

    程玉姚肩膀被匕首割开一道口子,鲜血流出来很快染红了肩上衣物,疼痛也让她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

    “她想要杀我?那就要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

    程玉姚知道拼力气她不行,那只有靠智慧了。

    她忽然松开匕首,匕首的刀刃虽然割入程玉姚的肩膀,她却空出了一双手可以反抗。

    从袖口中抽出银针,程玉姚在忍受着被匕首割入肩膀更深几分的疼,捏着银针,如数插进对方握剑的手腕上。

    啊!

    男人疼的松开长剑,见自己的手像是扎成了刺猬。

    “该死!”

    他挑起手掌要扇打在程玉姚的脸上,程玉姚拔掉肩膀上的匕首,猛地刺过去。目光中寒意逼人。

    啊!~

    男人的手被匕首刺穿,疼的惨叫一声。

    程玉姚抓住他的手臂,一膝盖顶在了他的腿间。

    啊!唔!~

    蒙面男人发出一声奇怪的惨叫声,双手捂住疼痛部位,弓起身子。

    程玉姚趁机扯掉了他脸上的黑色面巾,看到了一张看起来比较秀气的小脸。

    果然是他?赵嫔身边最宠爱的太监,也是她的心腹?

    男人见他的容貌被看见,伸手抓住程玉姚的脖子,想要掐死她。他恨不得一口把程玉姚撕碎,撕碎成一片一片的。

    程玉姚的双脚已经腾空而起,因为窒息,脸色涨红。双颊晕红。

    “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我死……别做梦!”

    男人冷笑一声,在男人手指紧扣程玉姚脖颈的时候,程玉姚找到机会,抬脚猛地踢到男人被匕首插着的那只手。

    啊!

    他因为剧痛,又不想饶了程玉姚的活路,就将程玉姚用力的抛到了空中。

    程玉姚在空中长发飞扬,衣摆翩飞。

    她看到了石竹爬在青石地上,紧张的喊她,朝她伸手。

    她也看到了龙葵满脸是血,嘶声裂肺的喊着她的名字。

    哗啦!

    耳边是空气划破的风声,程玉姚看到了她的身体一点点朝着青石砖上摔下去。

    这一摔她会死吗?

    她不知道,虽然她不惧怕生死,但她还是想活着。

    对!她要活下去。

    为了活着,她双手护住后脑勺,就算摔断了骨头,疼的要死,她也要留有一口气活下去……

    “程玉姚!”

    一道熟悉的声音钻进耳朵里。

    程玉姚寻声望去,看到一身藏青色的长衣飞来,随后她的脸埋进了这个男人结实的怀中,和他一起落下。

    “曹添峰?”

    程玉姚张了张嘴,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王爷?果真是王爷来了吗?臣妾恍如置身于梦中,臣妾不是做梦吧?”

    曹添峰眼中晶莹的泪水在打转,眼光中满是柔情、关切、心疼、怜惜,紧抱着程玉姚,说道:“程玉姚,你不是做梦,是本王来了!本王不是抱着你吗?”

    曹添峰的声音激动、温存、而歉疚在程玉姚耳边响起 语罢,曹添峰俯下头去,亲了亲她脸颊,那吻仿佛轻轻印在她疲惫的心头,让她觉得非常安慰。程玉姚胸口一热,眼眶顿时红了,心底涌起一份难言的感动。“瞧王爷眼睛红肿了,是不是没睡好啊?臣妾让王爷担忧、操心了,费心不少。”

    曹添峰没有回答她,看到她肩上还在滴血,双眼像是被血染红了一样,将她抱在怀里更紧几分。

    程玉姚疼的蹙了蹙眉头,感觉这个男人像是要将她的骨头给碾碎了一样。

    “是你……伤了她?”

    太监见到是恭亲王,哪敢回话,转身要逃。

    “想死!”

    曹添峰抱着程玉姚,仍旧脚步飞快,拿出飞墙走壁的轻功绝技,凌空飞身,追上了那个太监,一脚踢中他的后腰。

    啊!

    咣当!

    太监被踢趴在地上,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腰骨像是被踢碎了一样,爬都爬不动还剧痛难忍。

    咯吱咯吱!

    啊!~

    一声悠长的惨叫声后,程玉姚从曹添峰的怀中挪开脸,看到了那个太监的头被曹添峰踩在脚下,碾的血流不止。

    他一脚将满头是血的太监踢开,太监的身子飞了出去,撞在了宫墙上,咣当一声又掉在地上。

    最后满身是血,一动不动,变成一具尸体。

    “就怎么死了?”

    程玉姚虽然也想要杀死这个太监,但她可不想让他死的这么早,毕竟他还有用处。

    “怎么?你还舍不得了?”

    曹添峰低沉的话,让程玉姚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虽说和刚才被人跟踪和盯着一样脊背发凉,但她知道曹添峰不会杀她。

    “才没有,只是想着还有用处!你却把他杀了。”

    “自己都快要命不保了,脑袋里还能想这些?”

    曹添峰抱着程玉姚往前走,眼神冰冷的扫了她一眼。

    他的视线虽然冰冷,但程玉姚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热心和在乎,不然也不会刚才救下她,更不会因为她勃然大怒的杀死那名太监。

    “谢谢你刚才出手救我……”

    “请不要说这样的客气的话了。”

    “谢谢王爷……”

    “这话听得本王耳朵起茧子了。请不要说这样的客气的话了。”

    嗯?

    她有经常这样说感谢的话吗?

    不就是救了她吗?她还不是也救过他一命,这叫互帮互助,不是吗?

    “石竹和龙葵她们……”

    “等下本王会让姜良过来,带她们回去。”

    “哦!”

    石竹和龙葵也受了伤,程玉姚虽然不放心他们,但也不是她能扶走的,毕竟她肩上也受了伤。

    程玉姚雪白柔嫩的手臂轻轻环着曹添峰的腰际,头靠近了曹添峰温热的胸膛,依偎在曹添峰的怀抱里,做出小鸟依人状。她盈盈抬眼,浅浅一笑,语气软软唤道:“王爷……”她那种眉眼之间散发出的一股魅惑的气息,那眼神,真勾人。

    曹添峰搂着程玉姚的脖子笑着把她抱在怀里,曹添峰胸部感到的是她身上的温软,鼻中闻到的是她的香气。曹添峰抱着程玉姚温软如绵的身体,看到她肤似玉雪,眉目如画,不由得心中一荡,曹添峰抱着她走。

    这条宫巷很快就走出来了,但程玉姚竟会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因为出了这条僻静的宫巷,就会有宫人进进出出,曹添峰一定不会抱着她走。

    在出了宫巷的时候,一个纤纤玉立的美人站在那头。

    “峰哥!”她高兴的招了招手,刚要走过来,忽然停下脚步。

    “峰哥和恭亲王妃还真是恩爱,时刻都不离开对方。”

    又是这朵小白莲?

    程玉姚都能想到,等下曹添峰一定会因为见到那个女人尴尬,赶紧将她扔下去。

    她本来想豁达的从他身上跳下去,心里惦记别的女人的臭男人,老娘她不稀罕。

    但是今天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致,竟然想要跟那朵小白莲一决高下。

    她双手忽然攀住曹添峰脖子,眼神谄媚的看向男人英俊的脸。她的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她一双尾角上挑的凤眼波光流转,妖魅带笑,“王爷,人家要掉下去了?能不能抱紧一点?”

    ……

    她双手忽然攀住曹添峰的脖子,眼神谄媚的看向男人英俊的脸。她的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她一双尾角上挑的凤眼波光流转,妖魅带笑,“王爷,人家要掉下去了?能不能抱紧一点?”

    “抱紧一点?”曹添峰半眯着眼,望着怀里像狐狸一样狡猾的女人。

    “嗯!人家要掉下去了呢!”

    程玉姚虽然嘴上这样说,双手却是诚实的,赶紧十指交叉扣紧在他后脖颈上,免得被他扔下来。

    感觉到了女人的紧张,曹添峰也饶有兴致的想要跟她逗弄一下,故意松开了手。“那本王放你下来吧!”

    “不要!我腿也受伤了。”

    程玉姚双手抓紧了,整个人在曹添峰的脖颈上荡秋千一样,样子尴尬极了。

    就在这时,忽听得一个清泠泠的嗓音响起,“恭亲王妃,峰哥不喜欢你这样缠着他,你就别这样粘着他了!”施萍儿快步走来,想要将程玉姚从曹添峰身上拽下来。手还没碰到程玉姚的身子,就被曹添峰向上一提,结实的手臂再次横抱住了程玉姚。

    “看在你受伤的份儿,本王就送你回去好了。”

    “多谢王爷!”

    程玉姚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还故意将脸贴在了曹添峰怀里,对着施萍儿得意的勾起唇角。

    “峰哥,萍儿听闻太后中毒了,就从穆妃娘娘殿中离开,回府拿来了解毒丸,想要给太后娘娘送去,看看能不能医治好太后。”施萍儿将准备好的药瓶拿出来,恳切的看向曹添峰,“你随萍儿一起去找太后好不好?”

    “不必了,皇祖母已经无恙了!”

    曹添峰对她说完,抱着程玉姚从她身边经过。

    施萍儿心里咯噔一响,太后被医治好了?难道又是程玉姚救了她?

    她恨恨的咬了咬唇,这个程玉姚,总是跟她抢,破坏她的计划。

    既然那么爱跟她抢,那就看谁的演技更高一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