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五十四章 疼就喊出来,见不得人的事
    程玉姚想到包扎伤口,一定不能穿着衣服包了,可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帮她?

    不然找个宫女过来帮忙?

    在她挣扎着想这件事的时候,一双大手朝着她伸来……

    程玉姚看到那双手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的手心因为常年习武,有些粗糙,擦通了她的肌肤。

    “曹添峰,你干吗?”

    “不脱衣服,怎么继续包扎伤口?”

    曹添峰心里想道:“本王帮程玉姚身上擦药,包扎伤口,本王自然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倘若她是别的女子,这般畅开了衣衫,露出胸脯,叫本王身上擦药,包扎伤口。本王怎么也不想瞧她一眼。本王怎么也不想碰她一下,很可能本王一碰到皮肤,有如碰到炭火一般,立即缩手。呸,别的女子的身材哪有她怎么美呢?程玉姚比别的女子美上千万倍,她只要愿意,本王自然要瞧……”

    曹添峰抱住程玉姚,准备脱下她的衣服。程玉姚登觉害羞,她用一只手,死死抓着领口不放,“不用,我想找个女人来!”

    “这种事,女人哪里有男人力气大!”曹添峰也在扯她的衣领。当曹添峰看到她乳酪一般的胸脯,鼻中闻到一阵阵淡雅的香气,微感诧异,一颗心不自禁的怦怦而跳。

    门口,姜良扶着石竹,听到这令人脸红心跳的话,顿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曹添峰,你再这样,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就你?还留点力气,等下喊叫吧!别怕疼!”

    “曹添峰,你小看我?”

    “本王就不信,你不疼不喊!”

    姜良和石竹对视一眼,两个人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心齐的同时往后退两步。

    “我看你伤的挺重,带你去找太医看看?我认识几个太医,人还不错,定会帮忙。”

    “那就有劳姜侍卫了。”

    姜良和石竹心照不宣的转身离开。

    寝殿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程玉姚死抓着领口不放,瞪着一直扯着她领子的曹添峰,持续作战,僵持不下。

    “曹添峰,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这样的行为,和变态无异。”

    “那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身上的肉怕是只有两三两,还会怕男人看吗?是怕被男人笑话吧?”

    这是冷血无情的恭亲王殿下吗?这嘴巴毒的,真是够可以了。

    程玉姚誓死不从,“你放手,我自己来!”

    “信你?不如信鬼!”曹添峰不信的瞪了她一眼。

    “王爷,有蛇!啊!”

    程玉姚忽然松手,脸色惊恐的指着前面,曹添峰看到了,还真以为有蛇,站起从腰间抽出长剑。“在哪里?蛇呢?”

    程玉姚虽说是左手,但这个时候还是发挥了她急救时锻炼出来的手法,很快将右肩头上的伤口,用纱布卷给缠了几道。

    “就在那里,你好好找!”

    “程玉姚,你耍本王?”

    曹添峰找不到蛇,意识到这是程玉姚的诡计,等他转身的时候,就见程玉姚背对着他坐在床边。

    “帮个忙,系个结!”

    曹添峰将长剑收起,恨恨的走过去,在给她系纱布的时候,恨不得勒死这个女人算了。

    真是好坏不分,难得他好心想要帮她。

    但眼神看到了她肩膀上染红纱布地方,他刚要使力的手,这一刻也松软了下来。

    “好了!”

    他尽可能动作轻的给她系好后,就见程玉姚赶紧趴在床上,“多谢王爷热情的给我医治啊,好了,你可以走人了!”

    “嗯!”

    曹添峰临走的时候,将被子拉起,盖在她身上,随后双手背在身后离开。

    见到曹添峰走了,程玉姚这才从床上坐起。

    “这个曹添峰不会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吧?不然也不会对我这么好?”

    她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曹添峰对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看了眼她受伤的肩膀,程玉姚半眯双眸,“既然你这么早就想要杀我灭口?那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回敬你下好呢?”

    她起身找了一套合身的衣裳,忍着疼换上,掩藏住她受伤的地方,推开寝殿的门走出去……

    ……

    绯烟殿。

    “滚,都给本宫滚出去!”

    一向嚣张跋扈的赵嫔,再望见满身是血的那具尸体时,崩溃的大喊。

    宫女和太监们,速速退出了殿堂,生怕离开晚了,就会被赵嫔娘娘处罚。

    “决明表哥……”

    她跌跌撞撞的走到那具尸体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扑到了满身是血的尸体身上。

    “决明表哥,你醒醒啊,你怎么能这样言而不信,丢下红藤不管呢!”

    她满面是泪,捧起那血肉模糊的脸,心痛道:“我十四岁入宫,你就随我一同进宫,这十几年里,你一直细心照顾我,不曾离开我……

    为何要在这个时候丢下红藤不管?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离开红藤呢?”

    呜呜呜!~

    呜咽声充斥了整个殿中,听的人心颤难受。

    赵嫔更是抱住这具尸体,像是昔日里他们抱在一起,不曾松开。

    “你们不能进殿,赵嫔娘娘已经歇息了?”

    “你一个人小小的贱婢,也敢拦着本宫,还不给本宫赶紧滚开!”

    啊!

    碰!

    外面嘈杂的声音,并未影响殿中赵嫔娘娘痛声哭泣。

    殿门被人推开,一干人风风火火闯进了殿中,为首的正是后宫之主皇后娘娘施阿娇。

    “赵嫔,没想到你会为了一个低贱的狗奴才,哭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这个狗奴才有什么奸情。”

    赵嫔满眼通红的看向皇后,唇角动了动,从满身是血的尸体身上爬起。

    “皇后娘娘不是在早上被吓晕了过去吗?怎么还有时间来嫔妾这里说这些风凉话?”

    皇后施阿娇哼笑一声,“你现在跟本宫顶嘴,本宫自然不会跟你一般见识,但等下本宫要是知道了你的秘密,定要你好看!”

    她一甩袖子,对身后人下令,“来人,去验一验这具尸体的真身,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个太监阉人。”

    赵嫔听到这话的时候,瞳孔睁大,赶紧拦在了尸体面前。

    “人死就让他安息吧,皇后娘娘你为何要这等侮辱一个尸体?”

    “侮辱尸体?本宫看你是心虚了吧?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去验?”

    “遵命,皇后娘娘!”

    一个老太监走了出来,他给几个宫女使眼色,宫女们赶紧按住了赵嫔。

    赵嫔边挣扎,边怒喊,“放开本宫,你们这几个小贱人,再不松开本宫,本宫就要了你们的贱命……

    不要碰他,你个死太监要是再碰他,本宫就要了你的狗命!别碰!”

    皇后等人转过身去,老太监去给死去的尸体验身,很快就听到老太监禀报。

    “皇后娘娘,老奴已经给小太监的尸体验明真身,是个男人,带把的,根本就不是阉人。”

    赵嫔含泪摇头,“你胡说,他明明是个阉人,怎么可能是正常的男人……你胡说!”

    啪啪!

    皇后施阿娇抬手给赵嫔脸上狠狠两巴掌,打的赵嫔鼻下流了血,咣当一声摔倒在地上。

    “事到如今,还敢在这里跟本宫狡辩?将赵嫔娘娘拖进冷宫,再将她日日夜夜跟她表哥奸情的事情禀报皇上,让皇上给她最后处置。”

    “表哥?你知道他是我表哥?皇后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这件事?为何要现在对付我?”赵嫔红着眼,愤怒的问皇后。

    却见皇后看了眼跟随的宫人之中,朝着一人挥了挥手,“出来吧,也好让这个贱人死的明白。”

    ……

    “是,皇后娘娘!”

    一身水蓝色衣裳的美人,从宫人中施施然走出来,只见她身姿苗条,皮肤白皙,脸上不施粉黛,发髻上并无珍贵金银珠钗,髻上只簪一朵红瓣花枝并一支白玉簪子。全身上下统共只用红白两色,分外素雅清丽。她打扮得好生素净,虽然穿得简单了点,她素净的模样,好雅清,仍掩盖不了她与生俱来的美丽,淡妆雅服,而姿态明秀,风姿嫣然,笔不可描画,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贵气。

    “恭亲……王妃?”赵嫔看到是她,瞠目结舌。

    “怎么?赵嫔娘娘很惊讶会是本宫吗?”

    程玉姚走出来,先是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尸体,再看一眼狼狈的赵嫔,不由得笑了。她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冷笑数声。

    “你个贱人,你笑什么?你又怎么知道,他是本宫的表哥?”赵嫔怒目瞪着程玉姚问道。

    程玉姚叹口气,敛了笑意,冷冷道:“你所做的事,难道你真的打算不承认吗?宫女是什么?宫女和嫔妃都是属于皇上的女人!对于言行举止应该特别小心谨慎。不失端庄才行!不可以背叛皇上!干偷鸡摸狗的事情!这就是宫廷里的规矩!”

    “赵嫔娘娘,你说你怎么就不会小心点呢?今日本宫无意间经过你的殿中,正好看到你和这个太监拉拉扯扯,眉来眼去,还跑到了隐秘的地方私会。就连你叫他决明表哥,和他卿卿我我的事,我都亲眼看到了。赵嫔娘娘,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你胡说!”赵嫔摇头,并不相信她说的话。

    “是吗?!”程玉姚目光从赵嫔脸上扫过,带着锐利的芒刺,她取出一封书信一举,“那么是别人故意编造谎言,诬陷你吗?你看这是谁的?你说你没有违反,那么这是什么?!”

    在这一瞬间,赵嫔一愣怔,拼命摇头,语气斯厉道: “这怎么可能呢?! 不,这不可能!!绝对没有这件事!我真的没有这样的!真的不是像你说的那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