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五十六章 虎狼之词,他的礼物
    程玉姚心咯噔一声,难道他的意思,是想让她脱衣裳?

    “我自己能换药,用不着你!”

    “真的?”

    “嗯!真的,我难道还能说假话不成?”

    曹添峰倒没有执着于脱她衣裳的事,不过重叹一口气,对她说起一件事。

    “秦轩已经送王府书信,说他三日后会赶回塞外镇守边关,后天会去王府看你!”

    曹添峰口中的秦轩正是疼爱她的亲哥哥,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程玉姚着急的站起来。“后天,太后娘娘让我去青山寺祈福,我已经答应了,这怎么办好?”

    曹添峰看到程玉姚很是着急的样子,皱了皱眉头,道:“要不本王跟太后说,要她换个人去寺庙祈福?”

    “好啊……”刚说完好,程玉姚觉得毕竟承诺了太后,这样不太好。

    她叹口气,坐回了床边,“可是我都已经答应了太后,会替她到寺庙祈福,若是不去,这样不好。”

    两个人坐在床边,都沉默了一会儿。

    曹添峰忽然抬头,想到了什么道:“要不这样,你明日速回丞相府,去见秦轩,到了晚上宵禁之前赶回宫中?”

    “可太后这里……”

    曹添峰知道程玉姚担心太后会出现什么事,就承诺她,“你放心,太后这里本王会替你好好照看她。”

    程玉姚没想到曹添峰竟然也会有这样的血肉之情,知道为她着想了。

    不对啊!物极必反必为妖!

    “说吧,你到底想要让我为你做什么?不然你也不会主动帮我?”

    曹添峰眯起一双深邃的眸,冷笑两声,“没想到恭亲王妃竟然聪明了,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别废话,赶紧说,我要看看,能不能帮你办妥,办不好我可不会让你帮忙,免得勒索我!”

    曹添峰薄唇扬起,英俊的容貌忽然靠近……

    “你干什么?离我远点?”

    “离远点,本王怎么跟你继续……”

    程玉姚怎么感觉听到了虎狼之词。

    “你说什么……继续?有话快说,别磨磨唧唧的!”

    男人英俊的容貌放大在她眼前,她竟然看不出他脸上有什么难看的地方,就算脸皮晒黑了,皮肤竟然也不粗糙,看起来倒是皮肤很好。

    恭亲王曹添峰看到程玉姚盯着他看,便问道,“你一直盯着本王看,难不成对本王起了色心?”

    “我呸!”程玉姚用手臂将他推开,刚才也是真的没忍住,我呸了一声。

    曹添峰瞬间变脸,脸色阴沉的如阴雨天气的乌云一样凝重。

    “我……刚才是嗓子不舒服……嗯!这么动了动嗓子,现在好多了。”

    程玉姚觉得这理由鬼才相信,但现在她真的尴尬到,不知道找什么理由说好了。

    曹添峰一想到他刚才想撩拨下这个女人,竟然还被这个女人嫌弃的呸了一声,心里好受都奇怪了。

    他的玩心也没了,正襟危坐在床边。

    “帮本王跟秦轩要他带回来的好酒,一壶酒就够了。”

    “真的就只是酒?”

    程玉姚想掏耳朵,怕自己听错了,这会儿耳朵都要竖起来了,生怕是在自己的幻听。

    “对,就是一壶酒!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去!当然回去了,王爷,那我就先谢过你了!放心我给你要三壶酒回来。我们明日晚上不见不散。”

    看到程玉姚兴奋的样子,曹添峰嫌弃的皱了皱鼻子,冷着一张脸一开。

    程玉姚才不管曹添峰眼中的她是什么样子,她高兴的躺在床上,想着明日要去见到哥哥了,兴奋的哼着小曲伴睡。

    曹添峰回到寝殿,看到那边有一面铜镜,坐在铜镜前照了照。

    “本王是哪里丑了?她竟然还啊呸本王?”

    曹添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仔细的看了一会儿,“没有啊,本王觉得这张脸仍是那么英俊不凡!嗯!是英俊不凡,没错!

    为何那个女人就是看不到本王?难道她有眼疾?说不定真是,改日是要让李太医给她好好看看眼睛。”

    咳咳!

    咳嗽声从身后传来,曹添峰赶紧回身,看到是姜良站在那里。

    “你什么时候到的?”曹添峰怕刚才说的话被姜良听到了会笑话他,板着一张脸质问他。

    “刚来,王爷您找姜良有何吩咐?”

    姜良学精了,才不会告诉王爷,他从王爷对着镜子一遍遍的说自己英俊,还有什么王妃对她说啊呸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他后面了。

    王爷怕是上次因为重伤,脑袋也受伤了吧?不然也不会对着一个镜子自言自语的。

    曹添峰得知姜良没听到他说的话,这才松口气,吩咐道,“明日你随王妃回丞相府,护她安全!”

    “王爷,你是关心王妃吧?王爷,你终于知道王妃比那个施小姐对你好了吧?”

    姜良异常的兴奋,曹添峰怒了脸色,抄起桌上的一个盒子,朝着他砸了过去。

    啊!

    姜良额头被砸出一个青包,最后接住了这只盒子,“王爷,你想送给王妃礼物,也不用砸微臣吧?

    算了,微臣就当是为你们二人牵牵红线,愿意为你们牺牲好了,那是王爷喜欢王妃才赐给王妃的,自然是越贵重越奢华越好喽,既然王爷喜欢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没有别的吩咐,姜良告辞了!”

    “那个……哎!”

    曹添峰本来想唤住姜良,奈何那人像个猴子一样,脚底飞快的溜了。

    曹添峰一想到明日还要替程玉姚照看太后,就心里安慰自己,他是孝敬皇祖母,又不是为她做事。

    躺在床上那一刻,曹添峰一想到等程玉姚那个女人回来会带回三壶好酒,不由得笑了,“有好酒喝,就好!”

    翌日,曹添峰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日上三竿了。

    他赶紧起床,要去椒房殿照看太后,离开寝殿的时候,无意间瞥了桌案。

    盒子?他的盒子……砸了姜良?现在是送过去,在程玉姚手上了吗?

    ……

    程玉姚在天空泛着鱼肚白,宫门打开的时候,就出了皇宫。

    一路上有姜良护着,倒也安全,直到丞相府门口。

    “王妃,慢着点!”

    “好!”

    程玉姚在踩着马凳下马车的时候,姜良扶了她一把。

    在她下马车后,姜良像是想到了什么。

    “王妃,你瞧姜良这记性,怎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哝,这是王爷让我交给您的。”

    姜良将一个盒子递给程玉姚,程玉姚光是看这盒子,是用紫檀木雕花手艺做成,真是精致!想来里面的礼物,定是珍贵。

    “是王爷他……给我的?”

    “千真万确!”

    程玉姚觉得贵重,一开始没敢接过来,后来见姜良这样肯定,她想了想就伸手接过来。

    “二小姐回来了!老爷不在家,快去禀报夫人!”

    “是!”

    听到门口侍卫的声音,程玉姚想要打开盒子的手,终是停了下来。

    “姜良,我们进府吧!”

    “是,王妃!”

    姜良刚起了兴致,想要看看这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宝贝,要知道王爷可不怎么会是送礼物的人,要是里面是一个死蛇头之类,他也好保护好王妃啊。

    他心心念念这件事,眼睛盯着程玉姚手中捧着的盒子,跟着她一起进了程丞相府。

    程玉姚没有到处走,而是先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她到的时候,老夫人正在和二姨娘迟秀珠谈笑风生。

    迟氏摆弄着头上的金钗,打扮的珠光宝气,在她面前得意的笑着。

    见到是程玉姚来了,老夫人孟氏脸色不怎么好看道:“哎呦,这人啊,曾经说的自己多好一样,还不是仗着自己是王妃尊贵的身份,就没管我这老婆子!”

    迟秀珠笑着拍了拍老夫人的手,然后起身给程玉姚请安。

    “给王妃请安!”

    程玉姚又岂会不知道,二姨娘这是故意的,她是想让她在老夫人面前难堪。

    老夫人孟氏也从椅子上起身,坐着要给程玉姚请安的架势,“老身给王妃请安啦!”

    她说的不情不愿,阴阳怪气的,这也让程玉姚确实脸色不怎么好看,赶紧扶了她一把,“祖母,您快起来,您这样岂不是折煞孙女了!”

    程玉姚去扶她的时候,她故意甩开她的手。

    “老身可不敢不给恭亲王妃请安!”

    “祖母,您一定是因为孙女走的匆忙,没给您打声招呼,也没给您针灸,再跟孙女置气吧?孙女这不回来了,来给你针灸来了吗?”

    程玉姚虽然三言两语,却句句都对了老夫人的意思,她看向程玉姚,不敢确定的问一句,“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不,二姨娘也在这,让她作证便是了。”

    程玉姚边说,边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牛皮袋,将袋子打开,里面摆列着长短不一,但都很雪亮的银针。

    二姨娘迟氏一看这银针,脑袋里想到了那天她从窗外看到,程玉姚将老夫人给扎死的画面,脊背冷汗直冒。

    “王妃,臣妇想到还有事没做,这就去做,等下再来看您!”

    “别叫什么王妃不王妃的,还叫我玉姚就好。二姨娘,要不你也别急着走,等下我给你和祖母一起针灸如何?”

    “什么……要给我针灸……不用,不用了……”二姨娘迟氏吓的面容失色,连连后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