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惜空令 > 第一卷:弱冠 第九章
    殿试结束后,一切回归了以往的样子,我继续跟着老师修炼,共工收了楚沐宇当弟子,殿主还是那么神出鬼没,跟个老小孩似的。

    我专心修炼,一直压制着自己不突破,厚积薄发,这也让我在同辈中成为等级最低的一个,不过老师告诉我要心无旁骛,不管他人。

    三年后。

    战神殿内,殿主和老师以及共工都正襟危坐,神情严肃。

    这三年我一直修炼自己肉身强度,为的就是将来厚积薄发,可以更好的继承北斗七龙王的能力,楚沐宇已经是三十八级玄灵师,而我只是仅仅升了一级,依旧停留在元阶。

    但是这三年,我的精神力缺进步不小,从当初的纵观初阶提升到了现在的须弥初阶,而肉身强度也可以和魂阶灵兽媲美。

    老师告诉我,战神殿外出完成任务的三名学员遇害了,这战神殿来说,无疑是示威,战神殿放出悬赏令,抓到凶手将会有战神殿的丰厚答谢。

    凶手还是被抓到了,是武执教外出历练时抓到的,凶手是一个叫做九离涧的组织的成员杀害的,老师说九离涧是大陆命灵师中的的毒瘤,九离涧的命灵师以邪修为主,靠吸收其他命灵师的灵魂的修为来增强。

    老师说九离涧明面上不与任何帝国或组织发生冲突,却总爱在背地里搞小动作,与各大组织暗地较劲,做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而且老师说九离涧这么猖狂的原因是因为有圣宗域日月帝国的支持,九离涧在大陆上各个地方都有分部,总部就在日月帝国,日月帝国是一个资源极其匮乏的国家,这个国家就只能靠掠夺来补充自己国家的资源短缺,久而久之,就成为了众矢之的,然后九离涧就找上了日月帝国,两家一拍即合,狼狈为奸,据说日月帝国的人还与妖兽族有勾结,九离涧杀害我们的学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殿主这次动了大怒,打算联合皇室,彻底清楚九离涧在楚帝国的分部。

    “他们不是在暗处吗?”我问道。

    老师说:“武安这次抓到的人已经被殿主施以精神控制,对他们的大脑进行了深度探测,得到了可靠的情报,空儿,因为这次事件,我要和殿主亲自出手,你最近不要离开战神殿,为了保证你家人的安全,我们之后会将你父母接到战神殿,我离开的日子里,你修炼不可落下,要是有什么事情就找共工。”

    假期接近,我本来打算回家的,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老师也这么说了,我不好说什么,一切都听老师安排,我其实挺想跟着去的,但是我的修为太低,去了也是添乱,只好就此作罢。

    三天后,我父亲和母亲就被接到战神殿了,一年没见,我激动的跑向我的父母。

    老师说:“记得勤加修炼,我回来后要检测的。”

    父亲对老师道:“刑殿主,你就放心吧,我来监督空儿。”

    因为我是和老师一起住的,所以父母的住处安排在了其他宿舍,不过不影响我们日常见面,白天我可以和父母聊聊天,晚上我回住所冥想,命灵师大部分睡觉时间都是靠冥想来度过的,除非向我三年前抗压后那样,不然一般睡觉都是用冥想来代替的。

    这次战神殿广场内聚集了众多人,殿主,老师,还有楚沐宇父皇,楚帝国现任帝王天誉大帝楚庄。

    天誉大帝负手而立,面露凝重之色,道:“大楚的将士们,九离涧残害我楚帝国人民数载,今天,深受其苦害,今天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这一战,我们要打给九离涧看,我们楚帝国不容侵犯……”

    殿主道:“三日后,我们将正式行动,希望各位可以做足充分的准备,此次行动后,战神殿和帝国将会为大家给予丰厚答谢来报答大家为帝国做出的贡献,此次行动命名为猎魂行动。”

    下午。

    父母被安排到了空置的执教宿舍。

    “空儿,这些年来你进步很大,我和你母亲都很高兴,我们的空儿能有如此成绩,我也对得起你爷爷了。”父亲道。

    母亲道:“空儿,我和你父亲都不是什么出名的命灵师,教不了你,当初将你送到战神殿是我们这辈子是正确的决定。”

    父亲的命灵是一杆长枪,灵力五十九级,因为早年受了暗伤无法治愈,导致父亲一生无法突破六十级大关,而母亲的命灵是一对飞镖,四十八级灵力,因为资源不足等诸多原因,难以前进。

    现在我是父母最大的希望,我一定不能辜负父母的期望。

    父亲道:“空儿,这么多年,我想试一试你的能力,战神殿的演武场在哪里,我们父子俩好好切磋切磋。”

    午饭后,我带着父亲和母亲来到了战神殿的初级演武场。

    演武台上,父亲道:“空儿,父亲虽然早些年受过暗伤,但还是有一定的实力的,来吧,空儿。”

    父亲双臂打开,一杆银色长枪竖立这浮在父亲身前,父亲道:“空儿,我这杆枪名叫越天,越天枪!”

    “空儿,来了,地灵,破云刺!”父亲的擎天枪上带着银白如实质般的枪芒向我刺来。

    我开启精神力,使出殿主交给我的精神穿刺,父亲似乎神情恍惚了一下,我使用闪刺瞬移到父亲身后,道:“戟道,贯拍!”父亲转身道:“元灵,破锋!”挡下我这一击,在次道:“玄灵,寂灭!”越天枪亮起灿银色光芒,接着所有光芒都汇聚于枪尖之上,父亲道:“空儿接好我这一击,这是单体攻击。”

    我道:“北斗龙翼,开!戟道,万震!”斜月三星戟拍向地面,沿着父亲的方向,不断有地刺突起。

    父亲眼看来不及抵挡,将这一击全力刺在地面,阻止了地刺的蔓延。

    母亲道:“可以了,停下。”我和父亲收回命灵,走下演武台,父亲问我:“空儿,这演武台被我们破坏的不成样子,没事吧。”

    “没事,这演武台是有灵合金打造,只要注入一定的灵力就会自动恢复。”说完,我向演武台开始注入灵力,慢慢的,演武台上被破坏的地方就恢复了。

    父亲道:“空儿,你真的只有二十九级吗?”

    我道:“对呀,这些年我一直在压制自己的灵力,为的就是厚积薄发。”

    父亲道:“那你那些灵术可不止两个。”

    我道:“那是殿主传授与我的戟道,戟道是一种功法,并非灵术,而龙翼是我在获得灵核时获得的,刚才你恍惚那一下是精神力攻击。”

    父亲道:“很不错,我儿子居然是精灵双修的命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