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九岁的我制霸了大唐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举手之劳而已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举手之劳而已

    好家伙,你不反驳还好,一反驳反而要多抄三十多万字的书!

    你连一个九岁的小皇帝都说不过,你怎么当的宰相!

    “其实咱们想开一些就好了。”

    见气氛陷入尴尬,裴寂硬着头皮说道:“你们想想,陛下让咱们抄书,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这还用说吗!

    不就是为了让文武百官不安生吗!

    三人目光幽幽看着他,选择一声不吭。裴寂肃然道:“其实老夫觉得,陛下也是为了咱们好,你们还记得当时陛下让咱们先接种牛痘,为万民表率吗?这抄书也是一个道理,现在长安城内的书籍能有多少?少得可怜,更不消说那些平头百姓,所以此次文武百官若是能抄书,来让更多人能读得到书,岂不也是功德一件?”

    “……”

    三人盯视着他,恨不得抄起酒樽砸他头上。

    老子们就不能花钱雇人抄书吗?

    非得文武百官自己抄?

    这个时候了,你还给小皇帝辩解?!你到底是哪头的?!

    “事已至此,无力回天啊。”

    萧璃一脸无奈道:“现在还能怎么办,陛下都出巡了,想要谏言也找不到人,只能先这样办了。”

    陈叔达迟疑道:“你说不抄行不行?”

    “可以啊,怎么不行?”封德彝看着他,冷笑道:“无非就是王元、巫启山、刘钰他们那样的下场。”

    “……”

    那几个人都特么凉了。

    萧璃叹了口气,随即望向裴寂,道:“裴丞相,其他百官都已经通知到了?”

    裴寂额了一声:“还没有。”

    “那就别耽搁了啊。”

    萧璃翻着白眼道:“这么大的事,得赶紧让文武百官知晓啊。”

    你这是想老夫死啊!

    裴寂哭丧着脸,特么跟这些关系最好的同僚说了,都能激起这么大反应,要是跟那些关系一般的同僚说,恐怕当场就能打起来。

    可是不说又不行啊。

    裴寂顿时有些纠结起来。

    夜幕之下,长安城到华州的一处官道驿站上。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中年人,一边擦着汗,一边大步走了进来,看到一个驿卒赶忙道:“劳驾,在下是去华州的,能否在此借宿一晚?”

    那名年轻驿卒打着哈欠瞅了他一眼,懒洋洋道:“可以,二十文钱一晚。”

    青衫中年人眉头一皱,“二十文钱?在下记得沿途驿站,住宿一宿的价格不会高于八文钱,怎会价格翻了将近三倍?”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年轻驿卒嗤笑了一声:“现在我大唐蝗灾肆虐,多少流民都往长安城赶,这来回他们难道露宿街头吗?当然有人是这么打算,可也抵不住那些想要住驿站之人吧?官道上的驿站就这么些,住一间就少一间,价格自然就提上来了,你若是觉得不妥,可以再走个五六十里地,去另外一个驿站啊。”

    那名青衫中年人眉头紧的快能夹死苍蝇,一副犹豫模样。“你是不是没有钱啊?”

    年轻驿卒见他慢吞吞的模样,顿时有些不耐烦,摆了摆手道:“没钱你凑什么热闹,没钱就去外面呆着,天为被地为席也是能活,死不了人!”

    青衫中年人张了张口,最终却一个字没说,而是歉然作揖,打算转身离去。

    “这个人住宿的钱,我掏了。”

    就在此时,一个稚嫩的嗓音忽然从身后响起。

    青衫中年人惊诧的回头望去,就看到一个身穿锦罗绸缎的九岁孩童,带着一大一小俏丽少女,背着小手优哉游哉的走了过来。

    年轻驿卒看到小孩,脸上顿时露出赔笑之色,道:“小郎君既然要为他出钱,那他自然可以住了,小人现在就去给他安排屋子。”

    等到年轻驿卒屁颠屁颠离开,青衫中年人感激道:“在下刘沛,谢小郎君慷慨相助,若不是小郎君,在下今日怕是要露宿街头了。”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九岁孩童笑吟吟看着他,好奇道:“刚才听你说,你要去华州?去华州干什么?”

    “这..……”

    刘沛犹豫了一下,道:“实不相瞒,在下乃是新任的下邽县县令。”

    下邽县?

    九岁孩童讶然看着他,“你既然是下邽县的县令,为何不告知那驿卒?如此一来,他自然不敢怠慢,且无需耗费钱银,就可住宿啊?”

    “小郎君有所不知。”

    刘沛神色凝重道:“此次我大唐蝗灾还未彻底过去,天花之疫虽然有当今天子的接种牛痘之法,可成效并不算快,在下听闻华州之地,乃是关内道中最为严重之地,其中下邽县尤甚,且这下邽县,已有两名县令先后病疾而死,在下觉得其中有所隐情,故而不敢暴露身份。”

    九岁孩童恍然,“你这样做倒是妥善。”

    刘沛笑了笑,随即好奇道:“小郎君怎么称呼?”

    九岁孩童想了想,随即笑吟吟道:“我姓李,叫李下邽。”

    刘沛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你这个名字是不是太草率了?!特么一听就是假的啊!

    我刚说要去下邽,你就整了一个下邽的名字?

    这要不是假的,我脑袋摘下来给你当球踢,刘沛目光怪异的看着他,哪里不知道眼前这位九岁孩童,完全是胡诌出来的名字,摆明了跟自己一样,不打算以真姓名示人。

    刘沛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九岁孩童身后的两位俏丽少女,迟疑道:“小郎君此次要第一日七十九量装叔,你特么个十人事啊!去何地?”

    九岁孩童一脸认真道:“回我的家乡。”

    刘沛好奇道:“是回下邽吗?”

    九岁孩童摇头道:“我去渭南。”

    刘沛:“???”

    看着眼前的九岁孩童,刘沛陷入沉思,这是哪家的倒霉孩子,怎么说话这么隔应人。

    他哪里知晓,站在他面前的孩童,正是李泰。

    刘沛暗暗叹了口气,常言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就算这个孩童在气人,那也是帮了自己一把,作揖道:“此次多谢小郎君了,渭南和下邽在同一方向,要不明日在下与小郎君一起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