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和娃娃亲对象闪婚了 > 第六章:我想明天回学校
    “方离虽然做事不是靠谱,但李记那边应该还是能问出些什么的。”

    为了避开两人间的尴尬,宋则麟本是借故岔开由头,可眼角却恰巧看见了唐梓欣眸子中的怒火。

    “是林妙妙。”

    唐梓欣直接了当的说出了名字,顺带的就把从家里开始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于宋则麟听。

    “这女人还真是贱。”

    在唐梓欣的叙说中,宋则麟的拳头无意识的紧紧捏起,眸中的怒火难掩,沉声说道:“可惜今晚让她给逃了,否则的话,她的下场就会如同李记那样,直接去里面待上几年。”

    “不过就算她今天逃走也不碍事,敢惹我宋则麟的女人,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她。”

    宋则麟的话让唐梓欣心中一暖,才想着将脑袋依靠在宋则麟的肩膀上,却牵动了脖子上的伤口,一声嘤咛声中,又不免惹的某人心疼。

    “我说,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吧,还不赶紧给我回家,真要在这仓库里头秀一辈子恩爱么?”

    恰好从外回来的方离看到了这一幕后,又是一顿牢骚不休,等安置好两人上车后,决定不呆在这两人面前碍眼,独自驱车离去。

    “你怎么会找上方疯子?”

    正享受着某人温柔包扎的唐梓欣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对有趣的事情,睁开眸子看着宋则麟说道:“你不是最讨厌方疯子的gay里gay气么?”

    “没办法,除了这家伙侦探能力以外,我实在想不到有谁能更快找到你。”

    宋则麟头也不抬,手脚笨拙的继续忙活着,可唐梓欣却在心中又是一暖。

    也只有她这重生归来的人,才知道宋则麟和方离两人的隔阂有多深。

    方离是个性子很癫狂好玩的人,这点和沉稳无趣的宋则麟不相同,可他却拥有着卓绝的侦查能力,但凡多大的解密麻烦事,在他手上却都不是难事。

    而两人的隔阂却是因为唐梓欣与宋则麟的婚事,前一世,唐梓欣为了悔婚宋则麟,誓要和晏莫离在一起,哪怕是为此割腕自尽后。

    方离为唐梓欣出头,先是要求宋则麟主动退婚被拒,到后来唐梓欣给林妙妙抵罪,方离再找到证据后想要翻案,却都被宋则麟从中作梗破坏。

    虽然在这件事情上,是唐梓欣对宋则麟的不可原谅要求,可宋则麟却从未对此有过解释,甚至因此,两人最后成了老死不相往来了的那种仇人。

    可现在,面前这个男人竟然为了自己,肯主动低下高傲的头颅找上了方离。

    终于等到宋则麟帮自己包扎完毕,可笑的是,这个手脚笨拙的男人竟在自己的脖子上扎了个白色蝴蝶花。

    唐梓欣强忍着自己不笑出声,盯着车的后视镜看了半天后,开口说道:“我想明天回学校。”

    “可林妙妙……。”

    不等宋则麟把话说完,唐梓欣就直接了当的说道:“我就是想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也许,这是将会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呢?”

    次日,唐梓欣才从迷糊中醒来,就触碰到了一只给自己当枕头的手。

    等彻底的清醒过后,才记起,这是宋则麟昨晚把自己送回家后,非要赖着不肯离去,甚至像个孩子似得,情愿趴在床沿边看着自己睡过去,为的就是能够守护自己的安全。

    唐梓欣悄无声息的床上爬起,下楼溜转许久后,这才想起母亲林月为了自己跟宋则麟拿了订婚证后,刻意的给自己跟宋则麟创造二人世界。

    整个屋内就自己跟宋则麟两人,倒是厨房内却不缺各类食材,好在唐梓欣曾学过插花,下厨钢琴等等技艺,所以,这一顿简单的二人套餐是顺手拈来的。

    等看到宋则麟边扎着领带下楼,静静的在餐桌旁等待的唐梓欣在恍惚间,似乎有了对家的憧憬。

    一顿早餐在温馨中度过,但在和宋则麟的交谈中,唐梓欣表示自己想要走音乐创作的这条道路。

    重生前,林妙妙曾多次擅用了自己的作品,并且迅速的在音乐圈打开了道路,而自己却深陷对晏莫离的情网中,甚至为了央求能多与晏莫离的相处,还主动为林妙妙创作。

    可现在却不同了,自己不仅要把林妙妙打入深渊,还要完成独立的创作,为的就是能一偿当年对音乐的夙愿。

    “我可以利用公司资源帮你,这是我对自己妻子的承诺。”

    宋则麟宠溺的捏了下唐梓欣的鼻梁,笑着继续说道:“但你首先得有音乐打动我。”

    难得宋则麟会对自己是支持的,更能主动提出要帮助自己,唐梓欣在心中暗喜同时,更是懊悔自己当初是有多糊涂,竟然会对晏莫离那般的契而不舍。

    “我想起了那首很火的歌,叫做“大鱼”。”

    唐梓欣思索了片刻后,又次说道:“而我个人的感觉,它将会是我超越的目标。”

    “所以呢……。”

    本还在认真聆听的宋则麟,却诧异唐梓欣突兀的话锋一转,对自己俏皮的眨巴了下眸子后,说道:“我现在要去学校继续修学的同时,顺便看看那林妙妙在做什么。”

    最终,在唐梓欣的再三要求下,宋则麟只能放弃了陪读先生的职务,看着自己那年华十九岁的妻子进入学校后,宋则麟直接拿起了手机,对着电话那头说道:“事情办的怎样了?”

    ……

    学校还是如同平常,处处绿茵堆砌,树下总有诸多学子徘徊,或是在探讨学业,亦或是在谈情说爱呢。

    唐梓欣终究是再次重生的人,格外眷恋这种毫无负担的校园气息,清嗅着清新空气的同时,本要迈步进入学校,可突然的一道人影却拦在了面前。

    “唐唐,你听我解释,我跟林妙妙,我……。”

    等唐梓欣彻底的看清面前的人后,虽说对他有这么大的变化感到诧异,可更多的却是让唐梓欣作呕的感觉。

    就见晏莫离须发杂乱,双眸通红,衣衫不整的极度邋遢。

    这还是那个曾让自己极度迷恋,甚至为了他不顾生命的割腕自杀,却最终落得家破人亡的晏莫离么?

    “让开!”

    唐梓欣冷着脸庞,直接是斥声说道:“别跟我提你跟林妙妙的那些龌蹉事,恶心!”

    “不……,唐唐,你真要听我解释啊,是林妙妙她勾引我的,让我稀里糊涂的跟她做了那些事,可她现在却不要我了。”

    晏莫离哭的满脸都是眼泪跟鼻涕,就差当面跪在唐梓欣面前,为的就是能求得唐梓欣跟他复合。

    “林妙妙跟我分手了,她找了另外一个有钱人了,唐唐,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你了,你会原谅我的,对吧?”

    果然,这晏莫离还真是贱到了极致。

    可他越是这样,却让唐梓欣越发的瞧不起,心中对自己做过的错事上,悔恨又加深了一百层。

    自己当初何等的有眼无珠呀,竟然会喜欢上这般没出息的男人?

    “哟,这不是我们的唐大小姐么?”

    可就在唐梓欣还在皱眉,该怎样扫开面前这赖皮狗时,就见林妙妙是满脸春风得意,纤细曼妙的身姿,半是依挂在一个中年男人的怀里,厌弃的看了眼晏莫离后,笑吟吟的说道:“唐小姐不是对莫离钟情不已么,那我现在主动把他让给你了,你为啥又不要呢?”

    “林妙妙,你真是贱人不记打,是不是要我把你的所有丑事都公之于众后,你才能长点记性?”

    “哟,我可是好怕怕哟。”

    林妙妙是当仁不让的反击,可唐梓欣却把眸子中那么怒火很好的隐藏,语句中却不带昨天的那件绑架事件。

    “拜你所赐,我今天是来学校呢,是来找学校退学的。”

    就见林妙妙高腆着脸庞,带着曼妙的天真,看向身旁的男人,可怜兮兮的说道:“我可不像某些富家小姐,随便就能找个有钱人嫁了,所以我只能靠你了,干爹,以后可要带我在娱乐圈出头呀。”

    林妙妙的那张脸庞实在太有欺骗性了,惹的那中年男人又是怜惜不已,却看的晏莫离对唐梓欣愤恨不已。

    要不是因为唐梓欣从中作梗的话,林妙妙应该是靠在自己怀里才是,又会像现在这样,完全弃自己而不顾呢?

    若是目光能够杀人的话,那唐梓欣此刻怕是被晏莫离千刀万剐了。

    “那你可真幸运,就是不知道你这干爹能否撬动整个娱乐圈了。”

    可突兀的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等唐梓欣等人抬眼看过去时,就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众人身后,等他彬彬有礼的和唐梓欣握过手后,这才对林妙妙和那中年男人说道:“鄙人小犲,职业音乐制作人,这次是来跟林妙妙核对歌曲版权问题的。”

    就见那自称小犲的男人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份文件,而上面的那首曲目,在唐梓欣顺势瞄了一眼过后就再清楚不过了,那正是自己曾经创作过的歌曲。

    “根据我现在掌握到的资料,林妙妙小姐的这首曲子,似乎并不隶属她本人创作的呀。”

    小犲满脸笑吟吟的扬了下手上文件,对那中年男人继续说道:“如果您老非要继续捧林妙妙的话,那恐怕是要跟整个娱乐圈作对了。”

    “他说的是真的吗?”

    当中年男人扭头看向林妙妙时,就见其俏脸煞白,语句支吾的同时,俏眸却看向了在旁看戏的唐梓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