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永夜山河 > 第二章:入目皆乱世,人人可为龙
    李春风遇袭之事,就如同一粒尘土入海,没能在郡守府掀起丝毫海浪,甚至,都没泛起几滴浪花。

    如此一来,他也大可不必向谁解释自己死而复生的事情。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替原主感到些许悲哀,堂堂少主遇袭竟无人问津,可悲。

    穿梭在富丽堂皇的郡守府中,随处可见的都是比之前居住的陋室富丽舒适的多的房屋。

    沿途遇到的府中奴仆杂役除了目露不屑鄙夷,并没有想象中的冷嘲热讽与刻意刁难。

    只是,这般明目张胆的无视与鄙夷,便是对李春风李少主,最大的不尊重。

    身形交错间,李春风俊逸的脸庞上,神色宁静平和,甚至可以说古井无波。只是宽大的袖袍内,白净修长的五指已经紧握。

    谁也不知道,此刻李春风的内心,究竟在作何想法。

    又如前世这般,这群无知的小人,总是喜欢不知尊卑,以下犯上。

    明月瞪着明亮的双眸,有些担忧的盯着李春风。

    少爷已经开智,他毕竟是郡守之子,会不会因为下人的越矩而恼羞成怒。

    感受到明月的目光,李春风歪过头看着她,面色如常,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摇了摇头淡笑道。

    “无事,继续走吧”

    见少爷好似真的并没有因为他们受到影响,明月才放下心来,专心带路。

    “藏书阁。”

    李春风站在一座高耸的阁楼面前,细细打量着。

    阁楼四周围是身着统一服侍的壮汉,他们面色冷酷,周身散发着噬人的气息,显然是这座阁楼的护卫。

    看来这座阁楼颇受我那郡守父亲的重视啊,李春风见此情景,心里暗暗想道。

    “少爷,就是这里了。”

    明月颇有些畏惧的撇了一眼门前的护卫,然后躲在李春风背后低声道。

    “嗯,我们进去吧。”

    自己乃堂堂少衙内,权利应该是很大的。李春风猜测到。

    没有出乎李春风的预料,他并没有遭到护卫的阻拦。一路畅通的径直走进阁楼首层。

    “呦,春风少爷,稀客稀客,不知您来此,有何贵干啊。”

    李春风闻言转身,便见一位素衣老者,慵懒的半躺在室内左侧的躺椅上。旁边的四方桌上还沏着一壶茶。

    老者神色戚戚,不待李春风回话,他又颇为随意的对明月挥手打发道:

    “好了,小丫头,无事带他来作甚。总不会是带他来翻阅文书吧。走吧走吧,别搅了老夫的好梦。”

    说完还伸手懒腰打了一个哈欠,好不潇洒。

    李春风似笑非笑,真是瞌睡来了就送枕头,刚想立威就有人来撞枪口。

    他同样挥手,止住急忙想要拱手屈身解释的明月,神色自若的盯着素衣老者。信步走到老者身前,无视老者越来越黑的脸色。

    “我李春风,大秦琅琊郡郡守之子,琅琊郡少衙内。你知道,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吗。”

    他伸出手,指着对方的鼻尖。

    “你何等身份,区区李家奴仆,本衙内何去何从,何曾需要向你请示。”

    “我如何行事,父亲都不曾过问,你又怎么敢指指点点。”

    李春风又把手收回,背着手,逐渐弯下腰,俊秀的面庞抵在老者前方,神情冷酷。他逼问着老者,语气越来越冰冷,问题越来越尖锐。

    此刻的他,虽然仍显年轻稚嫩,但浑身上下散发着上位者的威严,让人不敢轻视。

    “你…”

    老者懵了,他面色煞白,惊出一身冷汗,自己何德何能,能有郡守大人相提并论。

    他不怕李春风,哪怕他此刻已经清醒,不再是痴傻小儿。可是他怕郡守大人啊。这小子,话里话外都藏着陷阱,就等着自己往里钻。其心可诛啊!

    他悄悄瞥了一眼四周安然而立,对郡守大人衷心耿耿的护卫。见他们冷厉的目光开始转向这里,死死的盯着自己。

    好似自己如果一旦说错话,下一秒就会被他们活活撕碎。他暗自咽了咽口水,背脊已被冷汗澿湿。

    急忙想要开口反驳,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干瞪着眼打量着李春风,还别说,此刻的他,真和郡守大人有些相似。

    “回答本衙内。”

    李春风凝视着老者,一字一字的追问道。他打算借着那位郡守父亲的威势,就在这里,告诉所有人。

    李春风从此刻起,便是今非昔比!

    “今日,我李春风站在这里,尔等可要如往昔那般,任意欺辱我否?”

    他冷眸扫视着四周围绕的人群。语气不善的质问道。

    顿时周遭的人群浑身一个冷战,在众人不安的眼神中。

    可恶,这小子是打算狐假虎威,借我来立威啊!

    老者心思急转,也算搞清了李春风的目的。但清楚归清楚,却也无破局之策,甚至无奈的只能被他捏着鼻子走。

    人言可畏,杀人诛心!

    他满眼无奈,只好缓缓起身,朝着李春风屈身行礼,恭恭敬敬道:

    “少主言重了,少主身份尊贵,我区区一老仆,何德何能。自然是万万不敢对少主不敬的。”

    “有些规矩,不是你说破,就能破的。有些人,也不是你说冒犯,就能冒犯的。”

    没有理会老者,李春风傲然挺立场中,冷眸发出寒光,扫视着众人。

    “别忘了,这是郡守府。你们下人…该有的尊卑呢!”

    “这次本少主大人大量,不与尔等计较,如有再犯,那就死。”

    他云淡风轻的说出杀气十足的话。

    见府中地位不低,一向强势的老者此刻都恭敬的低头认错。又是这一番充满警告意味的话语,众人不过是府中最下等的奴仆杂役,已经是被吓得面无血色,双腿颤抖。

    虽然惊奇李春风为何会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但此刻谁也不敢找他的不自在。只想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心想着以后还是对春风少爷敬而远之。

    “老家伙,记得找个人,带明月去寻本衙内的住宅。听清楚了,是本衙内原本就应有的住宅。属于我的,一样都不能少。”

    说完,李春风头也不回,信步踏上二楼。

    同一句话,说了两遍。老者默然,他当然明白李春风的意思。

    活了这么多年,生活依旧滋润,自然是因为他极其善于察言观色。明白李春风已不是曾经的痴傻之人,且变得强势无比,锋芒毕露。今后在府中地位只怕会扶摇直上。

    尽管内心百般不愿,此刻也断然不敢拒绝他的要求。只好连忙堆起虚假的笑容,屈身答应。

    “少爷,不可以,明月哪都不去,明月要跟着您。”

    明月才从刚才这般景象回过神来。便听见少爷要撇下自己。急的眼泪都快出来啦。

    “帮少爷把房间打理好。明日来此接我。”李春风温柔对着明月解释道。

    “嗯,明月知晓了。”

    见李春风执意如此,明月只好撇撇嘴角,勉强答应道。

    若是有细心之人,就会发现,几位表情仿佛万古不化的藏书阁护卫们,盯着李春风消失的地方,神色变得有些莫名。

    ……

    不愧是郡守府,藏书果然丰富。李春风入目所及,皆是排列有序,琳琅满目的藏书,且种类繁多。不禁由衷感叹道。

    他随意拿起一本地理志翻阅,仔细研读,翻着翻着,他加快了翻阅的速度,越翻越快……

    半晌后,李春风神色变得有些古怪。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可以一目十行,过目不忘。

    而且领悟能力变得极强,书中真意,一看便会。

    这就是穿越者的金手指?似乎不够厉害啊。李春风暗想道。

    在藏书阁如痴如醉的翻阅着各类书籍的同时。郡守府中也传出一则消息:少衙内李春风明慧开智啦,只是其心性薄凉,性格乖张,不好相与。

    消息一下子就炸开了锅,包括方才的事情,也一并传了出去。甚至传到了府外,李春风也不知这一次掀起的,是浪花,还是狂潮……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郡守府,朝阳东升之时,李春风的身影也出现在藏书阁外。

    整整查阅了一个晚上的书籍,此刻的他不但没有露出丝毫疲态。反而面色振奋,精神饱满。

    他面容平静,不变的外表下,是已经掀起滔天巨浪内心。他的双手,甚至因为太过兴奋而有些止不住的颤抖。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神州大陆,乱世沉浮。

    内有七国逐鹿中原,诸侯争霸之乱。

    北有异族举族屠戮边境,马踏中原之祸。

    南有十万大山,九黎蛰伏,伺机而动,欲报血海深仇。

    西有云梦泽,妖兽栖居,蠢蠢欲动,妄图颠覆人族。

    东有蓬莱群岛,海外剑仙,画地三千里,超然物外,不染凡尘。

    这个武道昌盛的世界里,各国皆是宗门林立,派系丛生。

    有皇朝天子深居都城,圈养龙气,于皇庭不败,护持万里河山。

    有儒家圣人入世皇朝,传经授典,教化万民,欲立万世之基。

    有道教真人言出法随,善驱风驭电,行云布雨,福泽苍生。

    有佛门尊者金刚怒目,掌出降龙,降妖除魔,行霹雳手段。

    有玄门高手脚踏七星,算尽天下,布局千里之外,杀人无形之中。

    亦有绝世强者锤炼己身,有一力破万法,一拳碎山河之能。

    …………

    诸子百家,竞相争鸣。

    这是一个入目皆乱世,人人可为龙的世界。

    李春风打心底里喜欢这个世界。

    这一次,摈弃无用的善良仁慈,优柔寡断。我要在乱世之中,获得实力,站在最高峰。李春风对着自己的内心暗暗的承诺道。

    “少爷。您出来了。”

    明月的出现打断了李春风的思绪。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李春风的心情。

    “明月,看见那太阳了吗?”

    李春风沐浴着晨光,他右手高悬,指着东方初升的红日对着明月问道。

    明月疑惑。不需要她回答,李春风已经意气风发,自顾自的说道:

    “一朝红日升,依旧与天齐。”

    “此刻起,我李春风,当为人中之龙,当于乱世,笑傲九州。”

    “嗯,明月相信少爷。”

    明月双眼冒星的盯着意气风发的李春风,眼中满是信任与崇拜。

    李春风见她实在可爱,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翘鼻,温身道,“好了好了,我们走吧。”

    这一日,李姓少年身躯挺拔,指着初升红日,对少女言自己当与天齐,为人中之龙。

    悄然间,命运的轮盘已经转动,大纷争之世,由此刻少年的宣言起,开始拉开了序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