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永夜山河 > 第四章:吾以七杀法,静待海潮夕
    烈日当空。

    郡守府中的一处院落里,不时传出阵阵剧烈的声响。众人从最开始惊疑不定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已经过了半月。

    此刻的府中杂役心无旁骛,他们必须尽心尽力为家族大比做好准备,确保到时候万无一失,否则如果出了纰漏,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呼。

    李春风再一次大汗淋漓的放下一口利刀,浑身衣衫已经被汗水渗透。明月赶紧凑上前,为他递上一碗清水,用手绢替他擦汗。

    相较于之前,现在的李春风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但他自己心里清楚,变化其实是巨大的。

    据他了解的信息来看,此方世界武者等级划分为:

    后天九层,三层一境。先天三重,气海,灵窍,神宫。元神三阶,化神,融神,阳神。真武三重天,法相,神桥,通天。

    武道境界,一重天阙一重山,每一层小境界的差距都巨大无比,每一个大境界之间的差距更是如同天堑,不可跨越。

    经过大半月的辛苦修炼,李春风正式于昨日突破后天三层巅峰。也就是后天前期圆满,仅仅属于武道起步阶段。

    如果让人知道李春风在无前人指导的情况下,而半月入三层,十五入一境,定会惊掉下巴。毕竟这修炼速度,实在太过惊世骇俗。

    李春风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能破境这般顺畅,无非自己有着超强的破析能力,能最快的洞悉功法中的奥妙,通俗的讲就是穿越人士必备的金手指。

    还有便是李春风怀疑,这神志天生痴傻原主人,其实拥有武道资志超绝的身躯。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属实,如果属实。那么两者合一之下,短时间接连突破,便在李春风意料之中。

    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歇息,感受体内澎湃的力量,李春风不禁露出满意的神色。自他那日大堂显圣之后,李浩澜很快便让人为他送来几本功法和许多修炼资源。

    有杀伐净世,嗜血称雄的七杀心法。

    有遇强则强,以杀止杀的七杀刀法。

    有移形换影,料敌先机的七杀步法。

    三门七杀法,赠于李春风。

    据来送功法的人说,这是大秦皇室当年付出巨大的代价,剿灭了当时的顶尖门派七杀殿。所收缴来的功法,有最强杀伐术的之称。

    李浩澜曾为大秦立过大功,皇室破例赐予他这几门功法。只是可惜功法不全,只有上卷,只能修炼到化神之境。下卷应该还在皇室内库。若是有机会获得,习全功法,必将一飞冲天,势不可挡。

    离开之前,那人还特地嘱咐了一句:只要最后能活下来,什么手段都无所谓。活下来的,就是赢家。

    很明显,这些信息和那句忠告,都是李浩澜通过这人传达给自己的。他想表达什么?让自己在靖夜司,好好活下去?

    李春风不禁有些猜不透李浩澜的心思,没有对自己的儿子如此突然的转变来刨根问底,也没有因为这些改变而对李春风的态度有所变化。只是送来承诺好的功法资源,便不再关注他。

    既然漠不关心,为何会让人告诉自己这些信息,送来的功法,又为何是他自己立下大功而换取的最强功法。

    暂时想不通答案,李春风只好压下心里的疑惑,不做他想。又一次站起身来,拿起利刀,练起了七杀刀法……

    握刀的那一刻,李春风的气质便陡然发生了变化,浑身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杀意。神色冷漠,目光冰冷。

    七杀刀法口诀看似晦涩难懂,但理解之后,也无非扫、劈、拨、削、掠、奈、斩、突。

    李春风熟练的变幻着招式,施展着招招致命七杀刀法。暗自运转七杀心法提供内力,脚下七杀步法显现,在院中快速腾挪移动。

    明月躲在一旁,崇拜的看着李春风。突然听见碰的一声,李春风手中的利刀从中间断裂开来。

    显然,一把入不了品级的利刀,已经承受不住李春风的力量了。他需要一把趁手的武器。

    “少爷,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神色紧张的明月赶紧上前询问道。

    现在的明月,已经不再穿着洗到发白的不合身的衣服。而是身着合身漂亮的粉色锦衣,腰间束着一条网绦,腰上还挂着一个小香囊,较之以往,整个人显得更加香清丽脱俗。

    “呵呵,无事,不过是断了一柄凡刀而已,不必惊慌。”

    才从刚才的感悟中退出来的李春风淡笑着安慰明月。

    如今看来,这三门功法我皆算是修炼的登堂入室了。修炼速度应该还算不错。只是还未真正与人交过手。也不知自己的实力在同境武者中,到底如何。李春风一边接过明月的手绢擦汗,一边寻思着。

    “明月,你说,为什么没有哪位不长眼的杂役或者府中管事来找我麻烦呢。”

    李春风双手拿着断裂的利刀,低头仔细端详着。并朝着已经拿起扫帚准备打扫庭院的明月的问道。

    “额,少爷您想什么呢。”

    “呵,但说无妨。”

    明月忍不住白了李春风一眼。

    “您开智较晚,不受大人的待见,所以会偷偷打压欺负。可如今少爷明今非昔比。做下人的,不提心吊胆的担心您秋后算账就算了,怎么还敢以下犯上。”

    “而且现在您的家族大比在即,谁敢这时候冒头生出乱子啊,那不是嫌命长嘛。”

    明月一边打扫一边耐心的说道。

    “可是,少爷此刻想杀人呢。”

    李春风淡笑着说道,语气平淡,面色如常,只是深邃的双眼中,带着淡淡的杀意。

    砰

    明月被他突然的转变吓到,扫把都不小心离了手心落在地上。

    她怔怔的问道

    “啊,为,为什么啊,少爷。”

    “你可知之前你我明明已经那般可怜,且从不与人为敌,何为还会受他们欺凌。”

    明月摇头表示不解。

    “因为越狭隘,层次越低,越缺乏教养的人,就越喜欢诋毁,嫉妒,互相拆台和鄙视,因为他们自己过的不好,所以也不想让别人过得好。”

    “通过欺压我们,以此来找寻自己的存在感,以此来充当自己负面情绪的宣泄口。与你怎样,根本毫无关系,他们只在乎自己。”

    李春风转过身,一袭长衫配上俊逸的面庞,看起来这般儒雅随和。他藏起眼中的杀意,直视的明月瞪大的双眼。淡淡的耐心说道:

    “何必如此意外。明月,这世界本质如此,人心也本就如此。当你接触的人越多,自身的层次越高,你自然就会理解啦。”

    “一群施暴者在漫长的时光里,欺压着两位无力反抗的受害者,以此来宣泄自己心中对这个世界的不满。而当有一天受害者开始变得强大,变得不再可以随意拿捏,角色开始互换后,曾经的施暴者们连忙藏起了獠牙,扮演起了弱者。看起来是那般人畜无害。”

    “但无论如何,他们改变不了自己曾是施暴者的本质。哪怕如今他们看起来这般人畜无害。但这无法磨平这些年,他们来对你我的伤害。”

    “自己犯下的错,终有一天,是要偿还的。”

    说着说着,李春风想起穿越前的遭遇?忍不住目露凶光,握紧双拳。仁慈,善良,真是最无用的东西!

    明月无言,她心里清楚李春风说得是其实对的。她也知道李春风举的所谓的例子,正是他们主仆二人这些年的经历。

    “明月知道,少爷说的有理。明月只是……”

    明月低着头,抿着嘴贱,欲言又止。

    她其实并不反感自家少爷有这种心态。她是苦难里活下来的人,或许会保留着些许善良,但绝不会对伤害自己的人留有仁慈。她的善良仁慈,只留给了收留自己的老夫人,留给了眼前的这位少年。再无其它。

    她只是有些感叹,曾经那位一害怕就躲在自己背后,紧张的拽着自己衣角,需要自己保护的少年。短短月余时间,已经成熟到这般地步。她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李春风还以为明月是有些难以接受自己这般冷酷无情,其实他也希望明月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只是他很快便会入职靖夜司,以明月的性格来看,到时候肯定得跟着自己。

    而自己到时面对的是来自大秦各地的牛鬼蛇神,伴随的是随处而来的杀机,若是没点心眼手段,还心慈手软的话,只怕会凶多吉少。

    “明月,我未来的生命旅途中,定是伴随着无尽的杀戮和阴谋诡计。我自己的安危尚得不到保证,更遑论你的。所以,必须要练就铁石心肠,才能立足于乱世。”

    李春风语重心长的解释道。

    “嗯嗯,明月明白,我都听少爷的。”

    明月感受到李春风的关怀,感动的双眼有些微红,她轻声点头回答道。

    见明月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李春风也松了一口气。

    “嗯,那便好。马上便是大比了,届时李家天骄汇聚,以武定乾坤。定会热闹非凡,我又怎么能错过。”

    到时候,就可以检验自己的实力了,李春风握紧拳头,心里不禁有些期待。

    还有半月时间,他还可以变得更强。

    诸君,到时可千万别让春风,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