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永夜山河 > 第六章:春风不语,杀机四溢
    武斗台此刻黑云压城城欲摧。

    台中,两名少年相互对立,相互戒备。

    只是,左侧的黑衣少年傲然而立,他神色漫漫,审视的目光里多少有些不屑。相比之下,右侧的少年则脸色难看,浑身戒备,如临大敌。显然,他遇到了硬茬。

    “西脉李浩宇,赐教。”

    黑衣少年抱拳报上名号。

    “李浩宇?竟然是他,西支脉的第一天骄。”

    “据说他一手鹰爪功练的出神入化,神行似鹰,有分筋错骨之能,实力极强。李家同辈罕有敌手。”

    台上有人听到是李浩宇,忍不住惊呼道。

    对面的少年神色难看,但他还是同样抱拳:“李远,请赐教。”

    “李远是吧,你很不错。但是与我而言,还是太弱了。认输吧,完好无损的下场,会比较体面。”

    李浩宇平静的审视了一番李远,随即冷淡开口。

    在他看来,自己好意提醒对手知难而退,已经是莫大的仁慈啦。但对于对手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李远冷青着脸没有回答,他抬起手摆起攻势,这就是他的回答。我是不如你,但同为李家天骄,无论如何,我绝不可能不战而退。

    也罢,李浩宇见状,率先发动攻击。他向前疾走几步,修长的双手此刻弯曲的爪状,身形一跃,在空中便化作一团暗红色的人形光团,疾如闪电的射向对手。

    李远见状,咬着牙不让自己胆怯,但面对这般攻势,他也不敢硬接。连忙施展着身法腾挪躲避。

    不得不说,李远其实也无愧天骄之名,他的身法速度极快,起码,能勉强躲避李浩宇的攻击。

    而这转折之间兔起鹘落如,就似一道闪电。

    可是就在此时,一直保持沉默进攻李浩宇眉心一皱,大吼一声,本已算是极快的攻势又是变快三分,暗红色的内力依附在周身,双爪弯曲,锋利的鹰爪仿佛能抓碎一切。

    李远心底闪出寒意,感受着对方越来越强的威势,刚想着再撑一会就认输,也不至于输的太难看。

    但李浩宇突然一个身法,横跨一步进退迅疾,自下而上扑来,一记鹰爪功,封穴擒拿,抓着李远的左臂,猛地一扭。

    咔嚓

    根骨断裂之声响起,宛如一曲悲歌。本就只能勉强支撑,却又毫无还击之力的李远瞬间被击成了重伤。

    李浩宇又是抬起一脚踢在李远的胸口,势沉力大。砰,李远吐血倒飞出武斗台,倒地不起。

    胜负已分。

    李浩宇收起攻势,歪着头撇了一眼对手,微微摇了摇头。看得出,他没有尽兴,这个对手,他很不满意。

    转身看向其他对手,目光里满是战意。随即不管其他,自顾自的下台休息。

    其他天骄此刻颇为凝重看了一眼李浩宇,心里忍不住感叹:西脉第一,名副其实。

    “这,才几招啊,李远就倒地昏迷不醒了。”

    “不错不错,不愧是我西脉天骄。哈哈哈哈。”

    ……

    台上众人议论纷纷,有的摇头叹息,有的抚须大笑。李春风心里也有些激荡,这就是武者出手的威势吗,这就是李家天骄的实力吗,好强。

    李浩澜坐在椅子上,淡淡对李浩宇评论道:“后天巅峰,基础扎实。不错。”

    比试继续,重伤的李远被人抬了下去。又是两位少年脚尖轻点,越上战台。其中一位正是那面色蜡黄,身着简陋的少年。

    他郑重的朝着对手抱拳:“东脉李延武。请赐教。”

    对面的锦衣少年双手抱胸,目光上下打量着他,神色多少有些不屑,漫不经心的抬手道:“北脉李明涛。”

    战斗打响,李延武瞬间进入状态,此刻的他虽然头发有些蓬乱,衣服仍旧落拓。但看起来已不再潦倒。

    他的脸上焕发一种耀眼的光泽,目光炽热,这是浓浓的战意。

    李明涛见状,收起几分轻视,有些戒备的盯着李延武。

    李延武动了,没有花里胡哨的动作,此刻他的双拳附着一层内力,宛如一道寒光,直取李明涛的咽喉。拳还未到,刚烈的拳风便以破碎了西风。

    李明涛见此威势,不敢硬碰硬,当下催动身法,脚步一溜,后退了七尺。险之又险的避过此招。刚猛的攻伐让他的背脊已经生出一身冷汗。

    该死,大意啦。

    不给他机会思考,李延武已经变招,再次脚踏地砖,挥出刚猛的铁拳,直奔对手面门。

    李明涛已经闪到武斗台边缘,后无退路,前有铁拳。见已避无可避,他大吼一声,全身气力聚集于双掌,决定硬憾李延武的铁拳。

    砰

    剧烈的碰撞声中,李延武保持着挥拳的姿势纹丝不动,反观李明涛,蹭蹭蹭的退了好几步才勉强止住,半只脚已经离开战台。他的双掌已经变得通红,此刻有些止不住的颤抖。

    仅仅只是一招,力量的对决高下立判。

    台上的众人也有些惊讶李延武的实力。这小子,是匹黑马啊。

    李明涛感受着来自站台的目光,脸上也觉得有些挂不住,颇有些恼羞成怒。

    他长啸一声,重新凝聚力量,冲天而起,双掌也化作一道红光,这是他的绝技,烈阳掌。

    带着噬人的气机朝李延武攻来。

    这是不打算采取其他战术,而是选择与李延武硬碰硬,用最直接爆烈的方式拼出胜负。

    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势,李延武神色郑重,但不乱阵脚,以不变应万变。他双臂一震,没有华丽的动作,仍旧只是简单的挥出铁拳。

    只听砰的一声,声响剧烈。两人三丈之内,已被这股强大的冲击力笼罩。尘土飞扬,遮住了两人的身影。

    尘雾散去,两人已经分开。李延武静静的望着李明涛,李明涛也静静的望着李延武。

    两人面上全都无丝毫表情。

    台上的观众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一幕。但也有人目光一凝,好似看出了什么,紧紧的盯着台上。

    李延武动了,他嘴角见红,双手抱拳:“承让。”

    随即缓步向前。当他走到李明涛的身边时,对方也终于有了动静。李明涛的双手缓缓垂下,扑通一声,他屈身半跪于台中。嘴角也流出一丝鲜血。

    李明涛没有起身,没有回头。只是抬起通红的手擦了擦血迹,背对着李延武谢道:“多谢手下留情。你很强,我输的心服口服。”

    李延武脚步一顿,抬起右手轻轻一挥,没有其他动作,继续朝台下走去。

    第二场战斗,对手又是以巨大的差距落败。众人不禁有些吃惊,天骄之间的差距,竟也会如此之大。

    呵呵,这小子,有点意思。李春风将台下的战斗尽收眼底。他对这个战斗毫无功法优势,也无招式可言,全靠一身巨力,一力降十会的少年,来了点兴趣。

    相对李浩宇华丽的战斗来说,李延武的战斗方式就显得比较平庸。所以没有掀起太大的讨论。人们接着等待接下来其他人的表现。

    大比继续。

    败者,淘汰,胜者,抽签,继续战斗。

    裁判席上的老者毫无感情的宣布着一位位胜者,目光平静,神色古井无波。这精彩的战斗,这些天资聪颖的少年,没能让他提起丝毫的兴趣。

    ………

    北脉李瑶,胜

    南脉李坤谷,胜

    东脉李瀚文,胜

    西脉李谷雨,胜

    太阳西斜,在接下来的比试中,这几位少年天骄,以压倒性的胜利,接连战胜了对手,在一众天骄中脱颖而出,走到了最后。

    令李春风感到可惜的是,李延武在最后的抽签中,不幸遇到以速度称雄的李谷雨。

    对方看出李延武虽然力量强大,但身法速度一般。便依靠功法速度优势,以放风筝的战术,硬生生耗到李延武精疲力尽,最终无奈认输。止步六强。

    “好了,此番大比,便到此为止了。这一次,便不争什么第一天骄了,其他人的奖励,随后自会有人按排名发放,至于前五,你们的奖励是一样的。一月时间,休整完毕过后,与李春风少主一同,去共享造化。”

    众人本来还在期待接下来最精彩的比赛,却被老者的这番突然的说辞搞的有些不解。此次大比,提前举行也就罢了,怎么还处处透露着怪异啊。

    “慢着,我有话说。”

    一袭红衣的李谷雨站了出来,他先是对着李浩澜恭敬行礼,随即挺胸,不卑不亢的问道。

    “大比不争第一,没关系。奖励一月之后发放,也没关系。毕竟诸位的实力,皆是于这站台之上,用实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突然,他话锋一转。

    “但谷雨不明白,我们拼命获取的造化,李春风为何能凭白来分一瓢羹。就凭他是主脉,就凭他是李家的少主吗?谷雨不服,斗胆,望家主解惑。”

    随即,他又把目光移向那一副意犹未尽之相的李春风。冷厉目光里,充满了不屑和挑衅。

    众人皆惊讶李谷雨的胆色,但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心里也十分认同李谷雨的话。

    清楚奖励是什么的人,此刻面对这剑拔弩张的场面,也不好出面干涉。所以也就没有哪位长辈站出来训斥李谷雨,皆坐着等待李浩澜的表态。

    李浩澜面色不变,他料到会有人不满,但考虑到李春风最近的改变。所以他毫不犹豫,直接把矛头指向李春风。

    “你有意见,直接问他,他会给你一份满意的答案的。”

    本已经打算起身告辞的孟伯涯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他突然又不想走了……

    李春风也有些懵了,他本来还在脑海回想着众人战斗的场面,正暗自可惜自己不能与他们一较长短之时,就听到有人把战火烧到自己身上。

    看着李谷雨那满是不屑挑衅的眼神,还有众人戏谑的目光。李春风瞬间来了兴趣,他俊逸的面庞挑起一股冷笑。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这是想拿我当踏脚石,立威刷声望啊。”

    他站起身来,背着双手又在看台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李谷雨。

    随即又把目光转向角落里,满心不甘,一脸落寞的李延武。他没有理会李谷雨,而是对李延武脱口而出道。

    “喂,李延武。你想不想要这造化”

    李延武皱了皱眉头,如实答道。

    “想,但我技不如人,输了。”

    “输的是功法,资源?亦或是,你的心?”

    李延武紧握双拳,他咬着牙,陷入长久的沉默。

    李春风又沉声问道:“可曾甘心?可曾屈服?”

    李延武争锋相对道:“不甘,也不屈。生如蝼蚁,我不可选,但鸿鹄之志,我可立。”

    李春风大笑,心情舒畅。

    “既如此,我便给一个你实现鸿鹄之志的机会。”

    李春风跃下高台,站在李谷雨的对面。冷笑着伸出左手,朝他勾了勾手指。

    “我告诉你,出身主脉,为李家少主,便是天大的理由。不过,既然你不服,那就来战,分高下,决生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