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永夜山河 > 第九章:龙卧浅滩等海潮
    几人心底猛地一沉,别看孟伯涯是温声笑语,可是字里行间却是那般毋庸置疑,不容拒绝。

    再看李浩澜,面无表情,毫无其他举动,便明白他是早已知晓此事,且持默认态度的。

    李浩澜接受着李浩宇等人与其他人审问的目光,好似急切的想听到自己的表态。他也只好淡淡说了一句。

    “我李家是于微末中崛起,靠的是谁,诸位心里有数。我只能说,凡秦王有令,我李家,万死不辞!”

    唉。

    闻言,众人也只能无奈的摇头叹息。因为他们心里清楚,李家是受了大秦的庇护,享受大秦给予的丰厚资源,才得以在乱世之中有一席之地。

    大秦的恩惠,他们不敢忘,大秦的铁血手段,他们不敢质疑。所以,对于背靠大秦的李家来说。王命,不可违!

    “各支脉的高层一月前已经收到我的传书。此事他们已经知情,在给我回信中也明确表明了态度,对秦王的命令,他们自当遵从,不敢稍有懈怠。因此,你们也无需多言,若是无其他要事,就都散了吧,李浩宇几人留下。”

    李浩澜最后说完,不管众人是何反应,直接挥手遣散他们。明月本想陪在李春风的身边,但在对方的眼神示意下,只好无奈退了出去。

    直到偌大的武斗台内只剩下李浩澜父子二人,以及那五位李家年轻子弟时。孟伯涯才再一次开口说话。

    “你们几人,有什么想说,想问的,便赶紧开口吧。在下与李家主,会替诸位解惑。”

    “我想知道,使者大人为何会选择我们。”

    李瑶抿着嘴唇,率先发问。众人对此也有些好奇,皆竖着耳朵等待对方的回答。

    孟伯涯闻言,嘴角忍不住扯出一抹怪笑。

    “因为,你们很优秀啊,资质实力在李家都是上上之选。而且秦王说了,此行事关重大,不能选庸人,一定要是天才。”

    ………

    李瑶等人脸色一黑,饶是李春风都忍不住眼角抽搐。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反驳。只能在心里哀叹,优秀,有时候也是一种罪。

    李浩宇上前一步,他身躯挺拔,不卑不亢的朝着孟伯涯发问。

    “使者大人刚才说,我们在李家之中,资质是上上之选。那浩宇斗胆一问,我们于这天下的年轻一代较之,又如何?”

    归根结底,他们终究不过是一群少年郎,才刚刚踏上武道之路。一直活在家族的庇护之下,还未到可以出去闯荡江湖的年纪。对于这个世界,他们很憧憬,想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所以当听到李浩宇问出了这个他们一直都很想知道答案的问题的时候。皆凝神屏息,等待孟伯涯的解惑。

    孟伯涯神色一愣,他没有想到会有人问出这个问题。不禁有些犹豫,不知该如何做答,朝李浩澜看了一眼,见对方朝自己点点头。他心里有数了,这李浩澜,想借自己敲打他们一番呢。

    他仰头,看向湛蓝的无际碧空。许久,才把略带深意的目光转向李浩宇他们。

    “神州大陆,浩瀚如海,不知边际。绝顶高手深藏不露皆有之,天骄,自然也是层出不穷的。想要与他们一较长短,你们还有一段距离,要更加努力才是。”

    众人心情沉重,蓦然低头,死死的攥着拳头。显然是已经从孟伯涯那委婉到不能再委婉的话中,听出了真意。

    李浩宇思绪如潮,内心在翻腾,差距,真就这般大吗?

    李春风听到这里,倒是丝毫不见颓势,反而兴致盎然的开口。

    “敢问大秦九州,何为天骄。”

    闻言,李家儿郎皆抬首。

    李浩澜扫视了他们一眼,随后替他们解惑。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秦王之子,公子扶苏。”

    “沧海静如水,随心道自来。道门正一,道子张道正。”

    “菩萨低眉不见众生,金刚怒目只杀不渡。佛门天台寺,佛子玄奘。”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儒门双骄,孟谦觉,李慕怀。”

    “仗剑行天下,杯酒向天歌。蜀山真传,徐景平。”

    ………

    一位位大势力中已经颇有声名大秦天骄的名号自李浩澜口中脱口而出。

    “我所说的每一个人,皆是用他们的天资实力,靠一场场惊人的战绩,获得整个大秦势力的认可,为公认的绝顶天骄。你们离他们……确实还差很多。”

    停顿了一下,他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李春风,接着说道。

    “这其中还不包括未显声名,厚积薄发的人。而这还仅仅只是大秦境内。想想这个世界有多大,我们就有多渺小。”

    见李浩澜把他们打击的神色灰败,斗志都有些溃散。孟伯涯赶紧开口安慰道。

    “入了靖夜司,只要立功,要什么给什么,有的是机会变强,总有机会和他们争锋的。”

    李春风见状,也忍不住嗤笑道。

    “仅仅是听了名号便打了退堂鼓?如此,怎么与他们相提并论。”

    李浩宇等人被说中心事,顿时有些恼怒的瞪了李春风一眼。但眼中却又重新燃起战意。

    “家主,之前那裁判席上的老者说,春风少主会和我们一同入职靖夜司。不知是否属实。”

    “是。”

    “我们可是以他为首。”

    “是。”

    李延武也忍不住发声,他向着李浩澜问到。

    得到李浩澜肯定的答案,他点了点头,表示接受。对于李春风,他心里有些感激,所以对此没有多大抵触心里。

    倒是其他人心里却产生了不满,他们在自己的支脉里都是地位崇高的少爷,此刻却要以李春风为首,心里自然不舒服。

    李坤谷心直口快,他直接说道:“凭什么,我不服。”

    李浩澜不答,他直接把问题抛给李春风,让他自己解决。

    李春风早有心里准备,他盯着李坤谷,淡淡的说道。

    “上一个这么问的李谷雨,才死没多久呢。你又来问。”

    见对方脸色难看,戒备的看着自己,他接着笑道。

    “瞧把你吓得,不是以我为首,难道要以你为首,你来指挥李家少主?。”

    李坤谷顿时语塞。倒是李浩宇接过话茬,他目光直视着李春风,淡淡开口道。

    “我只想知道,你可清楚,我们以你为首,代表的是什么吗?”

    李春风闻言,终是收起了笑意,他目光深邃,郑重的看向众人。

    “我为首,说明我高你们一头,这是地位的象征。就如同李家分脉和主脉一样。”

    他郑地有声的说道。

    “但同时,它也代表着,当灾难从天而降时,我会替你们抵挡一切。”

    “当离开李家之时,我们便算入了江湖。江湖险恶,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会如何。但只要你们坚定的紧随我的步伐,我会拼尽全力,让你们看到的,永远都是希望。”

    “这个回答,你满意否?”

    李浩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转身离去。只是微风中,分明传来他的声音:记住你今天所说的。

    李瑶等人朝着李春风轻轻点头示意,随意李浩宇一起离开武斗台。

    场中只剩下三人。

    孟伯涯发现自己看走眼了,李春风这小子,每一次都能让他刮目相看。他对李春风来了兴趣,他想看看这位少年,能走多远。

    李春风见事情已经解决,也要告退离开。当经过李浩澜身边之时,李浩澜神色平静,身形不动,但嘴里却吐出几句话。

    “拳头足够大,何须借力打力。拳头足够大,借力打力又有何用。”

    李春风神色一僵,随即很快恢复正常,扯出一丝笑容。他知道,这是李浩澜对他利用自己对付大长老一事感到不愉。但不能否认,他说的是实话,只要实力足够,任你阴谋诡计,我一拳破之。

    李春风拱手一鞠。“春风,受教了。”

    看着青衫逐渐消失在视线里,李浩澜嘴角忍不住微微有些上扬,随即又恢复万古不化的冷淡模样。

    一旁的孟伯涯看的啧啧称奇,有趣的父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