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永夜山河 > 第十九章:狐行尘世,不惧刀火,畏其人心
    睚眦戒备不减,但都带着好奇的目光移向李春风,静待他的开口。

    包括春花楼的那群女子们,她们很是不解。

    这位小李大人,为何紧盯着她们不放,一口咬定凶手便是春花楼之人。

    “许姑娘,事已至此,本官敬你是号人物。最后劝诫你一次。”

    李春风起身,满脸肃然。深幽的目光直视许曼筠,眼中万千深意。

    “交出凶手,我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你仍是春花楼的主人,她们,也依旧是你手下的苦难姑娘。如何?”

    许曼筠心中咯噔一声。他此言何意,是发现了什么吗!

    “否则,为了靖夜司的颜面,为了聍垚县的安宁。今日,春风也只得携部下血洗此地,绝不留情!”

    许曼筠迎上李春风的目光。

    她美艳如花的面容上神色凝重,纠结,姑娘绷着小脸,愤愤的盯着靖夜司的人。

    不过几息时间,许曼筠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神迟疑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决然。双臂下意识展开,将身后的姑娘护了起来。

    “多谢李大人好意,妾身还是那句话。春花楼从来都只有安分守己的苦命女子,没有所谓的杀人凶手。”

    短短一瞬,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也必将为此付出代价。

    两人一席话让身为巡夜使的高洪春听的云里雾里,多少有些挂不住脸面。于是不耐的出声。

    “李大人倒是有雅兴。本官带兄弟们来,是助你捉拿凶手,不是看你与她人调情的。”

    众人闻言一愣。

    “还有,什么叫做你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靖夜司何时是你说了算。本官把话放在这,只要与凶手有染者,皆不会放过。”

    他大手一挥,便要李春风道出凶手,好让弟兄们上楼搜查。

    其实之所以对此事如此上心,还是因为此次案件兴致恶劣,必须对上头,对百姓有个交代。其次便是若是破案,又是大功一件,他可不想错过。

    见睚眦们准备持刀搜查,许曼筠等人直接堵在楼道口。不言不语,却用行动表明了一切。

    李春风摆手制止躁动的众人,移步来到许曼筠跟前。探过头,将脸凑到对面的耳畔旁。样式很是亲密,明月一见,顿时小脸鼓了起来。

    他包含深意的轻声低语。

    “许姑娘,俗话说的好,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

    没有回头李春风也能感知到,对方瞳孔猛地一缩,一股气势自身上一闪而逝。

    这短短一瞬的变化躲不过敏锐的李春风的感知。

    只见他又是笑言开口,旁人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倒是许曼筠,神色阴晴不定,不断变化。

    不待脸色黑的不能再黑的高洪春有所动作。李春风已经转身,朝他摇摇头说道。

    “高大人身为靖夜司巡夜使,不应如此浮躁。而且…颇有些,孤陋寡闻。”

    淡然语气中有些许不屑。

    “所谓妖魔鬼怪,无非是魑魅魍魉,鬽魁魃魈,鬾鬿魀魆,魊魋魌魖,魐魒魓魕。”

    李春风夹在两方人马中央,调动超脑运转,不急不缓的侃侃而谈。

    “这其中,有的是山泽之怪,有的是木石之精,也有的是禽兽所变,还有的是僵尸冤魂所化。”

    语罢,撇了一眼已经面如白纸的许曼筠。

    高洪春不时轻抚腰间的利剑,望向李春风的眼神冰冷,还略带微不可查的杀意。

    当众让自己出丑。这,如何能够饶恕!

    不过他倒是学聪明了,不再亲自开口。而且用眼神示意小武,让他站出来问个清楚。

    “大人,这与本案有何牵扯吗?”

    小武无奈,只得出头,恭敬的向李春风提出疑惑。

    “吴岗死于非命,其身上伤痕遍布,开口平滑,深可见骨,可为利爪所致。”

    “身体被啃食,当为野兽利齿所为。尸身虽有烈酒胭脂绕其身,仍有狐臭留其间。所以,凶手为狐妖。诸位可有异议。”

    李春风见除了李浩宇几人,众人皆是不解。微微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狐妖初杀人,平添血煞气。吾修炼之法门,对其颇为敏感。”

    “寻其所致——春花楼…二楼。听闻吴岗有一红颜也是春花楼之人。且前不久,他们有所矛盾吧。”

    不给众人开口的机会,他继续说道。

    “不要反驳我。靖夜司的兄弟们要是不信,春花楼的姑娘们要是不认。交出吴岗红颜,走一趟县衙的明镜高堂,便一清二楚啦。”

    所有人神色皆是一凝,明镜高堂可照其邪祟,逐其魍魉。没一定道行的,根本无法踏进县衙的大门。

    噌噌噌。

    一阵抽刀的声响传出,不消多说。正是靖夜司人马。李春风已经言尽于此,再不明白什么状况,那他们也就不用混了。

    高洪春阴沉着脸,沉声低吼。

    “还在等什么,给我搜!”

    妖兽入聍垚,且堂而皇之的在聍垚生活了这么久,事情大了!无论如何,此次他难辞其咎。

    再也无法压制怒气,他率先踏上阶梯,想要亲手抓住这个妖孽!

    陡然,一股浓烈的妖气自二楼弥漫而下,瞬间充斥整个春花楼。

    一声凄厉的狐鸣响彻夜空。

    许曼筠神色痛苦,她挥着已经颤抖的手,将怒不可遏的姑娘们带到角落。望着眼前的一幕,李春风的警告犹在耳畔。

    她死咬着腮帮,痛苦的闭上双眼,眼角流下两行清泪。

    ………

    一袭红衣的女子出现眼前,清秀的面庞和洁白的柔荑不时闪过白色的毛发,嘴角也不时露出利齿。

    是狐妖!

    “可恶,敢来我聍垚杀人,本官要将你抽皮拔骨!”

    狐女的气势已经攀升到了巅峰,也不过先天灵窍巅峰,自己可是先天神宫初期。所以丝毫不惧。

    脚步一踏,猛然跃起。

    利剑出鞘,白芒闪过。一瞬便挥出好几道剑势。

    狐女妖气运转,手上的指甲倏地长出一截,闪烁着寒光,迎向高洪春。

    短兵相接,星火四溅。

    两人一是长剑横空,剑法出众,一是利爪挥舞,杀伤极强。

    靖夜司的睚眦们大多是后天境,面对这种级别的战斗,他们根本不敢上前,也不敢后退。

    李春风见此,直接下令让他们退至安全地区,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又将李浩宇叫上前,让其好生观摩狐女的爪功。

    “快剑高洪春,果然有两手。”

    李春风呐呐道,随即又撇了下眼带担忧的许曼筠。嘴角逐渐勾起一丝冷笑,随后恢复正常。

    而那边战斗也即将分出胜负。高洪春明显占据上风,狐妖身上已经添了好几道剑伤。

    她嘶吼一声,利爪一挥,撤出战场。

    之前因为穿着宽大的袖袍,所以无法发现。如今红衣袖袍残破不堪,显出微微隆起的小腹。

    狐女低头轻抚小腹,扭曲的面庞也有些恢复正常。

    李春风和他的伙伴们神色顿时一凝。她,怀孕了。

    高洪春见此,则是狞笑着开口。

    “好啊,竟然还有孽种。本官一网打尽,让它胎死腹中!”

    一挥剑,甩掉剑刃上的血渍,再一次冲杀上前。

    …………

    高洪春找到对方弱点之后,招招直功狐女腹部。

    狐女有所顾忌,受其肘制,加上本就不敌。身上伤口越来越多,气势越来越虚弱。

    她凄厉的嘶吼,声音中都带着些许哀求。

    她在求谁?

    许曼筠冷如坚冰的眸子,死死盯着高洪春。一股猛烈的杀意自高洪春背后传来,他的背脊瞬间冷汗直流。

    赶紧转身,戒备的望向杀意传来的地方,只有一群满脸恐惧的春花楼的女子,再无所获。

    狐女借机全力撤退,本就速度不及她的高洪春追赶不及。只得朝李春风他们开口。

    “给我拦住她!绝不能让她跑了!”

    众睚眦举步不定,刚想咬牙上前拦住狐女。

    李春风气势一放,直接将他们逼退。冷声开口。

    “不要命了?你们拿什么拦灵窍境的狐妖!”

    双手背在身后,随后转身。

    古井无波的直视着狐女冲过来,从身旁擦肩而过,奔出春花楼,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高洪春满脸愕然。

    许曼筠等人则是一脸欣喜。

    小武等人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李春风几人神色平静,无悲无喜。

    春花楼陷入长久的寂静。

    ……

    刚才,好像,也许,应该:那猩红目光中,透过了一丝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