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永夜山河 > 第二十章:侠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念书人
    凉风吹乱李春风的鬓发,高洪春亦步亦趋的走到他对面。望向李春风的目光,目赤欲裂。

    “李春风!无动于衷的看着狐妖逃走…你怎么敢的!你当真我不敢将你如何吗?”

    剑尖直指李春风的眉心,杀意波动起伏。对着睚眦们就是一顿训斥。

    “还有你们,一群贪生怕死的废物!”

    萧杀的气氛让所有人都心底一沉。不敢轻易开口。

    李浩宇等人见此,目光一沉,就要出手相助,却被李春风阻止。

    他抬起右手,伸出两指,轻松将利剑移开自己的眉间。面对已经怒的几欲奋起杀人的高洪春,李春风丝毫不惧。

    “高大人此言差矣!狐妖修为深厚,只有大人你才能降服,我们上前,不过是自取灭亡罢了。”

    他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说道。

    “兄弟们与狐妖实力差距过大,贸然上前,乃取死之道,实为不智。”

    小武他们听到李春风的话语,不禁感激的朝他点点头。但是望向面沉如水的高洪春,又赶紧低下头。

    “这不是理由。狐妖出逃,为祸聍垚,谁来负这个责任?我负不起,你李春风同样负不起。”

    高洪春沉默半晌,抬起如刀的目光,直刺靖夜司所有人。

    “从入靖夜司第一天开始,你们就应该知道。生死不由已,任务为天职。”

    “今日之事,我不想过多追究。赶紧追查狐妖,将其绳之以法,还聍垚一片安宁才是当务之急。否则,你们所有人都不会好受。”

    这一次,李春风没有反驳,他背对着刚刚踏出门槛的高洪春,轻声言道。

    “高大人,我不是非要和你过不去,但春风想说:我们应该接受事与愿违,因为我们的实力太有限了。所以我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兄弟们上前阻拦狐妖,无异于以卵击石,所以我让他们退下。”

    他转过身来,肃穆望向停下脚步却为背过身的高洪春,还有怔怔看着自己的睚眦们。提高了语气。

    “只要活着,就有无限希望……”

    这话,可以是对李浩宇他们说的,可以是对小武等人说的,也可以是对春花楼众人说的……

    许曼筠神情闪烁,嘴里呐呐的重复着:只要活着,就有无限希望……

    高洪春将利剑归鞘,踏步离开。夜幕里,传来不屑的回语。

    “一派胡言。”

    而睚眦们则是心头一暖,眼眶有些泛红,这绝不是夸张。

    这种让自己惜命的话语,不知何时,竟能让他们心境产生这般波动。

    朝李春风的方向郑重拱手,随后转身追向高洪春。

    注视他们离开的方向,李瀚文在一侧静静的观看着这一出戏。脸上扯出一丝笑容。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少主,这收买人心,还是得看你。他内心低语。

    李春风转身,深幽的目光移向许曼筠,有些不可探测的幽光闪烁,用能让人泛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风波已过,许曼筠放下心底的重担,迎向李春风的目光也变得妩媚。

    “你以为一切风平浪静了?他走的这么干脆,没有深究突来杀意,是因为没把握对付你,怕死而已。”

    明月她们重新聚到他的身边。听到这番话,疑惑的看向他。

    “等他回过头来找到帮手,你们……春风言尽于此,告辞。”

    遂也带着明月他们离开。

    姑娘见靖夜司的人走的一干二净啦,纷纷上前围在许曼筠身边。

    “大姐,这李春风是不是发现什么啦?”

    “是啊大姐,他和你说了什么?”

    ……

    许曼筠轻声抚慰不安的姑娘们,直言一切都以过去,以后定会相安无事。吩咐好让她们收拾好狼藉的春花楼,转身皱着沉重的眉头跟了出去。

    ……

    今夜的聍垚注定不太平,靖夜司全体出动,还叫上了县衙的所有捕快。全县搜捕狐妖,但为了不引起群众恐慌,所以并未告知百姓真相。

    大街小巷都是靖夜司和县衙的人,看来高洪春是下了决心,一定要将这狐妖捉拿归案了。

    李春风将李瀚文他们遣散,让他们一同参与搜捕,免得被人捉住把柄,落人口角。

    …………

    聍垚县开阳山的山头,一袭红衣靠着一颗青松,瘫坐在地上。嘴角的鲜血还在溢出,可是她没有盘膝运功疗伤,而且不停将妖力灌输进腹部。

    那因为疼痛忍不住嫳起的眸子里,不复猩红嗜血,有的只是温柔慈爱。

    “本官送你一条生路,你为何不走。”

    女子被突来的声响惊得一颤,强撑着身躯站起来,摆起战斗的架势望向声音传来的的方向。

    李春风身着睚眦服,自夜幕里走出,冷眸一观,冷冷开口。

    “强弩之末。”

    见来人是那位放过自己的靖夜司之人,女子虽然朝对方感激的鞠了一躬,但仍是与对方拉开距离。

    “告诉我你杀人的缘由,顺我心者,祝你一臂之力又何妨。”

    女子沉默犹豫之际,又是一道轻语传出。

    “李大人此言当真?”

    许曼筠闪到女子身旁,为对方灌输这真气。李春风对此丝毫不感到意外,但他也懒得回答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

    只是斜着眼,冷漠的注视着这一幕。

    “本官倒是有些好奇,草木之精是怎么和山野禽兽走到一起的。”

    许曼筠闻言,刚要怒声回呛,便被女子制止。她朝李春风惨白的脸强挤出笑容。

    “妾身会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大人。”

    “坐下说吧,在下愿闻其详。”

    在许曼筠的搀扶下,女子重新坐在地上。她抬头仰望星空,眸中映出了万千星辉。

    “我本体是一只白狐,对于自己为何会来到聍垚县,妾身也不知晓,只是感觉睡了一觉,醒来便在这里啦。”

    女子回眸望向许曼筠,伸手握住对方的柔荑。

    “我在开阳山觅食,被猎户所擒,拿去集市售卖。是许姐姐看我可怜,救了我。还整日为我灌输真气,而我则跟随着我脑海里的功法修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某夜,我化形啦……”

    她眼里泛起泪花,眸中深处闪过一丝悔意,嘴角确是笑容。

    “我向往外面的世界,所以一天夜里,我偷偷跑了出来,去护城河那里玩耍……在那里,我碰到了吴岗。”

    说的这里,她语气终是有些哽咽。

    “我在集市见过他,我知道他身上的味道。在许姐姐买下我之前,他见到我被关在笼子里,满脸同情,向猎户求情,希望能放了我。被猎户一阵嘲讽,又想买下我,可是囊中羞涩,最终一步三回头离开了。”

    “所以,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我想和他在一起。再所以,我不顾姐姐的强烈反对,让他成了楼里的客人们所说的一样,我的入幕之宾。”

    “我不求名分,就这样挺好的,可是我有身孕了。不待我和他分享这个好消息,他就来找我了,送我一句到此为止便转身离开。”

    女子的脸上不减笑容,只是怎么看,都带着刺骨寒意。

    “我为了他,伤了许姐姐的心不够,破了身子,断绝修炼之路不够,拒绝所有比他优秀的男子不够,受到旁人的非议不够,为他怀了后代不够。为何要这般对我……于是,我杀了他。”

    许曼筠通红着眼,哭着紧握狐女的手掌。

    “是姐姐害了你。对不起,姐姐没能保护好你。”

    两人相拥而泣。

    李春风一直释放着七杀内气,探查着对方的心态变化,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说谎的地方。

    取下腰间的药瓶,扔到两人的身前的草坪上,对狐女说道。

    “凝血散,治外伤的,对你有用。”

    随后上前,蹲下身子捉住她的皓腕。

    “不要反抗。”

    对方见状,选择相信他。

    七杀法释放,一股远强于狐女身上沾染的煞气喷涌而出。

    直接冲去狐女的体内,将她沾染的煞气冲散,再同化,最后再退出她的身体,回到李春风的体内。

    “煞气以化,所以稍作疗伤,便让许姑娘用草木精气替你遮掩妖气,护送离开聍垚吧。”

    李春风面无表情的起身,背过身去。

    “顺带一提,白狐一脉,脑海中还自带功法,你的身份在妖族可能不低。有机会的话,走一趟云梦泽吧。”

    语落,李春风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来的突然,走的突然。

    “姐姐,云梦泽是什么地方?”

    狐女望向面色有些震惊的许曼筠,疑惑的开口问道。

    “云梦泽,妖兽栖居之地,疆土辽阔,种族万千。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见此,许曼筠只得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她。

    ……

    站在开阳山山头,俯首望向灯火阑珊的聍垚县。再回头望向刚刚服药,此刻正在疗伤的狐女。

    娇艳的面庞不断变幻着色彩。最终神色一狠,杀机一伏。

    “李春风,算你赢了。高洪春,我帮你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