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天遥 > 第一章 将死之人
    缥缈星,纪元2300年

    末日废土之上,玉色氤氲漫天,戈壁黄沙连绵千里,嶙峋岩峰零零星星,一支虫族军队押解着黑铁囚车在沙河落日下。

    这些虫族军队形象怪异,有的像直立行走的变异人形昆虫,有的像星际争霸的异形之虫,有的像腐化异变巨型鲲和鳐。它们有着类似的特征,拥有能够穿透钢铁的触角、如剃刀般锋利的肢体、超致密的外壳。

    囚车之中,囚犯有数十,少年偏于一隅。

    少年夜关曜冷汗如雨下,不禁双眼紧闭,眉头紧皱,如同深陷梦魇一般,挣扎不断的喃喃自语着……

    “昊天,不要,他是我们的孩子!”

    “杀了他——”

    “昊天,我是你的至亲骨肉,为何要杀我!”

    夜关曜惊恐不已的一声大吼,一下从梦中惊醒,骤然一睁大大的双眼,悍然起身半坐着,惊魂未定的喘着大气,满是冷汗淋漓。

    所有囚犯顿时深深一愣,不明所以的紧盯着夜关曜,一个个像是看着怪物一样。

    “哈哈哈……”

    没过一会儿,囚犯们一下哄堂大笑,个个笑得前仰后翻,像是嘲笑傻子一样嘲笑着夜关曜……

    “这大傻子,都成食饵了,还做什么白日梦?”

    “还昊天?哼,真的是痴人说梦!”

    “就是,一个奴隶的野种,还敢痴心妄想?”

    ……

    夜关曜扫视了一下众人,苦笑了一声,长喘了一口气,双眼紧紧一闭,纵然一靠在囚车的铁壁上,满腔怀着愤恨和不甘,紧紧一攥拳头,一脸坚韧不屈,一滴眼泪夺眶而出无声的坠下。

    梦?

    不!

    那根本不是一个梦!

    那痛彻心扉的一切,让他刻骨铭心,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梦?

    夜关曜本是昊天之子,堂堂绝世帝少,作为天之娇子,一出生就是先天绝世圣体,这逆天的体质与血脉,可谓是空前绝后,年仅十岁位列无极战神。

    然而,正当一代帝少还未成长时,却死在至亲骨肉的父亲手里。

    他曾是父亲的骄傲,被自己的父亲视为毕生的一切,他的出生带来了无尽的天伦之乐。

    本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绝世帝少,谱写新的传奇,隐名十年载,一月屠灭妖族六国,震动周天寰宇,震慑缥缈万族。

    夜关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会在他十一岁时痛下死手。

    当夜关曜再次醒过来,却发现已是五千年后。

    曾经的诸神后裔,以昊天为尊,征服万族。昊天成万族主宰,建立极乐神界与轮回冥界,自封为真正之神,主宰万族之生死,封印灵气在极地之下,吸收万族灵魂(游离子能量体)与信仰(精神力量),达到永生不死,任凭万族自生自灭!

    谁知,这上下五千余年,人族复兴,逐渐遗忘神明信仰,诸神逐渐陨落。

    人族蚕食绿洲,致使极地冰融,灵气复苏!

    苏醒者破冰而出,不死者重临荒土,虚空异星降临荒土,史前细菌病毒狰狞出笼,末日废土上生命凋零,神龙帝国联合神州各国,退守到联合帝国,修以玄武对抗荒兽怪人异族。

    万族分四域,分别是北荒、南蛮、西洋和东桑。各国又觊觎神州,战争阴霾始终笼罩缥缈星。

    乱世之下,昊天神力反而强盛,本已陨落的诸神也即将降临荒土!

    “父亲为何杀我?都说虎毒不食子,父亲怎么这么狠,还是说神都是灭绝人性?”

    夜关曜满腹疑问,心中不禁交织着愤恨,微微一睁眼间,骤然凌厉着眼神,自言自语的说道。

    五千余年,沧海桑田,早已改朝换代,物是人非。

    这一世,他的身份卑微,且天生无脉,注定是废材一个。

    母亲是一个荒土流亡者,不得已沦为奴隶,遭遇奴隶主侵犯怀了夜关曜。奴隶主为了保住名声,勒死了夜关曜的母亲,还把夜关曜卖了做人畜。

    作为人畜,他被异族圈养了整整十六年!

    如今,圈养他的异族基地被虫族攻陷,他也成为了虫族分部虫母的食饵!

    “哐当——”

    就在这时,囚车的铁门一下被踹开,发出一阵金属的碰撞声。

    “吼吼吼……咯咧咧……”

    一个凶神恶煞的人形变异昆虫,头部似螳螂长着触角和肢体,背部外壳下长着一对羽翼,一把狠狠揪着他的衣襟,肆意怕着他的灰脸,警告着说着虫语。

    虫人怪声刚落,语言翻译器里传来满是轻蔑的言语:

    “小畜生,做什么白日梦,不许直呼神帝名讳,听见了没有?”

    夜关曜一副镇定自若,瞧了瞧押解小队长,假意认怂的笑了笑,暗暗地紧紧一攥拳头,颇有深意的说道:“绝对不会了!”

    押解小队长见状,轻蔑的哼哼一笑,将夜关曜狠狠一脚在囚车的铁壁上,转身扬长而去,将铁门重重的一关。

    “今后,我将是他的梦魇!”

    夜关曜稍稍一抬头,凌厉着眼神,暗暗在说道。

    “哈哈哈……”

    所有囚犯再次捧腹大笑,个个指着夜关曜肆意嘲笑不断。

    “你我都是食饵,笑我就能活?”

    夜关曜锐利着眼神,不禁哼哼一笑,一针鸡血的说道。

    囚犯们顿时鸦雀无声,神色骤然慌张,面面相觑了一下,各自卷缩在角落里,噤若寒蝉一般,空洞着眼神,颤颤巍巍的喘息着气息。

    虫族军队前进多时,终于来到虫族分部的巢穴。

    这巢穴深藏在戈壁深处,连绵岩峰群之中。

    这巢穴十分庞大,占据了整整五座最大岩峰的山体内部,巢穴内部四通八达,纵横交错,俨然就是一张精密的疏通之网。

    这巢穴虽是虫族的一个分部,但也十分庞大,与一个小国不相伯仲。

    巢穴的洞口,就是一道深渊巨口,异虫的头骨外壳矗立在洞口上,如同一座巨型岩峰山头。

    虫族的小首领们野蛮无比,它们将囚犯们丝毫不当人,十分粗鲁一把拽下黑铁囚车。

    瘦弱不堪的囚犯们身上戴着黑铁枷锁,纷纷摔落在地上。

    夜关曜缓缓从地上爬起,环视了一下四周,只见虫族不计其数,岩峰四周皆是虫山虫海。

    夜关曜心情顿时复杂,紧紧咬了咬牙,缓缓抬头一望血色天空的巨型日月,不禁有所感慨的说道:“今天,我真的要死在虫子口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