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天锁灵契 > 前传 第二章 好像没什么不对
    早晨的阳光从云间倾洒而下,少年大摇大摆地从森林里走出来,他的身上只穿着破旧的单衣和补丁裤,嘴里咬着一根硕大的狼腿,背上的柴火里还裹着被烤得全熟的一只狼……

    少年迅速地啃光了手里的狼腿,又把手伸向背后卸了一只狼前腿放在嘴中,口齿不清地自言自语道:“唔~通了灵性的狼肉好像是比以前吃过的好吃点诶。”满嘴的流油让本就比较邋遢的外表更添一分,可少年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吃相,反正周围也没人。

    少年边啃着腿边蹦蹦跳跳地回到了自己所在的村庄。这个村庄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里面居住着上百户人口,对于一个村庄来说已经是几近饱和了,而少年去的森林和村庄相隔并不是很远,从村庄到森林只隔了两座不算太大的山,即使是走也差不多是一小时的路程,于是在第二条腿啃光后,少年就来到了村口。

    少年刚走进村口,就和一伙比较精壮的小伙子打了个照面,都是一个村子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双方都很快认出了对方。

    “小天,那么早就出去捡柴回来了啊。”领头的一个青年笑着对少年说。

    少年用手擦了擦嘴上的油,道:“当然啊,村长不是经常念叨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么。湘哥,你们又出去打猎啊?”

    还没等那个被称为湘哥的青年回答,一道清脆的声音就插了进来,“切,就你还早起的鸟,我看你是早起的虫子总有一天被鸟吃吧。”两人转向声音的来源,看到的是一个小女孩,她坐在村口大树的一根树枝上看着少年和青年们。

    女孩也是不过九岁的年纪,身上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色连衣裙,清丽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下,长发刚刚及肩,在外人看起来第一印象都是给人很文静的样子,但这女孩却双手撑在树枝上,正嘟着嘴巴对少年进行嘲讽。

    少年撇了下嘴,并不理会那女孩,转头继续对青年说道:“湘哥你们慢点去啊,注意安全,刚刚在上山远远地看见了一只狼呢。”

    湘哥也回过神来,大大咧咧地拍着胸口说:“你哥我会怕一只狼么?放心,要是让我遇到了就抓来给你烤了吃。”

    少年言尽后便继续往村里跑去,村里基本都是瓦舍,村民们住的都很简朴,紧挨着村旁有一块非常大的耕地。这时人们大都起来了,但村里人却不多,早晨天气并不炎热,是村民们耕地的好时间,都想着在下午暴晒下少劳作一点,于是许多的男性村民都在田间努力的耕着。

    打猎的人还是在少数,虽说在这种偏僻的小村落附近并无危害性特别大的生物,但村民们也大都是普通人,一只普通的老虎也够的村民们受了。像是有灵性的动物在这种环境中出现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一只霸气的狼可以说是真正的“万里挑一”,如果让其自由成长下去,可能周围的一片山头都会被其纳为自己的领地。

    在这个充满灵气的世界,修仙锻体的人并不在少数,体内有灵性的动物也是比比皆是,当一些动物体内的灵气达到一定程度后,便可以称其为“灵兽”。不仅仅局限动物,甚至有着一些植物,在灵气充裕的环境生存一段时间后,也会衍生出灵智。可以这样说,在这个世界中,灵气最偏僻穷乏的地方里的一块石头内也有着灵气,只是所含的量极其稀少,一些矿脉中,少有灵气沉淀的地方,会导致其周围一些质地较硬的矿石充满灵气,也就是所谓的“灵石”。

    但这个少年所在的村子为什么连有灵气的动物都很少呢?原因是……这个地方太偏僻了,就好像是本来就灵气稀薄的一个地方,再从其中找了一个几乎没有灵气的地方。

    这个充满灵气的世界异常之大,大到至今没人能探寻到边界,也有实力强大的人试图去探索边界,但无一例外都失踪了,于是许多有实力的强者便自摸索到了人类能够自由活动的一个范围,又各自命名了地盘并划分边界。即使被探索到的区域有限,但所占地盘仍是可以媲美十个地球的公摊面积,海洋与陆地交错存在,较大的岛屿便称其为大陆,几个大岛屿相连便称其为洲。

    这个小村落便是被称为“青络洲”中的一个偏僻山村。各个陆洲的灵气浓郁度不相同,各自所有的高手也是分不同的水准,可能这个洲中的不起眼散修,到某一个大陆上可能就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青络洲算是几个大洲中较为出众的一个地盘,灵气浓郁度自是不用说,但难免有着一些没被眷顾到的地方……比如这个小山村。少年奔跑着来到了自己的小木屋前,周边的村民们所居住的基本都是被打磨后修建起来的木屋,条件好一些的甚至用的是烧制好的砖石房子,而少年的这个木屋,不仅占地才四五十平米,外观更是歪歪扭扭,像是小屁孩随意堆砌起来的玩具一般,屋顶则由一些茅草覆盖,只进行了简单的避雨处理。

    少年开心的哼着山歌,正当他推门进屋的那一瞬间,好像早就等在屋中的一个娇小身影直接趁其不备来了一个扫堂腿,少年也是回家了并无防备之心,导致其干净利落的来了一个狗啃泥。

    “啊呸呸呸。”少年把头从地上那粗糙的木板间隙中抬了起来,“谁啊!干嘛偷袭我!”

    屋中那娇小的身影见偷袭成功后便直接坐在了少年所背的木柴上,对着少年冷笑道:“呵,叫你不理我,叫你不理我。”边说着边按着少年的头往地上摩擦,那身形,就是少年在村口遇见的那个女孩。

    少年怎能受这气,双手撑地猛地往后推去,那女孩也是早有预料,在他撑地之前便一个后空翻翻到了门口。少年可没有想到这样,由于劲用猛了,又是一个倒栽葱摔在地上。

    “这样玩有意思么,符天?”女孩叹了叹气,一脸鄙视地看着少年。

    符天摸了摸被撞得生疼的头,坐起了身道:“不是你来找茬的么……”

    “嗯?”

    “好吧是我错了。”符天摊了摊手,把身上的灰都拍干净了后就伸进了他带来木柴中,从中抽出了少了俩腿的烤全狼,又掰了另一只两腿递给了女孩。

    女孩接过了腿,皱眉道:“这是你早上搁山里打的?自己动的手?”

    符天转了转眼珠子,简单地想了一下后对女孩说:“我说我是捡来的你信么?”

    “呵。”女孩再次用她那鄙视的目光盯着少年,“捡来的?怎么的,大山帮你烤的么?”

    “我就不能是捡的尸体然后烤的么?话说大山帮我烤是什么鬼?”

    女孩拿起狼腿狠狠地咬了一口,肉在嘴中嚼了两下后,眉头逐渐地变紧凑,嫌弃的说:“我本来问的就是你自己烤的么?怎么难吃你居然还吃了两条腿,你的胃口真大。”

    女孩走到符天的面前,单手把被烤的狼拎起来后就移动到了木屋墙角的一个泥土灶,直接把那整只狼和狼腿一并丢进了灶上的一个小铁锅,掏出打火石便开始生火。

    符天也是没有太意外,满脸陪笑地走到女孩跟前说:“林秋~需要我帮点什么忙么。”

    “有。”林秋督了一眼在旁的符天,淡定地说:“需要你帮倒忙?”符天听了也是自找没趣,撇了嘴就转头去拾木柴了。

    林秋看起来十分的轻车熟路,火生好后就对锅中的狼肉开始不停地翻炒,时不时地就拿菜刀在狼身上划上一刀后撒上一点盐和水。没一会就将锅中的狼肉捞了起来盛在一个大木板上,端着放在了屋子里的一张破木桌上,自顾自的把那只被撕下的狼腿拿在了手里吃。

    符天见狼肉做好了,一脸笑容地走了过去也跟着一起吃,只见其刚撕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就满眼放光的说道:“为啥你来做就那么好吃呢?我看你也不就是在锅里随便乱翻翻么,我平时那么跟着你这样做咋做不出来呢?”

    林秋闻言,转向了灶台角落里那一堆黑乎乎的不知名物体,仿佛知道了其来处,嫌弃地走过去将那些东西打包在一起丢在了一旁,又默默地抬头微红着脸对着符天问道:“要不从今往后都叫我来帮你弄吃的怎么样?”

    “好啊好啊!”符天闻言欣喜的点了点头。

    正在吃东西的林秋听到这个回应,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羞红着脸把头歪到一边,小声嘟嚷道:“哼~谁会一直给……”

    符天可是没听到林秋的嘟囔,又往嘴里放了块肉,在其嚼了嚼后,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正色地对林秋说:“嗯?你难道是准备一直蹭我的猎物……”

    话音刚落,那块带着烤狼的木板啪的一下就摔到了符天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