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天锁灵契 > 前传 第七章 龙…王姐姐?!
    符天一手抓着黑衣男子的手,另一只手则握拳放在了男子的面前,各自体型的差异让这一场面显得十分怪异,一个身高体壮的成年男性被一个小孩抓住挣脱不开。正当符天准备下手打上去时,林秋突然眼睛打了打转,笑嘻嘻地对黑衣男子说道:“大哥哥,你看你摆在你面前的是什么呀?”

    那黑衣男子也是没料到林秋会突然跟他搭话,下意识地便停止了运气,符天也是诧异地看着林秋,并没在第一时间下手。男子答道:“不是拳头吗?你突然……”

    “不!才不只是这样!”林秋面相肯定地说道。

    “那……那是?”黑衣男子不确定地问,他也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跟林秋搭话,连自己很生气这一点好似都暂时忘记了一样。

    林秋沉吟了两秒,才对男子说道:“沙包一样大的拳头你见过没……”

    “???”

    黑衣男子没能从这一怪异的对话中反应过来,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好像被侮辱了一样,在内心怒吼道:“你特么这有什么区别么?!而且这小屁孩的手还没沙包大好吗!!”

    趁黑衣男子还在蒙圈的时候,林秋又赶紧转头大声地对符天说:“揍他!!”符天也是习惯了这种怪异的对话,听到林秋招呼自己后,便一拳打在了黑衣男子的脸上。这一拳的力度可不低,直接将男子的鼻子打出了鼻血,还将其打后退了几米。

    黑衣男子站稳后先是惊异地想着面前这个穿地颇为喜庆的小屁孩怎么会有这般大的力量,惊异了一小会然后才反应过来,怒吼道:“你这小孩不讲武德,居然偷袭我!”

    对对方的怒吼并不在意,符天一本正经地说道:“哈?!我一直都把拳摆在你的面前的,这样你自己都看不见,怪我咯?”说完便也快速地向后退去。

    黑衣男子也是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好像是这样的诶,不过自己为什么没看见呢,他内心想到。

    过了几息时间,才凶恶地看向林秋说道:“都是你!!要不是你刚才……”话说一半便又哽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林秋好像一副没事人一样的,扭着头看向别处吹着口哨……

    “……你们欺人太甚!”黑衣男子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其力道甚至在这个封闭的大厅之中掀起了一股强风。不远处地孩子们不得不趴在地上才没被气流掀起,这股气流导致一楼大厅中的所有人都转头向男子看去,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三言两语地议论着。

    “这家伙谁啊,这么高调……”

    “敢在这儿闹事,嫌活得不耐烦了吗?”

    “嘘~还是别太大声了,看他刚才那气势好像不是一般人啊……”

    “靠,你是一般人能在这里吗?”

    “诶……好像是的哦……”

    “守卫呢?守卫死哪去了……”

    黑衣男子现在根本听不进去旁人的话语,眼中好像要冒出火一样,一心只想将眼前两个小孩狠狠地揍一遍,连自己来的任务和要求也忘了。他从小便是一直养尊处优,何时受过这等气?一个怒吼便要冲向符天和林秋。

    符天见黑衣男子来势汹汹,一手将林秋护在身后,一手做好架势准备抵挡,就在这时一位白衣胜雪的年轻女子突然出现在了符天的身前。这个身影一出现便抬手摁在了冲过来的黑衣男子身上将其停了下来,带着微怒的语气娇嗔道:“你在这跟小孩子闹什么气?别忘了师傅说了别乱惹出事端,你到好,跟一个小孩都能犯冲……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黑衣男子也是有些惧怕这个女子,先是小声弱弱地应了一声是,然后以恶狠狠地目光瞪了符天一行人的脸,又挥拳朝他们示威了一下,在白衣女子准备再次生气前离开了。

    白衣女子见其男伴离去,便呼了一口气,转身蹲着对符天和林秋微笑道:“小朋友们,没被吓着吧?对不起呐,我的这位男伴是有些脾气横了一些,不过也没有太坏心眼的。”

    说罢还像变戏法似的用她那洁白如玉的细手从身后拿了两根糖葫芦出来,笑眯眯地递给符天,“这个送给你们,算是姐姐对你们的道歉啦,不要生气哦……”

    符天在女子转身面对他时便呆了……因为他还从来没看见那么漂亮的一个姐姐。只见女子白衣胜雪,一身无尘的衣裳虽将全身遮得严严实实的,但其娆好的身材却是被勾勒地一览无余,裸露在外的皮肤皆是白得如玉,一头墨丝刚刚及腰,脸蛋更是像被精心雕琢过一样,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听其话语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整个人好似仙女一般,大厅中的男性眼睛都不自主地看向那女子,身边有女伴的拉都拉不住。

    符天只是觉得面前的姐姐好像仙女一样,有些看呆了,林秋看到符天这副模样,有些不高兴地从白衣女子手中将两串糖葫芦夺了过来,跳到了一边闷声的吃着,脸色不太好看也不知道其在想些什么。

    白衣女子仍是笑着蹲在符天的面前,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在她的眼中这些小孩都颇为地可爱,念到此处又纳闷了一下自己的师兄怎么跟他们生上气的。

    符天也是反应了过来,赶紧护着自己的脑袋,小脸微红地问道:“姐姐你长得好像仙女呀,你叫什么呀……”

    白衣女子被符天那腼腆的赞美和可爱的神色给弄得捂着嘴轻笑了一下,又捏了捏符天的脸道:“小家伙嘴真甜……姐姐叫龙赢王,刚才那个穿黑衣服哥哥叫白小甜……你叫我龙姐姐就好啦。”

    话音刚落,周围的气氛突然就冷了下来,过往许多的男性也被雷地停了下来,之前还在看向这边的人们也自觉地朝向了另一半不知道在想什么,都被这神奇的名字给惊到了。林秋也是被震惊到了,刚才还在嘴里的糖葫芦也随着下巴的松开掉在了地上。

    符天满不在意地挠了挠头,露出牙齿腼腆地对着这位龙姑娘笑道:“龙王姐姐,你名字真好听,也像仙女一样呢……”众人闻言皆是在心中大吼:这名字哪里就和仙女一样了,完全和其本人不配啊喂!而且龙王姐姐是什么玩意啊不是姓龙名赢王吗?话说刚才那个糙汉子为什么有一个这么甜美的名字啊?!!

    这位“龙王姐姐”也好像是有些受宠若惊,好奇地问符天道:“是龙姐姐啦不是龙王姐姐……你真的觉得我的名字好听么?师傅一直建议我改名字呢……我也认为我的名字很好呢,果然还是不用改了吧!”众人再次在心中大喊:不要信这小孩乱说啊,还是好好听师傅的话吧!你本人也觉得很好听也是很奇葩了啊!!

    林秋也是一手捂着脸,一手提着符天的后衣襟向孩子们那移去,像是想要结果这一非正常的聊天,感觉这一对话要是进行下去肯定会变得很奇怪。

    “欸……林秋你拽我干啥,慢点……龙王姐姐再见……”

    那龙姑娘也感到耽误的时间有些长了,并且她越看那小家伙越感兴趣,所以起身对着被林秋拽向后方的符天说道:“是龙姐姐啦!小家伙,送你个小东西吧……”说罢便取下了带在自己玉颈上的一条玉石项链给塞在了符天的手中,便也迈着玉足转身离去。

    符天倒是还没反应过来,但林秋却是将项链拿了过去,她一触碰到项链便感觉手冰凉凉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感。她感觉出来那串项链的不一般,便对符天说:“这串项链好歹是人家贴身的东西呢,肯定很重要地,咱们没理由拿别人那么贵重的物品,还给人家吧……”符天也没有反驳,仍是笑着对林秋道:“嗯嗯,都听你的。”

    可当林秋准备去还项链时,却发现那龙女子早已不见了踪影,周围人多眼杂大家又马上有要紧事在先,只得又将项链塞回了符天的手中,没好气地说:“好啦,别人都走远了……既然她那么不在乎这项链,你就带上吧,应该对身体有好处的,也别辜负了人家姐姐的一番好意。”

    符天倒是丝毫没在意,将项链放在了裤子里的小包里,笑嘻嘻地对林秋说道:“……嘿嘿,林秋你也好看,就是比刚才的仙女姐姐还差点。不过等咱们长大了一定比他们更好看!”听到前半段林秋差点就没忍住给这位耿直的男孩一个小嘴巴子,但听到后半段时又忍不住笑出了声,“就你嘴巴‘会’说话,别贫嘴了好好等村长回来吧……”

    村长也是早就看这边事情不对,在黑衣男子准备对孩子们出手时就往回赶了,在看见白衣女子拦下那她男伴时对符天他们都热情又停了下来听听发生了什么,加上刚才也被一段神奇的对话给雷住了一会……看见女子离去这才又跑到了孩子们的身边。

    “孩子们你们没事吧……”村长焦急地问着孩子们,还特意东看看西看看有没有哪个孩子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