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天锁灵契 > 前传 第十章 连石头都有我没有?
    龙师姐听到林秋有想要加入的意愿,顿时大喜,连忙接话道:“这不是问题,只要你的那位同伴资质还过得去,都可以一并去的,就是资质差点也可以入我门下打打杂。只要你愿意入师伯门下修行,一切都好说……”

    “……你说的伙伴应该就是我给项链的那个男孩吧,我看他这般年纪便有巨大的力量,想必根骨也不错,你就放心吧。”

    “那个……”坐在门口边上的白师弟听到此处接话道,“那个小孩从之前那个菜鸟出去后就来门口敲门想进来了……我一直将这个房间用灵力封锁着的,声音也进不来,现在那孩子一直在撞这个门呢……要放他进来么?”

    “快点让他进来!”龙师姐生气地对白师弟说道,“一个孩子你让他在外边晾着干嘛,怎么看不了事呢……”龙师姐无奈地走到门前,用手一挥解除了门前禁制。

    可当龙师姐解除的一瞬间,一道身影突然就撞开了门板冲了进来,可能是因为惯性的原因并没有停下来,径直冲向了龙师姐。龙师姐也并不躲闪,只见符天在快要撞上她时,像是被看不见的空气墙挡住了一样,就保持着冲撞的动作。

    符天在外面等了半天,感觉林秋进去的时间好像有些久了,越发的坐立不安。在听见房间里发出的惨叫声和看见一个捂着眼睛的黑袍男子从房间里快速走出来后,他便坐不住了,连忙来到了那房间的门口,想要开门进去找林秋。可当他用力推门时却发现门好像已经锁死了一般,怎么打都打不开。在他大声地询问林秋里面什么情况却没有答复后,就知道林秋肯定出问题了,索性就直接地用蛮力来撞开。正当撞了几次未果后,符天与门口拉开一些距离,准备借用助跑的力量来撞,可就是当他撞碎木门的那一瞬间他便察觉到了门变脆弱了,结果也没能收住力就往前面冲去。本以为要摔倒,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疼痛,而是撞上了一团好像看不清的棉花上,将其停了下来。

    龙师姐在拦住符天后便将其稳稳地放在了地上,符天也是迅速地在房间中四处张望,在看到林秋并无大碍时便松了口气,然后又转头疑惑的对发现的龙师姐说道:“那个……龙王姐姐你怎么在这……为什么会和之前那个讨人厌的大哥哥一起出现在林秋的测试里?”

    龙师姐此刻并没有与符天议论她的名字,而是用她的盛世美颜对符天展颜一笑,看得符天又是一呆,其用手指了指林秋对他说道:“一言难尽……还是让你的伙伴跟你解释吧。”

    .

    .

    .

    林秋很快地给符天讲述了大概状况,就是自己被测出有一个名叫“纯灵体”的特殊修炼体质,这两个人是专门来找她想让她加入宗门的,不过他们并不勉强自己,而是答应了自己想要带符天一起去的要求……符天听得愣头愣尾,在林秋再次对他重复了一遍后才明白了大致。

    “那么说,只要把我的资质也测了,还过得去的话咋俩就一起去那什么宗门修炼么?”符天听完林秋的解释后问了一句,见林秋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那咱们也要记得跟村长爷爷说一声呢,毕竟人家收留我们那么长时间……”林秋也同意地点了点头,对龙白师姐弟简单的说明了一下,征得他们同意后便出门往一楼下去找村长去了。

    等到林秋出去后期,龙师姐拿起一边的测试水晶球,对符天笑吟吟地说:“小家伙,我们又见面了呢……来,姐姐给你测试一下你的资质,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小天才能让另一个小天才那么上心……”说完便用她的纤纤玉手拿起符天的左手,手指轻轻一动便在他的手背上开了一个小口子,用灵力包裹着一滴血滴在了水晶球上。

    就在这时,一边的白师弟想了半天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叫喊着:“……师姐!!你以前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男人触碰你的身体,连师傅都不例外!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他这一声怒吼,得到的回应却是龙师姐的怒视。

    龙师姐有些气恼地看着自己的师弟,这家伙怎么老是不分场合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呢……恨恨的回了一句:“这还是个孩子啊!你要是这个年纪我都能抱着你修炼!……再接话我就把你嘴巴给封起来!”

    白师弟识相地闭上了自己的嘴,还是没弄懂自己怎么地又惹师姐生气了。在他的记忆中,自打他被师傅收到门下白师姐便是宗门内的核心人物……实力高强,天赋足够,屡次为宗门完成困难的任务立下功劳,再加上她的绝色外表,几乎是全宗门弟子上下的女神人物。可以说是在任何一个男弟子的心中,白师姐都是他们的梦中情人。白小甜也不例外,加上自己拜的师傅也是龙师姐的的师傅,与龙师姐的见面次数颇多,平日便不止一次地向她吐露过自己的心声,可得到的回答都是她现在一心向着修炼并无其他打算为由而拒绝他的好意。

    白小甜也是一个头脑有些简单的人,脑子里好似只有一根筋,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不断地向龙师姐发起攻势,对方见冷水并没有浇熄他的热情,也是不管他了,只是与之保持着正常的师门情人,若是稍有逾矩的地方便不在理会他。

    由于白小甜天赋又好,年纪也不大且长得颇俊,平时也很听师傅的话,所以他们师傅对这个小徒弟是喜欢地打紧,看着白小甜对自己的大徒弟龙赢王有爱慕之情,也有撮合之意,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一对若是能成自然也好。不过他们的师傅也没有催促之意,他也觉得年轻人应该一心放在修炼上,不该在其他地方花太多心思,只是偶尔点拨一下他们两人。

    这次的出行为他们师伯找徒弟也是师傅有意让他们两个一起出行,龙师姐对此不管不顾,只管完成任务便好,而师弟白小甜则是想要借此拉近和师姐的距离,但他却郁闷发现反而不但没有拉近距离反而还有些疏远了……就像前几日在城中他不小心说错话惹得师姐不开心,当晚他就准备了一大束美丽的花朵想匿名送给龙师姐消消气。可第二天就发现花束又回到了他的房间,他一直不清楚师姐是怎么知道是他送的,他可是为了证明花不是自己的还特意留了一张字条在花里面,字条上写着:此花不是白小甜所送。但师姐直接就知道了这是他的花,这让这这两天他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今天又因为林秋那一众孩子的原因白师姐又对他不满,他都快抑郁了为什么总是办不成事……

    当符天的血液滴上去后,预期的耀眼强光并没有出现,而是什么情况都没有,水晶球就好像没有反应一般,等了一会也没发生什么,这让龙师姐的脸色变得神奇了起来,“怎么会这样……”然后又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神色对着符天说道:“难不成……你真是一个不适合修炼的废物么……”

    符天也是不清楚什么状况,只是看着坐在对面的龙师姐取了自己一滴血滴在水晶球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后又诧异地看着他,不知道用什么来回应对方,只得挠挠头笑着说:“……有什么问题嘛?”

    一旁的龙师姐好像回忆起了刚才的一些细节,连忙又从符天的手上抽了一滴血出来再次滴在水晶球上,然后就闭着眼睛好像在感知着什么,没一会符天就看见她的脸色更加的奇怪了。

    “你……这……”龙师姐欲言又止,看着符天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符天看着龙师姐看他的眼神有点发怵,忍不住问道:“……龙王姐姐,到底咋了,我资质不好么

    ……”

    “唉……我给你看看这个吧……”龙师姐终于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符天,叹了一口气说道。只见她站起了身,从门口摆放着的一座普通的石雕上用手刀削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下来拿在手上,然后将水晶球放置在了符天的面前,用意念引动了灵气附在水晶球上,在小心翼翼地将石块放在了上面,接着向符天说道:“水晶球内部的灵石粉尘之间是有吸引力的,并且密度极大,在外界灵气的引动下,无论吸引力大小都会扯住一部分的粉尘……师傅曾对我说过‘力之用为相者’,大概意思是两个不同的力总会相互拉扯。而我们生活的世界里,几乎是被灵气充满的,只是浓郁度有差别而已,其实就连路旁随手捡的石子里也有灵气……你仔细瞧瞧这个石块和水晶球接触的地方。”

    符天闻言趴着仔细地观察,然后他看见了其实整个球壁上无论哪个地方,都附着粉尘,只不过接触的那里的内部却是附着着一点点细尘,相对很少。符天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龙师姐叫他看这个的用意,再次疑惑地看向龙师姐……

    龙师姐见他观察完了,便接话道:“你再把石块拿走看一看……”符天照做了,然后又趴着仔细看,只见刚才和石块接触的那里的粉尘覆盖量又变得与四周差不多一样。符天还不知道水晶球测试资质的原理,还是不知道这样做是为了让他看什么。龙师姐见符天再次看完并说出了变化,紧接着就开始给他讲述了水晶球是凭什么测试资质的和不同的人有不同程度的效果。

    这内容并不是很多,符天听完后也大概能够自己理解了,之所以出现先前那“放石块”的情况,是因为房间内部本身空气中灵气含量较高,而石头里面的灵力实在是稀少得可怜,所以与石块接触的地方由于隔绝了外界的空气,导致该处灵气检测出的事较稀少的石头的灵气。

    “嗯……”龙师姐再次说话时顿了一下,然后仿佛下定决心告诉符天什么了一样,“……你再将你的双手放上去看一看……”

    “欸?不用滴血了么?”符天虽然疑惑为什么与之前不太一样,但仍然照做了,在他观察的时候,龙师姐在一旁继续解释道:“滴血不过是使结果更加准确而已,即使不滴血也是可以测的……”

    等龙师姐正在解释的过程中,符天的表情也是越来越奇怪,因为他发现了和自己的手接触的那两个地方,一点粉尘也没有,即使他脑子再慢也能猜出之前放石块是为了什么……随后符天用一脸神(dan)奇(teng)的神情问龙师姐道:“……你的意思是连路边的石头都有灵气就我没有?”

    龙师姐郑重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