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天锁灵契 > 前传 第十二章 快乐的意义
    等到白师弟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在一家客栈中了,摸着生疼的后颈有些吃力的起身,四处张望后看见了坐在窗边正在发呆的龙师姐。

    白师弟理了一下脑中的记忆,想起了自己反复作死惹师姐生气的经过,也猜到了自己应该是被师姐打晕了带回来的。不过他并没有在房间看到有其他的人,也就是林秋最终还是拒绝了师姐的邀请。

    “哼……真是一点都不把话听进去呢。”白师弟内心想道。龙师姐在感觉到房间内有动静了便知道是白师弟醒了,不过并没有扭头看向他,而是继续双眼盯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此时已经入夜了,但外面的仍是十分的热闹,五彩斑斓的灯光从一些不知名门店中散出,街头的小贩也似乎比白天更多,形形色色的人走在街上,店铺的吆喝声也与白天一样没有停下……

    夜晚也有很大的商机,许多商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且这个城市也并没有什么类似于宵禁令的规定,既然外面的各类坊市在夜晚依旧灯火通明,就会有感兴趣或无聊的人出了逛逛。见别人出门了,自己也会想是不是也出去,外面的人越多,那想出去的人也会多。而在这其中,各种酒楼是夜晚人流最多的地方,特别是一些高端一点的,男男女女都喜欢在其中游乐,不仅有上好的酒菜,更有一些歌姬在其中吟唱助兴……

    白师弟蹑手蹑脚地走到龙师姐的旁边,跟她有样学样地看着外面,没一会就嘟着嘴用小孩子认错的语气说道:“对不起师姐……今天是我任性了,不该和你顶嘴……”他用余光督了一下师姐,见其仍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外面,继续说道:“那个女孩……最终还是不答应么,明明咱们也是为她好……”

    “……不过这次师伯好奇怪,在我们出行前还特意认真地嘱咐我们一句‘收她入门,只应随缘,不可强求。若是不愿,回来便是’……明明可以直接用强地带她回去,师伯也算出了她只是一个孤儿,这样做又不是对她有害,反而还能让她过上更好的日子……要是咱就这样走了,难保一些暗中的老鼠会盯上那女孩,要不师姐你还是去再跟她说一说?”

    他有些担心林秋,因为最近他在城中略有耳闻,似乎有些黑心商人会因为利益而去抓抢一些有天赋的童男童女送上黑市贩卖,一旦被拐走,再想找到就是如同茫茫大海之中捞针一样……

    白师弟不时地看向龙师姐观望她的态度,可是对方依旧是一言不发,就那样呆呆的坐着……白师弟也是觉得继续说也是白费力气,对师姐做了个鬼脸就离开了,就在他转身离去刚走两步,龙师姐的声音突然就响起,“你说……我们修行的快乐是什么呢,追求清心寡欲、长生不老……与这些普通人的快乐比起,是何不同呢……”

    白师弟想了想,难得地正经了一回,把心中的答案说了出来:“我们修行者,也是有着众多快乐的吧……我们也会生气或伤心,因为一个个身边的人离去而悲伤,因为一次次突破变强而自喜……咱们修仙的也是人嘛,就像师伯不也是为了传人而苦恼着么……”

    “……说起来,前几日咱在协会里没测试时也逛遍了这个城镇,我们也因为吃到了平时没吃过的食物而开心了么……师姐你也好像很喜欢那个什么糖葫芦吧,那天尝了一支后还又买了七支回客栈慢慢吃,我看着都牙疼呢……”

    白师弟边说着边微笑着,他很喜欢这种和师姐静处的时光,能给他一种很舒心感觉。白小甜其实并不是什么嚣张跋扈的人,像白天那种态度,实则有七分都是装出来的。他虽然有时会孩子气,但脑子其实还是很好使的,像那种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的桥段他也清楚,能更好地俘获人心。当然,最后好像自己是有点放飞自我了……

    他也是寒门出身,年幼时生活在一个贫穷家庭中,家中不止他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父亲去世地早,母亲一人拉扯他们长大非常的艰难,更不幸的是还在他九岁那年所居住的村子遭受了饥荒,一家几口几近饿死,还是师傅偶然途径此地发了善心,接济了村子一些粮食才得以幸存。阴差阳错之下还发现了他的纯灵体体质,并将他收入门下修行……师傅给了他家一笔不错的安家费使得他能够安心修行,多年过去了,母亲老了,姐姐弟弟也都成家了,自己依旧是离去时的面孔。他的母亲与姐弟生活得很十分幸福快乐,而他有空时也会去与家人聚一次,感叹世事无常……

    他很喜欢修行,因为修行能让他忘记很多烦恼,喜欢师姐更多的其实是感觉她像自己曾经的亲姐姐一样陪在他身边,他自己没有察觉到而已。他知道林秋是孤儿时非常地同情,想到自己曾经经过的苦难,在一个女孩子身上可能会更加的难以承受……他比师姐更想让林秋加入自己的宗门,自己白天所说的那些话都可能会变为现实。所以在后面感觉出林秋不想跟他们走时,甚至已经做好了强行劫走她的打算,而龙师姐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才将自己打晕的。

    “……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快乐,强者有着强者的快乐,虽然达成的条件不同,但它们的性质是相同的……都是能够给予我们‘满足’这一感觉的,不是么?”白师弟继续对龙师姐的问题进行着回答。事已至此,他也放下了强行带走林秋的念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只能祈祷林秋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作为普通人或是散修也许也是不错的选择……

    龙师姐听着白师弟的这些回答,不由得听得入神,等到他讲完后才重新微笑着对他回复道:“嗯……也许你说得对,是我想太多了……”说罢也不再看着窗外,起身出了这间房走向自己的房间。她想到了林秋拒绝时所说的话,当时的林秋坚定地说道:“不了,我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快乐了……你们回去吧。”龙师姐总是觉得林秋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眼神有时很坚定,明明只是十岁的孩子,却已经有了成年人的那种成熟一般……

    走到门口时,还转身笑着提醒了白师弟一句:“没什么事今晚早些休息吧,难得出来一趟,就放松放松别修炼了……明天我们再回师门。”

    白师弟愣了一下,连忙追出门外,朝着还在过道的龙师姐问道:“咱们为什么不早点回去,任务不是失败了吗?”

    龙师姐没有回头,仍是走向自己的房间,微笑着别有深意地回了他一句:“我们还要等一个人……”

    “还要等谁啊?”白师弟不理解地问道。

    龙师姐停了一下,看向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然后小声喃喃道:“他说让我们等等……”

    .

    .

    .

    林秋在拒绝龙白师姐弟二人后便和符天一起回到一楼找到了准备离开的村长一行人。村长之前与林秋交谈过了,本来以为可能很久都见不到他们了,还有些难过,见他们二人回来,自然是高兴,也没有去过问其中缘由,在他看来林秋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如果她想说的话,自然会找他说的,不想说的他也没有办法。

    村长也没有食言,准备是先带着孩子在城镇里面四处游玩一番,第二天再打算回去,湘哥那边也安排好了,跟着他们找间客栈住一晚,明天一起回去。费用是村长自己垫付的,他们村子偶尔会与路过的商人做一些交易,而他也能从中得到了一些收入,当然,都是村民强行说是辛苦了推给他的,他本身是没想拿一分钱的……自己平时只和老伴与林秋一起生活,吃的也是自己家种的,几乎不怎么花钱,林秋也是勤劳能干,常帮家里分担家务……多年下来也有些积蓄,既然没什么开销,也不妨这次就让孩子们开心一下。

    孩子们知道能出去玩后又在大厅之中欢呼了一波,又引得不少人的视线看向他们,村长只得一边陪着笑一边带着孩子们走出了修炼者协会。

    在他们走出大门时,大厅中一处角落里两三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交头好像说了什么,便也起身准备离开,这一幕被符天看见了,不过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转头继续跟着村长出了协会。一旁的林秋见符天顿了一下,疑惑地问道:“符天……你看到什么了么?”

    “不。”符天对着林秋笑道,依旧是露出他那一口大白牙对着林秋,“……在想我们待会去哪玩呢。咱们快走吧,好期待啊……”

    林秋没好气地敲了一下符天的头,引得后者一声喊疼,无奈地说道:“知道了自己不能修炼还能那么高兴,你还真是个小怪物……”尽管林秋得知符天无法修炼后有些失落,但自己还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她不想失去一些自己以前不曾感受过的快乐。

    “走吧!”林秋拉起符天的手,不顾后者的脸有些泛红,拉着他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开心地笑着,“……让我们一起去快乐的度过今天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