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天锁灵契 > 前传 第十六章 往事只能回味
    村长也没有催促店小二,而是等到他休息地差不多后再问了他一次:“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林秋这时也插嘴道:“你手上怎么会有符天的衣服?他人在哪你知道吗?”

    店小二也恢复过来了,听到林秋的质问,连忙把那衣物递向了她,一边使劲摇头一边慌张地说道:“我不知道啊!我是负责去收拾客人住过的房间的杂役,这个衣服是我从刚才收拾你们住的房间中见到的……我寻思这不是我们客栈配的睡服,想到可能是你们忘在那里的,我就把它给拿下来了。这正好看见你们还没走,顺便就还给你们了……”

    林秋接过了衣裳,她也反应过来自己早上可能没太注意房间,就没看见符天的衣裳,感觉自己好像错怪了别人,连忙对店小二道歉道:“对不起啊,是我太着急了。”

    “没事没事,如果可以的话我先去忙别的了……客官你们请慢走。”店小二用手抹了一下自己额头的汗水,满不在意的回答道。

    林秋看见店小二这副劳累模样,有些奇怪地问了他一句:“你身体不好么,为什么从楼上拿一件衣服下来看你怎么那么累呀?”

    挠了下头,店小二用不好意思的笑容回答道:“对不起啊……确实是我体质不太好,家里又穷没法修炼,我不该把二十几间房的被褥偷懒一次性全背下来。我一个普通人真不应该逞强的,腰都差点被压断……”

    林秋忽然跳起来一只手猛地拍在了他的肩上,把他吓了一跳,弱弱的说了一句:“怎么了……”

    “不……没什么,是我错了,你快走吧……”林秋有些无语道。前面体质不好无法修炼还算理由,后面的被二十几张被褥是什么鬼,你这普通人一点也不普通好吗……

    也没管店小二了,林秋拿到符天的衣服后,抓着两边衣袖使劲地朝着地上一扇,里面果然掉出了一张字条。她把衣服重新折好后扔给了旁边的村长,自己拿起字条开始看。

    这是一张比较新的宣纸,房间里很多地方都有,用它做材料一点都不奇怪,至于笔的话客栈前台倒是有,符天怎么拿到的就不清楚了……林秋定睛一看,纸上有着歪歪扭扭的几行字,若是不仔细辨认都不知道是什么字的那种,放到现代估计都能和幼儿园小朋友的涂鸦有的一拼了。

    虽然还有几个错别字在其中,但根据前后的意思也能看出来正确的是什么了,字条上写道: 给林秋  你跟龙姐姐他们一起去那个什么宗门会过得更好 哥哥姐姐比我更强  离开后我会随便找个山里生活的  不用找我啦 你找不到的哦——以上便为字条的内容。

    林秋看完之后,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好像没有受影响一样,不过在一旁的村长看出来了,林秋只是在忍耐内心极大的情绪,而且她的身体也在不断地颤抖着。

    用力将字条撕扯得稀碎,林秋冷着脸跑了出了客栈,不过在转身的时候村长却好像看见了泪光……村长也在旁边看了这张字条,之所以没有拦住林秋,是因为他知道了那两个高手肯定没走,一定会暗中保护好她。

    村长看着林秋离去的样子,有些难过地叹了叹气,自言自语道:“那个小家伙……还真是喜欢搞同一件事呢……”

    .

    .

    .

    时间再次追溯到三年前,林秋被符天从孤独园里给救了出来后的第十五天,二人正在在野外顺着一条不算太小的河走着。

    这时的林秋身上的药效早已经过去,没继续让符天背着她了。二人没有方向地往前走去,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不好,一路上一处有人烟的地方都没经过,只得一天找山洞一天住树上的轮换。渴了喝溪水,太饿了吃野菜……

    还好符天虽然才六岁,但身体的强度却是很高,每天晚上都趁着林秋睡着悄悄地出去打猎,运气不错的话遇上一两只普通的狼能够很简单地就制服并抓回来当二人的口粮,也不至于只能啃树根野菜……当然,遇到成群的狼还是会迅速离去避免让林秋被波及。

    林秋很是担心符天,荒郊野外的,若是遇上什么凶兽,跑都跑不了,叫符天每晚不用出去抓野兽了,表示自己就算只吃野菜也完全没有问题,还是他的安全更加重要。

    可是符天对此却表示不承认自己晚上是出去打猎了,他们吃的其实都是他晚上上厕所是无意中发现的……不说符天此刻怎会装机灵骗人,林秋自然是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但也没有办法劝对方。

    林秋每晚只好佯装入睡,只有等到符天安全地回来了才会安心地睡着。

    二人就这样一路上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十几天,符天还是那副天然呆的模样,整日笑嘻嘻地。林秋却是在这段时间内,对符天的依赖逐渐增加,尽管她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二人当时年纪都小,符天又什么都不懂,只好把内心的那一点情愫藏在心底……

    她在路途上发过一次烧,符天手忙脚乱地不知道怎么办,林秋只好自己指导着符天,让其找一些简单地药草给碾碎后敷在额头上,帮忙端水换水而自己来擦拭身体。

    林秋在烧地最厉害无力动弹的时候,符天就抓着林秋的手在旁边给她唱童谣,虽然调子很差,但那儿童特有的干净的声音让她感觉十分的温暖,在昏昏欲睡地时候还无意中叫了符天几声哥哥便睡过去了。

    第二天起来后病情也有了好转,在符天在外面再次抓猎物回来后,林秋帮忙料理时,脸色微红着问了符天一句:你愿意当我的哥哥吗……

    符天仍是用一副天然呆的表情疑惑地回应了林秋一句:我们又不是一个娘的孩子,为什么我是哥哥呢?

    林秋见符天这副呆样,掩嘴轻笑了一下也没有再问他了。

    二人后来找到了一条河流,两人顺便在其中简单地清洗了下各自的身体后就顺着河流走,是林秋建议的,说是近水的地方有人住的可能性更大。

    果然,沿着和道走一天后,二人看见了一个村落,不过他们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个村落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到处残恒瓦砾,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房子在那……

    当二人来到这个村子外时,因为周围的房屋已经被破坏掉,所以变得很空旷,村子里面的许多人也看见了他们两个,都纷纷的聚了过去,将两人围住。不过见到二人是孩子时,明显都放下了敌意,很快的人群之中走出一个颇为年长的人,开口问向二人从何而来。

    符天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林秋自然站了出来,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与符天是被坏人迫害一路逃难至此的,并表明二人想要留下来。虽然村子已经不算存在了,但毕竟好歹有人在,比起尚且年幼的二人孤零零在野外安全一些……

    原来这个村子前几天才经历了一次兽潮,若不是有好心的修炼者赶到他们村里通知去避难,可能人员死伤会非常的多。可即使人没有太大的事,但地里的庄稼被完全地破坏了,房子也没有幸免的。

    目前整个村子的人都处于饥荒的状态,只靠着一个路过的好心的小商人接济整个村子……村民们平时虽是热心的,自己可以少吃少穿,但目前的这个状况,一个人的可能无法温饱,有孩子地连孩子的食物都无法保护。

    村民们在知道林秋和符天二人想要留下来时,都面露难色,毕竟多一个人就会多一张翻吃,谁也没有好心到让自己的孩子饿着而去帮助一个陌生人。

    村子当时的困难已经是如同恶劣的饥荒一样,可以说每个人连第二天的生死都无法确定。

    村长还是看二人年龄都还太小了,不忍心让两个小孩又回野外去生活,就自告奋勇地将二人带回了自己家临时搭建的小棚之中……

    二人都很感激村长的收留,但跟着村长回到他的家时,村长夫人也看见他们了,询问林符二人的来意后便拉着村长吵了起来了,大概的内容也就是自己家的儿孙都还饿着,再带两个不太会干活小孩不是增加负担么。

    村长还是不忍心让他们二人走,也与他的夫人进行了争吵,声音越来越大,对方丝毫完全不在乎林秋的符天在场,反而好像是故意让他们听到一样……

    村长最后还是没能说动他的夫人,但村长夫人也适当的退让了一步,表示如果只收养一个孩子的话,还是能够接受。

    村长没有办法,用苦笑的表情对林秋二人解释了一下刚才在吵的内容。符天还是一脸呆呆的样子,只知道笑。林秋倒是能很清楚的认清出情况,对村长鞠了一个小躬后表明自己和符天只在这里待一晚,第二天自己和符天就可以走了……

    符天听到村长夫人做出的让步时,眼珠子在眼中打了打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