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天锁灵契 > 前传 第十七章 我想和你在一起
    林秋和符天当晚就在村长家临时搭建的木屋内休息了,村长安排了林秋和村长的女儿一起睡,而符天则和村长一起。

    林秋虽然觉得自己和符天一直在野外很危险,但却并没有觉得有多苦多累。二人在野外生活的那段日子,因为没有目的地所以根本没有赶路或奔跑,相反还是很轻松的……

    如果林秋觉得有些累了二人就会在路边休息,因为没有什么事情做,她偶尔就会给符天讲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活……当然,不是直接就说出去,而是跟符天说讲故事来掩饰。

    也正是因为那段时间与林秋几乎时刻在一起,符天在某些事上也不知不觉地让林秋给同化了……这也是他为什么也有些早熟的原因。

    在野外生活的那段时间,虽然过得没有之前在孤独园那般舒适,但林秋却感受到了以前从没有过的快乐感受。林秋对物质追求是基本没有的,在穿越之前还在大学的时候,拿奖学金就是家常便饭。

    由于林秋同时还是免学费入学的,每当学校发放一次奖学金后,林秋通常都只保留了很小的一部分来保证饮食,剩余的又反捐给了学校建设发展用不,学校知道林秋经常捐款后,又给她发了奖金……尽管好像有点卡bug的感觉,但是主要还是为了证明林秋对物质的看淡。

    在经历人生的那次大考后,林秋也觉得是不是让自己放松一下忘记不开心的记忆,于是每次的同学聚会或是外出旅游她也都参与了,同时也尝试过了一段奢侈的生活……但过去了后,林秋发现自己还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感觉到生活上很多的事情已经无法刺激到她了,干脆又摆脱了重新开始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在大学生活时,有一次学校组织了一次大型的校园心理咨询活动,从外面请了许多的专业心理医生来参与。林秋也曾经怀疑过自己的心理上可能出问题了,借着这次活动,她也许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因为学院里有一个不知名的富豪学生不知道为什么像钱多没地方花一样,这次活动就是他投资策划的,投入的钱甚至还不少。钱被用来不仅仅只请了本省的相关专家,使外省也有不少的心理医生参与,所以基本上每个在校的学生进行的都是一对一的心理咨询。

    给林秋做咨询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看起来颇为阴沉的年轻心理咨询师,谁知道林秋才刚刚坐下,对方就莫名其妙地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大概就是他看见她的灵魂,而且自己的灵魂还毫无生气的样子……

    林秋自然是不太信这些的,不过她感觉来都来了,不妨问一问,并没有选择离去。她也就顺着那奇怪咨询师的话问了下去。

    那咨询师告诉林秋,他并没有骗人,之所以能看到她的灵魂,是因为他从小第六感在某些方面异常的发达,说是看到他人的灵魂,实则是凭感觉猜测地,但基本上百分之百地正确。

    林秋被告知,自己的这种情况很是严重,但是说她生病了也不太对。咨询师告诉她,她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是绝望的,不过并非是正在遭受什么,而是已经遭受过了绝望……

    按一般来说,有重度抑郁的人,通过强有力的专门治疗是可能治愈的,但如果放任不管,病人的内心将会进一步感受生无可恋的绝望,而当那种绝望降临时,此人基本就会算是死人了,因为那一瞬间的绝望只有死亡才能感受到。

    林秋的灵魂便是一直处于那种绝望之中,但是林秋依然还健在,而且并没有什么悲伤的情绪,这也让那心理咨询师感到非常地奇怪,他要了林秋的联系方式说是日后若是有解决的办法后,就会联系她……但是很久以后那个也没有联系过她,林秋自然也慢慢地淡忘这事了。

    曾经的现代生活的灯红酒绿没能给她的内心留下什么,孤独一人无忧无虑的生活也没有留下痕迹。她觉得自己是已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了,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没有在乎……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她也想过选择死亡是否会更好,但她没有了结自己,因为那名奇怪的咨询师临走时对她打了一个保护针:既然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不妨给自己找一个死去的理由吧……林秋找不到,所以她还活着。

    但现在的林秋能清楚地感受到,只要与符天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原本深藏于内心的情绪就会涌现出来,让她感受到开心与快乐……她曾经失去了这些东西,但现在又重新得到了,她很珍惜……

    在村长家住后的第二天符天的不辞而别,让她悲痛欲绝。林秋虽然不知道符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但她也知道符天是为了自己能够过得更好一点,不用跟他一起在野外受苦……可她不在乎。

    她所清楚的,就是自己拥有的珍贵的事物,曾经失去了,十几天前又重新还给了她,但现在又失去了……林秋无能为力,她当时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只能利用着还残余在自己身体中的情绪放声大哭,直到身心再次深陷泥潭……

    村子的重建非常的快,因为在附近城镇也了解了他们村子所遭受的兽潮破坏,很快就给予了村长一笔巨款分发给村民们。有外界支援,村子在林秋到后的半年后重建完成了,甚至比以前更好。

    林秋再次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对周围的一切事物又开始了冷淡,什么都不会说便会去帮村长家做简单家务,除了每天傍晚时偶尔会盯着落日发呆,其他时间都会帮忙……

    村长想让林秋去上学他来提供学费,但是林秋的记忆中本就有着知识,自然是拒绝了。村长对符天有着一些愧疚,他也一直认为是自己当时地不坚定才导致符天的离去,所以一直有着想要补偿林秋的打算。

    命运也许总是曲折离奇,没人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在村子重建一年后,村长送自己的女儿出嫁,到了几百里外的城镇。返回时,路过那城镇附近的山谷,偶然闻到了树林中什么东西被烤焦了的味道。

    他好奇地走了进去,没多久便看见了一个身穿较破旧的衣服的少年在火堆旁边烤着一只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大腿,已经焦糊了也没察觉,还在举着烤。身上

    第一眼还有些陌生,等他定睛一看才认出来那个少年就是符天。符天却好像没有村长的印象了,表示并不认识他,还以为他是一个饥饿的人,大方地从那烤大腿上撕下了一大块肉下来递了过去……

    村长有些神色复杂地看着那已经焦糊的东西,连忙说明村子早已重建好了,林秋也过得很好(她自己不这样认为),还邀请了符天回村子和林秋重新一起生活。

    符天听到林秋现在过得很好,开心地咧了咧嘴,立刻就站起了身,表示自己想要回去……

    几天的马车路程后,村长带着符天到了村子里的自己家中,还在缝衣服的林秋并没有注意,当符天走到她的身边叫她的名字时才震惊地抬起头看着符天……

    符天只是看着林秋咧着嘴笑,什么事也没做,而林秋确定了眼前的人不是幻觉后,冲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符天。她抱得非常用力,就好像生怕符天再次溜走了一样……

    这时房间里只有两人在,村长没有想打扰二人的团聚,早早地就出去了。林秋没有哭和落泪,也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抱着符天一言不发,但平时眼神中的冰冷神色却是渐渐融化了一样。

    符天没有抗拒,只是在过程中不断地笑着给林秋讲着自己最近过得怎么样怎么样,以及说了还能看见她真的很开心,他还以为二人应该不会再见面了……

    林秋足足抱了一个时辰动也不动,最后才放手时才说对符天说了一句话:“我想和你在一起。”

    说完便低着头继续缝着衣服。她想表达的意思是:你现在去哪我就去哪。

    符天没有选择住在村长家,但他要留在村子,就随便找了块空地,用两天时间搭出了一个小木屋,自己一个人睡着里面。

    村长还是想让他和自己家一起睡,但也没有再为难符天,意思就是只要留下来,一切都好说。

    林秋的情绪在符天回来后开始渐渐的恢复,符天还是爱一个人外出打猎,当他回家时,林秋总能在他的家中与他开许多的玩笑,每日二人的笑容几乎都能在脸上被印下来……二人一起快乐的生活终于持续到了现在。

    .

    .

    .

    林秋此时浑身有些脏兮兮地坐在符天小木屋中的椅子上,她是一路上跑着回这里的,途中也不知摔倒了多少次。她现在双目失神地看着门口,有些期盼地以为有人会从那里进来继续与她开玩笑,但是一直没有人回来……她再次大哭了一场,情感的失去得到再失去已经给了她几次这样难受地感觉。

    林秋也走了,什么话也没有留下。她给自己立下了誓言,从今往后不再因符天而活着……她很想要那份开心再次回到她的身边,但她的内心无法在承受失去的痛苦。

    她宁愿忘记符天,继续活着。既然自己是穿越的人,不妨就利用这个身份好好享受这一世,当个世界第一什么的也许还不错……

    ps:符天的行为确实有些诡异,但是他身上有一个强制的设定就是无论什么情况下,让林秋过得更好是第一念头,这也是林秋无法接受的。

    林秋与符天之间的情感并不是爱恋,林秋对符天来说是更多的是欣赏和守护,而林秋虽然内心情绪复杂,但是她其实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在乎他的人,在乎的情感可以是亲情,可以是友情,也可以是爱情。而在遇到符天之前,林秋身边没有一个在乎她的人,包括前世……就目前而言,符天对林秋来说更像是个哥哥一样。

    因为林秋前世今生几乎都没有动过感情,所以虽然她有着几十年的成熟心智,但在情绪方面与小孩无异,因此才会在符天走后有很大的情绪反应。就与街边小孩被爸妈生气说不要他时小孩的大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