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天锁灵契 > 伊始 第十八章 你以后想做什么
    灵点爆炸五年后

    青络洲,青洛皇城中。

    这个城市是青洛洲中最大最繁华的一个城市,据说也是因为这座城市是青络洲上第一个人类聚集在一起的活动地点,“青络洲”的命名也是由这个城市而得来的。

    因为一座城市而命名了一个洲,可见其在这个地方的分量。

    青络皇城中的皇城处在城市的最中央,并没有与周围的居民门市接壤。就像是刻意为了区分两边的不同,皇城与其他的建筑之间隔了一圈占地面积十分广泛的原始丛林,在其中居然还能看见形态各异的灵兽四处游荡……

    丛林的两边各有一座高墙耸立,唯一的关隘也被皇城中所排的士兵重兵把守。如有要进皇城觐见帝王或是有客人来访,都会经过重重地把关才能入城。

    ……不过这对有一个正在高墙上奔跑的人来说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个正在奔跑的人身着一身黑色便装,身手十分矫健,脸上戴着一个带有蓝色波纹的平滑面具,看不清他的年龄。

    他的速度快到驻守在城墙上的一些士兵才刚看见有个人往这边跑来,下一秒就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了。

    途中也有实力高强的驻守长官,能够大约看清对方的样貌。在想要拦截对方时,看见了那人脸上带着的蓝色波纹面具,便轻车熟路地放下了戒备,并传令让别处城墙的士兵不要阻拦那个人,虽然传令的速度并跟不上那人的速度……

    戴面具的人并没有跑多久,当他留意到一面不同于途中一直看见为红色的紫色旗帜,就停下来了脚步,并翻下了城墙到了丛林的那一边。

    走过墙边的第三棵树,那人绕到了树后,剥开了树下的一片灌木,看见的是一个铁制的暗门。他将暗门打开,走下了通往地下的阶梯……

    同样没有走多久,前面就有了光亮,面具男迈步往前走去。

    这是一个很大的地下室,也不知道是谁的恶趣味,将它装饰成了酒馆的模样……看装潢,不是从地面往下走了十数米才进来的话还以为走进了一家很普通的酒馆。点睛之笔是吧台那居然还站着一个调酒师在那里专心地调酒……

    带着面具的人走到了吧台旁的椅子上坐着,随手把一把带血的宝石匕首放在了台上,对那正在调酒的人说道:“在调什么呢?正好给我喝吧……”

    调酒的那人长相约莫三十上下的男性,举手投足之间都给人一种很礼貌的感受,俊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回头亲切地看向面具男道:“任务那么快就完成了?对方好说也是已有三个练虚期的家伙呢。”

    他将调好的酒放在了身后,并没有给面具男的打算,继续用着一副关切的神情看着着面具男:“就算是你的话,要想做掉三个炼虚期……应该没放跑一个吧?”

    面具男有些郁闷地回了他一句:“我就知道你担心的怎么会是我……”

    “哈哈……”调酒师焕颜一笑,“对了,现在又有一个任务,比较急呢,你要接吗?”

    “杀人吗?”

    “这看你心情咯,上面只说让你救人……”调酒师漫不经心地回答他。

    “目标做过什么?”

    调酒师看面具男问这问那的有些无奈道:“安啦。原为修炼者协会北分部成员身份,一次入魔后误入邪道,随后抢杀了数个城市,杀人无数……这不违反你只杀罪大恶极的人的规矩。”

    “而且我又不是才刚来,怎么会连这个都不清楚……”调酒师说道,“地点在青洛城周边不远处的一座山上,是一个山寨。”

    “不过我是很好奇呢,干我们这一行的,多少都有些罪孽……不过你手上除了杀过那些人,还真找不到其他案底了呢。”调酒师边说着边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了一张简约的路线图放在了台上。

    “来这我只是为了偿还仵官的人情罢了,当然不能做那些让我感到良心不适的事情……”面具男也想找个人聊聊天,就应了调酒师的话。

    “我怎么觉着你像是在侧面说我这种人心都脏呢……”调酒师一脸苦笑着看着面具男说道,然后又接着他的话继续说道:“……你觉得你欠小四人情,她也觉得对不起你呢。把你骗到这个地方来干一些见不到光的事……你应该知道她对你是怎么想的吧?”

    “你们可不坏,以前也是因为迫不得已吧。现在有得选了,你不也不干了在这调酒么……说起来你也有半年没接任务了吧。”面具男选择忽视了调酒师的后半句话,把玩着一个酒杯对他说道。

    “死在我手上的人可不会那么想,我就当成你这是在安慰我吧……”调酒师带着苦笑自嘲道,“是啊,不干了。这该死的皇城,他们心才是真的脏!灵点爆发就不能给他们脑子带去点好的东西吗?!”

    面具男看到他这副模样也不去管他,好似早已司空见惯,盯着手中的酒杯入神道:“嗯……转轮在的话,也会让我们走吧……”

    当面具男提到转轮这两个字时,调酒师的双目明显黯淡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回复了正常道:“他那个老好人……可能会等我们都走后一个人收拾烂摊子吧。”

    “他也只是对我们好,不是么?”面具男站起了身,准备离去,“这次任务完成我也该走了,你保重……酒我就不喝了,给我杯牛奶补充一下体力吧。”

    调酒师似乎早就知道了他的这个决定一样,拿出在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牛奶递给了面具男,恢复到了之前的笑容对他说道:“你准备之后干什么呢……啊抱歉,你既然要远离这些,我不应该问你这些的。”说到一半后察觉到了自己问了不礼貌的问题,赶紧止住了口改言道。

    伸手接过了牛奶,面具男摘下了面具将它一饮而尽。面具被他取下来后放在了吧台上,摘下面具后显露出来的是一张比较年轻的脸。这个样貌略带一丝痞意,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加上时常挂在嘴边的浅笑让其看上去颇为英俊,仔细打量还能看见其腮帮子到脸边处隐约有一条浅浅的疤痕。

    面具男喝完牛奶后也没有在拿上戴的打算,不在意地对调酒师说,“没什么不方便说的,我应该……嗯,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包……啊!对了,就是找个有钱的人包养我。”

    正在喝自己调制好的酒的调酒师,突然听到后面面具男说出的那两个字,嘴里的酒噗的一下全喷了出去。

    面具男看着调酒师的行为也吓了一跳,有些怪异地看向他说道:“怎么了这是……你不给我喝就算了,你怎么还浪费呢?”

    简单地用旁边用过的餐巾擦了擦嘴边的水渍后,调酒师用一脸震惊地眼光看向面具男道:“虽然知道你没受灵点爆炸的影响……但你是从哪知道这个词的?你知道它的意思吗……”

    “我本来也不知道的,是前些日子仵官跟我说的……那天出任务时她在旁边突然跟我说了一句‘让我包养你好不好啊’,我问是什么意思,她就跟我解释好多我听不太懂的话。我理解地大概来说,就是一个有钱人拿钱给那种办事办的很少的人花吧。什么都不做就能拿到钱用,真不错……”面具男回忆了一下,跟调酒师解释道。

    “小四你这家伙……就欺负小二不懂这些才敢说的吧……”调酒师抹了一头冷汗,在心中念道。

    面具男看着调酒师的脸色不太对劲,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了?我理解错了吗?”

    “嘛……意思倒是差不多,你没理解错……大概吧。”调酒师内心有些憋着笑,似乎并没有想解释的打算,随便掩饰了一下转移了话题面,“不过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直接让小四‘包养’你呢?我看她肯定挺有那个意愿的……”

    面具男轻轻的皱了下眉,很快地回答道:“我才刚把她人情还完……仵官她钱并不多吧,再说人家一个女孩子一人生活已经很困难了,再麻烦她也不好意思。”

    调酒师在心中为某个思春少女感到了一点悲伤,第一次“直戳了当”的告白还被男方给嫌弃没钱了……

    “那你呢?你什么时候离开这……你应该有去处吧?”面具男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调酒师开朗地大笑了一下,对着面具男说道:“不用担心我,小四已经和我商量好了,再过一阵就带着小一一起走……本来原计划也要带上你的,不过你自己有打算了还是不用了,自己想做就去做吧。我倒是很想看见你被‘包养’的模样呢,哈哈……”

    “嗯。”面具男拿上了吧台上的路线图,转身走向了来时的出口,到门口时又停了下来,转头对着调酒师说道:“保重了,卞城……仵官那里你帮我说一下,我就不等她回来了。”

    调酒师的笑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离别的感伤,但还是笑着对面具男说道:“嗯……这种时候还是用我们的本名来道别吧,也是一个美好的寄托呢……”

    面具男想了想,还是转头继续对调酒师重新说了一次:“嗯,再见了,毕元宾……”

    “再见了,符天……”

    毕元宾静静地看着符天消失在他的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