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二十九章 矛
    程成跟着几个人进来房间。

    可以闻到里面有一股很不舒适的味道。

    上过大学宿舍的人对这股味道都不陌生。

    里面乱七八糟的躺着很多人,大多数看起来比较年轻。

    还有几台电脑,好几个人正在打游戏,都戴着耳机。

    程成他们几个进去之后,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们。

    带头的人径直走去一个房间门口,这个房间挂着一把简单的密码锁。

    他去解开锁,外面几个玩游戏的才反应过来:“东哥回来了。”

    带头人挥挥手:“你们玩你们的,对了,去把垃圾倒了,说了多少遍!这里人多吃完东西就去把垃圾扔了。”

    “知道知道,我们刚吃完呢。”

    被称为东哥的把门一关,然后从床底下又拿出一个小箱子出来。

    再次打开,程成吓了一跳。

    里面是一排的枪。

    不是一把,是一整排,数一数一共是六把。

    还有散乱放在边上的子弹。

    程成在工作须知里,学过一些基本的看枪的知识。

    他知道这些枪应该都是警用枪械。

    看到程成的眼神,东哥笑道:“这就怕了?别说枪了,你知道北边一个省,一个老兵被意识置换后,带什么出来吗?人家开着部队的装甲车跑出来!那上面还有机关炮呢!”

    程成听说过,他还听说过更邪门的,说有外国有个控制核按钮的军官被置换了,差点就启动了核武器。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枪械武器的泛滥,肯定是一种趋势。

    一切管控的根本都是对人的控制,当人本身都不再可靠的时候,一切控制手段都无法可靠。

    不过现在外面还有戒严令,带着这些武器出门要是遇到警察,那警察绝对是二话不说优先击毙。

    带着这些枪可能本身就是个大麻烦。

    “这里一共是五个人,六把枪,一人一把,”东哥给每个人分配了一把,又随便的给每个人抓了几把子弹,大概有二三十发。

    “我们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想办法把枪带到东华救助站边上,然后传给里面我们的自己人,”东哥说,“这个过程当然很危险,现在有戒严,还有宵禁,所以我建议我们慢慢来。现在城里基本上送快递和送外卖的岗位都缺人,有些地方已经不要求工作人员没有感染了,我们可以用这个身份去工作,等机会到了,就自己把枪送进去。这个过程没必要跟其他人联系,自己看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就去干,干完了在群里跟大家说一声。这六把枪,只要有三把以上进去了,拿下一个小小的救助站根本就不在话下。”

    另外几个人有人面露难色:“可东哥我们现在身上,一点身份文件都没有……连稳定的住处都没有,到时候肯定会被怀疑的。”

    虽然现在已被感染的人也可以去应聘岗位,但是大多数岗位在上岗前还是需要核查基本的信息。

    其中有没有稳定住址,还有领居们的证明,都是找工作很关键的要素。

    按照现在警察们查的惯例,如果没有稳定在一个身份超过两个星期以上,是什么工作都不可能做的。

    所以如果他们要想办法潜伏下来搞那个东华救助站,起码也是二十天以后的事了。

    ……

    方一鸣的外公走了。

    已经超过了24小时,没跟家里人联系。跟他交代的一样。

    新占据他外公的陌生人在养老院里大发脾气,甚至扬言要搞自杀。

    方一鸣的母亲去看过一次,虽然之前已经商量好,对外公的新身份,就当陌生人看待。

    可是看着亲人的身体,被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糟蹋,他母亲还是有些忍不住。

    最后还是方一鸣把母亲从养老院强行带回来的。

    外公的手机已经经过处理,跟养老院那边也有过交代。

    因为戒严,现在养老院也得到了许多家属的授权,如果老人不愿意配合在养老院的生活,养老院可以上强制措施。

    其实本质上,跟东华救助站没有什么区别。

    方一鸣的上一个项目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论文是让林晓抽空随便写的。

    结论也不稀罕。

    就是意识置换的人群,平均的情绪水平要明显低于未置换的人群。

    特别是老年人群体,以各个城市的各种救助站,养老院,慈善机构的数据为基准,基本上可以确定,不管你参与意识置换之前是什么年龄,是什么身份。

    换到这些地方,你基本上会产生情绪上的低落抑郁,主动行为减少,长期发呆,沉默寡言,甚至类似痴呆的症状。

    这个研究结论算是确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人变老,到底是因为身体还是因为精神。

    许多人愿意相信很多老年人也可以活力四射,行为的主要决定因素还是精神因素。

    但目前方一鸣的统计结论,显然不支持这一点,决定人行为的本身还是身体。

    和他们做类似研究的还有来自另外一座城市的两名医生,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意识置换到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群体,人的犯罪率会提升百分之2000,在65岁达到峰值,之后因为体力上的衰弱而下降。

    一些非洲国家已经出现了整批的,专门针对老年人的屠杀案。

    在国内,主动自杀派已经有个别的执行者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言论,声称他们杀死老人并没有错,是在优化全人类的生存质量。

    暧昧的是,反对的声音似乎并不强烈。

    甚至是方一鸣和林晓他们父母这个年纪的,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说的也不是这些人说的不对,而是说老了的确不方便。

    只有自己经历过衰老的人才知道,就像他爸妈,他外公……

    看的出来,他爸妈的言辞中,已经在为以后意识置换做铺垫了。

    在意识置换出现以前,人们不谈衰老,不是因为能够接受衰老,而是因为无法改变。

    其实自古以来,长生不老都算是人类的一种终极梦想,华国人梦想着吃仙丹成仙,外国人也幻想吸人血可以永葆青春。

    现在,这种梦想有可能借助另一种形式得以实现。

    在这样的诱惑面前,任何力量都是无法阻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