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乱穿是一种病 > 第三十一章 青年
    方一鸣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听父母在说了。

    小区里出了大案子。

    之前小区里已经连续有十几个老人失踪了,当时家属并没有在意。

    因为很多老人置换之后,自己跑出去不再跟家里人联系的事,很多。

    很多人可能去住救助站。

    或者干脆去当流浪汉。

    总之,只要老人不跟家里人联系,家里人也不敢联系老人,谁知道会招惹到什么人。

    但是昨天晚上,警察们找到了一个出租屋。

    里面堆了三十多具老人的尸体。

    都是谋杀。

    几个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了,初步的交代,听说都是参与过之前那个服药自杀案的,意识置换帮会之一。

    名字叫青年人类。

    他们已经不满足杀死被置换的老人身体了,已经进一步发展到故意杀死陌生的老人。

    很多被害者甚至都没有被感染。

    为了防止这些嫌疑人可能的逃跑,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的审讯定罪之后,这些人就在小区门口执行了公开的枪决。

    现场的图片都在小区里传遍了。

    方一鸣的父母吓得已经不敢出门了,早上买菜都是让方一鸣出去买。

    方一鸣出门的时候,看到执行枪决的地方,门口的血迹甚至都还在。

    似乎是故意留在这的,也没人来擦洗。

    小区里的业主委员会已经组织起来了,有自发组织的巡查队,几乎每家每户都要查。

    家里有置换走的人,一律要报备,人回来联系,也要报备。

    已经感染的,每天都要在群里报备身份,每个身份都提前给一个验证码,要求自己记住,每天发一次验证码。

    按照规定,方一鸣也必须记一个验证码。

    90915。

    还比较好记。

    除了验证码,小区里还给每个人设了三个人格验证问题。

    方一鸣的问题是他父亲的名字,小区的具体住址,以及方一鸣本人的手机号码。

    出小区之后,方一鸣跟林晓通了电话,说了这个事,林晓那边也是一样。

    这个案子是全国性的,是一起挖出来的,方一鸣的小区,只是其中一个。

    很多乡下地方甚至已经有了集体的墓葬,不少老人都是被活埋的,根据交代,还是网上诱骗来其他的意识置换老人,然后拉到荒郊野外活埋的。

    青年人类,现在在国内已经是挂牌的,正儿八经的恐怖组织了。

    具体的资料,严明那里还在汇总,因为这是意识置换犯罪的前沿领域。

    不过基本的情况林晓已经了解了。

    基本上参与者都是15岁到25岁之间的人,也就是最早的参与人格,都是这个年龄段的。

    大概是因为他们本身很年轻,意识置换之后,尤其是换到许多老人的身体之后,产生了巨大的不适应,进而对老人的身体产生了反感和强烈的憎恨。

    很多人年轻时都会叫喊自己到老了就找个地方自杀。

    但真的一点点变老的人,基本上都不会这么做,因为整个过程都是一点一点的,很平滑的进行的。

    但意识置换让这种玩笑话变成了现实。

    让一个15岁的活泼少年变成85岁的蹒跚老人,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巨大的反差带来的压力都是无与伦比的。

    如果是20岁以上的人,三观已经稳定可能还不会走极端。

    但如果是十几岁的少年,而且社会无法对他们进行有效管束,他们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那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出去这一路上,方一鸣能够明显感觉到街头气氛的紧张。

    他去小区菜场的这几百米,被检查了两次身份。

    还好他今天是在自己身体里,如果换成林晓,说不定还真的查出什么问题来了,警察们问的问题很偏,还会问他外公的大概信息,他大伯家的情况。

    昔日熙熙攘攘的菜场里,人明显少了很多。

    但买起东西来,量却比以前大的多。

    有人一次性就买了十几斤肉。

    菜啊,米面,也是几袋几袋的往车上搬。

    肉菜的价格都涨了很多,听说是现在乡下种菜的人都少了,而城里买菜的地方却多了。

    方一鸣的父母之前还喜欢出来打麻将,找朋友出去旅游,现在都呆在家里看新闻。

    法制节目的收视率现在是最高的,里面介绍的全是最近的意识置换犯罪,其中就包括今天爆出来的针对老人的集体谋杀案。

    方一鸣的母亲看的浑身都在哆嗦。

    尤电视上,一名犯罪嫌疑人被采访的时候,对方回答问题时直白的可怕:“我觉得人老了就应该去死,要不然大家都过老头老太的日子,长痛不如短痛,枪毙我我也这么说。”

    “你今年几岁?实际年龄。”

    “16。”

    镜头一转,是这个16岁少年的正脸特写。

    那是一张老人的脸,脸上全是褶皱,还有老人斑。

    说话时嘴巴漏风,嘴里基本上没剩下几颗牙齿。

    别说吃饭了,连有些奶茶都喝不了。

    “这样的日子过一天对我来说都是折磨,还不如死了。”对方满脸的不在乎。

    “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你还可能换到年轻的身体上。”

    “是有可能,但如果老人多死几个,大家活的不都年轻了。我觉得如果要有牺牲,从我开始也可以。”

    这人说话时还有满脸的骄傲,似乎他真的是在为某种伟大的事业去牺牲一样。

    这才是真正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节目的结尾,这个老人按照戒严法,被执行了死刑立即执行。

    记者指出,目前戒严法打击的并不是犯罪者的身体,而是犯罪者的人格。

    为了终止犯罪人格的持续,在这个过程中对其他人的身体产生伤害,这是个人参与意识置换必须承担的风险,国家不会赔偿。

    对于意识置换的犯罪,执法机构在近期会进行专项打击,从严从重!以求最快速度遏制当前的犯罪形势!

    警方再次提醒全国的被感染者,感染病毒并不可怕,除了意识置换,病毒目前没有表现出任何危害人体正常生理功能的行为。听从国家号召,自觉抵制置换,才能避免当前绝大多数的犯罪风险。

    对于已经置换的感染者,警方呼吁他们主动就进去派出所自首,配合警方进行意识置换的溯源工作,回到正常的生活秩序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