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工业竞技从展销会开始 > 第002章 突如其来
    高井轩心知一台普通车床的加工精度完全不可能控制到0.005毫米,就算能,也取决于所加工工件的大小和车床技师的水平而定。

    面临这40台普通车床的订单,每台20000块,总计80万,现在平均每人500块一月,高远机床厂共有1000工人,每月工资就需要50万,拿下此单,基本发完拖欠工资还有剩余。

    可是眼下谷火夸下海口,谁又能做出来这活呢!

    高井轩在犹豫,很矛盾,他不知所措,是该怪谷火还是该表扬他!

    接着又传来一声:“怎么了?怂了吗?要是做成了,我也购买20台,还有其他机型,你们倒是快些呀?”

    听到这一句督促的话语,谷火心想:原本自己在学校学的就是机电一体化,还有从今以后在不断的工业竞技中各类机床的技术都到了高级职称,逐而有了恒达科技。

    虽然自己重生回到了27年前,但,车床的技艺始终都不可能忘记,我也知道普通车床加工0.005毫米公差的工件完全要凭靠感觉,这样的细长轴很容易产生锥度。

    一般机床加工公差在0.02毫米属于正常,还好,这位老者所给的工件长度不长,现在就需要一根大于等于直径10毫米的不锈钢材料,在加工时不易变形或者跳动。

    谷火寻思过后,悄悄对高井轩说道:“厂长,让我来吧?”

    高井轩惊讶的看着谷火说道:“你?你不就是一个司机吗?怎么可能会开车床?你们先顶住,我去打电话叫马师傅来,一定要顶住了。”高井轩说着便离开了会场。

    众人期待的表情让谷火有了些许冲动。

    他害怕一时引来的机会瞬间消失,便对大伙说道:“各位老板大家好,既然我已经说了,那就请各位帮忙找寻一个直径10毫米左右不锈钢棒。”

    “10毫米?”

    “10毫米或者更高,在车床加工时不易产生震刀,可提高产品的车削精度,当然,如果数控车床得到广泛使用,就算它做也有一点难度,最好是无心磨床加工较为妥当。”

    “唷!你是不是做不出来呀?”

    谷火笑道:“我叫谷火,说到做到,请问谁家可以提供材料给我?”

    或许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吹牛的司机能不能做出老者所出的题目。

    一种期待,一种好奇,一种鄙视,一种观望,多种复杂的思想促进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还是那个老者他递给谷火一条合适的不锈钢棒说道:“这是一个滚针,出口国外,要求是无心磨不能磨,那是因为磨出来表面太光滑,他需要摩擦力,只有车床加工,公差要求就是负0.005毫米,现在国产数控车床不稳定,进口数控车床太贵,凑不齐数量完不成任务,再说机床维修也不方便,所以,今天如果你们的机床能做到,我决不食言,购买批量机。”

    此时有人说道:“你这量大就是适合数控车床加工。”

    “没那么容易,现在的数控车床相当不稳定,三天两头坏,再说,数控车床还在萌芽期,用普通车床比较可靠。”

    “就是,我们还等着看结果呢!谷火快点行吗?”

    性格野蛮的谷子急忙喊道:“吵什么吵?我哥是司机,根本就不会开什么车床,都散了吧!”

    话已落,谷子才想起高井轩临走时说的话,唏嘘不已,不敢看谷火。

    “唉!白浪费时间,走了。”

    “就是,这不是骗人吗?”

    谷火也不方便埋怨谷子,径直开机加工了起来。

    一听车床的电机旋转声,众人纷纷围观。

    其实起头的老者就是霖安市工业局前任局长晁国富,现任工业局局长是他的儿子晁炳南。

    晁国富老爷子距离谷火的车床最近,一番熟练的操作给老爷子吃了定心丸。

    车床愉快的高速旋转着1200/min的速度,谷火首先加工了中心孔,再利用活顶尖将其顶紧,选用90°外圆车刀进给一毫米开始断车。

    所谓断车就是10毫米长一段进行车削,将6毫米外圆控制到零到负0.005毫米以内。

    经过六次加工总长度60毫米成型,千分尺测量结果是有段痕尺寸差,谷火再用800目纱纸将其段痕磨砂平整,并将尺寸控制在0.005毫米内。

    加工完成后,谷火将工件取下递给晁国富老爷子,老爷子观后笑而不语。

    接着他又开机准备用不同的方法再完成一个,依然是打中心点,活动顶尖顶紧工件,直接对刀车削至62毫米长,一次次进给直到直径6负0.005毫米。

    待工件冷却过后,检测结果是直径6负0.003到0.007毫米之间。

    锥度相差0.004毫米,超差0.002毫米,或许谷火是占了新机床的便宜,晁国富老爷子非常满意的拉着谷火的手不放,热情的说道:

    “小谷呀!你真的是高远机床厂的司机?”

    谷火洗完手,嘿嘿对晁国富笑道:“老爷子,你测量测量看看怎么样?也不一定司机就不能只会开车不是吗?”

    “嘿嘿嘿,小谷,对,说的好,在你洗手的时候我已经测量过了,两件都合格,高远机床就是牛。”

    晁国富的一席话引起了哄堂喝彩,激烈的掌声响起,连绵修长,谷子激动的拉着谷火说道:“哥,你太厉害了哇!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开车床呢?”

    嘿嘿嘿,哥会的还多着呢!

    就在众人欢快的喝彩着,从展会外走来一位大腹便便的胖子,还有身穿警服的肖安走进了展销会指着谷火说道:“局长,我说的就是他,右臂纹身,不是痞子就是混混。”

    肖安武断的语言受到了晁炳南的阻止,他没有理会肖安,而是对晁国富说道:“爸,你来这里干嘛?”

    “哈哈哈,来看你小子这展销会办的怎么样呀!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谷火,车床的技术一流,我喜欢,让他去参加车床竞技比赛,向高远机床厂购买20台车床。”

    “爸,你怎么回事?买这么多车床干什么?”晁炳南疑惑的看着晁国富问道。

    “这个不需要你管,工业局购买高远机床厂20台机床,我要继续研究我的东西,所以就接了美国马克的滚针订单,你买不买?不买我就不认你了。”

    “好好好,我买,你快回家吧!”

    本来应该是欢呼一堂的时候,肖安打破了热闹非凡的场面。

    谷子从包里掏出谷火的身份证在肖安的眼前晃了晃,喊道:“看清楚了,我哥叫谷火,大家都叫他火仔。”

    谷子野蛮的气势总是让肖安窘迫不已。

    需要车床的老板们纷纷围着谷子排队签订购买合同。

    一鸣惊人的场面,让众人议论纷纷,大多都被谷火的技术所折服。

    晁炳南看了看谷火问道:“你叫谷火?”

    “是。”

    “三天前你倒卖单位电缆线,被匿名举报,这位警察同志就是来找你的。”

    晁炳南的一席话打破了原本的热闹,突然众人用不同的眼神看向了谷火,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砸在了他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