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浮生沐烟雨 > 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恨绵绵无绝期 第5章 镯中机括
    烟雨讪讪的爬起来,在马车内厚厚的地衣上坐好,宣绍不说话,亦没有说是把她带到哪里。她虽是主动想要接近他,却不想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更没有料到,自己竟跟一具女尸牵扯到了一起。

    她盯着手里的金镯细细查看。

    却忽然一直大手从头顶伸来,一把拿去了她手中镯子。

    她抬头去看,却见宣绍掂了掂手中镯子的重量,又细细看那镯上花纹,但见他忽然伸手取过她头上发簪,用发簪的尖端挑刺金镯上的花纹。

    烟雨耳中听得细细的喀嚓声。

    那金镯表面的花纹却裂开两半。原来那缠枝的花卉看起来是合在一起的,实际却是另有机括。

    宣绍剑眉微颦。

    烟雨也连忙探头去看。

    却见那金镯之中,竟有一张薄薄的纸卷成细卷,藏在镯内。

    宣绍用簪子将那纸卷挑了出来,捻开一看,纸张上写着“西街梧桐巷大枣树”。

    他面无表情的将薄薄的纸张递给烟雨。

    烟雨接过一看,“这是哪里?”

    “这问题,不该问你么?”宣绍靠进座椅里,看着她。

    这时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主子,刑狱到了。”车外传来车夫的声音。

    烟雨心中一紧,他竟真的把自己带来的刑狱?雅间之中的话,不是吓唬她而已?

    “宣公子,我什么都不知道,您也看到了,镯子是您打开的,这镯子是旁人送的!我……我只是无辜受了牵连!”

    烟雨立即解释道,却怕他不信,仍要对自己用刑,脸上便带出了些急色。

    宣绍看着她,仍是面无表情,“那你到说说,这镯子是谁送给你的?”

    烟雨踟蹰了一瞬,还是如实说道:“镯子是小姐送给我的,但却是另一位被赎了身的花娘送给我家小姐的。”

    “那位花娘是谁?又是被谁赎了身?”宣绍语气平静无波。

    烟雨却喉头发紧。

    “花娘花名唤作‘小红’,实际叫什么我并不清楚,她被谁赎了身,我也不知晓,那日只来了几名家仆,我不在堂前伺候,并不晓得那是谁家的仆从。”

    宣绍闻言,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

    “宣公子明察,小女子句句属实,绝不敢欺瞒您。”

    车厢内短暂的寂静,烟雨听得到两人的呼吸,心跳,更听得到车夫在马车外无意识的拿脚蹭着地面的声音,听得到马哧哧的喘气声。

    此时已是深夜,街上无人经过。寂静的几乎听不到旁的声音。

    不对呀?

    车夫说,刑狱已经到了。如果这里是刑狱,应该听到的有兵吏巡逻的声音,还有火把燃烧的声音。

    此时却没有,很安静,安静的仿佛街道上只有他们一辆驻足的马车。

    这里不是刑狱。

    他是在吓唬自己?

    烟雨发现这一点,心中顿时轻松了不少,看来他也并非真的怀疑自己,只是想诈她一诈。

    “穆青青可曾带过这镯子,里面纸条她可知道?”宣绍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烟雨正待回答。

    宣绍忽又开口道:“想清楚了再答。”

    烟雨吸了口气,“我家小姐收下后一次也没有带过,隔日便送给了我。小姐说这镯子做工不错,只是分量不够,扔了可惜,便给我带了。”

    宣绍闻言垂了眼眸,“这么说,这镯子跟你家小姐没关系了?”

    “小女子不敢妄言。”烟雨颔首说道。

    “下车!”宣绍忽然吩咐道。

    烟雨一愣,依她听来,外面并非刑狱,她以为,他不过是叫车夫随便找个人少的地方,吓唬吓唬她罢了,一下车,岂不漏了陷了?[妙*筆*閣~]miao笔ge.更新快

    却见宣绍已经起身,推开车门,跳下了马车。

    烟雨皱眉,只好也跟着下了马车。

    一阵夜风吹来,却是寒气逼人。

    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是什么地方?”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连一点光亮也看不到,只能借着月光,看到前方影影绰绰的似有一排低矮的房屋。

    周围听不到一点动静,也不闻有人呼吸之声。

    “这里是衙门的停尸房。”车夫在她身后忽然开口。

    ...

    ...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