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浮生沐烟雨 >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第118章 你后悔么?
    夜色已深。

    地牢里没有窗,看不到外面情形,昏暗的只有远处墙上火把幽暗的光远远映来。

    地牢深处,时不时有笑声或是哭声飘出一两声来。

    地牢外面的牢头打着哈欠。

    地牢顶上。有侍卫时不时的巡逻。

    烟雨全都听到见。

    她忽而想起,自己第一次坐牢的情形。

    那是上官海澜在春华楼杀了铃兰之时,那是她和穆青青还情同姐妹。

    两人被单独关在一间牢房里。那时,她还没心没肺的在牢里也能呼呼大睡。那时,穆青青还会脱下外衣为她披上。那时……她忽而听到宣绍的声音,如同天籁,在她最是绝望之时,救她出牢狱……

    如今她却只能在牢中,等待和他生离死别。

    烟雨捂住心口,心里抽痛的感觉,让人窒息。

    她背靠在冰冷的墙上,整张脸都伏在膝头。枯坐着,一动不动。

    远处的老窥伺了她很久,见她不动,便好奇上前。先是快跑至她身边,又迅速跑走。

    来去几次,见她也没什么动静。

    胆便大了起来,竟大摇大摆的在她脚前的地上走来走去。

    烟雨仍旧一动不动的坐着。

    老见状,许是闲的太狠,觉得这么也挺有,便开始向烟雨脚上爬去。

    烟雨仍旧没动,静默的,像是在等死一般。

    老爬上她的脚,又迅速跳下,跑的远远的看她反应。

    见她不动,便又跑上前来。

    如此折腾几番,亦不见烟雨理会它,便啃咬着烟雨的绣花鞋。唧唧的乱叫。

    烟雨脑中全是她和宣绍的过往,从第一次见面,到两人相处,到彼此生出情谊。再到如今……

    忽的脚上一痛,她这才从膝上抬起头来。

    猛的瞧见一直大如猫一般的老,正啃咬着她的绣鞋,登时吓了一跳。

    抬脚踢开老。

    更紧紧的抱住了双膝。

    她这才向暗处看去,有忽明忽暗绿色的小眼睛。在黑暗中窥伺着她。似乎随时都准备上来啃她一口。

    烟雨忽觉有些讽刺,曾经的自己,是不是就像这暗处的老,藏起自己阴暗的复仇之心,窥伺着宣绍,准备随时利用他的爱和信任,反咬他一口?

    烟雨摇了摇头。

    不管怎样,如今已经结束了。

    她的仇报了,她和宣绍,也完了。

    今生注定了欠他,若有来世,再还吧。

    烟雨不知自己在地上坐了多久,背后冰凉的墙壁都被她暖出了些许温热之意。

    牢头敲了敲铁栏。递进一碗稀饭,一碗菜,并一个馒头。

    “喂,开饭了!”

    烟雨恍惚惊醒,不知自己何时竟睡着了。

    她看了看提着灯的牢头,以及牢头放在牢房里的饭菜,没有动。

    “喂!吃饭了!听到没?”牢头又敲了敲铁栏。

    “嗯。”烟雨应了一声,坐着没动。

    牢头听到她回应,知道人是还活着的,就不管那么多了,提着灯又走了。

    地牢里一直是黑漆漆的。

    看不到光,也分辨不出是什么时辰。

    记得她被关进来时,是过了晚膳的时候。

    现在狱卒给送饭来,想来已经是第二日了吧?

    烟雨坐的太久,浑身已经僵了。她满腹痛楚,哪里有心思吃饭?

    借着远处火把微弱的光,她瞧见那只硕大如猫的老,快步上前,挡在饭菜边上,虎视眈眈的看她。

    她垂头,没有理会那老。

    老捧起馒头,尖嘴吱吱的啃了起来。

    不知从哪里又跑出一群稍小些的老,围在那硕身边,一群老,瞬息之间,就将她的饭菜分食干净。

    还将碗沿都舔了舔。

    碗中干净如新。

    烟雨忽而想到,狱卒估计不会有那么好的心会刷碗,那碗也不知是不是已经被诸多的老添过?

    顿时觉得一阵恶心,胃中忽有翻江倒海的感觉。

    她趴在膝盖上干呕了起来。

    吐了一阵,吓走了老,牢房里安静下来,周遭都不见老的踪影,她才总算好了些。

    连连喘息。

    干呕的那么几下,让她发觉自己实在是坐的太久,浑身僵硬酸痛。

    她扶着墙,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腿一麻,整个人又扑倒在地。

    她深吸一口气,揉了揉磕在硬冷潮湿地面上的膝盖,又倚着墙壁,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次她起的很慢,总算没有再摔倒,眼前昏花了一阵,眩晕的感觉才退了去。

    她扶着墙壁,慢慢的走着,每一次抬脚似乎都用尽全身的力气。若非将大半的重量都倚在墙壁上,想来她一步也迈不动。

    身体的酸痛僵硬倒在其次,心里的绝望和无力才是最打击一个人的东西。

    如今她的生命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仇也报了,爱也被自己亲手了解了。什么都没剩下,是该走到尽头的时候了。

    她扶着墙,大口的喘着气。

    忽而一个远远的声音传入耳朵,这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的耳熟。

    “什么宣家少夫人?少蒙我!宣家少夫人会被关到这种地方来?我分明瞧见是以前春华楼里那个小婊子!上次让她逃了,这次又落我手里,我岂能让她好过?”

    一旁狱卒劝道:“真是宣家少夫人,王捕头你别是看错了吧?这宣家少夫人听说是周家的嫡女。不管是宣家还是周家,咱们都得罪不起呀!您……”

    “滚犊子——那尊贵的人物会被关到这种地方来?别是你们几个想私吞,故意吓唬我吧?”

    狱卒急道:“真不是,王捕头,您可别乱来,虽说现在是被关起来了,谁知道明天是不是就会被放出去?您准是认错人了!”

    被称作王捕头的人推开那人,骂骂咧咧气哼哼道:“是不是认错人,也得我亲自看了才知道。放出去?进了咱们衙门大牢的人,还能那么容易被放出去?滚一边去!老子自己去看!”

    烟雨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整个人倚在墙上,皱眉。

    外面人说的是不是她?王捕头?哪个王捕头?

    火把昏暗的光被人挡了一下。

    烟雨瞧见一个身影晃晃荡荡越走越近,被火光拉长的影子投在地牢冰冷的墙壁上,很有些狰狞。

    那人取下墙上火把,缓缓靠近。

    烟雨将脊背贴在墙上,全身紧绷着防备。

    拿着火把的人终于出现在视线里,透过铁栏,举起火把,凝神往牢房中看去。

    烟雨眯眼一瞧,来人面色黝黑,身形魁梧,却只有一只耳朵挂在脸侧。

    她心中一凉,骤然想起这王捕头究竟是谁。

    当初出了铃兰的命案,在皇城司接手以前,正是这王捕头前去抓的人。

    也正是这王捕头将她和穆青青单独关押起来,欲行不轨。

    后来更是路南飞削掉了他一只耳朵。

    两人这算是有积怨的了,如今好巧不巧的,让自己又落在他的手中,倘若让他认出是自己,只怕……

    烟雨立即侧过脸,将自己的面容隐在火光的阴影处。

    “喂,你,走近点儿让爷看清楚!”王捕头冲牢房里嚷道。

    烟雨背着身子,没有理会。

    “说你呢!耳朵聋啦?”他嗓门儿很大,震得烟雨耳朵嗡嗡响。

    她倚着墙缓缓蹲下,仍旧不理会他。

    “嘿,我还不信了!钥匙拿来!”王捕头冲一旁狱卒吼道。

    狱卒忙劝,“王捕头,您看也看了,真是宣家少夫人,您就别进去了。这地牢是个腌臜地儿。走走走,我请您喝酒成不?”

    “滚,老子差你那一口酒?少废话,把牢门打开!”王捕头举着火把,似不看清她,就绝不会罢休的架势。

    蹲下身的烟雨忍不住皱眉。

    若真是被他认出来,自己还能落的好么?

    难道临死了,还要被人侮辱么?

    忽而她扯出苍凉的笑来,是啊,早晚都是一死,早一步晚一步有什么区别?

    她伸手,将头上发簪取了下来,紧紧的攥在手心里。巨土丰扛。

    若真是被这王捕头认出来,她便死在这牢狱里也不会任他侮辱。

    狱卒被王捕头缠的没办法,悉悉索索的从身上摸出钥匙,将牢门打开。

    “吱呀——”一声铁门响。

    王捕头已经跨步进了牢房。

    一步步向墙边的烟雨靠近。

    “喂,抬起头来,让爷看看。”王捕头的声音在她近旁炸响。

    烟雨蹲着没动。

    “敬酒不吃吃罚酒!”王捕头啐了一口,抬手就来抓烟雨。

    烟雨猛的挥手而上,尖锐的簪子直冲着王捕头的肩头扎了下去。

    “啊——”王捕头惨叫了一声,连退两步。

    站在铁栏外的狱卒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幕。

    王捕头咬牙切,拿着火把在烟雨面前一晃,龇牙道:“果真是你这小婊子!我就说,我不可能认错人!你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能把你认出来!”

    “你别过来!”烟雨将带着血的簪子抵在了自己咽喉处。

    王捕头低头看了看自己肩上的伤,裂开嘴,阴冷一笑,“动手吧,你死了,你的尸体我也不会放过,趁着你刚死,还有点儿热乎劲儿,该做的事儿,一样儿也不耽搁!”

    烟雨蹙眉,这人如此混不吝,自己一死到是无所谓,反正早晚也是个死。可若是死后再遭人侮辱,叫她如何甘心?

    她抬眼看了看铁栏外的狱卒。

    “我是宣绍的嫡妻,就算我被关在狱中,我的身份也不会改变,你敢动,今日我死,明日就是你亡!”烟雨冷声说道。

    王捕头呵呵一笑,“你这丫头,惯会吓唬人!上次不也吓唬我来着?”

    狱卒在铁栏外小声道:“王捕头,她真是宣家的少夫人……”

    “闭嘴!你亲眼看见她从宣家出来了?你看见她和宣绍拜堂了?你看见她和宣绍躺一个被窝了?还真是!一个春华楼的小婊子,也敢妄称是宣绍的正妻,我还是宣绍他亲叔叔呢!”王捕头一脸邪笑的就走上前来。

    烟雨抵着自己咽喉的簪子又深了几分。

    王捕头看了看她的动作,不屑道:“要死就死,死了我也好办事儿,省的办事儿时候你在反抗,不尽兴!”

    烟雨闻言,一阵恶心。

    王捕头搓着手上前,“或者,你又改变主意了?唉,要我说,你在春华楼干的不也是伺候人的活儿么?老子虽然不给银子,可你要是伺候的老子爽了,老子就让他们把你的伙食给备的好些!比银子好用!怎么样?”

    “离我远点!”烟雨顺着墙边后退了一步。

    “远点儿?远点儿还怎么办事儿?来来来,小美人,让老子香一个,老子还没尝过像你这般姿色的女人是什么味儿!”王捕头说话间就要上前。

    烟雨手上一用劲儿。

    脖子上便传来尖锐的痛楚。

    “王捕头——”外面又急匆匆冲进来一个狱卒。

    “滚——”王捕头朝地上啐了一口,“一个个来败老子的兴!”

    “王捕头,路,路,路大人来了……”后冲进来的狱卒喘息道。

    “路大人?”王捕头怔了一怔,忽而瞪大了眼睛道,“皇城司的路大人?”

    “正,正是啊!”那狱卒忙不迭的点头。

    王捕头立时变了脸色,狠狠的瞪了眼脊背已全部都贴在墙上,簪子深深刺着咽喉的烟雨。

    呸了一声,“碰上你真是晦气!皇城司八百年不来一趟衙门大牢,你一来,皇城司的人就来……”

    “哎哟王捕头,路大人就是来寻她的!不是跟您说说了么,她是宣家的少夫人呐!”铁栏外的狱卒急道。

    王捕头一怔,“真是来寻她的?”

    “真是!”两个狱卒忙不迭的点头。

    “哎哟不早说!快走!”王捕头当即顾不得许多,抬手捂了捂被路南飞割掉的光秃秃的耳朵,慌忙窜出了牢房,也不等狱卒锁好牢门,飞也似的出了地牢。

    烟雨背靠着冰凉的墙壁,长出了一口气,这才觉出,脊背已经全部汗湿了。

    她缓缓放下手中簪子,抬手摸了摸脖子,手上有些黏黏的,接着远处火把的光,能看到隐隐约约殷红的颜色。

    是她的血还是王捕头的?

    耳中已经听到狱卒引着路南飞前来的声音。

    “就在前面的牢房里,路大人,您慢点儿,这地上湿滑。”狱卒讨好的说道。

    路南飞高瘦的身影出现在铁栏之外。

    烟雨背依着冰冷的墙壁,默默的看着她。

    “把牢门打开。”路南飞沉声对狱卒道。

    “诶!”狱卒应了一声便去摸钥匙,很快铁栏的牢门就被打开,狱卒恭恭敬敬的推开牢门,等在外面。

    “你先出去。”路南飞吩咐道。

    “这个……”那狱卒闻言却有些犹豫。

    “怎么?”路南飞尾音一挑。

    那狱卒许是想到了王捕头那仅剩下的一只耳朵,立即满身冷汗,“是是,卑职就守在外面,您有事儿大声吩咐一声,卑职就立即进来。”

    “去吧。”路南飞抬了抬手指,让他离开。

    他自己则跨进了牢门,向前行了几步,隔着不远的距离,紧紧的盯着烟雨。

    烟雨也回看着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你后悔么?”路南飞见那狱卒走远,低声问道。

    烟雨垂头,没有作答。

    “公子对你一片真心,你看不到么?”路南飞声音里似有隐忍,“是,我忘了,你一直都是没有心的人!只会利用身边真心待你之人,当初,你对明阳如此,如今你对公子亦是如此!”

    烟雨闻言,心中一窒,她没有辩驳,只垂着头,默不作声。

    “你被关进来,公子并不好过……你知道么?”路南飞又道。

    见烟雨一直没有反应,他冷笑了一声,“我也真是傻,和一个没有心的人,说这些做什么?难道还能指望你幡然悔悟么?!”

    “我真替公子不值,怎会对你这样的人动心!你根本就是……”

    “别说了。”烟雨忽然打断他。

    她声音很轻,但地牢里还算的安静,她轻轻的声音里却透出涩涩苦味。

    “为什么不让我说?你不敢听?你也会痛心么?你的心还有感觉么?他对你那么好,你是怎么对他的?就算他和宣大人关系不融洽,那也是他爹!他亲爹!你做了什么?!”最后一句话,路南飞几乎是吼出来的。

    烟雨抬眼看了他一眼,“你为什么不问宣大人对我,对我的家人做了什么?我是地底下蹦出来的么?我就没有亲人么?宣绍对我的好,我有眼睛,我看的到,我知道我对不起他……可是我不后悔,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

    路南飞定定的看着她,看着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

    看着她冰冷的眼眸里绝望的神采。

    “我只能这么做,没有办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等我死了以后,让宣绍忘了我吧,我欠他的……来世再还。”烟雨的声音一直很轻,轻的像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缓缓滑过。

    可她的眼中只有绝望,她的脊背靠在墙上,挺得笔直。

    好像这轻轻的几句话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你真的不后悔?真的就打算这么和公子别过?再也不愿和公子在一起?”路南飞又一连问道。

    烟雨忽然听出他话里有话。

    “你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对宣大人下手,原因我知道,如今你该做的也做了,如果有一个能重新和公子在一起的机会,你还会把握么?”路南飞逼近了她问道。

    烟雨瞪大了眼睛,重新能和宣绍在一起的机会?

    路南飞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看着他,眉宇微蹙,不明所以。

    “你毒害宣大人用的什么毒药?可知配方?”路南飞低声问道。

    烟雨怔怔看他,半晌,才缓缓开口,“宣文秉没死?”

    路南飞冷着脸,“宣大人还在昏迷中,气息微弱,脉搏时有时无,命在旦夕。你既知公子对你的感情,这时候,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烟雨脸上显出一派茫然,“他没死?居然没死……”

    “你听到我的话了么?”路南飞咬牙问道。

    烟雨摇头,“天意吧……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意,在我怀疑他是凶手的时候,让我爱上宣绍,在我因为宣绍要放弃对他的怀疑之时,又让我听到真相。如今我狠下心,放弃宣绍,放弃一切对他下手之后,你却告诉我他没死……”

    烟雨凄凄而笑,“我不知道,那是安神医给我的药,你们不是已经查到我的身世了么?不是已经查到安神医和我的关系了么?那是他配出的药,他只告诉我,那是慢性毒药,只需一点一点加入宣文秉的饮食中,就会让毒物在他体内积累,一段时间之后,待他开始咳血,就必死无疑,无药可解。我等不及,他根本不该给我慢性毒药,根本不该……”

    路南飞皱眉看着烟雨。

    她说完便倚着墙壁,缓缓蹲下,失魂落魄的抱着自己的膝盖。

    “你真就那么希望宣大人死?”路南飞忍不住问道。

    烟雨缓缓抬头看他,“路大人,如果有人灭了你满门,杀光你家中所有无辜之人,你用自己八年的时间,来寻找这个仇人,当得知他是谁的时候,当听到他亲口说,当年之事是他做下的时候,你会怎么做?你告诉我,你会怎么做?继续和他生活在一个檐下,装作若无其事?看他活得好好的,偷偷缅怀自己无辜枉死的亲人么?”

    路南飞盯着她,几度欲言又止,最后只一拳狠狠砸在冰冷的墙上。

    “安神医在哪儿?”

    烟雨摇头,“我不知道……”

    “你是不知道,还是不肯说?”路南飞僵硬的问道。

    “路大人何必如此步步紧逼?”烟雨抬眼望着他。

    路南飞静默看她,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在烟雨以为他会忍不住对自己挥拳相向之时,他却骤然转身离去。

    狱卒慌忙跑来将牢门重新锁上。

    烟雨靠着墙坐在地上,回想着路南飞带给她的消息。

    宣文秉没死。

    这是巧合,还是天意?

    路南飞问她,安神医在哪儿的时候,其实她是犹豫了的。

    她想告诉路南飞,如果寻到安念之,或许真的可以救宣文秉?

    可是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安念之对宣文秉恨之入骨,即便他们真的能找到他,她相信无论如何逼供,安念之也不会愿意救宣文秉的。

    他只会硬扛着,等着宣文秉死。

    可是如果安念之被抓了,她的母亲,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原谅她的私自,八年了,她没有一天不在想念自己的亲人。没有一天不在怀念自己的母亲。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希望,她都不愿放弃。

    安念之能费力将母亲的遗体保持八年不变,那说明,他是真的有办法将母亲唤醒的。

    即便这样的办法匪夷所思,即便这样的办法,听来好似天方夜谭。

    但既然穆青青都能在三年前死而复生,为什么母亲不可以?

    宣文秉欠了叶家的,她已经对她下了一次毒了。

    他死,是命中注定他该偿还。

    他若不死,也是天意如此,她必不再执念于此,若有机会能在临死前再见到安念之,也定会劝他放弃报复。她也会告诉秦川,仇,她已经报了,让他好好活下去,不必在生活在仇恨的阴影里,好好珍惜苏云珠,去过轻松自在的日子……

    仇恨是最能摧毁一个人的东西。

    她如今才明白,生活在仇恨里的日子,她没有一天是真正开心快乐的。

    如今,一切了结了,她也可以坦然的死了。

    时间会让宣绍忘了她吧?忘了他们的过往……

    烟雨怔怔坐了许久。

    直到狱卒来送饭,并敲了敲铁栏,才将她从默默出神中惊醒。

    她抬头看了看狱卒。

    “快,开饭了!”狱卒指了指地上的碗道。

    烟雨坐着没动。

    狱卒离开后不久,那只硕大的老就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

    跑上前,趴在碗边嗅了嗅,而后一屁股坐在碗边,两只前扒着碗里的饭菜大吃了起来。

    不少稍小些的老也围了上来,见硕未吃完,不敢上前,只在一旁地上捡着硕洒落的饭菜。

    待那硕扔下碗,走到一边,一群老才蜂拥而上。

    烟雨扶着墙站了起来。

    她虽不怕老,可就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看着一群吱吱乱叫的老,在离自己不远的地上涌动着,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恶心。

    她扶着墙壁,退远了几步,胃中一阵阵抽搐。

    她捂住嘴,抑制住干呕的感觉。

    她已经几顿都没有吃饭了。

    应该说自从宣绍将她救回,两人冷面相对之后,她就没有一顿吃好,没有一天睡好过了。

    心力交瘁,生不如死,大概说的就是她现在的感觉吧?

    她扶墙站着,浑身绵软无力。

    阴冷潮湿的地牢空气凝滞,带着腐朽污浊的味道。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多久?牢中的饭菜是多久送上一次?一天一顿还是两顿?现在是什么时辰?

    她完全无从判断。

    那只硕吃饱喝足,蹲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仰着脑,瞪着圆溜溜的眼看着她。

    烟雨又向后退了一步,她已经退进墙角,后面两边都是冰冷的墙壁,再无可退。这老该不会是嫌牢饭不好吃,打算拿她开荤,打打牙祭吧?

    看着这只和猫差不多大小的老。

    烟雨抬手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儿,估量着若真是人开战,她一个人,究竟是不是这么多老的对手?

    她正和老对视的头脑都要发晕之际。

    忽而远处低低的动静,钻进了她的耳朵。

    她神情凝滞,如果她没有听错,没有判断错。

    这是有人悄悄的潜入了衙门大牢?

    她顾不上和她对视的硕,凝神听去。

    来人大约有十几个,功夫不弱,避开了不断巡逻的守卫。悄无声息的摸进了大牢内院。

    一人打晕了看守的狱卒。

    一行人在她头顶的牢房里寻找着。

    这是什么人要劫狱?

    劫狱又是要救谁?

    在临安,天子脚下也会有这么大胆的人,居然敢私闯牢房,劫走囚犯么?

    烟雨凝神听着。

    那十几人找了一圈,似乎毫无所获,并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人。

    忽而一声十分轻的说话声,让烟雨全身僵住。

    “师兄,不在这儿!”

    虽然话音很轻,仿佛是两人的耳语。

    可烟雨却确信自己没有听错,那是苏云珠的声音!一定是!

    苏云珠来了!

    她说,师兄,不在这儿!

    秦川来了?

    他们是来救她的?

    烟雨心跳砰砰大作。

    秦川怎么这么傻,来救她做什么?她下毒害宣文秉之时,就没打算自己要活着!

    她本就没有挣扎,没有抗拒,她甘愿赴死的!他来救她做什么?

    “这里有一处地牢,我曾经与宣大人一起来过。”

    是秦川的声音,音量不大,略有些嘶哑。

    “可知地牢入口?”有人问道。

    “知道,只是那里守卫森严,咱们这样进不去!”秦川说着,打了几个手势。

    十几人便分散开来。

    烟雨瞧不见外面情形,所做判断,只能全屏自己的听觉。

    她听到秦川从自己头顶的地面上经过。

    渐渐行远了些。

    不多时,便有狱卒拦住他,“什么人?”

    “我乃宣文秉宣大人的贴身护卫,前来探视宣家人犯。”秦川沉声说道,声音仍旧有些嘶哑。

    那狱卒闻言打量了他一下,“宣大人的护卫?可有腰牌?”

    秦川手伸进怀中摸索了一阵,像是真的掏出了什么东西。

    那狱卒监视一番,仍旧有些狐疑。给自己身边的旁人瞧瞧,“你看,是宣家的腰牌吧?”

    “没错,就是。”那狱卒认真看了看说道。

    “说也奇怪,宣家的犯人,不关到皇城司,非让咱们衙门掺合进来干什么?若说他们不重视吧?上午还见皇城司的路大人来探视。若说重视吧……”

    那狱卒还没嘀咕完,就被旁边的人撞了一下,“瞎咧咧什么呢……”

    秦川看着他,清了清嗓子。

    “哎哟,把您正事儿给忘了,来,跟我来吧。这大半夜的也有人来探视……真是……”那狱卒打了个哈欠,带着秦川,向地牢里走来。

    烟雨心跳骤然加快。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越发的紧张起来。

    秦川这么做,不是把他也给牵扯进来了么?

    自己必死之人了,死不足惜,他却原本可以好好活下去的,跟着来趟这浑水做什么?

    烟雨正倚在墙角里,忽见一个被拉长身影投在牢房外的墙壁上。

    接着是狱卒的声音传来:“里面呢,慢点儿走,哎哟这味儿呀……”

    一群老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四下逃窜开来,只有被吃空的的碗,在地上晃了两三晃,咣咣作响。

    那只一直看着烟雨的硕也跳起来,肥硕的身影跑起来却丝毫不慢。

    一群老瞬间不见了踪迹。

    烟雨瞪大了眼睛看着铁栏外正靠近的身影。

    “就这儿!”那狱卒指着牢门说道。

    紧接着,烟雨就看见,秦川的身影从狱卒背后走上前来。

    “烟雨……”秦川站在铁栏外,嘶哑唤道。

    烟雨摇头,“秦川,你走吧。”

    “不。”秦川只说了一个字,挥手劈晕了猝不及防的狱卒。

    迅速的从他身上摸出钥匙,飞快的找到此间牢门上的,将牢门吱呀一声打开。

    “出来!我带你走!”

    秦川低声道。

    烟雨闻言皱眉,“不行,你快走,事关宣文秉,我逃不掉的。你快走!”

    “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你多一分犹豫,我们就多耽搁一时,就多一分逃不掉的危险。”秦川沉声说道。

    他定定看着她,并不催促,只有眼神表达出他绝不会罢手的坚持。

    烟雨无法,只好扶着墙,迈开步子。

    可还未站稳,身子就是一软,险些扑倒在地。

    秦川飞身上前,抱起她向外飞快掠去。

    临到地牢门口,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呼哨。

    地牢门外的狱卒探着脑袋向里张望,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一只手敲晕了过去。

    “走!”苏云珠的脸出现在那狱卒身后。

    秦川抱着烟雨向牢外飞掠。

    “别从那边,有巡逻的侍卫。”烟雨指着另一个方向到,“那里没人。”

    她听闻身后很快又十几人跟上,想来是秦川寻来的帮手。

    一行人顺着她指的方向飞掠而去。

    “不好啦!有人劫狱啦——”

    地上牢房里突然传来惊慌失措的大叫声。

    烟雨闻言回头。

    想来是他们一开始敲晕的狱卒被人发现了!

    衙门大牢里的守卫反应也算迅速,外围的守卫快速将整个大牢团团围住。

    他们现在仍在大牢院中,此时已经没有突破口可以逃出。

    “师兄,咱们冲出去!”苏云珠道。

    “敌众我寡,怕是冲不出去吧?”苏云珠身后一黑衣人犹疑的说道。

    烟雨凝神听了听,大牢外围的守卫还真不少,此时已有人从前后两门迅速进入,相信不多时就会找到他们。

    “他们人太多,你们放下我,快走!”烟雨知道,若不带着自己,他们或许可以顺利离开。只要自己出现,去引开搜查的侍卫。

    苏云珠闻言看了看秦川,又看向烟雨,“我们不会放下你的!要走一起走!”

    “苏云珠,你傻么?带着我只会拖累你们!”烟雨忍不住道。

    苏云珠却是笑了笑,没有理会她,抬头对秦川道:“师兄,我去引开他们,你们快些逃走!”

    “不行!”烟雨立即反对。

    秦川将烟雨放下,交由苏云珠搀着,“你们带她走!”浮生沐烟雨:

    说完,也不等众人有所反应,便飞身向侍卫前来的方向掠去。

    “师兄——”苏云珠焦急道。

    可秦川霎时已经飞远,她还搀着烟雨,哪里能追的上。

    “师兄会有危险的!”苏云珠立时急红了眼。

    可看了看秦川亲自交到她手中的烟雨,她又无法放手。

    “苏云珠,你若不是真傻,这时候就该扔下我,去追秦川,然后和他一起走,我害了人,无论坐牢还是砍头都是我应得的……”烟雨语速极快的劝道。

    苏云珠却抬手捂了她的嘴。扭头对一边的人说:“咱们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