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浮生沐烟雨 >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第136章 兔死狗烹! 【为太初tc77的巧克力加更】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第136章 兔死狗烹! 【为太初tc77的巧克力加更】

    

    上一章:第135章是皇上的命令下一章:第138章陷害

    二皇子怒上心头,“我要见父皇,我要当面问清楚,若这真的是父皇的意思。(hua.我自当领命。可若是你们这些人假传圣旨,我岂能任你们摆布?”

    那侍卫看他一眼,摇了摇头,“不行,您不能离开皇子所。”

    “你!”二皇子愤然,“你们将我软禁在此,连父皇都不让我见,分明就是假传圣旨,不敢让我当面对质!”

    那侍卫却是没有畏惧之色,“您不会一直在这里的,皇上有令,过了上元节,您就能出来了,倒是您自是可以向皇上问明,若是卑职等人假传圣旨,任凭皇上处罚。”

    上元节?如今到上元节还有月余的时间。父皇竟要把他关在这里这么久?为什么说上元节之后就把他放出来?难道是……父皇要在上元节之前做什么?

    “不行!我要见父皇!现在就要见!”二皇子高声喝道。

    那侍卫却毫不动摇。

    二皇子见喊了几声,也没有人理会他,收了声,想了想道:“你们是皇城司侍卫?”

    “正是。”那侍卫抱拳言道。

    “好,既然不让我见父皇,那我要见见宣公子,总是可以的吧?父皇让我在这里潜心悟道,没有说,我不可以见大臣吧?”二皇子紧紧盯着那侍卫。

    见侍卫脸上有犹豫之色,他冷哼一声。“你们只管通传,相信宣公子会来见我的!”

    二皇子说完,转身走了回去。

    那侍卫做不得主,立即命人去禀报宣绍。

    彼时宣绍刚出了东宫,正要往家里赶,却被派去围住皇子所的侍卫追了上来。

    二皇子大闹,在他预料之中。所以听闻二皇子要见他,他也没有多意外。转身便同那侍卫去向皇子所。

    宣绍来时,二皇子已经收敛了面上太过明显的怒意。[hua.超多好]

    还能略带笑意的请宣绍坐下。

    二皇子能这么快就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知道在形势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之下,该怎么做。也实在是难得。

    倘若不是他心术不正,倒不失为一代厉害的君主。

    “二皇子。”宣绍冲他点了点头,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

    宣绍连见皇帝都不跪,冲他点点头,他在礼数上,也不好挑剔什么,且这时候。也不是任由性子纠结这些小细节的时候。

    二皇子抬手让周泉关了门退出去。

    屋里只剩下他和宣绍两人。

    “宣公子,明人不说暗话,你且说说,为何要将我软禁在这皇子所吧?”二皇子温声问道。

    “二皇子此言差矣,并非臣要软禁您,此乃皇上亲下的命令。臣岂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软禁皇子?”宣绍淡声回道。

    “父皇其实,是很疼我的。”二皇子突然没有没尾,来了这么一句。

    宣绍闻言,略点了点头,“这是自然。”

    二皇子抬眼看着他,见他点头之后,也不说旁的。估何杂划。

    终是耐心不够,皱眉问道:“所以,你得罪我是没有好处的!”

    宣绍轻笑,“臣忠于皇上,所行所做,也都是奉命行事,实在不知哪里有得罪二皇子之处。”

    二皇子闻言,脸色难看,“宣公子,你如今是一心站在太子那里么?”

    宣绍抬眼看他,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虽然面上成熟,但心智上的耐性终是不够,这么快就忍不住了,“二皇子这话可说错了,臣一心是忠于皇上的。”

    “是,这是不错。可我与太子都是父皇的儿子,这天下也总归是我赵家的天下。父皇如今想差了,你身为忠臣,难道不该规劝父皇么?太子分明昏聩无能,岂是明君之选?现下分明有更好的选择,为何不推举贤良?”二皇子沉声看着宣绍说道。[hua.超多好]

    宣绍闻言,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连父皇都赞我比太子聪慧有才能,难道你认为父皇说错了么?”二皇子有些恼怒道。

    宣绍摇头,“没有,二皇子继续说。”

    二皇子一时有些摸不透宣绍的心思,想了想,便继续说道:“如今你为太子太傅,要帮着太子,自是本能的选择。可是太子那人阴晴不定,忽冷忽热,如今你对他有用,有辅佐他的大功,待他日,他登临帝位,却不会记着你的好,只觉得这一切都是他该得的。反而会想起当初你几次拒绝为太傅,扫了他面子之事。他心胸狭窄,定然容不下你!”

    二皇子停了一会儿,见宣绍似在思量,倒是没有反驳他的话,便又说了下去,“可如今你若帮我,则完全不同。我定会记得你的功劳,且我如今尚年幼,少不了还需宣公子担任辅国的大任。孰好孰坏,相信宣公子心里也是有数的吧?”

    宣绍看了二皇子一眼,“二皇子说完了么?”

    二皇子皱眉,“说完了。”

    言毕,只见宣绍起身便走,也没留下什么话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二皇子起身问道。

    “臣的意思,还不够明显么?”宣绍回头看他,笑而言道。

    二皇子攥紧了拳头,怒视这他的背影,“今日的选择,你日后定会后悔的!”

    他拳头攥的紧紧的,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了那恨恨的话。

    “我会看着你后悔,看着你日后落得兔死狗烹的下场!”

    宣绍已经走远,二皇子不知道自己最后的话他听到了没有。只攥着拳头在原地站了许久。

    直到周泉站在门边,探头向里看,低声问道:“二皇子,传膳么?”

    二皇子这才抬头看着外面的天色,屋里没点灯,外面的天光也昏暗下来。已经到晚膳的时候了呀?

    他摆了摆手,“不想吃,你下去吧,我有些累了,躺会儿。”

    周泉睨着二皇子的脸色,知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多劝。

    他想去寻淑妃娘娘,也好叫娘娘想些办法,能劝劝皇上,解了二皇子的禁足也是好的。如今将人关在皇子所,可怎么好呢。

    可是皇城司将此处围住,谁也出不去。

    也不知淑妃那里,是个怎样的情景?

    腊月十八,宜婚丧嫁娶,宜起屋移宅。

    这日,也是风水先生给看好的,烟雨母亲起棺安葬的日子。

    因着安玉芝身份的特殊,烟雨如今身世还需保密,所以她母亲的丧礼并不能大办。

    好在她也不计较这些,本就是八年多以前已经死去的人了,如今不过是重新安葬罢了,还讲究那些做什么呢?

    趁着天还不亮的时候,宣绍和烟雨带着心腹之人,已经来到了昔日高府的后院之中。

    这里曾经是丞相府的遗址,曾经是烟雨生活过的地方。只是那一场大火之后,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样子。

    宣绍命人将安玉芝的琉璃棺移出了密室,安置在琉璃花房门前的庭院中。

    庭院之中架着干草干花搭成的架子。

    烟雨就站在那架子边上。

    她今日一袭素衣,乌黑的长发只用一根纤白的带子着束在脑后,一张玉面之上,未染粉脂。

    “烟雨。”宣绍轻唤了她一声。

    她从他手中接过火把,点了点头,“开棺!”

    宣绍带来的人,四人合力将那密封的严严实实的琉璃棺盖抬了起来。

    此时天光未亮,唯有周遭的灯笼火把的光打在琉璃棺中的赤红色液体里,映出波光粼粼的倒影。

    “请母亲出棺----”烟雨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周遭候命之人,立即将备好的绸带放进琉璃棺中,微微翘起些安玉芝的尸身,将几根宽幅的绸带滑入她身子底下。

    站在绸带两端之日,低声喊着:“一二三,起!”

    两端的人同时用力,将安玉芝的尸身,从水晶棺中抬了起来。

    烟雨的目光怔怔的落在母亲的脸上。

    不知是因没了那红色液体的阻挡离得近了,还是离了那药水的侵泡,母亲的尸身已经不能在保持当初的完好。她瞧见母亲的面孔开始泛黄,连身上原本应是颜色鲜艳的大红的衣裳,如今都有了颓败的痕迹。

    安玉芝的尸身,被安置在干草干花搭成的架子上。

    周遭弥漫着一股怪怪的味道。

    烟雨眉头微蹙,腹中有些难受,她抬手捂上小腹,心里惦念着自己腹中孩子,当下不再犹豫,抬手将火把向前伸去,点燃了那高高的架子。

    火苗迅速窜起。

    宣绍护着她退了两步。

    烟雨原想守在这里,亲眼再送母亲最后一程。

    可火燃起来之后,那股刺鼻之位便更加明显,她只好掩住口鼻,低声对宣绍道:“扶我走远一点。”

    宣绍瞧见她脸色有些不好,忙横抱起她,提步飞掠出那片灌木丛,出了后院。

    烟雨这才深吸了几口气,念着宣绍的伤还没好,赶紧让他将她放下,挽着他的手臂,抬眼向后院的方向望着。

    宣绍凝望着她,有些意外她的平静。

    他原以为,虽是已经离开八年的亲人,但毕竟是她至亲的母亲,今日要亲手这般送别,她必然会情绪失控,大哭一场。

    可如今再看,她竟面色坦然,一滴泪也未落,只一身素白,似染着无数淡淡哀伤。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如此,过去的就算彻底过去了。”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