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必去书库 > 修真小说 > 沈长白 > 第二十八章 结丹
    回到云鲸上的单独小院,沈长白设下阵法后,盘膝而坐。身前摆放着折花和照晚。

    方才出剑,他仿佛冥冥之中感觉到一丝奇怪的东西,他沉下心来,却什么也感受不到。

    “长白,你为什么想修行?”被师父领回竹峰后,沈长白因为无法练气而询问师父缘由,师父却反问他。

    当时的沈长白没有回答。因为他根本不敢回答,那时的他,就是一个流浪儿,被带回宗门。他想的是,有一口饱饭吃就足矣。

    杜愚说过,自己的资质极好,但是好到什么程度,他也不知道。因为修行界判断一个人资质,靠的是筑基。而沈长白,一直没有筑基。

    “为什么修炼?”沈长白第一次扪心自问,陷入沉思。

    “于不平处出剑。”这是书上看见的。

    “我希望你以后出剑,不要有阻碍,不要为剑鞘所累。”这是师父杜愚说的。

    “那你呢?你拔剑为的是什么?”脑海中忽然想起一个声音,“是了一口饭,还是为了斩断你的罪孽?”

    “谁?”沈长白睁开眼睛,“谁在说话?”

    “沈长白,你为什么要修行?”那道声音兀自说道,“为什么?你父母死的时候,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谁!”沈长白抓去照晚,环顾四周。

    “你父母,因为你而死,你却活的坦然,你怎么敢的啊?”

    “你住口!”沈长白眼底泛起红光。

    “你的错,凭什么要你父母承担?你父母亲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玩水?你为什么不听呢?”

    “滚啊!”沈长白真真切切地听着脑海里的声音,眼中的红光越来越盛。

    “呵呵呵!你只是一个某人的替代品而已,你不是沈长白……”

    “噗!”沈长白吐出一口鲜血。

    “我要是你,就死了算了。”

    “我……”沈长白握着剑柄的手颤抖起来,他的气息快速地浮动起来。

    “死了吧,死了就可以去见你父母了……”那道声音蛊惑道。

    “滚!”沈长白怒道,他举起手,一掌拍在自己脑门上,他顿时被自己打翻在地,昏迷过去。

    ……

    “他怎么还不出来?”泞担忧的看着沈长白的门口。

    “估计是在破境吧。”良泽说道,“沈道友他实力强大,这次突破,实力会更上一层楼的。”

    ……

    昏迷在地的沈长白,他的额头那道天罚印记逐渐亮起,透过布条,也能看清。

    “我错了……我是沈长白……”沈长白无意识的低喃道。哪怕昏迷了,那道声音也没有停止下来。

    “我要……提剑向人间,荡平诸不平!”悠悠醒转的沈长白低声道。

    “你拿什么荡?小小练气境?”

    沈长白搞清楚了脑海的声音,这是心魔。

    “天下修士,筑道基,结金丹。我沈长白,既然无法筑道基,那我就自己筑基!”沈长白眸子中闪过狠色。周身剑气游动起来,灌入自身体内。

    “我以长剑筑仙基!”

    汹涌的剑气在沈长白的经脉中快速游走,使得他痛苦不已。

    磅礴的剑气混合灵力,在丹田沉积起来。

    沈长白将剑气和灵力压缩起来,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恶!”剑气搅得灵力根本无法平静下来,沈长白心一横,剑气包裹住灵力,他要结丹!

    灵力在里,剑气在外。

    压缩灵力的同时,剑气也在不断被压缩,没有压缩进去的剑气则在外不断打磨这颗“金丹”。

    结成金丹,需要巨大的灵力,已经意志力。

    沈长白不清楚自己练气境的灵力是否足够,但是目前来说,他的意志力还算够。

    体内那颗金丹已经初具雏形,已经开始自主吸纳沈长白体内的灵力了。

    “照这么下去,灵力好像不够啊。”沈长白呢喃道,他取出乾坤戒里的灵石,“还好有灵石。”

    通过出售杜愚给的剑符,他灵石多得很。毕竟天下第一剑仙的名头摆在那里。

    “不行,还不够!”沈长白脸色难看,就算是加上灵石,灵力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想起杜愚的告诫,修行界凶险万分,突破时一定要小心,免得被人加害夺宝。先前出手,一柄照晚,已经足够让云鲸上的修士动心了。

    “可是,若是这次不能结丹,下次可就机会渺茫了。”沈长白心狠道。

    “天地灵气,听我敕令!来!”沈长白取出符箓,大喝一声,灵气形成一个龙卷,倒灌进沈长白体内。

    “谁在船上突破?这么大阵势?”船上管事的那个提棍舟子。

    “是先前那个出手的沈长白。”下人说道。

    “红衣服那个?”

    “对。”

    “嗯,随我去看看。”舟子起身,前往沈长白的院落。

    “啧啧,这小子真不知人心险恶,居然敢堂而皇之地突破,还搞出这么大阵仗。”有人笑眯眯道。

    良泽和泞看着沈长白院子外逐渐集聚起的人,面色难看。

    “诸位,你们这是作甚?”良泽说道。

    “小子,别装傻了。那红衣少年的剑,可是极为不俗啊。”

    泞沉声道:“诸位,我是武神洲倾云池弟子,里面那位与我有救命之恩……”

    “倾云池?什么宗门?不过这个小子身上,好像也有宝贝……”

    “在下北玉洲清霄门弟子,良泽。”良泽也是报出宗门。

    “清霄门,天高皇帝远的,把你埋了也没人知道。”一个人站出来,走向院子,“我只要那红衣服的剑,其他我不抢。”

    “你们不能进去!”修行之人闭关时,若是被人打断,那可是要出人命的!泞急忙上去,就要出手。

    “一个筑基的小家伙!”那人头也不回,泞就倒飞而出。

    良泽扶起泞,抓住她的手不让她上去:“拦不住的。你上去,可能还会搭上自己。”

    “诶,哪里话?小娃娃,把宝贝拿出来,我就放你们离去,如何?”泞身上的那个瓷碗,也是一件宝贝,也有人盯上。

    “各位,在我聚宝楼的云鲸上动手,可是坏规矩的。”那个舟子赶来,轻声说道。

    “周游?你虽然是聚虚修为,但是与那蛟龙一战后,你实力还剩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