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iqusk.com
必去书库 > 修真小说 > 沈长白 > 第三十四章 一剑却月
    “回来了?”叔夜在洞府内,看着一身狼狈的沈长白,又给他把禁制恢复。

    沈长白怒道:“你给我解开禁制,也不知道来帮帮我!”

    “我看着呢。出不了事。”叔夜云淡风轻的说道。

    “所以你就看着我挨打?”沈长白的眼角狂跳。

    “那叫锤炼体魄。”叔夜笑道,“你知道那青毛狼的来路吗?”

    “不知道。”

    “不知道?”叔夜看着老老实实回答的沈长白,“那你还敢和他结拜。他是妖精森林里,月牙泉的霸主,修为在聚虚合道,渡劫。”

    沈长白躺在床上:“乖乖,我没死真是命好。我这次可是为你挡刀了,他一直要找你呢。诶?不过他为什么要找你?”

    “还记得上次来邀请我去参加酒宴的姑娘吗?”

    沈长白点点头。

    “那小姑娘身份尊贵,亲自邀请我,而那青毛狼那边,是门客邀请。他觉得我比他弱,不应该让那小姐来邀请我。上门来砸场子了。”叔夜说道。

    “诶呦!那到时候酒宴上肯定很有意思,叔夜,你能带我一起去吗?”沈长白直起身子央求道。

    “嗯。有何不可,反正我去的话你估计也不会认真练剑,带你放松一下。”叔夜点点头。

    说起练剑,沈长白忽然想起一件事,他询问道:“你去哪了?”

    “给你找了个地方,适合你下阶段的练剑。”叔夜回答。

    沈长白点点头:“我这些日子一直练剑,没有练气,我修为跟不上怎么办?”

    叔夜听见此话,眉头竖起:“你练剑就好好练剑!剑术上去了,修为就自然跟得上!别一边看着剑,一边想着练气!”

    练剑以来,沈长白第一次见叔夜如此严肃,他点点头。

    见沈长白点头,叔夜神色有所缓和:“我知道你一直疑惑,我一个妖族为什么要教导你习剑。那是因为,你的资质太好了,我相信,这场正魔大战中,你一定是那个最关键的节点。”

    “我……”听见叔夜把自己说得这么重要,沈长白有些无措。

    “你是谁?”叔夜看出了沈长白的不自信,他上前扶住沈长白的肩膀,“你可是天下第一剑仙杜愚的弟子,你虽未筑基,但却能在那聚虚合道的狼妖爪下活下来!你拿着的,是远古剑仙时代的瑰宝折花!”

    “你认识折花?”沈长白有些讶然。

    “嗯。”叔夜松开沈长白,走到洞府门口,看着天上的璀璨星河。

    “承此剑者,代行吾令!”叔夜背对沈长白,沉声说道。

    “叔夜!你到底是谁?”沈长白神色凝重,代行吾令,是折花面世的那棺材里的字,不知道那处地方怎么样了。

    叔夜微微侧头,他神色落寞:“我是谁?我是叔夜。巡天阵法设立者之一的人,我是带行者。专门让你认清楚剑道的人。”

    “究竟怎么回事?”沈长白心中掀起狂澜,此人,居然是与自己折花同时代之人!

    叔夜坐于星光之下,示意沈长白一同。

    “你知道巡天司吗?”叔夜悠悠开口道。

    巡天司的基础,就是巡天大阵。此阵无时无刻都在运作,只是被巡天司所隐藏。而最开始,根本没有巡天司,是沈秋白,在数次轮回之后,设立的组织,专门维护阵法运作的。

    阵法最关键的,不是那些天材地宝,而是剑仙。

    巡天大阵有十八个关键阵眼,每个阵眼就有一位剑仙被封印其中!这些剑仙,是真仙!比起杜愚来说,远超不止!

    而叔夜,则是在巡天阵法外的布置,被称为带行者。带领能够承受天命之人,认识这个世界,认识剑道。

    因为众剑仙的缘故,天命之人,只会是剑修!所以叔夜的存在,就很重要了,他要带着天命走上剑道,成为能够力挽狂澜的剑仙!

    沈长白吞咽一口唾液:“你的意思是,我是天命,你是那十八个剑仙之一?”乖乖,剑仙诶,真正的剑仙啊!虽然杜愚被称为天下第一剑仙,可那只是称誉!

    “你的确是天命。至于我,我不是那十八个剑仙之一。”叔夜笑道。

    “啊,我还以为你是剑仙呢……”沈长白有些泄气。

    “哈哈……”叔夜轻笑一声,站起身来,长剑浮现,“谁说,我不是剑仙?”

    叔夜长剑爆发铮鸣声,在夜色中尤为响亮。

    “去!”叔夜低声喝道。

    他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直奔天幕。

    黑暗中,那柄剑爆发炽烈剑光,带着长长的尾巴,搅碎流云,一股脑飞天而上。最后,长剑悬在明月前面。

    叔夜往前踏出一步,沈长白只感觉眼前一花,叔夜就已经出现在明月前,轻轻伸手握住剑,对着明月就是一剑斩出。

    叔夜一剑斩出,那轮明月颤抖不已。

    沈长白眯起眼睛,心中骇然!原本偌大的明月,居然在此刻变小了!

    叔夜收起长剑,轻轻落在地面,收拢四散飘逸的剑气,返回洞府。

    “如何?”叔夜嘴角含笑。

    “我师父,是个球的天下第一……”沈长白不由得说道。

    叔夜笑道:“我剑名却月。还有,倘若没有巡天阵法收拢了剑道气机以及天地灵气,你师父成为剑仙,是毋庸置疑的。当然,更多的可能是你师父还没出生,人间就覆灭了。”

    “早些休息吧,你的路还长呢。”叔夜率先进入洞府。

    留下沈长白站在洞府门口,怔怔出神。

    叔夜也没有理会,这会,他已经感知到好几道窥探的灵识了。毫无例外,是他方才却月之举引来的。巡天司尚未完全露面,人间最高战力还是悬门,他叔夜这般大张旗鼓,无形中给人们一股压力。

    洞府外的沈长白一宿未眠,他此时双眼布满血丝,手里紧紧握着木剑。

    “怎么了?”叔夜走出洞府,轻声询问。

    “我在想,连你这种一剑可令明月退的剑仙都没法战胜的魔族,我又如何能行?”沈长白身子有些颤抖。

    “呵!这样啊?你师父不是一样比不上我们?可现在,据说他在十面围墙那里,苦战不退。身为他的弟子,你怕了?”叔夜笑道。

    沈长白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不是怕。我只是疑惑,对方到底有多强,我要面对哪些问题?”

    叔夜抓起沈长白握剑的手,轻轻举起:“一剑下去,能够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现在,你只需要把自己剑术练好。什么魔族,什么巡天司,什么青毛狼,什么筑基练气,都不用管!可懂?”

    沈长白目光逐渐明亮:“懂!”